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02-22 | 《星岛日报》

尽信选举民调 不如没有选举民调



本月底的立法会新界东补选即将上演,新一届的立法会议员亦将于今年9月诞生。未来数个月,与大选紧紧相扣的民意调查,相信会成为各大政党制定选举策略时的重要依据,不少选民也会参考民调结果以善用手上一票。

不过,去年底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提出一个有趣的观点,指公众会对民意调查员撒谎,但对博彩公司却不会,因此民意调查或许不如博彩赔率准确。 [1]行政长官梁振英早前亦表示,自己从不认真阅读民调结果,因为民调的询问方法会令结果出现差异。 [2]另一方面,在如今互联网和手机用户渐成为主流的世界,传统民调方法是否仍具代表性,亦在各地掀起讨论。

信民调不如信赔率?

刚提到那篇《金融时报》的文章,举例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指不少民调结果显示共和党参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民意支持率领先民主党的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但博彩投注的结果却大相径庭。 [3]

美国总统大选将于今年11月进行,参考政治网站RealClearPolitics截至1月2日的调查,希拉里领先特朗普4.8个百分点。 [4]但博彩公司Paddy Power 1月初为两人开出的赔率却为希拉里8/11,特朗普9/2[5],即希拉里当选的理论胜率为57.9% ([100/(8/11+1)]%)[6],特朗普则为18.2% ([100/(9/2+1)]%),换言之,前者赢得大选的机率高出后者数倍。 [7]

在竞逐总统的共和党党内提名中,民调与赔率的差别更为明显。 RealClearPolitics的民调显示(截至1月6日),特朗普的支持率高达35.3%,排名其后的克鲁兹(Ted Cruz)和卢比奥(Marco Rubio)只分别为20%和11%;并且从趋势上看,过去三个月,特朗普一直保持领先势头。 [8]然而当时博彩投注就三人的赔率结果,分别是9/4(30.8%)、9/4(30.8%)、15/8(34.8%)[9],与民调结果并非一致。

为何会出现上述落差?撇除受访者说谎,一些可能的解释是,受访者透过民意调查表达对某位候选人的支持,毋需承担任何后果,投注者则要以真金白银下注,需蒙受押错注的损失。利益考虑,令两者作出不同的选择。亦有人认为,博彩公司出于盈利考虑,对于概率的分析、赔率的制定更为谨慎,使赔率所反映的理论机率,更加接近选举结果。

手机使用者增 民调机构改变策略

当然,就此判定赔率结果较民调更为准确,或许流于武断。因为不少候选人会因应民调结果调整策略,例如以「告急式」拉票影响选民的投票行为。由此产生的民调「误判」,并不代表民调无法反映民情,只能说民调结果所反映的民情,倒过来改变了民情。

但不容否认的是,过去以固网电话接触受访者的调查做法,确实值得商榷。因为如今手机和互联网使用普及,不少人甚至没有固网电话号码,依赖固网电话进行民调,难免会忽略社会上的个别群组,削弱调查的代表性。举例说,据2015年上半年的官方调查,美国有47.4%的住户并没有固网电话。 [10]若仅以固网电话进行访问,或无法接触约一半住户。考虑到手机使用愈趋普遍,今年1月初,美国研究机构Pew Research Center表示,将大部分电话调查中手机访问的比率,由去年的65%提高至今年的75%。 [11]

然而,即使增加手机用户样本,并不代表民调便具代表性,因为民调的代表性,也会受回应率多少影响。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公共政策及政治学教授Cliff Zukin,将近年选举民调与最终结果出现的偏差,归咎于调查回应率下跌。 [12]而早于2002年,便有研究发现全球16个国家的家庭住户调查,回应率普遍下跌。 [13]在英国,官方劳工市场调查的回应率[14],亦由1993年约80%,下跌至2003年约65%,到2015年,更只有约45%。 [15]有学者认为,这是由于市民愈来愈抗拒接听陌生电话。 [16]

网络民调冒起 Survey Monkey一枝独秀?

