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6-01-22 | 《经济日报》

东盟共同体正式成立 基建发展成香港机遇



共有6.25亿人口的东盟十国区域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正式成立东盟共同体(ASEAN Community),加强在政治和安全、经济以及社会文化三方面的连系。 [1]当中,东盟经济共同体(ASEAN Economic Community)谋求在2025年时已高度融合,同时增加行业间的合作,融入环球经济。 [2]

要达到以上目标,关键之一是完善东盟各国有助于人货往来的相关基础设施(下简称「基建」)。亚洲开发银行硏究所(Asian Development Bank Institute)在2012年指出,亚洲地区发展基建的一个重要意义,就是释放亚洲的经济发展潜力,让资讯更加流通,以及消除不同国家人民之间的收入差距,避免冲突,成为亚洲「和平的桥梁」。 [3]

国际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则在2013年发表报告,指出发展基建可以直接刺激有关国家的投资需求,增加国内生产总值,同时带动经济的其他范畴例如制造业的投资,并透过减少运输时间和运费、能源和通讯费用,提升生产力。对区外的影响,则是有助已发展国家的出口,因为基建需要入口及外来投资。 [4]为进一步发展东盟经济共同体,预计东盟国家未来十年,会进一步发展基建,便利人民和业务能够跨境移动和工作、拓阔市场,以及获取商品和服务。 [5]

东盟基建与香港息息相关

其实东盟基建的情况,不止是东盟的事,也与香港息息相关。从贸易出发,香港与东盟现正谈判自由贸易协定,2015年12月便完成了新一轮会议,而行政长官梁振英去年预计在今年内可以达成协议。 [6]贸易发展局在2015年8月指出,东盟作为贸易共同体,为香港第二大贸易伙伴,亦是本地的第四大出口市场。在2015年上半年,香港对东盟的总出口达173亿美元,按年上升13%,而同期入口的产品总值350亿美元。 [7]另根据该局的最新数据,由2015年1至11月,香港对中国内地、欧盟及日本的出口按年分别下跌2.4%、2.4%和7.2%,对美国只轻微增加0.3%,但对东盟的出口却增加了5.6%。 [8]由此可见,东盟为香港的重要贸易伙伴,亦为出口情况不景气下的一个增长源头。若当区港口基建进一步发展,有助加强双方之间的贸易。从生产地出发,从事劳动密集工业如纺织和制鞋的香港商人,近年看中当地劳工成本较低,而在东盟地区如越南、柬埔寨及缅甸等地设厂[9],他们也能受惠于区内基建带动的生产力增加。

另一方面,中国在2015年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下简称「亚投行」),其成立的作用,既包括配合中国政府提出的「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同时也希望为亚洲区内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提供资金。 [10]因此,不论是从香港可在亚投行发挥的作用的角度出发,还是作为东盟的紧密经贸伙伴,香港也需要留意东盟地区的基建问题。

东盟基建质素不一

暂时而言,东盟整体的基建难以令人满意。从表一可见,由2007至2014年,东盟十国的运输及港口基建的质素虽然大多有所提升,而新加坡在这方面的质素更是出类拔萃,不过诸如柬埔寨、老挝、缅甸及菲律宾等国,仍与国际水平有距离。这些与人货交流的基础设施的落后,恐怕会拖慢东盟融合。

此外,不只是运输及港口的基建,包括能源基建,十国间在整体基建之质素亦大有分别。如表二可见,新加坡近年在十国中一枝独秀,基建质素保持世界前列,而马来西亚及汶莱之整体基建质素排名,在世界中也属较前位置,不过其余七国的排名就明显落后,当中泰国更由2006年的第32位逐步倒退至2014年的第76位,柬埔寨、缅甸和越南在2014年的排名,也在100位以外。 [11]马来亚银行(Malayan Ba​​nking Berhad)行政总裁Abdul Farid Alias​​于2015年时在「东盟投资论坛」(Invest ASEAN)上指出,东盟区内贸易额只占贸易总额的24%,而北美自由贸易区达40%以及欧盟达60%,认为原因是区内基建物流欠佳。 [12]

