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5-12-28 | 《星岛日报》

Emoji没有告诉你的事



「圣诞快乐,新年进步」,再加几个emoji符号,是时下流行的节日祝福语。即时通讯技术进步,人们的日常沟通愈来愈多使用表情符号。英国《牛津字典》每年都会评选年度代表字,以反映该年社会流行文化或现象,例如2013年的「自拍」(Selfie)[1]、2014年的「吸电子烟」(Vape)[2]。 2015年的代表字,严格来说并非文字,而是表情符号emoji的「笑到喊」(Face with Tears of Joy)。 [3]

表情文字打开人类沟通新的想像,成为世界语言,但也令人反思,在冲破地域沟通界限的同时,人们对于表情符号的不同理解,会否产生新的障碍?另一方面,在符号语言大行其道的今天,会为公共事务,例如司法​​、教育带来什么挑战?

使用频繁 应用广泛

emoji是由日本人在1990年代末创造,亦被称为「绘文字」,早期作为亲友间沟通交流的工具,由于智能电话和即时通讯的普及,如今已用途甚广。美国曾有情侣进行实验,只透过emoji沟通,结果发现二人感情变好,并指emoji比文字更能有效传达感情。 [4]网络亦曾流行一则奇闻,称有员工只透过传送连串emoji符号,向雇主辞职。 [5]

Emoji也能应用于公共领域,美国总统参选人希拉里便在Twitter上,向公众征求以表情符号来表达他们对于学生贷款的感受;[6]英国广播公司BBC也推出emoji新闻测验,考验读者对于一周新闻的认识,借此鼓励人们多加了解新闻。 [7]

2015年,照片分享平台Instagram的统计发现,用户在Instagram上使用emoji的比例近年直线上升。尤其是2011年10月,苹果公司在手机iOS系统内置字符中加入emoji后的一个月,包含表情图案的贴文已升至10%,而同年7月时的比例只有不到5%。直至2015年4月,emoji的使用率已接近40%。 [8]

研发输入法的公司SwiftKey在2014年10月至2015年1月间,分析了emoji在全球16种语言中的使用频率。结果发现,加拿大人对金钱与枪械情有独钟,法国人使用的emoji图案中,超过一半为爱心;而澳洲人使用酒精和毒品的emoji频率,均明显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9]

emoji的大热,更促使日本Sony电影公司宣布制作以emoji为主题的电影;[10]《牛津字典》亦挑选emoji中的「笑到喊」表情,作为年度代表字。据SwiftKey的调查,近一年来,全球「笑到喊」的使用率高踞emoji所有符号之首,在英国和美国的使用率分别是20%、17%。 [11] Twitter最近公布的2015年最受欢迎的emoji表情,「笑到喊」亦占榜首。 [12]

看不透的「表情」 可惹起争辩

emoji的应用日渐广泛,消除人们沟通隔膜,并逐渐成为世界语言,但同样的表情,对于不同人或语境,却也会产生美丽误会。网上翻译机构One Hour Translation请来11种语言的翻译人员,解释emoji表达的相关意思,结果显示人们的理解存在差异。例如女孩交叉双手的符号本来表示「走开」,但印地语(Hindi)翻译人员解释为「别惹我」,西班牙语翻译人员的理解则是「停止」或「打功夫」。 [13]

当沟通涉及争论,emoji所表达的意思也可以耐人寻味。月前在互联网流传,一间本地摄影器材租赁公司与向其要求赞助者的whatsapp对话,即属一例。从当中的文字沟通可见,双方的交流充斥冷嘲热讽,却夹杂着通常用作表达善意的「微笑」表情符号。 [14]

清官难审emoji

一般的争论,事后还可一笑置之。但当事情闹上法庭,那便是清官难审emoji。 2015年1月,17岁的美国少年Osiris Aristy因涉嫌恐怖威胁遭警方逮捕,原因是他此前在社交网站上载一张枪械照片,并在贴文中加入枪械对准警察的emoji符号。另一宗案件,则是一名美国男子被控在社交网站上贴文威胁前妻,但其在辩解时称,威胁并非认真,因为贴文的最后他加上了伸出舌头的鬼脸表情。 [15]

类似的案例时有发生,非盈利调查机构The Marshall Project在2015年2月时指,过去一年多,美国至少有9宗涉及emoji的案件。 [16]但至目前,表情符号似乎未能对判决结果起决定性影响。尽管如此,已有法律专家讨论emoji是否应作为法庭证供。如美国轰动一时的网络黑市Silk Road涉及的一案中,法官便提醒陪审团,应留意案件文字证供中的标点符号和表情图案。 [17]

美国语言学家Tyler Schnoebelen表示,表情符号往往反映作者的意图,因此在法庭审理中不应被忽视。 [18]试想象,当符号文字的使用愈趋普遍,未来的世界是否会变成,「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发的每一个emoji,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表情替代文字 语文水平下降?

