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01-25 | 《星岛日报》

分享子女生活片段 小心留下起底线索



现今不少父母都会透过各种网络平台分享他们的育儿日记。婴儿牙牙学语,趣怪萌爆表情,令大量网民赞好。台法混血儿亚历山母亲为他开设个人Facebook专页,短时间吸引数十万名粉丝[1],成为网络红人,便是一个鲜明例子。

开心分享本无大碍,但如果有关资料涉及子女私隐,父母便需小心处理。 「我上网不只用眼睛,还会用脑袋!」前美女新闻主播方健仪近期在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私隐署)的宣传短片中,亦提醒公众慎防网上私隐陷阱。 [2]究竟网络空间有什么私隐陷阱?家长和小童又该如何提防?

何谓「儿童私隐」?

香港的《个人资料(私隐)条例》生效[3]至今,已踏入第20年。有关条例的目的,是防止任何人因滥用个人资料而侵犯到他人的私隐。 「个人资料」的定义,是可以「直接或间接与一名在世的人有关的、可以切实可行地透过有关资料,直接或间接地确定有关个人的身份、及该资料的存在形式,让人可切实可行地查阅及处理有关资料(例如是文件或影带)」的任何资料。通过如个人身份证号码和指纹等资料,能够将一个人的身份辨认出来,便是个人资料的明显例子;结合电话、地址、性别和年龄的多方资料,而让人有机会切实可行地辨认出一个人的身份,也被视为个人资料。 [4]若以时下的网络用语来形容,个人资料就是足以让人「起底」的线索。

在香港,儿童的私隐受《国际人权公约》 (International Bill of Human Rights) 和聯合国《儿童权利公约》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第16条[5]保护;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法改委)曾指出,「儿童享有多少私隐,会随他​​的年龄和成熟程度而改变。儿童年龄渐长,他期望享有的私隐亦会随之增加。」[6]

儿童易堕网上私隐陷阱

现今网络发达,儿童更易堕入泄漏私隐的陷阱。私隐署在2015年抽查45个以6至17岁中小学生为对象,并会收集儿童资料的香港网站及手机流动程式时,发现这些网站收取过多个人资料,如分别有36%的网站收集身份证号码、要求提供如父母及朋友姓名和联络方式的第三者资料,有关收集的依据却又不明确,做法不太理想。 [7]

此外,2010年,一名中学女生被指虐待她同学的狗而被网民起底,三天内有逾万名网民加入专为此女生而设的社交网站起底群组,部分网民肆意上载女生的生活照和留言抨击,事件后来经学校向狗主查证,纯属一场误会,但仍未能平息网络攻击行动,女生被迫停学两天,在家接受社工辅导。 [8]有关注儿童事务的团体批评,事件反映政府保护儿童网上私隐的措施未够全面。 [9]

为保障儿童的网络私隐,美国自2000年起实施了《儿童网络私隐保护法》(Children's Online Privacy Protection Act,COPPA),规定收集13岁以下儿童资料的网站或手机流动程式,若要求儿童使用者提供如照片的个人资讯,需要先取得其家长同意。 [10]

至于香港,私隐署主管(机构传讯)彭碧翠早前表示,虽然外国有针对儿童私隐的守则,但香港未有考虑引入。 [11]就疏忽处理儿童个人资料所衍生的起底或网络欺凌的问题,智经曾撰文指,贸然提出立法监管网络欺凌,或会限制网络使用的自由,结果适得其反。因此由网络使用者自律,辅以公众教育和营造健康的网络文化,看来是较理想的方法。 [12]

香港儿童网上私隐的情况,相信暂时也需要依赖父母、学校、公众的自律,并加强公众教育协助儿童明白个人资料与私隐保障的重要。

陷阱在你手 父母要小心

因此当父母兴奋地发布子女的相片和其他资料时,也要小心留下「起底」线索。私隐署在2015年指出,香港家长对儿童网上私隐关注不足,建议家长提醒子女,避免胡乱上载相片或留言;未得子女同意,家长也不应在网上公开子女的生活片段或相片,以示尊重。 [13]

究竟父母上载子女资料的行为,可以从何理解?参考2014年美国的一个研究,该研究透过焦点小组,了解母亲在个人社交网站会分享什么类型的子女照片,以及影响有关行为的因素。研究的样本为22名母亲,当中19人为首次生育,其余三人已育有两名子女;参与者的子女年龄介乎三个月至五岁,平均年龄为16个月。 [14]

