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6-04-18 | 《星岛日报》

环保政策「捞过界」:设立绿色投资银行



在去年底通过的《巴黎协议》中,世界各国同意将全球平均气温的升幅,控制在不多于工业化前摄氏2度。 [1]据国际能源署2014年的估算,要达到这个目标,全球在2035年前要作出53万亿美元投资。 [2]资金需求巨大,单靠政府出资恐怕难以成事,如何吸引私人资金,遂成不少国家思考的出路。

要拖私人投资者落水,自然要有利可图。问题是,现时许多被视为有助环保的商业项目,例如离岸风力发电和转废为能,由于多属新鲜事物,往往缺乏能够衡量其投资价值和潜在风险的市场资讯和评估技术。尽管假以时日市场总会累积资讯,但是对于急于达标的政府而言,岁月不饶人。为促进私人投资,有些政府选择跳出框框,设立绿色投资银行(green investment bank,下简称「绿投行」),实行「捞过界」。

挂着投资银行之名,绿投行实乃公营机构,专责推动私人资金投资于本土低碳和抵御气候变化的基础建设。至2015年底,全球共有13个国家及地方政府设立了绿投行或类近机构,包括澳洲、日本、英国等国,亦有加州、纽约、新泽西等美国州份。 [3]绿投行定位各异,例如获政府注资38亿英镑的英国绿投行(United Kingdom Green Investment Bank),旨在推动该国达成较进取的减排目标,会优先投资于离岸风力发电、废物循环再造及生物能源、能源效益以及小型可再生能源项目;马来西亚绿色技术公司(GreenTech Malaysia)则希望发展绿色技术市场和扶持当地的绿色技术行业,投资范畴包括可再生能源、水资源及废物处理,以及建筑物的能源和用水效益,还有室内空气质素。 [4]

每个绿投行的运作形式不一,各「以自己的方式」推动私人资金投资。例如部分会为「绿色行业」的贷款设立借贷损失储备或者提供担保[5],减少放贷人如私人投资者在借贷人士无法还款时的损失,从而鼓励私人资金流向绿色市场。

绿色拓荒者 既要环保 也要盈利

另有一些较进取的绿投行,更是「以身作则」,直接投资于绿色项目,以证明相关投资项目有利可图,期望借此吸引私人资金参与。 [6]以英国绿投行为例,其投资原则是项目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促进天然资源更有效运用、保护或促进自然环境和生物多样性,以及促进环境可持续性[7],并且整体项目每年至少有3.5%的税前回报。 [8]美国的纽约绿色银行(New York Green Bank),则要求项目能够透过节能或减排,配合当地的洁净能源政策,以及在经济及技术上可行,而投资回报达到特定水平。 [9]

以上两间绿投行对投资项目尚有一个特别要求,就是若非它们参与,相关项目就无法成事。 [10]纽约绿色银行在2015年向分布式风力发电租赁商United Wind提供400万美元建设贷款,是一个例子。该笔贷款预料能让United Wind在之后两年为用户安装超过160组风力发电装置,而在装置的30年使用期内,预计可产生64,000至78,000兆瓦时的洁净能源,并因此减少18,000至22,000公吨温室气体排放。该行指出,由于相关市场规模不大,窒碍私人资金为分布式洁净能源项目提供贷款,而该行参与项目的主要目的是作先例,令这类项目将来有投资往绩可寻,让投资者获得重要资讯,增添对这类投资的信心。 [11]

公开资讯 提高私人投资者信心

示范如何让投资者获得绿色投资项目的重要资讯,也是绿投行工作的重要部分。其中英国绿投行会在年报内列出其投资项目的环保表现,包括温室气体的减排量、可再生能源的生产量、减少了多少能源需求,以及将多少物料循环再造等等[ 12],并将这些资料的详尽计算方法在网上公开,供他人参考。 [13]


资料来源:United Kingdom Green Investment Bank

该行又制作「绿色投资手册」(Green Investment Handbook),详细分享如何可以衡量、预测、监察以及公布投资项目的「绿色表现」,例如建议投资者先订立一套绿色投资准则,以之判断投资项目是否合乎条件,以及要求所投资项目的管理团队报告项目的环保表现数据等等。 [14]

