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6-04-11 | 《星岛日报》

将孩子送到不用电脑的学校 为何有资讯科技从业员这样做?



在人人手握智能电话的年代,资讯科技如何与教学融合,是教育界的重要议题。资讯科技有助提升教学质素,相信没有多少人质疑,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教联)最近发表的调查也显示,受访的教师和学生普遍肯定电子学习的成效。 [1]然而,如果资讯科技对完善教学的作用真的毋庸置疑,以下的现象便显得不可思议……

在美国,包括eBay的首席技术官、谷歌、苹果、雅虎和惠普的员工,数年前纷纷将孩子送到加州一间标榜不使用资讯科技教学的学校上课。这间名为半岛华德福学校(Waldorf School of the Peninsula)的学校,没有电脑或萤幕,也不主​​张学生在家中用电脑。他们奉行活动教学,鼓励学生「落手落脚」学习,例如透过针织培养解难能力、数学技巧和协调能力,或是在诵念句子的同时抛传沙包,相信这样可以加强孩子们手脑并用的能力;这套教学思想认为,电脑会窒碍创意思维、动作、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也会令人心不在焉。 [2]

愈多资讯科技 成绩愈差?

这些「极少数人的极端行为」,自然无法否定资讯科技的教学功能,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下简称「经合组织」)在去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不得不令人反思。该份报告提出,在课堂中运用资讯科技,对于学生成绩的影响只是好坏参半。报告根据2012年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下称PISA)的数据,指出一些落力投资资讯科技教育的国家,其学生的阅读、数学和科学成绩,均未见显著进步。 [3]另外,如表一所见,不论是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学生还是香港学生,在校内使用互联网的时间愈长,其阅读、数学和科学的PISA成绩便愈逊色;表二亦显示,在校内愈常使用电脑操练的学生,其阅读、数学和科学的成绩也愈差。 [4]

表一

资料来源:OECD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2012


表二

资料来源:OECD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2012

对于以上现象,经合组织提出两个可能原因:其一,建立深入、概念性的理解能力,以及进行高层次的思考,均需要教师和学生间的密集交流,但科技有时会令到这类交流减少;另一个解读方法则指现时各界仍未掌握能够充份发挥科技效用的教学方式,又谓科技虽然可以让出色教学更上一层楼,却无法弥补差劲的教学。 [5]概括而言,资讯科技能否促进学习,视乎使用情况,以及如何使用。

就以上问题,美国一间硏究中心Center for Promise去年发表的报告,值得参考。报告提及一个综合了约40年的不同硏究所作的分析,指科技对学生学习有细小至中等的成效,而在将科技作为辅助而非直接教学的教学模式当中,这效果最为明显。 [6]

成效是否可以归功资讯科技?

要评价资讯科技教育是否对学生有益,或许应该回归基本步,探讨资讯科技的应用能否增进学生的学习兴趣、协助学生解决学习时的难题,以至对相关知识有更深入的了解。教育局在2011年推行为期三年的「学校电子学习试验计划」[7],硏究团队发现,参与试验计划的学生中,小学生表示提升了学习兴趣及动机,中学生则表示增强了资讯及通讯科技技能,并对学科有更深入了解。学生在资讯素养以及自主学习的个别范畴也取得不同程度的进步。 [8]

以上的研究发现看似令人振奋,却也不乏可议之处。例如要提升学生学习兴趣及动机,是否非用上电子科技不可?无可否认,小朋友大多喜爱接触新事物,但要令学生投入学习,未必要砸钱大搞科技,花些心思也可能收到相同成效。前面提及的半岛华德福学校,有老师提出教授小朋友分数时,可引导他们将苹果、蛋糕等食物切半、切四块或切成十六分一,然后品尝,认为这样做也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9]值得注意的是,在教联的问卷调查中,只有35%的受访学生提及采用电子学习的影响之一是提升学习兴趣。 [10]

数码达人 未必是学习达人

或许有人认为,即使资讯科技并非提升学生学习兴趣的必需品,但借其收集学生的学习数据,评估教学进度,协助老师因材施教,仍然有不容忽视的潜力。再者,让学生及早掌握运用资讯科技学习的能力,终归有利他们日后终生学习。