以电话作民调有其不足,有机构开始思考改变调查策略,例如在互联网进行调查。以网络调查方式为主,准确预测政治选情的民调表表者,当属线上问卷调查机构Survey Monkey。去年的英国议会选举,该机构准确预估卡梅伦领导的保守党取得大胜,而当其时,几乎所有其他民调结果都显示保守党与对手工党旗鼓相当。 [17]Survey Monkey的做法,是从完成线上问卷的网民中随机抽样,再要求他们参与其他政治民调,而不会透过电话收集选民的意见。 [18]

虽然Survey Monkey近年的表现令人称赞,但互联网调查是否更加精准,民调业者仍未有共识。美国另一传统民调机构Gallup的研究发现,传统电话民调仍较网络调查精准[19],而现阶段Gallup的民调仍以电话访问为主[20 ]。智经早前曾拜访台湾的个别政党,有政党表示,他们负责民调的部门,已于三、四年前在电话抽样调查中加入手提电话号码,至于互联网访问是否可行并有效,他们仍在研究。

网络民调同样有偏差

业界对于网络民调的保守态度,其实不难理解,毕竟网络调查在方法上同样难免偏差。 Cliff Zukin称,几乎所有透过互联网进行的选举民调,均采取非概率抽样(nonprobability sampling)的方式,他引述美国民意研究学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Opinion Research,AAPOR)的观察指,该种方式难以计算调查的误差范围,因此结果不尽准确。 [21]

与此同时,网民的年龄、上网习惯等特征,亦与调查样本的代表性息息相关,并影响调查结果,换言之,网络民调同样存在样本偏差。例如美国18至29岁市民中,97%有上网习惯,但他们只占2014年美国中期选举投票人数的13%;65岁及以上长者占投票人数的22%,却有约四成长者并不使用互联网。 [22]另外,如何确保电脑及手机用户身份的真实性、避免黑客攻击、私隐窃取等问题,都尚待解答。

香港民调新增手机及网络元素

回到香港,本港手机用户渗透率由2003/04财政年度的107.9%,增至2013/14财政年度的236.8%[23];互联网的渗透率亦由2000年的30.3 %显著上升至2014年的79.9%。 [24]因应科技进步和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近年,官方及民间的民调工作也加入了新的访问方法。

其中政府统计处在2011年的人口普查调查中,新增了住户自行网上填报问卷[25][26]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港大民研)也于2014年调整了电话抽样方法,由过往以住宅电话为基础抽取样本,新加入了手机用户的元素。 [27]

然而,即使民调方法的设计如何与时并进,仍有声音质疑民调的代表性。早前,政府新一份施政报告出炉后,港大民研进行的跟进调查结果显示,今年施政报告评分跌至37.5分,为2008年有记录以来新低。 [28]不过特首梁振英却表示,自己从不认真阅读民调结果,因为民调的询问方法会令结果有差异。 [29]

竞选民调沦为政治工具?

诚然,问卷设计、样本抽取、统计分析等各环节是否足够严谨,均影响民意调查的可信度。 [30]另外即使有能力以完美无瑕的方法进行民调,但如果操作者无法不偏不倚,调查结果始终难言可信。今年1月的台湾总统选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最终以高票胜出。 [31]而据当地多间机构在选举前夕公开的最后一次民调,其中多数结果显示,蔡英文领先国民党参选人朱立伦20%以上;国民党公布的调查结果却指,两人支持率只有8%的差距。 [32]民调结果相差如此大,令人猜想背后原因。

台湾的民调机构不时被指偏帮个别政党,而为人诟病。目前,根据当地中央选举委员会规定,选前10天不能公布民调,亦不得加以报道、散布、评论或引述。[33]有评论指出,其立法原意,正是为避免民调结果影响市民的投票行为。[34]全球不少地区也设有类似的「冷静期」,例如法国将时间设定为1日,新加坡更是自公布选举日子后就不能发表,违例者最高可处罚款1,500新加坡元(约8,340港元)[35]或监禁一年。 [36][37]


资料来源:ACE Electoral Knowledge Network

用民调抹黑对手?