需要上万亿投资

东盟需要多少资金改善其基建呢?亚洲开发银行硏究所硏究员Biswa Nath Bhattacharyay早年评估,亚洲由2010至2020年每年需要投资7,760亿美元在基建上。 [13]其硏究包括了除新加坡及汶莱以外的东盟国家,而根据他的数据,如表三所见,东盟其余八国由2010至2020年共需要投放10,946亿美元在各国自身的基建,当中印尼需要约4,503亿美元投资。 [14]高盛在2013年的报告提出,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由2013年至2020年需要在基建投资合共约5,500亿美元,数字较四国政府估算的4,270亿美元多。 [15]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KPMG)在2014年的报告就提出不计算市场较细的老挝及汶莱,指出东盟至2022年止,需每年投放600亿美元以满足成员基建的需要,而缅甸至2030年需要投资3,200亿美元于基建以享受每年8%经济增长,越南就需要由2013至2020年投入1,700亿美元。 [16]

国家经济发展及人口增加,自然会对各项基建有新的需求。上述基建投资需求的估算亦是以此作出。 Biswa Nath Bhattacharyay用上各国土地面积、人口、城市化程度、农业及制造业对国内生产总值所生的附加值等因素,推算出各国未来对交通、通讯、能源、水资源和卫生方面的基建的需求,而其公布的基建需求额已经是假设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或不若预期般好,可以视为一个保守估计。 [17]他的结果显示,其提及的东盟八国要由2010至2020年作出不同程度的基建投资。当中,泰国的投资将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4.91%,比率为八国最低,老挝的投资将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3.61%,为八国最高。至于柬埔寨、印尼、老挝、缅甸及菲律宾,分别要投入4.43%、3.88%、10.62%、2.70%及2.30%的国内生产总值于发展运输基建;马来西亚、泰国及越南,则要投放较多资源于发展电力基建,投资额要分别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42%、3.69%和3.12%。 [18]

高盛则从预测道路、港口、机场、铁路、电力以及水资源和卫生六个范畴的基建需求,并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城市化、人口、贸易额等因素作推论,由此得出诸如城市化程度增加1%,则发电量会增加1.8%;而人均收入增加1%,发电量会增加0.5%;以及人均收入每增加1%,乘坐飞机人数会上升1.4%等结果,从而引伸需要增加这些方面的基建。高盛的结果显示,马来西亚、泰国、印尼和菲律宾最主要的基建需求在电力基建,由2013年至2020年要投入2,270亿美元,占四国未来基建需求约四成。 [19]

资金何来是难题

虽然发展基建有其必要及好处,不过却不代表资金会自动出现满足需求。如亚投行以及东盟基础设施基金(ASEAN Infrastructure Fund)等跨国组织,便是以应对在基建投资方面的需要为目的而设立。 [20]不过,东盟各国等亚洲国家面对基建融资需要,其实可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的资料,全亚洲2011年的储蓄额达到13,000亿美元[21],意味只是靠自己区内资金也足以应付基建融资,困难却可能在于如何吸引这些资金。