先有钱财 再招人才赚钱财

或者有人会问,由政府注资成立的绿投行,何以能够独具慧眼,挑选出既环保,又赚钱,但又没有私人资金肯独力投资的项目?其中一种说法是,这是由于绿投行会聘请一些精于低碳技术和相关项目,且了解金融机构和机构投资者对风险和回报的要求的金融专才。 [15]英国绿投行行政总裁Shaun Kingsbury曾经指出,该行的110员工,有70人擅长于这类投资。 [16]

人才固然重要,但政府相对私人投资者更愿意踏出第一步,可能才是关键。因为理论上不止政府,任何人都可以找来一班专才,建立善于作类似投资的组织。不过Kingsbury指出,英国绿投行得以成功运行,有赖英国政府给予的38亿英镑,让他可以招聘人才,建立专业团队。 [17]

有人才襄助,表现是否就会出色?截至2014/15年度为止,英国绿投行共投放了18亿英镑,推动了46个项目,并且带动总值69亿英镑的本土绿色投资。在2014/15年度,该行每投资1元,便带动2.4元私人投资,比率稍逊于目标的1:2.5;盈利方面则转亏为盈,从2013/14年度税前亏蚀约575万英镑,变为赚取约10万英镑税前利润──盈利表现十分一般。 [18]

真盈利 假绿投?

该行解释,这是因为大部份投资项目仍在建造阶段,而当愈来愈多项目投入运作,赚钱能力应该会显著增加,预计当所有投资项目运作后,可以有大约9%的内部回报率,超过规限要求。 [19]

纵使时辰未到,难言回报,但已招来不少质疑。例如有投资者批评英​​国绿投行舍难取易,只投资在一些已在运行、风险较低的项目,对较高风险但又需要支持才能启动的项目,则拒诸门外;另有投资者指,在一个由政府推动,让屋主改善居所能源效益的贷款计划上,该行未有落力支持,令贷款利率高达7%,申请宗数不如预期,指责该行表现犹如一般商业银行。 [20]

另有人评论这事时,谓人们期望该行会做市场不敢做的事,但该行所为与一般银行无异,教人质疑该行的存在价值。 [21]另外,近期英国政府计划将英国绿投行私有化[22],令人关注私有化后该行会否变质,转为投资于一些从商业角度上较吸引,但环保元素欠奉的项目。 [23]

内地有需求 香港有机遇?

回到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在今年财政预算案表示要发展绿色金融[24],金融发展局主席史美伦就表示,香港应从个别、符合环保投资指标的工程去发展相关投融资业务。 [25]在生产力促进局之下,香港已经有为支援在广东省的港资工厂用清洁生产技术节能减排的「清洁生产伙伴计划」。 [26]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曾经提出,在现行《粤港合作框架协议》下,香港可以参考英国绿投行的模式,与广东省政府合作加大该计划的规模,并指一个珠三角绿投行,可以作为将来国家层面绿投行的试验版本。 [27]

根据投资推广署数字,珠三角区内五万家港资工厂,每年需要的环保技术产品和服务,约值50亿美元,到2018年时需求会增加一倍。 [28]若然牵涉到巨大的融资需要,绿投行或类似机构可能有用武之地。

另一方面,在内地中央公布的「十三五」规划中,也提到设立绿色发展基金[29],被视为可能是内地国家层面的「绿投行」。 [30]有报道指,该基金规模至少达3,000亿元人民币,将采用市场模式运作,投资于符合国家绿色发展和绿色转型要求的大中型中长期绿色项目。为起示范作用,基金投资模式主要是作股权投资,也会以债权投资担保等方式进行。 [31]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理论上可以从中发掘机遇。不过若是想染指相关的投融资服务,则正如文章前述,绿投行要的是了解绿色技术项目的专才。这方面,香港是否已经准备就绪?

 