美国大选中,也不时出现诱导式民意调查(push polling),即以调查为名,实际目的是透过调查过程引导或影响受访者的取态,亦属政治选战中的抹黑策略之一。较为人熟知的事例,发生在200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党内初选,候选人之一的麦凯恩 (John McCain)便成为诱导式民调的攻击目标。

在竞选重镇南卡罗莱纳州(South Carolina),当时有调查员在电话中问受访者,「如果得知麦凯恩有一名黑人私生女,是否支持他」。这一提问预设前提,意在攻击候选人,虽然麦凯恩的党内竞争对手乔治布殊(George W. Bush)乃这种攻击的受益人,不过遭其否认牵涉其中。麦凯恩最终输掉了南卡罗莱纳州,布殊赢得党内提名,继而胜出大选,成为美国总统。 [38]

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目前仍在初选阶段,但同样出现抹黑式选战,共和党候选人克鲁兹被指在爱​​荷华州(Iowa)进行诱导式民调工作。 [39]当然,诱导式民调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强,克鲁兹及后在爱荷华州报捷,是否与其民调工作直接相关,仍待更多讨论。但其带来的启示是,尽信民调,不如没有民调,选战当前,选民投下神圣一票前,最需要了解的,始终是自己的真实意愿。

 

1 Jurek Martin, “Look beyond the polls for the real odds on Donald Trump,” Financial Times, December 24, 2015, http://www.ft.com/intl/cms/s/0/4c912406- a5b1-11e5-a91e-162b86790c58.html#axzz3vlbgEVKn .
2 〈政府成员倘选特首 梁振英称不介意〉,《星岛日报》,2016年1月15日,A08页。
3 同1。
4 “Polls,” RealClearPolitics, http://www.realclearpolitics.com/epolls/2016 /president/us/general_election_trump_vs_clinton-5491.html , accessed January 8, 2016.
5 此处赔率为2016年1月7日数字。由于缺乏赔率的历史数据,文章以民调和赔率的同期最新数字作比较。
6 “How To Convert Odds To Their Implied Probability,” bettingexpert, http://www.bettingexpert.com/ blog/how-to-convert-odds , last modified November 11, 2015.
7 “US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16,” Paddy Power, http://www. paddypower.com/bet/politics/other-politics/us-politics?ev_oc_grp_ids=791149# , accessed January 8, 2016.
8 “2016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Nomination,” RealClearPolitics, http://www.realclearpolitics.com/ epolls/2016/president/us/2016_republican_presidential_nomination-3823.html , accessed January 8, 2016.
9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Nomination,” Paddy Power,  http://www.paddypower.com/bet/politics/other-politics/us-politics?ev_oc_grp_ids=481890 , accessed January 8, 2016.
10 “Wireless Substitution: Early Release of Estimates From the National Health Interview Survey, January–June 2015,” National Health Interview Survey Early Release Program, December 2015.
11 “Pew Research Center will call 75% cellphones for surveys in 2016,” Pew Research Center, 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6/01/05/pew-research-center-will-call-75 -cellphones-for-surveys-in-2016/ , last modified January 5, 2016.
12 Cliff Zukin, “What's the Matter With Polling?” 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June 20, 2015, http://www.nytimes.com/2015/06/21/opinion/sunday/whats-the-matter-with-polling.html?_r=0
13 “Independent review of UK economic statistics: interim report,” HM Treasury and Cabinet Office (UK Government), December 2015.
14 以家庭住户为单位、按季进行的劳工市场调查的回应率。
15 同13。
16 Jon Sindreu, “Statisticians' Plea: Please Pick Up the Phon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December 2, 2015, http://blogs.wsj.com/economics/2015/12/02/statisticians-plea-please-pick-up-the-phone/ .
