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3-06-25

情越贫穷线:以企业业务扶贫



近日有报道指,去年拥有100万美元资产的香港人,多达11.4万,较2011年增加35.7%,增幅冠绝全球。[1]若看了报道就以为普遍港人生活得以改善,那便是一大误会。根据社会服务联会(下称社联)数字,2012年上半年香港的贫穷人口接近120万,贫穷率达17.6%,较2011年增加0.5个百分点。[2]反映收入差距的坚尼系数,自1996年一直维持在0.5以上,2011年更上升至0.537,[3]为已发展地区中最高,超过联合国相关组织所定0.4的警戒水平。可见富者愈富的同时,贫穷问题未见纾缓。

在这个背景下,扶贫、防贫、脱贫、灭贫,不难成为公共领域的关键词。不少人认为政府应该加强应对贫穷问题的工作,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亦多次表明,今年内会订出「贫穷线」,协助政府制定扶贫政策,并量度政策成效。早前她出席智经及社联合办的「扶贫及商界参与」论坛(下称「论坛」)时,也透露扶贫委员会大致同意以住户收入中位数的一半,厘订贫穷主线。[4]

其实除了政府,社会各界也能出力支援弱势人士,当中包括商界。智经上月发表的《商界扶贫》研究报告(下称《报告》),以及有份筹办的「论坛」,也有探讨扩大商界扶贫工作的可能性。[5]

商界人士惯常以捐款协助弱势群体,智经认为,这种传统的扶贫模式,未能充分发挥商界的优势。因应本身资源,商界在教育、就业、意识建立等层面,也能为支援弱势群体贡献。现时本地商界,不乏改变企业的运作模式,将弱势社群工作纳入业务营运的例子。「论坛」邀请了九间大、中、小企,分享他们的扶贫工作。他们都是一些不错的参考对象。

改变商业运作模式

为更生人士提供就业机会的中小企代表富湛公司,便在「论坛」分享了他们将业务发展与扶助更生人士工作结合的经验。 据统计,2008年本地获释犯人达9,100名,香港社区组织协会早前一项调查指,受访的更生人士在囚期间接受职业训练不足,出狱后面对就业障碍。当中超过九成半表示,因为狱中的工作与社会脱节,工作经验未能协助他们寻找工作。他们最大的就业障碍,在于受聘时遭遇案底歧视和低技术歧视。[6]

负责本地及海外展览业务的中小企业富湛,一早有意协助弱势社群,特别是更生人士融入社会。2006年公司推出「富湛善导朝阳共融计划」,透过院所或戒毒所,为即将获释的在囚人士提供职前培训。培训以沟通为主,约150至160小时,主要是聆听更生人士发言。其实只要曾修读建造业平安咭课程的退休人士、家庭主妇、低收入人士、少数族裔、精神病康复者,都是公司的招聘对象。

富湛主要业务包括展架建造及照明安装,公司将复杂的安装工作,分解成多个简单的工序,以降低行业门槛便于弱势社群入行做兼职。目前共有9名员工,当中6至7人属更生人士。每次展览项目需聘请大量临时工,当中20%至25%为更生人士。

《报告》发现,有商户担心将扶贫融入企业的业务运营可能会过分消耗企业资源,影响业绩。[7]但富湛的代表表示,当更生人士决心改过时,他们的工作能力和忠诚度,较不少人还高。

以少数族裔为协助目标的「香港上海大酒店」,是另一个藉业务扶助弱势的例子。据统计处2011年数字,有超过9万5千名少数族裔人士在港工作(不包括外籍家庭佣工),占本港总劳动人口2.7%。[8]少数族裔普遍面对低学历和低收入的问题,当中超过七成的工作人口从事「非技术」行业,远高于全港工作人口的相应数目(低于两成)。撇除外籍佣工,部份族裔的每月收入中位数明显低于全港工作人口的12,000元,包括印尼人的8,000元、泰国人的8,500元以及菲律宾、巴基斯坦和尼泊尔人的10,000元。[9]

普遍认为,中文能力是这一群组的主要生活障碍,政府一向有为少数族裔提供教育支援,如最近提议将中文教育提前至幼稚园。不过「香港上海大酒店」的代表在「论坛」上提出,少数族裔学生性格外向,英文良好,有些又懂得讲广东话。这些都是在酒店行业发展的优势。

「香港上海大酒店」今年与地利亚修女纪念学校合作,安排中五的少数族裔学生到旗下公司,如半岛酒店实习。九名对酒店行业有浓厚兴趣的学生,分别来自菲律宾、巴基斯坦、韩国等地。实习工作为期十个礼拜,由员工以导师形式,带领他们亲身了解房务、饮食和会所服务的运作。公司又安排了不同业务的管理人员与学生交流,提供职业建议。以上的工作,都是以核心业务协助受助群体发展的鲜活例子。

与社福机构合作

《报告》提到,不论是大小企业,商界参与支援弱势社群的工作时,往往遇到难以识别有需要人士的限制。商业机构虽有人力、物力和丰富的市场经验,但较难掌握或确认有需要协助的贫穷人士。在收集需求群组的资讯方面,非政府机构,尤其是具备专业服务经验的社福机构,有明显优势。

在「论坛」经验分享的九间企业,便借助了社福机构的优势,推展支援项目。以上文提到的少数族裔酒店实习计划为例,「香港上海大酒店」透过社联与地利亚修女纪念学校合作,挑选目标人士。项目的开始和结束阶段,社联又会做社区影响评估,研究能否实现预期的社会影响力和为受助学生作出贡献。

据另一位分享嘉宾中电集团代表介绍,为纾缓低收入人士的通胀压力,集团于2011年9月开设「有营饭堂」,在深水埗推出「十蚊饭」,提供热食(一汤一餸)予当区低收入和无工作的家庭。计划推出后,中电和社联、港大合作设计问卷,评估项目的成效。结果发现,一半人士省下本来用作吃饭的钱作为医药费和儿女的教育费,而且饭堂也为社区提供了很好的社交平台。从这些例子可见,企业透过与不同机构合作,不但有助识别有需要的人士,更有其他好处。智经认为,社会各界,包括政府、非政府机构、商业团体以至市民大众,可取长补短,提升扶贫效率(如减少服务重迭),建立可持续的机制,让受助人温暖。

注:
在「扶贫及商界参与」论坛上分享经验的企业包括:
香港上海大酒店
匠发廊
富湛有限公司
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
花旗集团
九龙仓有限公司
澳加光学有限公司
中电控股有限公司
汇丰银行

 

 

1「本港百万富翁增35.7%冠全球」,《信报》,2013年6月20日。
2「2012 年上半年贫穷数据」,香港社会服务联会,2013年1月26日。
3「香港的坚尼系數:趋势与解讀」,《二零一二年半年经济报告》,2012年8月。
4「政务司司长出席『扶贫及商界参与』论坛致辞全文」,政府新闻处,2013年6月14日。
5「商界扶贫」,智经研究中心,2013年5月29日。
6「更生人士就业障碍研究」,香港社区组织协会,2009年3月。
7 同5。
8「2011人口普查:少数族裔人士主题性报告」,政府统计处,2012年12月。
9 同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