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6-01-04 | 《星岛日报》

假如机械人偷走了你的工作



夜晚,坐在家中桌前的你,敲打着键盘、通宵玩电脑游戏或在网上聊天;白天,留在家中的你,可以慢慢设计首饰,上载到Instagram网店或者看书、玩音乐;比起担心「饭碗」,人们不再困身工作,反而可以留在家中消闲、享乐,做自己喜欢的事,实现理想。

然而由机械人或高科技代替人类去「打工」的世界是否一定就如卡通片《叮当》歌曲歌词般,「人人期望可达到,我的快乐比天高」,关键可能是看看那个人是自愿还是被科技取代而被逼放弃工作。若是后者,他对机械人和高科技帮助人类的感受,应该跟大雄得到叮当帮助后觉得十分愉快大有不同。

你的工作安全吗?

就机械人如何影响就业市场,有研究认为要视乎工作所需要技术。瑞典乌普萨拉大学(Uppsala universitet)的助理教授Georg Graetz和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的Guy Michaels教授,在2015年3月发表的硏究指出,机械人减少了低技术工人和中阶技术工人的工作时数,高技术工人则不受影响。 [1]

英国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的两名学者Carl Benedikt Frey和Michael A. Osborne,则从将不同工作自动化的技术障碍,衡量702种工作自动化的机会。 [2]两人的硏究结果显示,不同工作之间可以被自动化的机会率相差极大,例如手表维修员、电话推销员和在保险公司为受保人作风险评估的核保人,可以被自动化的机会率高达99%,牙医、人力资源经理、神职人员面对的机会率则不足1%,康乐治疗师的机会率更只有0.28%。 [3]大体而言,大部分从事运输和物流、提供办公室和行政支援、还有从事生产行业的劳工,以及相当一部分的服务性工种,都要面临工作被自动化的风险,两人亦发现美国有多达约47%的就业人口,正从事在未来十年或者二十年可以被自动化的工种。 [4]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经济学教授David H. Autor就指出,电脑或机械人能否从人类手中抢去职位,要看职位的工作内容。电脑会巨细无遗地跟从程式员的指示,因此若要由电脑完成一个工序,程式员要完全明白完成该工序所需步骤,然后编写程式让电脑跟从这些步骤。比如简单记帐中的运算工序、文员工作中撷取、分类以及储存资料,或者在一个不变的环境中重覆做同一动作,由于性质乃跟从一些精准和大家知之甚详的​​步骤,因此这类步骤化工序可以完好地变成编码,交由电脑或者机械人去执行。 Autor认为,涉及文书、行政支援还有生产的工种,都是基于以上原因出现失业潮。 [5]

另一方面,以机器取代人有其局限,因为有很多工序,是人们能够隐约理解又毫不费力完成,却不能清楚说出步骤或规矩,故难以自动化,比如一些要求灵活变通、判断能力和常识的工序。这些工序大致上有两类,其中一类是要求用上解难能力、创意或者说服能力,属于抽象工序(abstract tasks),担任此类职业的人要有高学历和高分析能力,专业、技术性和管理类型的工种,许多都要进行这些工序。

另一种工序是劳动工序(manual tasks),牵涉的技能包括要面对不同环境作出应变、辨认影像和语言,以及与他人沟通,一些预备和送上食物的职业、清洁工以及保安工作,很多时候都有这类工序,而担任此类职位者,要有体能,亦可能要说得一口流利语言。虽然这些工作技术要求不高,但要将其自动化亦十分困难。 [6]

上述两种工序的技术要求,分别在高低两端,因此Autor认为,自动化风潮会令需要高学历的高薪职位和只需低学历的低薪职位数量增加;反之,要求中等教育程度的中等收入职位数量,则会下降,形成职位两极化。 [7]有关中等收入工种消失现象,智经曾撰文论及,指出美国发生金融海啸后经济衰退,衰退初期有60%流失的职位属中等收入;经济复苏时,却只有22%恢复的职位属中等收入。 [8]其实在过去40多年,美国居住于中等收入家庭的成年人口,比例已经一直下跌,由1971年的61%,跌至今年的50%[9] ,可见谋杀中等收入工作的凶手,不只是经济下滑,或许还包括机械人和电脑科技。

