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5-12-21 | 《经济日报》

数据分析科技能否取代TSA?



全港性系统评估(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下称TSA)闹得满城风雨,焦点在于一个本来为了提升教学质素的评估项目,演变成学子的艰苦操练。 [1]其实要了解学生学习成效,未必要「大锣大鼓」搞评估,借助科技在日常教学过程中收集数据,以评估学生水平,并作为调整教学内容和方式的参考,也许是一条出路。

这不是天方夜谭,谷歌(Google)前雇员Max Ventilla于2013年创立的AltSchool,便透过数据收集和分析工具,为每名学生度身订造学校课程,学什么、教什么,不再划一限定。学校的目标,是无论学生想做唱片骑师、制作无人机或者想成为冥想大师,学校老师都可以为其目标设计课堂。 [2]至2015年,Ventilla已在美国三藩市(San Francisco)和帕罗奥图(Palo Alto)开设八间学校,教育大约400名学生。国际商业机器股份有限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oration,下称「IBM」)在2013年亦与有132间学校、近17万名学生的美国乔治亚州谷内郡公立学校校区(Gwinnett County Public Sc​​hools)合作,透过科技找出学生的学习需要,从而推介个人化的学习模式。 [3]

个人化教育的好处和要素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下称「教科文组织」),早在2012年3月推出文件,介绍资讯科技如何应用在个人化教育。 [4]教科文组织指出个人化教育的理念十分简单,就是让「教什么」和「如何教」切合学生需要。推崇这种教学方法的原因,是现时大部分的教学系统均采用单一方法教导所有学生;教科文组织认为令每名学生「有得拣」、更具弹性的教育方法,将可以大大改善学生的学习成效。 [5]IBM与美国谷内郡公立学校校区的合作计划,就希望透过个人化教育减少学生的退学率、增强学生的学术表现和投入感,以及令老师的教学更具效率。 [6]

个人化教育的主要元素,包括要理解学生的强项、弱点、兴趣和学习需要,再为每名学生订下个人化的学习目标、筹划课堂和选择合适的学习策略。然而,要在一个班房因材施教,老师少不免要面对矛盾,例如学生资质各异,老师要同时拔尖补底,工作便不简单。不过教科文组织指出,资讯科技和电子学习日新月异,这些矛盾并非无法化解。 [7]

将科技应用在学生评核

在评核方面,美国的AltSchool运用自家软件量度学生的数据,包括阅读和数学能力、兴趣和学习动力,甚至学生的精力和社交技能。老师可以根据这些数据,调整教学进度,例如在发现某一学生的数学学习进度较快时,可以给予相应程度的作业,而非要该学生「等埋同学」;又例如学生对某一本书表示兴趣,老师就会围绕该书而设计课堂。家长亦可就他们希望孩子学习的技能提出意见,老师在收集所有资讯后,为每名学生拟订每星期的课程。 AltSchool学校的墙身和天花板设有摄录机和麦克风,记录上堂情况,老师可以翻看录像评估每一个学生的进度和表现。 [8]

在香港,有份参与教育局「学校电子学习试验计划」的灵粮堂怡文中学,其试验计划内容之一,也是运用科技在课前评估学生学习情况。老师上课前发布简单的问题给学生,学生即时透过平板电脑回答,让老师可以马上知道全体和个别学生的分数,从而调节教学进度。 [9]这当然与个人化教育有距离,但也算是运用科技因材施教的尝试。

当教育遇上大数据

大数据分析的兴起,更是为老师因材施教创造无数可能,IBM便尝试运用大数据,为学生进行分析、归纳和配对合适的教育方式,以及帮助老师选取合适教学内容。该公司正开发技术,期望透过分析学生之课程表现、成绩、出席率、投入程度、纪律处分、社会经济指标、社交和合作行为、学习模式等一系列因素的数据,了解这些因素如何影响学生的学习成果,并以此分类学生成不同的风险群组。 [10]

IBM的尝试已得初步成效。在美国谷内郡学生还在第五年级时,IBM已能以超过九成的准绳率,预测这些学生在第八年级的数学成绩能否达到该郡要求。 IBM硏究中心教育改革部主任Chalapathy Neti指出,若预见学生的学习结果欠佳,就可以采取特定的措施介入,减少风险。 [11]

除此以外,IBM亦有分析教材内容和其运用方法,并标示教材的内容质素、效用、互动模式和学习概念等,让学生和教师能从有大量教材的资料库中,选取合适的学习材料。 IBM亦会推介及记录为各学生专设的各种介入措施,并从过往的数据以及成果吸取经验,为个别学生设立更有效的学习方法。 [12]

IBM与谷内郡公立学校的合作计划,是以上技术的实际应用例子。计划能付诸实行,有赖开始时已有近20万名学生在过往十年的资料和数据可供IBM作分析。 IBM科学家正开发一个系统,以助识别拥有相同学习模式的学生、预测他们的学习表现和需要,及配以特定的教材内容和合适的教学方式。该系统亦会自动根据课程标准,为电子学习资源分类,减少找寻适合特定学生需要的教材之困难,亦会根据学生的独特处境,建议一套个人化的学习过程。 [13]

让各人都得以借科技享受个人化教育,是否南柯一梦?