17 Tim Higgins,〈民调业者 要自求多福了〉,《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2015年12月2日。
18 同17。
19 Steven Shepard, “Gallup seeks fixes after 2012 miss,” Politico, May 16, 2014, 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4/05/gallup-fixes-2016-106780?o=0 .
20 Steven Shepard, “Gallup gives up the horse race,” Politico, Oc​​tober 7, 2015, 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5/10/gallup-poll-2016-pollsters-214493 .
21 同12。
22 同12。
23 流动电话服务用户渗透率是以流动电话服务用户总数除以本港人口而得出的。资料来源:「一九九三/九四至二零一三/一四年财政年度的香港电讯指标」,通讯事务管理局办公室,2015年7月10日。
24 即10岁及以上人士在统计前12个月内曾使用互联网服务的整体比率。资料来源:「2000年至2014年香港居民使用个人电脑及互联网服务的情况」,《香港统计月刊》,香港政府统计处,2015年11月。
25 政府统计处的人口普查资料搜集工作,过往主要是安排统计​​员探访住户,进行面谈访问。随着科技进步和香港人不断改变的生活方式,以及要配合联合国的最新建议,2011年人口普查加入了新颖的方法向住户搜集资料,包括由住户寄回填妥的短问卷及自行网上填报长问卷和短问卷。
26 「背景资料:资料搜集方法」。取自2011人口普查网站: http://www.census2011.gov.hk /tc/background-information-data-collection-method.html ,最后更新日期2012年12月31日。
27 「调查方法 Survey Method」。取自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网站: 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 /popexpress/lcrating/surveymethod.html ,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月21日。
28 「港大民研今日发放施政报告首轮跟进调查结果」。取自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网站: 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release /release1325.html ,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月19日。
29 同2。
30 「传媒透视:民调的科学性和民调的政治」。取自香港电台网站: http://rthk.hk/mediadigest/md0009/03.html ,查询日期2016年1月22日。
31 民进党正、副总统候选人蔡英文、陈建仁得票率为56.12%;国民党正、副总统候选人朱立伦、王如玄得票率为31.04%;亲民党正、副总统候选人宋楚瑜、徐欣莹得票率为12.84%。资料来源:「第14任总统(副总统)选举 候选人得票数」。取自中央选举委员会网站: http://db.cec.gov.tw/histQuery .jsp?voteCode=20160101P1A1&qryType=ctks ,查询日期2016年2月11日。
32 「台湾大选:选前最后民调结果纷纷出炉」。取自BBC中文网网站: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 /2016/01/160105_taiwan_election_polls ,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月5日。
33 「常见问答:政党及任何人可否发布民意调查资料?」。取自中央选举委员会(台湾)网站: http://web.cec. gov.tw/files/15-1000-12407,c2242-1.php ,查询日期2016年1月22日。
34 「新世代观点:选前不能公布民调的历史与讨论」。取自风传媒网站: http://www.storm.mg/article/23969 ,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1月22日。
35 以2016年2月15日汇率(1.00新元=5.56港元)计算。
36 “Blackout period for release of opinion poll results,” ACE Electoral Knowledge Network, http://aceproject .org/epic-en/CDTable?view=country&question=ME062 , accessed January 22, 2016.
37 注:香港未设民调「冷静期」,但有指引规管公布票站调查结果的时间。即选举管理委员会发出指引,呼吁传媒及各有关机构应待投票结束后,才公布票站调查结果,或就个别候选人或地方选区候选人名单的表现发表具体评論或预测。资料来源:「选定地方对票站调查的规管」,立法会秘书处,IN1​​0/07-08,2008年3月14日。
38 Jennifer Steinhauer, “Confronting Ghosts of 2000 in South Carolina,” 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October 19, 2007, http://www.nytimes.com/2007/10/19/us/politics/19mccain.html?_r=0 .
39 Anna Giaritelli, “Trump to Cruz: Bring on the push polls,” Washington Examiner, January 13, 2016, http://www.washingtonexaminer.com/trump-to-cruz-bring-on-the-push-polls/article/25803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