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6-01-13 | 《经济日报》

Playgroup倒闭对幼儿教育的启示



即将公布的施政报告,预料会详细交代免费​​15年教育政策。在政府准备将免费教育延伸至学前教育阶段之际,近月却有多间营办学前游戏小组(Playgroup) [1]的私人机构接连倒闭,部分更涉及诈骗。世界改变,起跑线不断推前,在学前教育阶段的问题,如今出现在小童更年幼的时期。连串Playgroup倒闭,对香港的幼儿教育政策有何启示?

Playgroup接连倒闭 涉诈骗金钱

消费者委员会(「消委会」) 的资料显示,2015年首11个月接获了36宗涉及Playgroup的投诉,当中近九成与Playgroup倒闭有关,数字较2012年至2014年间每年接获约5宗涉及Playgroup的投诉[2],大幅以倍数上升。

2015年11月,连锁Playgroup Bambini Republic忽然倒闭,受影响的家长及投资者,据报道指损失合共约数百万港元,事件被警方列作欺诈案处理。 [3]Bambini Republic以预缴式收费,不少家长损失数千港元至数万港元的学费,另有个别家长因为入股投资而损失约100万港元。 [4]该中心的总店与另外四所分店全线结业,警方向传媒表示共接获90多宗报案,指他们向该中心预缴了大量学费或投资金额,怀疑遭人诈骗,警方先在11月底拘捕中心负责人,翌月再拘捕另一名负责人;海关另循涉嫌违反《商品说明条例》中的不良营商手法调查事件。 [5]

另一所开业约一年的My Gym World,也于2015年12月突然停业,在中心的大门张贴告示指「本中心营运至今一直刻苦经营,亦未能达至收支平衡」。海关其后指接获七宗有关My Gym World举报,预缴款项每宗涉及1,000多港元至3,000多港元,共约二万港元;海关并拘捕了该中心的两名男女董事。 [6]

教育局:Playgroup不属《幼儿服务条例》和《教育条例》的规管

前文提供的消委会数字反映,单单在2015年的首11个月内,与Playgroup相关的投诉数字,已高于2012至2014年三年间同类投诉的总和。立法会教育界议员叶建源曾建议政府尽快立法或修例,将Playgroup纳入注册监管的制度之内,建立优质认证制度,要求服务机构设立收费和退款的机制,情况犹如10多年前,香港曾出现补习社倒闭潮,数以千计学生缴交学费后,补习社却突然结业,政府其后加强规管补习社,如规定补习社需要以按月的方式平均收取学费,并要求课程主办者在收费和退款方面必需要有妥善的安排。 [7]

教育局回覆传媒有关Bambini Republic结业事件时指,该中心并非提供正式的教育课程,不属于《教育条例》的规管范围。 [8]

有关监管Playgroup的问题,过去数年也曾在立法会上讨论。如2013年,有立法会议员询问教育局,会否就Playgroup营办者可收取的预缴费用设定上限,当时教育局表示,为学前幼儿提供游戏学习,并且没有提供教育课程的Playgroup,并不受《幼儿服务条例》[9]和《教育条例》[10]规管。 [11]

另在2010年,有立法会议员提出,不少Playgroup设在多层商业大厦内,或是数所Playgroup设在同一楼层内,令众多幼童同时出现在同一楼层的情况非常普遍,担心有关场所的安全问题,教育局的回覆,同样是指Playgroup并不属上述两条条例规管的范围。 [12]

修订规管措施:以补习学校为例

既有条例无法监管,或需要修订规管措施的情况,也曾出现在补习行业。其时的教育统筹局(「教统局」,现为「教育局」) 提出,教统局应该向开办非正规课程的私立学校进行基本的规管,同时需要避免过度监管,以让市场机制可以保持自由运作,长远应鼓励这些学校达到自我规管。

教统局并就此提出规管条件,如这些学校的课程费用应按月平均收取,在得到18岁或以上的学生或未成年学的家长的书面同意,学校才可以收取超过一个月,但不多于三个月的课程费用;另外,学校应向每名学生发出盖有学校印鉴及由校监签署,并载有注册校名、学生姓名、课程名称、上课地点、收取的费用金额及所涵盖的时期等资料的正式收据。 [13]有关修订除了对补习社在收费方面保留弹性,在监管上亦有所调整。

中产家长:带小孩上Playgroup学社交

近年愈来愈多私人机构,看准港爸港妈冀望子女赢在起跑线上的心理,开办各式各样的Playgroup。智经研究中心在2015年4月发表有关幼儿照顾服务的研究报告,亦曾指出一般Playgroup的高昂收费、课程质素,以至师生安全的监管及保障是否足够等问题,值得社会研究和讨论。 [14]

