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02-04 | 《经济日报》

设立配对供款 保障家庭主妇晚年生活



扶贫委员会早前发表的《退休保障 前路共建》咨询文件(「咨询文件」),在坊间引起了颇大回响。其中社会应按「不论贫富」抑或「有经济需要」原则完善退休保障制度,以及如何处理强积金的「对冲」机制,更激起持不同立场人士的辩论。退休保障制度关乎每一个人的晚年生活,能够吸引各方讨论,固然是好事,但如果将讨论集中于个别政策,恐怕会见树不见林,不利整个退休保障制度的完善发展。

这样说,是因为社会上有着背景各异的群组。有些比较富裕,有些面对贫穷;有人尚有数十年为退休生活准备,有人已到了可以领取生果金的年纪。不同背景的人,对退休保障都会有不同的需要,任何单一政策改变,都不足以完善香港的退休保障制度。不管是坊间提出「全民退保」,抑或是政府的「不论贫富」和「有经济需要」方案,若无其他政策配合,始终难以令长者晚年无忧。

因此,在现时的讨论焦点以外,社会需要同时思考其他的退休保障措施,以照顾不同人的需要。就以强积金制度为例,无论最终是否取消「对冲」机制,在现行制度下,最多亦只能惠及打工仔,而无法顾及无酬贡献社会的群体。

香港有58万家务料理者

为了照顾家庭而没有参与劳动市场的妇女,正是其中之一。在2015年第二季,香港的15至64岁人士(不包括外籍家庭佣工)中,有150万人未有投身劳动市场,当中近四成,即约58万人为家务料理者,大部分为妇女。 [1]

即使在现今的香港社会,女性在组织家庭后离开职场,并专注家务,仍然为数不少。在2015年第二季,35至39岁女性的劳动人口参与率只有71.0%,较25至29岁的83.5%低12.5个百分点;与之对比,35至39岁男性的劳动人口参与率达96.5 %,较25至29岁的93.5%高三个百分点。 [2]

养儿不防老 积蓄未必够

女性在事业黄金时期退出劳动市场,不仅要放弃眼前收入,也会削弱她们晚年的生活保障。因为成为家务料理者后,她们便不用再为强积金供款。假设一名女性在35岁时退出劳动市场,以2015年第二季女性就业人士的月入中位数(不包括外籍家庭佣工)1.3万元计算[3],撇除按通胀率增加供款和投资回报,她到65岁时所「牺牲」的强积金供款,仍会高达46.8万元。纵然这笔款项未至于可以令其往后生活无忧,而且在未有强积金制度时,不少家务料理者亦能在家人照顾下安享晚年,然而近年香港的人口急遽高龄化,在2014年,长者(65岁或以上人士)占总人口的比例已经达到15%,到2064年更预计会升至36%;其间适龄工作人口(15至64岁人士)与长者的比例,也会由4.5:1跌至1.5:1。 [4]期望由适龄工作人口完全承担长者的生活开支,将会愈来愈不切实际。

不依赖下一代,就得靠个人储蓄和各类资产支付晚年的生活开支。对于高收入,并且有储蓄和投资习惯的人而言,这固然是可行的选择。不过参考2009年统计处发表的《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40号报告书》,香港拥有50万元或以上资产(不包括自住物业)的60岁或以上人士,只占该年龄群组人口的8.9%,而资产值低于5万元的,则占55.8%[5],可见真正能为退休储蓄充裕资产的人士少之又少。

当然,上述调查进行时,香港的强积金制度只实施数年,日后的长者拥有一定资产的比例,相信会明显增加。但家务料理者并无强积金供款,若没有自行储蓄或投资的本钱,日后一旦家庭环境突变,他们的生活状况以至晚年保障,令人担忧。

税务优惠对非在职者帮助不大

扶贫委员会在咨询文件中提到强积金的设计原意,并不在于涵盖非在职人士,而实施类似制度的地方,都会以其他方式为非在职人士提供保障。 [6]扶贫委员会认为可以透过税务优惠,鼓励市民为自己和家人多作自愿性的退休储蓄,但有委员提出这将涉及税制的改动,而由于香港的税率已经颇低,以税务优惠作诱因的成效可能不高。 [7]

其实即使税务优惠有效,亦只能吸引需要缴交税款的人士,并对较高收入人士的帮助较大。如果改善制度的目的,是帮助较低收入以至非在职人士,智经认为由政府直接出资,鼓励家务料理者的配偶为其伴侣定时储蓄,更加值得各界考虑。

配对供款 鼓励配偶代为储蓄

智经在刚发表的《你(理)想的退休保障》研究报告(「研究报告」)中,便建议政府以配对供款,鼓励不同人士自愿供款。为集中协助较低收入人士储蓄,政府可以按入息划分不同的配对比率,收入较低者,获配对的比率较高。举例来说,每月入息为1万元或以下人士,每作出1元的自愿性供款,政府可作出0.5元的配对供款,即配对比率为50%;较高收入人士的配对比率则逐步降低。

此制度下,不只是低收入人士,非在职人士亦可受惠。假设一名30岁家务料理者的配偶,每年为其伴侣供款4,000元(即每月300多元),政府配对一半(2,000元),按智经的推算,该名家务料理者65岁后,每月可以得到约1,000元。 [8]这个金额当然不能让长者赖以为生,但正如上文提到,完善的退休保障不能依靠单一政策,鼓励自愿供款的要旨,是在各种保障措施以外,因应低收入和非在职人士的需要,提供多一重的经济支援。

为减低行政成本,上述的自愿供款及其配对供款,可在强积金雇员特别自愿性供款帐户统一处理。考虑到近年公众质疑强积金行政成本过高,以上建议可待强积金的行政效率显著改善后推行,这样也能提升供款的储蓄效益。另外,为确保有关款项用作老年生活,政府应限制有关人士须待年满65岁才可提取累算权益。整体而言,配对供款虽然会增加政府开支,但可鼓励市民储蓄,并透过复息滚存,强化其日后生活的保障。有关资源的投放,更可避免市民因过度依赖公共退休保障制度,而对公共财政构成负担。

其实除了家务料理者,社会上还有许多不同群组,需要以不同形式为晚年生活准备。不同的退休保障措施互相补足,才能满足不同人的需要。智经在研究报告中,尝试提出一套完整而具体的建议,希望有助不同背景的人士过着丰盛及愉快的晚年生活。

 

1 资源来源:政府统计处。
2 「表1.1A:按年龄及性别划分的勞动人口(不包括外籍家庭佣工)」,《综合住户统计调查按季统计报告(2015年7月至9月)》,政府统计处,第17页。
3 「表6.1A:按年龄及性别划分的就业人士每月就业收入中位數(不包括外籍家庭佣工)」,《综合住户统计调查按季统计报告(2015年7月至9月)》,政府统计处,第75页。
4 《你(理)想的退休保障》,智经研究中心,2016年1月26日。
5 《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40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09年。
6 《退休保障 前路共建》,扶贫委员会,2015年12月。
7 同6。
8 假设每年供款按3%的通胀率调整,而累算权益的年均回报率为4%。为估算35年后有关累算权益的现值,以3%的年均通胀率折算,并平均摊分20年以计算每月可得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