善意或恶言,人们对于emoji的不同理解,带来新的障碍,也令法律专家思考现今的判案标准,是否应该与时并进。另一方面,表情符号兴起,传统文字会否没落,亦成为新的担忧。

港人语文能力不时为人诟病[19],更有人打趣以「goodest English」来形容港人英文水平。有人将此归咎于互联网和表情符号的出现,导致使用文字的机会变少。

港人的语文水平是否真的不及过往?这就要从语文教育政策说起。本港语文政策,一向以提升学生「两文三语」的能力为目标,包括中学毕业生都能够书写流畅的中文和英文,并有信心用广东话、英语和普通话与人沟通。 [20]

当局自1994年设立「语文基金」,最近一次注资则是在2014年1月拨入50亿元,学校可借此聘请教师、教学助理和寻求其他教育支援,但须在指定期间达到政府订下的成效指标,旨在提升市民中英文水平。 [21]另外,当局将于2016年年中展开的中期人口统计,亦将新增「阅读/书写语言的能力」的调查项目,方便未来制订相关政策。 [22]

以上反映当局对于语言能力的重视,但从实际效果来看,若以香港中学文凭考试的成绩作为参考,要入读本地大学,考生须于中国语文及英国语文科均取得第3级或以上的成绩。 [23]2012至2015年,中文科达到该要求的学生占全体考生的百分比,由49%略升至51.2%,英文科的百分比,则由49.3%升至51.7% ,两科分别增加2.2和2.4个百分点(表一)。 [24]

资料来源: 2012至2015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放榜」,香港考试及评核局。

而在全港范围,政府统计处2012年进行的「香港的语言使用情况」调查发现,分别只有23.7%及24.1%的人士在英语口语及使用普通话方面,认为自己的能力非常好或良好;认为自我英文书写能力较好的比例,亦只有24.2%。不过,在中文书写方面,有三分之二的人士认为自己能力非常好或良好。 [25]

从上述数字可见,整体港人的语文水平是否倒退难以依此断定。但如今表情符号流行,人们执笔忘字会否愈来愈普遍,在图文并茂的世界如何促进沟通而不是制造误解,都是教育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表情符号丰富了现代人的沟通方式,但仍未能完全替代传统语言文字,因为后者记载文明与传播思想的功能,仍然难以取代。从字里走向人间,没有文字的符号世界暂时还不会出现,从这点来说,文字执念者可以放心按下「笑到喊」图像,暂且放下执念。

1 “Oxford Dictionaries Word of the Year 2013,” Oxford Dictionaries, http://blog.oxforddictionaries.com/press-releases/oxford-dictionaries-word-of-the-year-2013/ , accessed December 16, 2015.
2 “The Oxford Dictionaries Word of the Year 2014 is… vape,” Oxford Dictionaries, http ://blog.oxforddictionaries.com/2014/11/oxford-dictionaries-word-year-vape/ , accessed December 16, 2015.
3 “Oxford Dictionaries Word of the Year 2015 is…”About Oxforddictionaries.com, http://blog.oxforddictionaries.com/2015/11/word-of-the-year-2015-emoji/ , accessed December 9, 2015.
4 靳清松,〈Emoji〉,《星岛日报》,2014年9月10日,E06页。
5 「五大离职奇闻」,cpjobs.com, http://www.cpjobs.com/hk/article/五大离职奇闻 ,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1月27日。
6 Hillary Clinton, Twitter, https://twitter.com/hillaryclinton/status/631538115514007553?lang=en , last modified August 12, 2015.
7 “Emoji news quiz of the week, 29 May,” BBC, May 30, 2015, http://www.bbc.co.uk/newsbeat/article/32930167/emoji-news-quiz-of-the-week-29-may .
8 “Emojineering Part 1: Machine Learning for Emoji Trends,” Instagram, http://instagram-engineering.tumblr.com/post/117889701472/emojineering-part-1-machine-learning-for-emoji , accessed December 8, 2015.
9 “SwiftKey Emoji Report,” SwiftKey, April 2015.
10 “Sony Pictures buys rights to make an emoji movie,” BBC, July 23, 2015, http://www.bbc.co.uk/newsbeat/article/33635088/sony-pictures-buys-rights-to-make-an-emoji-movie .
11 同1。
12 “Top Trends,” Twitter, https://2015.twitter.com/top-trends , accessed December 15, 2015.
13 “Can YOU decipher these emoji messages? Translators from 11 regions misunderstand 'universal' symbols - with hilarious results,” Daily Mail Online, August 14, 2015, http://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3196583 /Can-decipher-emoji-messages-Translators-11-regions-misunderstand-universal-symbols-hilarious-results.html .
14 Rentcampro facebook 专页: https://www.facebook.com/camrenthk/posts/979847092075895 ,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1月8日。
15 “That ;) You Type Can and Will Be Used Against You in a Court of Law,” Wired, February 12, 2015, http://www.wired.com/2015/02/emoji-in-court-cases/ .
16 “Is an Emoji Worth 1,000 Words?” The Marshall Project, https://www.themarshallproject.org/2015/02/02/is-an-emoji-worth-1-000-words#.JouZOvZVH ,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 2015.
17 Benjamin Weiser, “At Silk Road Trial, Lawyers Fight to Include Evidence They Call Vital: Emoji,” 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January 28, 2015, http://www.nytimes.com/2015/01/29/nyregion/trial-silk- road-online-black-market-debating-emojis.html?_r=0 .
18 同17。
19 「中学生语文水平堪忧考评局拟重推范文」。取自香港树仁大学《仁闻报》网站: http://jmc.hksyu.edu/ourvoice/?p =3052 ,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12月18日。
20 「语文学习支援」。取自教育局网站: http://www.edb.gov.hk/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sbss/language-learning-support/featurearticle.html ,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4月10日。
21 「注资语文基金——措施的规划及推行」,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4)1335/14-15(01)号文件,2015年7月;「立法会九题:语文基金」。取自政府新闻网网站: http://www.info.gov.hk/gia /general/201305/22/P201305220646.htm ,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5月22日。
22 「《普查及统计(2016年人口普查)令》」,立法会参考资料摘要,档案编号: C&SD/1/11(2014) Pt.2,2015年10月14日。
23 「2014 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放榜」,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4年7月13日。
24 2012至2015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放榜」,香港考试及评核局。
25 「2012年香港的语言使用情况」,《香港统计月刊》,香港政府统计处,2014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