科技日新月异、人们对机械人的接受程度,以至利益团体的反弹等众多因素,都可能影响到什么职位会被自动化风潮淹没,因此以上学者的意见未必代表了未来。不过回顾历史,纺织机的出现大量取代了从事人手纺织的技工,而汽车和火车面世,令驾驶马车的人和人力车夫可有可无;这些史例,都显示科技进步会令某些行业会被淘汰。

内地和日本政府近年积极将机械人应用到生产活动[10],当中内地提倡「机器换人」,正贴切表达机械人或科技可能会令某些职位消失。例如东莞有一间生产和销售手机零件、超精密五金端子及模具的企业,配合当地「机器换人」策略,开设智能无人工厂,以机械手代替人手,再以智能化软件控制系统。工厂预计仍需要一些软件系统、中后台管理人员,预计不超过200人,但若以目前的手工操作生产水平来计算,则需要超过2,000名工人,意味这间「机械人工厂」可以减少约九成员工。 [11]

日本今年2月发表的机械人策略,提到要建立一个人类和机械人共存,并且经常合作的社会,而机械人可以让人类毋须做一些累赘麻烦的工作,并让人们生活过得更好。 [12]愿景虽好,不过政府也须及早为大量职位流失的可能局面筹谋。

如何应对工作自动化的社会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政府管治硏究副总裁和总监Darrell M. West,今年10月曾撰文探讨公共政策如何回应这种「不用上班」的世界。 [13]首先,若出现持续性的失业或就业不足,人们需要工作以外的途径获得收入。其中一个方向可以是给予每一个公民一个可以满足基本生活所需的基本收入。然而,也有人担心此举会削弱人​​们找寻工作的意欲。 [14]以上的担忧,在芬兰同样存在。当地预计明年11月会完成草议一个基本收入的先导计划。在先导阶段,每月向所有成年公民派发550欧元(约4,670港元),到正式落实时,金额预计会增加至800欧元(约6,791港元),而先导计划的其中一个关注点,便是会否进一步令失业情况恶化。 [15]

面对这种疑虑,West的文章提出可将基本收入与从事工作或者志愿活动挂钩,让人们参加对于社区有帮助的活动,诸如补习、照顾长者、小朋友或艺术和文化工作等。 [16]

此外,现时职位除了提供收入,还是某些福利的来源,例如香港的强积金、一些公司为员工提供的医疗和住屋福利等等。 West指出,当有大量人士失业或长时间就业不足,要另找方法提供福利,例如不再将福利的提供与一份工作挂钩,而是以涵盖全民方式提供医疗、教育和房屋方面的支援。 [17]

还有一个从源头入手的方向,就是看看如何更广泛的分配由机械人和资讯科技推高生产能力而带来的财富。按美国哈佛大学教授Richard B. Freeman的意见,机械人对工人是好是坏,取决于工人会是《叮当》内的大雄还是技安:做大雄,拥有叮当,就可以享受由法宝带来的便利;做技安,要眼白白看大雄运用叮当的法宝,还要吃法宝带来的苦头。要避免收入分配不公恶化,Freeman认为未来相当部分的收入不应来自工作,而是来自对资本的拥有。要将工人变大雄,Freeman建议让工人取得所任职公司的部分拥有权,例如报酬组成可以包括公司股份或者利润分红,或者以低价购买股份。 [18]

除了要关注工人收入外,还须加强未来工人的竞争力。 West指出在科技创新不断、裁员情况严重下,要有渠道让成年人学习新技能,而新出现的工种所要求的技能,与人们在学校学得的会有所不同。为鼓励持续学习,他建议设立一个用来支付终身学习和职业再培训费用的账户,雇主可以向雇员的户口供款,雇员或政府也可作出供款。 West同时指出,当休闲时间更多,成年人需要投入时间和取得财政支援去持续学习,教育不应只被视为让年轻人学习技能或发展兴趣,而是让人们终身增长见识的过程。 [19]与此相关,现时的教育课程也要转变,让课程内容切合工作技能,当中与人合作、批判性思维和表达能力都是在数码创新时代中对学生有帮助的技能。 [20]

