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3-06-21

双非世代上学去



或许是过往没有预计,也可能早就知道,只是想不到影响会那么大。怎说也好,千禧过后由内地人士到港诞下的「双非婴儿」[1],近年逐渐发挥他们在香港的影响力。近日最明显的例子,是住于罗湖以北的跨境学童,令北区的小学学位供应不胜负荷。

事缘政府早前公布小一统一派位结果,由于跨境学童太多,令约400名报读北区三个小一统一派位校网的学童,无法原区就读,要被派往大埔区的学校,结果惹来部份北区家长不满。后来经教育局安排,由25间北区小学提供「返回学位」,让198名学生有机会返回北区。只是问题无法完全解决,因为政府规定,申请「返回学位」的学生不能选择学校,提出申请后,局方亦会取消先前获派的大埔学位。这个规定令部份家长担心,申请「返回学位」会令子女「越派越差」,或被改派到难找校巴接送的学校。[2]结果,「返回机制」只有91人参加,参与率不到一半。[3]

一个世代的诞生

其实自终审法院于2001年7月裁定「双非婴儿」拥有香港居留权后,内地女性在香港所生的婴儿数目,占香港新生婴儿总数的比例接近连年上升。2005年开始,有关比例更超过3成,其中「双非婴儿」所占的比例,亦于当年首次超越一成,达16.2%,比例远高于2004年的8.2%。其后这个比例逐年递增,并于2011年到达37.4%,为历年高峰。[4]

政府在一两年前意识到双非孕妇的大量涌入导致本地产科病床不足,于是自2011年6月起采取措施,限制来港分娩的非本地产妇人数,2012年出生的「双非婴儿」数目,比上一年明显下跌了四分之一,但仍占该年新生婴儿总数的29.2%。[5]终于在2013年,政府实行「零配额政策」[6],虽然有指部分双非孕妇,现在仍会透过「假结婚」、「假求学」、「假移民」等方式避开「零配额政策」的限制[7],但持续多年的双非婴儿潮,相信已经过了高峰期。

不管双非婴儿潮是否终结,无可否认的是,双非婴儿潮已为香港制造一个「双非世代」。这代人当中,很多都拥有「双非」背景,而且数目众多。从历史纵轴来看,本港新生婴儿数目自1997年后,几乎一直下跌,到2004年才开始回升。回升的原因,正是因为「双非婴儿」的增加,抵销了本地孕妇所生婴儿数目的下跌。到2006年,香港新生婴儿数目达6.6万人,超过1997年。[8]到2010年,相关数字达到30年来的高位,2011年更突破9万,较2001年上升近98%。新生婴儿数目在2012年虽然有所减少,但仍然超过9万。

以数量超越1997年及「双非」比例至少2成为准则,在2006至2012年出生的一辈,可谓「双非世代」。他们夹杂了背景完全不同的新生代,其中「双非」背景的一群,生活文化、对社会服务的需求,以至长大后的人生抉择,都可能跟父母皆为地道港人的同辈大为不同。这样的世代结构会为香港带来甚么影响,值得深思。在某些方面,社会亦可能要及早规划。今年北区小一学额不足,正好是一次警示。

学童大增

现时每日由深圳过境至香港就读的双非学童数以万计。[9]以六岁(即适合就读小一)的学龄计算,今年入读小一的学童应于2007年出生。据政府数字,当年新生婴儿的数目为70,875,当中双非占26.6%[10],不论总数和双非所占的比例,往后几年均会增加。换句话说,若社会没有任何调节,未来5年北区小一学额,将继续供不应求,并且愈来愈严重。

这个现象,并非今天才出现。早自2006年,跨境学童的人数已不断增加,由约4,500名增加了两倍至2011年1.3万,其中小学和幼稚园学童人数的增幅尤为明显;在2006至2012年间,就读幼稚园的跨境学生由近800人显著上升逾6倍至5,708人,可见早几年前已有「小学学位可能不足」的讯号发出。但到今年,社会好像还是来不及反应。[11]

需求扩散

反应不及,主因是跨境学童的学额需求,主要集中在北区。在小一派位机制下,现时全港18区共分36个校网。2011/12学年,在北区小学上学的跨境学生,占当区小学学额的22.9%,远远高于邻近的大埔(2.9%)、元朗(2.2%)、屯门(1.5%)、沙田、荃湾及葵青(0.1%)。[12]2012年的跨境小学学童约有6,800人,亦多选择在北区学校就读。今年北区学校小一共提供3,600个学额,双非儿童更占了近40%。[13]

跨境学童对学额需求的增加,亦出现在其他地区。过去5年,大埔、元朗、屯门区小学跨境学童人数,升幅分别为2.4倍、1.6倍及10.8倍,远高于0.3倍的北区。元朗区跨境幼稚园生5年内上升28.5倍,目前超过1,600人。屯门区跨境读幼稚园生达1,200人,5年间升12.5倍。大埔区幼稚园跨境学童则由08-09学年的1人增至今年的190人。[14]

因应今年北区小一学位紧缺,教育局首设「返回机制」,其他纾缓措施还包括在北区增加14班小一;每班增加学额至约33个;利用北区学校剩余课室或其它用途房间作为额外课室;使用合适空置校舍作学校用途;在北区四所小学进行扩建工程等。[15]