1 《巴黎协定》第二条,联合国,2015年12月12日。
2 "World Energy Investment Outlook,"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2014, https:/ /www.iea.org/publications/freepublications/publication/WEIO2014.pdf, p. 14.
3 "Policy Perspectives - Green Investment banks: Leveraging innovative public finance to scale up low-carbon investment," OECD and Bloomberg Philanthropies, December 2015, http://www.oecd.org/environment/cc/Green-Investment-Banks-POLICY-PERSPECTIVES-web.pdf, p. 6.
4 "Annual Report and Accounts 2014-15," United Kingdom Green Investment Bank, June 23, 2015,http://www.greeninvestmentbank.com/media/44802/gib_annual_report_2015_aw_web.pdf, p. 20; "Policy Perspectives - Green Investment banks: Leveraging innovative public finance to scale up low-carbon investment," OECD and Bloomberg Philanthropies, December 2015, http:/ /www.oecd.org/environment/cc/Green-Investment-Banks-POLICY-PERSPECTIVES-web.pdf, pp. 7 and 9.
5 同3,p. 11.
6 "Oral evidence: Future of the Green Investment Bank, HC 536," House of Commons Environmental Audit Committee, October 28, 2015, http://data.parliament.uk/writtenevidence/committeeevidence.svc/evidencedocument /environmental-audit-committee/future-of-the-green-investment-bank/oral/24063.pdf, p. 2.
7 "Achieving maximum green impact through investments and leadership," United Kingdom Green Investment Bank, http://www.greeninvestmentbank.com/green-impact, accessed March 23, 2016.
8 "Annual Report and Accounts 2014-15," United Kingdom Green Investment Bank, June 23, 2015, http://www.greeninvestmentbank.com/media/44802/gib_annual_report_2015_aw_web.pdf, p. 27.
9 "Investment Strategy," New York Green Bank, http://greenbank.ny.gov/Approach/Investment-Strategy #criteria, accessed March 23, 2016.
10 "The Future of the Green Investment Bank," House of Commons Environmental Audit Committee, December 19, 2015, http://www.publications.parliament.uk/pa/cm201516/cmselect/cmenvaud/536/536.pdf, p. 4; "Investment Strategy, " New York Green Bank, http://greenbank.ny.gov/Approach/Investment-Strategy#criteria, accessed March 23, 2016.
11 "Expanding New York's Distributed Wind Energy Resources: United Wind," New York Green Bank, October 2015, http://greenbank.ny.gov/-/media/greenbanknew/files/Distributed-Wind-Energy-October-2015.pdf.
12 同8,p. 32.
13 "Green Impact Reporting Criteria," United Kingdom Green Investment Bank, June 2015, http://www.greeninvestmentbank.com/media/44790/green-impact-reporting-criteria_june-2015.pdf.
14 "Green Investment Handbook," United Kingdom Green Investment Bank, September 2015, http://www.greeninvestmentbank.com/media/44937/gib_green_investment-hb_07_final-chinese-version-english.pdf, pp. 4-6.
15 同3,p. 12.
16 同6,pp. 2 and 3.
17 同6,pp. 3 and 4.
18 同8,pp. 11, 12, 27 and 93.
19 同8,pp. 12 and 27.
20 Pilita Clark, “Green Investment Bank accused of behaving like commercial lender,” Financial Times, August 5, 2015, http://www.ft.com/intl/cms/s/0/1cc61e1a-3a00-11e5-bbd1-b37bc06f590c.html#axzz43njYwHR8.
21 同20。
22 Terry Macalister, “Green Investment Bank could be snapped up by foreign buyers,” The Guardian, March 2, 2016, http://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16/mar/02/green-investment-bank-foreign-buyers-energy.
23 Toby Helm, "Green Investment Bank sell-off plans alarm MPs and peers," The Guardian, December 13, 2015, http://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5/dec/13/green-bank-sell-off-fears-mps-peers.
24 《二零一六至一七财政年度 政府财政预算案》,财政司司长曾俊华,2016年2月24日。
25 〈港可发展绿色融资投资环保项目〉,《明报》,2016年3月12日,B04页。
26 「清洁生产」。取自香港生产力促进局网站:https: //www.hkpc.org/zh-HK/industry-support-services/environmental-management/our-service/5328-cleaner-production,查询日期2016年3月24日。
27 "Hong Kong - overview of green finance trends," Foreign & Commonwealth Office, January 29, 2015, https://www.gov.uk/government/uploads/system/uploads/attachment_data/file/399552/Policy_Factsheet_-_Overview_of_Green_Finance_Trends-_final_28Jan2015.pdf.
28 「环保科技」。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投资推广署网站:http://www.investhk.gov.hk/zh-cn/files/2014/05/2014.01-green-technology-sc.pdf,查询日期2016年3月24日。
29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取自人民网网站:http://paper.people. com.cn/rmrb/html/2016-03/18/nw.D110000renmrb_20160318_1-0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3月18日。
30 同3,p. 7.
31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中国绿色金融改革面临五大挑战」。取自财经网网站:http://finance.caijing.com.cn/20151110/4007265.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