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6-04-23 | 《经济日报》

艺术改变社区 从Affordable Art Fair到涂鸦



每年春季,艺文盛事特别多,即将举行的Affordable Art Fair[1],以及上月结束的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和Art Central等大型展览,想必让海内外艺术爱好者雀跃不已。都说艺术无价,然而过百元一张的艺术展门券,普罗大众或许仍会觉得奢侈。

幸而艺术深入民间,未必需要手持入场券。民间艺团HKwalls上月邀请数十位香港及海外艺术家,将涂鸦文化带入本土味浓厚的深水埗。对于普通市民,如果说一年一度的Art Basel或Affordable Art Fair是忽然艺术,那么以城市为画布的街头艺术,便是将艺术深耕社区的最好实践。

深水埗涂鸦 演绎「在地」艺术

今次在深水埗「有组织、有预谋」的涂鸦活动,是HKwalls连续第三年举办,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早两年分别在上环和赤柱举行。短短一周,艺术家在深水埗的街头巷尾创作出数十幅壁画,地标建筑黄金电脑商场、绿色铁皮屋,和店铺外闸均成为涂鸦对象,艺术家利用喷漆、彩绘、电钻等手法为深水埗改头换面,增添文艺气息。 [2]

活动的特别之处,是市民除了能够亲身见证壁画的创作过程,亦可参与免费的涂鸦工作坊,学习喷画、拼贴等涂鸦基本功[3],并接触到与街头文化有关的电影及演讲。 [4]主办单位称,深水埗有不少年轻人和草根阶层,举办涂鸦活动是希望让他们能够接触到街头艺术。

回溯历史,较现代的涂鸦艺术始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街头文化,作为一种宣泄情绪或自我娱乐,涂鸦文化总是和反叛、破坏、违法等负面字词联系在一起。在香港和全球不少地方,在公众地方或私人财产上涂鸦,均属非法,但仍有人逆法而行。早年本港曾有青年在港铁和商场涂鸦和刮花玻璃,被法庭控告刑事毁坏罪名;香港以书法涂鸦著称的「九龙皇帝」曾灶财,亦曾被多次检控。 [5]

一方面,涂鸦是对既有秩序​​的挑战,但同时也是创作者对当下社会的记录和反思。 2014年占领运动期间,中环、金钟一带更出现大量涂鸦作品,例如模仿电脑程式提示,写道「System Error: you do not have the permission to vote(系统错误:你没有权限投票)」。 [6]运动结束前夕,有市民自愿发起「雨伞运动视觉库存计划」,将占领区数以百计的艺术品暂存仓库,包括横额、海报、雕塑 [7],并在去年运动结束一周年时,向公众展出。 [8]

紧系本土 活化社区

街头艺术自然发生,贯穿旧城窄巷。置身深水埗,残旧、贫穷是人们的一般印象,地道的旧区文化却是艺术家的创作灵感。其中一个为铁皮屋所作的涂鸦设计,艺术家便渗入了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元素,如杯子、鱼缸等生活器皿。有当区居民表示欢迎画作,更希望借此活化旧区。 [9]

HKwalls早两年在上环和赤柱举办的街头艺术节,同样请来本地及国际涂鸦者,并在创作时融入本土元素。例如赤柱某间店铺百叶门上的招财猫,便是菲律宾艺术家Egg Fiasco见到店铺内有很多招财猫后,受启发而创作。 [10]

除却如HKwalls般较具组织的活动,个别艺术家也会主动以创作与社区对话。去年年底,一件巨幅壁画出现在荃湾南丰纱厂的外墙,创作人便是以钻墙作画闻名的葡萄牙年轻艺术家Vhils。他用电钻、锤、凿创作出一幅3层楼高的工人肖像,创作灵感来自早年香港纺织业兴盛时,背后有一群默默奋斗的工人,Vhils曾向传媒表示,希望以画像呈现纱厂工人的贡献。 [11]

墙壁是街头艺术最常见的创作空间,正如Vhils在最近的展览《Debris》中对于墙壁的理解:在他看来,墙壁是可以吸收历史以及周遭本地特性的有机表面,在墙壁雕刻,能曝露出更多城市的身份和历史。 [12]因此涂鸦作品反映艺术家个人风格之余,亦是对当地生活的回应。

街头艺术的历史、文化价值逐渐受到认可,部分政府更设立合法涂鸦区,提供公共空间予艺术家自由创作,例如澳洲坎培拉目前共设23个指定涂鸦区[13] ,台湾的台北、台中等地亦有多处地点,允许市民涂鸦。 [14][15]

「黑暗骑士」走入艺廊

由对抗主流到受官方认同,涂鸦创作某程度上不再边缘,一些涂鸦创作更是走入艺廊,成为拍卖场上的宠儿。例如殿堂级涂鸦艺术家英国人Banksy据称最高价的作品《Keep It Spotless》[16],曾于2008年的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以高出估价5倍以上的187万美元拍出。 [17]