借科技达致因材施教的例子看似美好,不过并非人人看好,例如有人质疑在贫富悬殊的社会,这种方式是否真的能够推而广之,成为主流教育模式。若实际上只有富有人士才可享受到高科技带来的个人化学习,「因材施教」只会变成「因财施教」,拉阔贫富差距。有家长便表示不会将女儿送到AltSchool就读,原因之一是不认同富有家长可以送子女进一些罕有环境,尽享优势,而没有能力负担这些学习环境的家长,其子女则被忽略。 [14]此外,AltSchool创办人Max Ventilla的雄心壮志,目前其实仍在摸索阶段,他指旗下最先成立的数间学校可视作实验室,测试一些构思。当愈来愈多学生入读,收集到更多数据,公司的教学软件将得以改良。 [15]

从事将科技融入教育方面的硏究之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助理教授Katie Davis指出,硏究证明个人化教育模式可以收效,不过她指要将AltSchool理念推广会有困难。私人学校和特许学校通常有较多资源、班别人数较少及已采用较多科技,或许较易采用AltSchool的教学模式;公共学校的教师,则不少已经被「用到尽」,喘不过气,没有余力再想如何为众多学生提供个人化教育。 [16]

至于进行大数据教育硏究,概念虽好,但有潜在私隐争议。以香港为例,《第四个资讯科技教育策略》的咨询文件指,未来的电子学习会更个人化,即每位学习者在系统内会有个人记录,系统可以分析和报告有关的学习数据。为了让这些数据更为集中,香港教育城将建立一个网上综合服务平台,让校本学习管理系统以及其他网上学习平台的数据,能够在这个平台上互换。 [17]不过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曾质疑这种做法的合理性,认为集中储存大量学生个人资料和学习历程在政府开办及全资拥有的教育城,会引起对私隐问题的关注。 [18]

此外,一旦推行个人化教育模式,老师的角色和功能将有极大转变,教师培训方式及教学法也要相应变天。教育局课本及电子学习资源发展专责小组在2009年10月发表的报告,寄望资讯科技能够为学校教育带来「范式转移」,将由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模式变为以学生为中心,让教师成为学习的促导者。 [19]其实不只是教育界,要达致「范式转移」,学生、家长和政府面对的挑战,也远远比或保留或取消或调整TSA为大。如何取舍,数据分析似乎帮不上忙。一个人该如何学习,毕竟要回归人的选择。

 

 

1 〈反对催谷稚童两家长撰信教局取消「TSA」〉,《星岛日报》,2015年10月22日,A23页。
2 Adam Satariano, "What Happens When an Ex-Google Executive Creates a School System," BloombergBusiness, June 10, 2015, http://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15-06-10/what-happens-when -an-ex-google-executive-creates-a-school-system-.
3 "IBM and Georgia's Largest School System Bring Personalized Learning to Life," IBM, https:/ /www-03.ibm.com/press/us/en/pressrelease/42759.wss,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7, 2013.
4 "Personalized Learning: A New Ict-Enabled Education Approach,"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Institute for Information Technologies in Education, March 2012, http://iite.unesco.org/pics/publications/en/files/3214716.pdf, p. 7.
5 同4,p. 1.
6 同3。
7 同4,pp. 2 and 4.
8 同2。
9 「校园Moodle 电子学习计划+ 流动、社交电子学习方案」。取自教育局学校电子学习试验计划网站:http:// edbsdited.fwg.hk/e-learning/chi/plan/EWun_outline_chi_WEB.pdf,查询日期2015年10月2日。
10 "Smarter Education Group," IBM Research, http://researcher.ibm.com/researcher/view_group. php?id=4977, accessed October 13, 2015.
11 Matt McFarland, "How big data could transform classrooms," The Washington Post, December 17, 2013,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innovations/wp/2013/12/17/how-big-data-could-transform-classrooms/.
12 同10。
13 同3。
14 同2。
15 同2。
16 同2。
17 《第四个资讯科技教育策略:发挥IT潜能释放学习能量全方位策略咨询文件》,教育局,2014年5月,第18及19页。
18 「教协会回应『第四个资讯科技教育策略』咨询文件意见书」。取自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网站:https://www.hkptu.org/473,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7月5日。
19 《课本及电子学习资源发展专责小组报告》,教育局,2009年10月,第5至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