有前幼稚园校长表示,不少带子女参加Playgroup的家长属于中产,她曾向部分家长分析,幼童参加Playgroup并非重要,却遭对方怒目相视,回应指害怕不上Playgroup会被人看不起;有家长认为,虽然Playgroup实际上是「好hea」,但希望让子女从中学习社交技巧。 [15]

对于中产家长来说,花费数万元让子女上Playgroup学社交,或许不是问题。不少来自低层家庭的家长,却要同时兼顾照料子女与上班的困境。幼儿在成长中需要多方面的支援,如照顾、教育、护理、体能训练、社交发展,以游戏为本的学习方式等。 [16]除了Playgroup,目前社会上还有各类幼儿中心或学校能为有需要的家长提供上述的支援。可是,对于低收入家庭而言,全日制幼儿中心服务收费昂贵,估算占一般三人及四人家庭住户每月收入约15%至18%,惟政府投放于幼儿照顾服务上的开支,多年来均持续少于香港本地生产总值和政府总开支比例的0.1%。 [17]

就此,智经在上述报告中建议政府设立幼儿照顾服务券,减轻基层家庭的财政压力;并增加幼儿服务开支税项扣除项目,让无法受惠于各项福利政策的夹心阶层也能获得照料。 [18]新一份施政报告快将出炉,引颈以盼的15年免费教育终于有望落实。其他照顾幼儿需要的政策,是否也能除旧迎新?

1 或称「游戏小组」。
2 〈称长期蚀钱导师罢工Playgroup又执一间〉,《信报》,2015年12月10日,A18页;李铭,张美琪,〈My Gym World突停业倡规管学前班〉,《香港经济日报》,2015年12月10日,A30页。
3 蔡晓枫、梁茜怡,〈夸口搞上市女模妻充导师学前教育800万骗案Bambini创办人起底〉,《东周刊》,2015年12月2日,A022-025页。
4 〈Bambini结业揭家长被诱入股〉,《星岛日报》,2015年11月27日,A08页。
5 黄文威,〈Bambini案再拘一负责人〉,《星岛日报》,2015年12月4日,A12页。
6 林思明,〈My Gym World男女董事被扣查〉,《星岛日报》,2015年12月13日,A12页。
7 「叶建源回应再有游戏小组服务小心倒闭」。取自立法会叶建源议员办事处网站: http://www.ipkinyuen.org.hk/file_7nevts/newEvts_20151209. htm ,查询日期2015年12月24日。
8 同4。
9 现时社会福利署(「社署」)及教育局辖下的幼稚园及幼儿中心联合办事处均有根据《幼儿服务条例》规管注册幼儿中心,社署负责规管专为未满3岁的儿童提供照顾及监管的独立注册幼儿中心;幼稚园及幼儿中心联合办事处则负责规管同时为3至6岁幼儿提供教育服务的幼稚园暨幼儿中心;「监管学前幼儿游戏小组」,《会议过程正式纪录》,立法会,2013年4月17日,第21页。
10 根据《教育条例》(第279章),任何院校、组织或机构,只要其于任何一天向20人或多于20人或于任何时间同时向8人或多于8人提供幼儿、幼稚园、小学、中学或专上教育或以任何方式提供任何其他教育课程,便须注册或临时注册为学校;「监管学前幼儿游戏小组」,《会议过程正式纪录》,立法会,2013年4月17日,第21页。
11 「监管学前幼儿游戏小组」,《会议过程正式纪录》,立法会,2013年4月17日,第21-22页。
12 「立法会八题:游戏小组服务的提供」。取自香港政府新闻网: http://www.info.gov.hk/gia /general/201005/12/P201005120101.htm ,查询日期2015年12月25日。
13 《修订对开办非正规课程的私立学校的规管》,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2003年11月17日,立法会CB(2)312 /03-04(01 )号文件。
14 《支援家长育儿及就业:全方位发展幼儿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5年4月23日,第5页。
15 〈家长称学社交教育界质疑物非所值〉,《明报》,2015年9月6日,A02页。
16 《支援家长育儿及就业:全方位发展幼儿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5年4月23日,第3页。
17 「研究摘要」,《支援家长育儿及就业:全方位发展幼儿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5年4月23日,第3页。
18 《支援家长育儿及就业:全方位发展幼儿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5年4月23日,第86-8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