关于借助数据分析提升教学质素,愿景固然美好,智经过往亦曾探讨其可行性[11],在此不赘。至于协助学生掌握运用资讯科技学习的能力,同样值得肯定,但我们需要认清,掌握运用资讯科技的能力,并不等同善用资讯科技学习;懂得使用资讯科技帮助学习,也不一定较那些少资讯科技的人善于学习。经合组织便提出,若学生用智能手机的方法是,找寻答案后「搬字过纸」,不会令他们变得更聪明。 [12]

五所参与了上述「学校电子学习试验计划」的中学,在2013年参与了国际计算机与资讯素养水平硏究(下称ICILS),结果发现参加了试验计划的学生,较普遍学生更倾向运用资讯及通讯科技。 [13]然而,现今学生都属「数码原住民」,大多习惯使用各类科技装置,那些较其他人更倾向运用资讯及通讯科技的学生,是否就更善于学习?

在2013年,有约2,000名香港中二学生参加ICILS,香港大学教育应用资讯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下称CITE)根据该硏究,指出香港学生的ICILS得分,在所有参与的发达经济体系当中相对低,香港学生之间的电脑与资讯素养水平,差​​异也很大。另外,香港学生在较高层次的资讯制作和交流范畴表现较差,尤其在整合资讯、创建资讯、交流和发布资讯方面,较国际平均水平显著的低。 [14]现今资讯泛滥,质素良莠不齐,CITE的研究指出,只有53%的香港学生表示曾在校内学习如何分辨哪些网上讯息是可以信任。 [15]

在现今世界,完全将资讯科技拒诸教育界门外,自然脱离科技与生活高度融合的现实。然而教学最重要的因素仍是「人」:学生如何用科技去学,老师如何用科技去教,仍是关键所在。

 

1 『「电子学习的推行与成效」学生问卷调查简报』,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2013年3月21日,http://hkfew.org.hk/ckfinder/userfiles/files/20160321_survey_S.pdf,第5-6页; 『「电子学习的推行与成效」教师问卷调查简报』,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2013年3月21日,http://hkfew.org.hk/ckfinder/userfiles/files/20160321_survey_T.pdf,第6页。
2 Matt Richtel, "A Silicon Valley School That Doesn't Compute," The New York Times, October 22, 2011, http://www.nytimes.com/2011/10/23/technology/at-waldorf-school-in- silicon-valley-technology-can-wait.html?_r=0.
3 "Students, Computers and Learning: Making the connection," PISA, OECD Publishing, September 15, 2015, http://dx .doi.org/10.1787/9789264239555-en, p. 15.
4 "Database - PISA 2012: Interactive Data Selection - Results" OECD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http://pisa2012.acer.edu .au, accessed September 24, 2015.
5 同3,pp. 3 and 4.
6 "Wired to Learn: K-12 Students in the Digital Classroom," Center for Promise, March 11, 2015, http://www.americaspromise.org/sites/default/files/Wired to Learn K-12 Students in the Digital Classroom.pdf, pp. 6 and 7.
7 《第四个资讯科技教育策略报告:发挥IT潜能 释放学习能量 全方位策略》,教育局,2015年8月,第7页。
8「学校电子学习试验计划硏究报告摘要」,教育局,2015年6月,http://ite4.fwg.hk:8080/ite4/Chin/content/files/ITE4/pilot_scheme_exe_sum.pdf,第2至5页。
9 同2。
10 『「电子学习的推行与成效」学生问卷调查简报』,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2013年3月21日,http://hkfew.org.hk/ckfinder/userfiles/files/20160321_survey_S.pdf,第4页。
11 「数据分析科技能否取代TSA?」,智经研究中心,2015年12月21日,http://www.bauhinia.org/new_bauhinia/index.php/zh-HK/analyses/402
12 同3,p. 4.
13 同8,第3页。
14 「第一届国际电脑与资讯素养水平研究(ICILS) 2013研究结果」。取自香港大学网站:http://www.hku.hk/press/press-releases/ detail/c_1198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1月20日。
15 「第一届国际电脑与资讯素养水平研究(ICILS) 2013 研究结果附录」。取自香港大学网站:http://www.hku.hk/f/ news/11981/ICILS 2013 tables-c.docx,查询日期2015年10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