人们工作时间减少,休闲的时间变多,West指出人们可能因而花更多时间在艺术和文化,或自己有兴趣的领域,例如阅读、作诗或做木工,亦可能花更多时间陪伴家人或朋友。 [21]然而,这种想法也许过分美好,因为有调查指出,无业壮年人士虽然花多了时间在清洁家居和照顾儿童方面,但男士会用大部分时间看电视、上网和「见周公」,另有硏究指出失业人士乃最觉得与社会隔绝的一批人。 [22]如何让人可以善用高科技带来的空闲时间,乃一个重要课题。

劳工及福利局在今年4月发表的《2022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指出,办公室自动化和现代科技在职场上更广泛应用的趋势持续,预期香港对文书支援人员的需求,会由2012年的515,300人减至2022年的502,000人,如清洁工、仓库助理、码头装卸工等非技术工人的需求也会持续减少,制造业和进出口贸易、批发及零售业等行业,对机台和机器操作员及装配员的需求同样会降低。 [23]机械人和自动化时代来临,未来可以是「人人期望可达到,我的快乐比天高」,亦可以是「人人期望化白泡,家中发霉等运到」,答案是前者或是后者,但愿不用向叮当借法宝寻找。

 

 

1 Georg Graetz, Guy Michaels, "Robots at Work," Centre for Economic Performance, March 2015, http://cep.lse.ac.uk/pubs/download/dp1335.pdf, p. 4.
2 Carl Benedikt Frey, Michael A. Osborne, "The Future of Employment: How Susceptible Are Jobs to Computerisation?" September 17, 2013, http://www.oxfordmartin.ox.ac.uk/downloads/academic/The_Future_of_Employment.pdf, pp. 2 and 4.
3 同2,pp. 57, 58 and 72.
4 同2,pp. 44 and 45.
5 David H. Autor, "Why Are There Still So Many Jobs? The History and Future of Workplace Automation,"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9(3) (2015), pp. 10 and 11.
6 同5,pp. 11 and 12.
7 同5,p. 12.
8 「消失的中产」。取自智经硏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 /zh-HK/analyses/14,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2月19日。
9 “The American Middle Class Is Losing Ground: No longer the majority and falling behind financially,” Pew Research Center, December 9, 2015, http://www.pewsocialtrends.org/files/2015/12/2015-12-09_middle-class_FINAL-report.pdf, p. 8.
10 资料来源:「国务院关于印发《中国制造2025》的通知」。取自中国制造2025网站:http://qys.miit.gov.cn/n11293472 /n11293877/n16553775/n16553792/16594486.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5月19日;"New Robot Strategy," The Headquarters for Japan's Economic Revitalization, February 10, 2015, http://www.meti.go.jp/english/press/2015/pdf/ 0123_01b.pdf.
11 「东莞首个『机械人工厂』开建」,香港贸易发展局,2015年5月5日,http://economists-pick-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freepdfdownloadservlet?articleID=1X0A2A15&LANGUAGE=tc
12 "New Robot Strategy," The Headquarters for Japan's Economic Revitalization, February 10, 2015, http://www.meti.go.jp/english/press/2015/pdf/0123_01b.pdf, p. 9.
13 Darrell M. West," What happens if robots take the jobs? The impact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 on employment and public policy," Center for Technology Innovation at Brookings, October 2015, http://www.brookings. edu/~/media/research/files/papers/2015/10/26-robots-emerging-technologies-public-policy-west/robotwork.pdf.
14 同14,p. 12.
15 资料来源:Maija Unkuri, “Finland considers basic income to reform welfare system,” BBC, http://www. bbc.com/news/world-europe-33977636; "Kela to prepare basic income proposal," Yle, October 31, 2015, http://yle.fi/uutiset/kela_to_prepare_basic_income_proposal/8422295.
16 同14,p. 13.
17 同14,p. 12.
18 Richard B. Freeman, "Who owns the robots rules the world," IZA World of Labor, May 2015, http://wol.iza.org/articles/who-owns-the-robots-rules-the-world-1.pdf , pp. 6-8.
19 同14,p. 14.
20 同14,p. 16.
21 同14,p. 16.
22 Derek Thompson, "A World Without Work," The Atlantic, http:// 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5/07/world-without-work/395294, accessed November 20, 2015.
23 《2022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劳工及福利局,2015年4月,第55、60及6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