研究发现,参与者会分享至个人社交网站的四类照片,分别为可爱或有趣的照片; 记录人生里程碑的时刻,如长出牙齿、学习爬行和走路;与家人和朋友的合照;以及功能性的照片,如借着小孩的相片写上祝福他人生日快乐的照片。 [15]

至于影响照片分享行为的因素,全部参与者表示,分享照片是一个连系家人和朋友的方法,让他们居于美国其他地区或海外地方的亲朋戚友,获悉她们的近况,其中照顾小孩是她们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另有部分参与者表示,她们享受接收他人对于所分享的小孩照片的回应,如其中一名母亲指,这些回应令她感觉得到一份归属感。 [16]

另一个原因,则与身份认同相关。有部分参与者认为,分享小孩的照片,有助她们表达自己,有时甚至达到不能抗拒的情况,如有母亲表示,网上分享她儿子的照片,会令她感到骄傲。但与此同时,亦有部分参与者表示,不愿意令小孩完全象征了她的个人身份。 [17]因此,身份认同因素的影响不一。

回到香港,有家长认为,上载子女生活片段只是与朋友分享快乐;也有家长认为子女年纪尚小,不应给予拒绝披露个人资料的权利。 [18]无论如何,家长也要明白,子女的资料一旦公开,日后其他人如何使用,父母往往无从过问。要保护孩子私隐,除了教育子女,父母也要提高警惕。

 

1 〈父母上载子女照被指忽视私隐悉密码登社交帐户私隐署关注〉,《明报》,2015年5月20日,A03页。
2 「公署发放最新电视宣传片–『慎留数码脚印智慧生活态度』」。取自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网站: https://www.pcpd.org.hk /tc_chi/news_events/media_statements/press_20151201a.html ,查询日期2015年12月11日。
3 香港的《个人资料(私隐)条例》主要条文于1996年12月20日正式生效。
4 「『个人资料』的定义及六项保障资料原则」。取自香港大学法律及资讯科技研究中心社区法网网站: http://www.hkclic .org/tc/topics/personalDataPrivacy/6_data_protection_principles/index.shtml ,查询日期2015年12月11日。
5 聯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16条为:一) 儿童的隐私、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受任意或非法干涉,其荣誉和名誉不受非法攻击及;二) 儿童有权享受法律保护,以免受这类干涉或攻击。另外,据此公约的定义,儿童是指18岁以下的人。资料来源:「儿童权利公约」。取自联合国网站: http://www.un.org/chinese/hr/issue/docs /24.PDF ,查询日期2015年12月11日;「公约摘要」。取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 http://www.unicef​​.org.hk/tc/education/ CR/Summary ,查询日期2015年12月11日。
6 《侵犯私隐的民事责任》,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2004年12月,第145页。
7 《2015 年网上收集儿童个人资料抽查报告》,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2015年12月; 〈调查:儿童网站程式索过多私隐取身份证电话号码父母朋友资料私隐署:有点过分〉,《明报》,2015年12月2日,A06页。
8 〈网民诬蔑虐狗起底女生需辅导3日逾万人加入抨击群组〉,《明报》,2010年5月20日,A16页。
9 "Children's Report to the UN Committee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under the CRC," Kids' Dream in Hong Kong, November 2012, p.15.
10 "New Rule Will Protect Privacy of Children Online - Effective April 2000 Certain Web Sites Must Obtain Parental Consent before Collecting Personal Information from Children,"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https://www.ftc.gov/news-events/press-releases/1999/10/new-rule -will-protect-privacy-children-online , accessed December 11, 2015.
11 佘锦洪,〈家长上载子女照片私隐署︰或成欺凌材料〉,《苹果日报》,2015年5月20日,A03页。
12 「新世纪杀人网络张润衡事件的反思」。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 http://www.bauhinia.org/analyses_content.php?id=345,查询日期2015年12月11日。
13 「家长秘笈 (网上私隐篇)」。取自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网站: https://www.pcpd.org.hk/besmartonline/parents_guide .html ,查询日期2015年12月11日。
14 Priya Kumar, "A Digital Footprint from Birth: New Mothers' Decisions to Share Baby Pictures Online," (Master thesis, University of Michigan School of Information, 2014), p.33.
15 同14, pp.38-46.
16 同14, pp.50-52.
17 同14, pp.68-83.
18 《研究报告摘要》,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2015年5月,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