「专用校网」与「指定学校」

另外,教育局正考虑于2014/15学年为跨境学生设「专用校网」,提供沙田、荃湾、北区及屯门等六个地区的剩余学额,避免太多学生集中在同一地区。[16]这建议令人联想到支援少数族裔入学的「指定学校」,虽然两者目的不尽相同。「专用校网」是为纾缓大批跨境学童带来的学位紧张;「指定学校」则是为非华语学生的教与学集中提供支援。但具体操作时,两者都有「画地为牢」的性质,提供集中服务。「指定学校」模式的优劣,或可作为「专用校网」的参考。

「指定学校」于2006/07学年设立,每年提供30万元的特别津贴。指定中小学亦由当年15所增至2011/12年的30所。但平机会前主席林焕光指,「指定学校」的政策可能有歧视成分。[17]由此及彼,为保护「原区学童」而令跨境学生放弃平等就学机会的「专用校网」若果成事,会否也被贴上歧视的标签?有双非家长慨叹,双非儿童虽获承认港人身份,但具体政策却不承认他们的子女。[18]

敝除歧视与否,根据「指定学校」的经验,单纯把少数族裔编配到「指定学校」,未必可以满足他们的学习需要。近日就有研究指出,「指定学校」政策加深了学校之间以及校内的隔阂,令非华语/少数族裔学生与本地华裔学生分隔,局限了他们学习互相尊重,以及体会多元文化的机会。[19]

学额不足只是问题的开始

近年中港矛盾升温,类似的问题,或许也会出现在「双非世代」的学习环境。再参考少数族裔的例子,有关注少数族裔的组织建议当局为教师提供培训,提升教师的种族及文化敏感度,以及对少数族裔学童所面对的困难的认知度。[20]现时,部分学校已加强这些方面的教师培训,当局思考「双非世代」的教育安排时,不妨借镜。

智经在2009年发表的《港深教育合作研究》报告已经指出,随着跨境学童人数上升,香港将面对不少问题。除了交通安排、使费及上课时间,其他与跨境学童成长相关的课题,包括生活适应、学习适应、学习支援、家长支援,以及学童建立社区网络等,同样需要关注。[21]

报告当时提出多项建议,例如增加边境附近学校的资源、增加北区学校的班數,以及扩大学校规模。针对学童生活及学习适应的问题,报告建议政府或学校提供多元化课程或过渡期的适应课程,以配合学童所需,也可弹性编排学童学习的课程,如提供英文补习课、繁体字及电脑课等,让他们尽早适应香港学校生活,融入香港社会。长远而言,报告认为要建立多元化的共融气氛、重新检视及规划道路网路,以及推动香港和深圳发展跨境学校联繋网络等。

5年后,今天的小一学童要准备申请中学学位,11年后将争取大学名额。而据统计处预计,目前约20万名的双非儿童中,近一半会在21岁前返回香港居住。[22]到时他们的就业、住屋、交通等需求,都须处理。「双非世代」人口众多,社会能否善用这批新增劳动力?届时会否出现严峻的青年就业问题?双非人最终会自然地说一声我是顶天立地的香港人,或是变成两面不是人?诸如此类的问题,香港在十多年后便要面对。希望到时,我们不会像今年小一派位般,给早已预计出现的现象杀个措手不及。

 

 

1   其配偶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内地女性在香港所生的婴儿。
2  「北区25小学 收198回流学童」,《苹果日报》,2013年6月12日。
3  「91人参加返回机制 校长称反映家长欠信心」,香港电台,2013年6月19日。
4  「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 父母均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内地人而在香港出生的儿童的居留权问题」,律政司,2013年5月28日。
5   同3。
6   政府去年宣布于今年实施「双非零配额政策」,公私营医院均不再接受双非孕妇的分娩预约。
7  「纵然实行零配额 双非乱象无了期」,《东方日报》,2013年2月4日。
8  「香港人口趋势1981-2011」,政府统计处,2012年12月28日。
9   除双非儿童,跨境学童亦包括居于深圳的香港人子女及单非儿童。
10 同3
11「立法会教育界议员叶建源回应北区小学学额不足」,立法会CB(4)411/12-13(30)号文件,2013年1月25日。
12 同上。
13「协助双非童适应环境 不应强要本地童迁就」,《明报》,2013年6月6日。
14「元朗幼园跨境童 5年激增29倍」,《大公报》,2013年6月5日。
15「立法会六题:北区小一学位」,政府新闻处,2013年2月6日。
16「教局拟明年设跨境生专用校网」,《大公报》,2013年2月6日。
17「林焕光:教局融合教育失败」,《明报》,2011年7月12日。
18 千跨境学童申请北区学位 北区学位紧张」,《南方都市报 深圳版》,2013年6月3日。
19「浸大研究显示政府对非华语/少数族裔学生教育支援不足」,香港浸会大学,2013年5月21日。
20《香港融乐会就少数族裔教育致平等机会委员会的意见书》,2011年8月。
21《港深教育合作研究》,智经研究中心委托香港浸会大学教育学系进行,2009年4月。
22「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 北区小学学额短缺的相关事宜」,教育局,201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