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在2015年7月指出,东盟发展基建所需的资金巨大,不能单靠政府出钱,而想增加基建投资面对的一个最大挑战,是如何为市场提供一些将具盈利的基建项目。一直以来,大部分东盟国家都是以政府出资方式作为基建的主要融资方法,但近年各国都开始探讨以公私合作关系(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以及其他吸引私人资金的方式发展基建。然而向市场「埋手」,却又受限于政府欠缺足够专才、公私合作关系的法律框架并不完善、收购土地及通行权遇上困难等因素。 [22]面对东盟在基建上融资的问题,香港如何可以发挥作用,并从中找出机遇,将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1 〈东盟十国宣布下月建共同体〉,《星岛日报》,2015年11月23日,A20页。
2 "ASEAN Community Vision 2025," ASEAN, http://www.asean.org/storage/images/2015/November/aec-page/ASEAN-Community-Vision-2025.pdf , accessed January 7, 2016, p. 15 .
3 Biswa Nath Bhattacharyay, Masahiro Kawai and Rajat M. Nag, "Introduction," in Infrastructure for Asian Connectivity, ed. Biswa Nath Bhattacharyay, Masahiro Kawai, and Raja M. Nag, (Cheltenham: Edward Elgar Publishing Limited, 2012), < a href="https://openaccess.adb.org/bitstream/handle/11540/126/2012.12.12.book.infrastructure.asian.connectivity.pdf?sequence=1">https://openaccess.adb.org /bitstream/handle/11540/126/2012.12.12.book.infrastructure.asian.connectivity.pdf?sequence=1 , accessed August 12, 2015, pp 2-3.
4 "Asia Economics Analyst Issue No: 13/18 - ASEAN's half a trillion dollar infrastructure opportunity," Goldman Sachs, May 30, 2013, p.4.
5 ”ASEAN 2025 at A Glanc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http://www.asean.org/asean-2025-at-a-glance,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4, 2015.
6 「香港优势独特 可助东盟发展」。取自香港政府新闻网网站: http://www.news.gov. hk/tc/record/html/2015/12/20151214_103756.shtml ,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14日。
7 「东盟市场概况」,香港贸易发展局,2015年8月6日, http://emerging-markets-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freepdfdownloadservlet?articleID=1X09WKZD&LANGUAGE=tc ,第4页。
8 「香港经贸概况」,香港贸易发展局,2015年12月29日, http://hong-kong-economy-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freepdfdownloadservlet?articleID=1X09OVUL&LANGUAGE=tc ,第4页。
9 刘柏亨,〈东盟基建改善利港商落户〉,《香港经济日报》,2015年4月16日,A16页。
10 「亚投行热 香港自处之道」。取自智经硏究中心网站, http://www.bauhinia.org/analyses_content2.php?id=323 ,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4月25日。
11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 Historical Dataset 2006-07 to 2014-15," World Economic Forum, http://www3.weforum.org/docs/GCR2014-15/GCI_Dataset_2006-07-2014-15.xlsx , accessed August 12, 2015.
12 同9。
13 Biswa Nath Bhattacharyay, "Estimating demand for infrastructure, 2010-2020," in Infrastructure for Asian Connectivity, ed. Biswa Nath Bhattacharyay, Masahiro Kawai, and Raja M. Nag, (Cheltenham: Edward Elgar Publishing Limited, 2012), https://openaccess.adb.org/ bitstream/handle/11540/126/2012.12.12.book.infrastructure.asian.connectivity.pdf?sequence=1 , accessed August 12, 2015, p. 45.
14 同13,p. 33.
15 同4,p.5.
16 "An overview of infrastructure opportunities in ASEAN," KPMG, June 19, 2014, http://www.kpmg.com/SG/en/IssuesAndInsights/ArticlesPublications/Documents/Advisory-INFRA-ASEAN-An -overview-of-infrastructure-opportunities-in-ASEAN.pdf .
17 同13,pp. 26, 29-30 and 32.
18 同13,p. 38.
19 同4。
20 "ASEAN Infrastructure Fund," Asian Development Bank, http://www.adb.org/site/aif/main , accessed August 13, 2015.
21 Shubhomoy Ray, "Infrastructure finance and financial sector development," Asian Development Bank Institute, March 2015,
http://www.adb.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159842/adbi-wp522.pdf , p. 4.
22 "Local Currency Bonds and Infrastructure finance in ASEAN+3," Asian Development Bank, July 2015, http://www.adb.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16731​​3/local-currency-bonds-and- infrastructure-finance-asean-3.pdf , 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