另一以马赛克作品闻名的法国艺术家Invader,香港人不会陌生。他曾于2014年神秘访港留下40多幅涂鸦,但大部分被当局在两个月内「高效」铲走。 [18]其中一幅于中环ifc外墙上的作品《别名:香港第五十九号》被移走后不久,同款作品由私人收藏家透过佳士得进行拍卖,并在去年3月以268 万港元的高价成交[19],刷新Invader个人作品的全球拍卖纪录。 [20]

资料来源:香港佳士得

随着Banksy、Invader等​​涂鸦大师的作品「入侵」全球,街头艺术的认受性逐渐提高,涂鸦艺术的市场价值亦渐受关注。然而,涂鸦文化本属于街头,街头艺人被迫「招安」至合法的公共空间,甚至以价钱牌来衡量艺术价值,似乎有违街头艺术的本质。 Banksy就曾​​在自己作品被高价拍卖后,在个人网站上写道,「我不能相信你们这些白痴真的会买这种垃圾(I can’t believe you morons actually buy this shit)」。 [21]

合法「胡涂」 「乳酸里」变「肉酸里」

街头艺术渐趋商品化的同时,亦有众多著名涂鸦区化身文青蒲点,例如纽约、费城、伦敦、巴黎等地聚集众多著名街头艺术区,吸引大批游客。香港旅游发展局上月亦与本地旅行社合作,推出艺术深度游,带领旅客参观中上环荷李活道、四方街、太平山街一带的艺廊和街头涂鸦艺术[22],以此拓展旅游业。

当然,并非所有类似的尝试都有良好反应。政府去年出资邀请艺术家和学生为观塘多条后巷的外墙涂鸦,希望改善社区环境,吸引人流[23],然而计划甫推出,就被网民批评涂鸦质素参差,更戏称后巷「乳酸里」应改名为「肉酸里」。参与计划的团体「全城街马」指,部分涂鸦为学生作品,属试验性质,不应被嘲讽。但与此同时,当局却以艺术家的绘画重新覆盖学生作品,遭市民炮轰「毫不尊重创作自由」。 [24][25]有市民深宵走入后巷,以涂鸦表达不满,引发官民涂鸦大战。 [26]

同样是活化旧区,观塘的后巷计划却遭遇挫折。关注组织「活在观塘」指,区内有不少涂鸦艺术家在后巷创作,却经常被刷走,认为当局在计划推出前没有咨询扎根区内的艺术家,而是请来区外,甚至海外创作人参与,做法「不尊重」[27];涂鸦图案亦未能表现观塘特色。 [28]另有区内人士质疑,政府以艺术之名改造观塘,却令附近工厦租金飞升,变相赶绝工厦艺术家。 [29]

深入社区 为平民服务?

上述指控是否属实,有待论证,不过借助艺术为社区增添活力,确实可能因为做得「太成功」,抹走了原有的社区面貌及特色。南韩政府于2006年推出大规模的公共艺术计划,在全国各地打造多个壁画村,希望改善社区面貌。当地至今已有超过100个壁画主题的巷​​弄或村落[30],著名景点之一的梨花洞壁画村,因为多部韩剧在此取景,吸引大批游客,并出现愈多咖啡店、小型博物馆,然而繁华背后,也有人叹息梨花洞壁画村渐趋商业化,不复以往的悠闲宁静。 [31]

被涂鸦环绕的深水埗旧区,近年也进驻了不少「文青」小店和酒吧,加上政府有份推动的多个文创项目,如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和萨凡纳艺术设计大学陆续进驻深水埗一带,新旧混杂的草根社区,似有迹象变身文化潮点。艺术深耕社区当然是好,但当区内人流增加,租金、楼价随之上升,会否成为当地居民「不能承受之重」?要说艺术为社区带来什么改变,也许需要问,那是属于什么人的affordable art。

1 注:2016年香港Affordable Art Fair将于5月13至15日举办。资料来源:「香港Affordable Art Fair」。取自Affordable Art Fair网站:http://affordableartfair.com/hongkong/?lang=zh-hant ,查询日期2016年4月12日。
2 纪晓风,〈深水埗艺术洗礼 大厦变3D北极熊〉,《信报》,2016年3月29日,A12页。
3 Wonder,「深水埗​​主场 画公仔画出『墙』」,《新假期周刊》,2016年3月21日,G024-028页。
4 「About」。取自HKwalls网站:http://hkwalls.tumblr.com/about,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2月4日。
5 「涂鸦」。取自香港教育城网站:http://www.hkedcity.net/student-explorer/cht/explorers-blog/features/le_graffiti.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0月3日。
6 「10件香港街头艺术神作!」。取自《新假期周刊》网站:
http://www.weekendhk.com/lifestyle/10件香港街头艺术神作! /,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2月12日。
7 〈过百「占」艺术暂存仓库〉,《都市日报》,2014年12月11日,P04页。
8 「一场寒暑便成了历史? 谈『其后:雨伞运动中的物件』展览」。取自立场新闻网站:https://thestandnews.com/art/一场寒暑便成了历史-谈-其后-雨伞运动中的物件-展览/
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0月7日。
9 Tessa Chan, “WATCH: Street artists transform one of Hong Kong's oldest neighbourhoods, Sham Shui Po,”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rch 29, 2016, http://www.scmp.com/lifestyle/travel-leisure/article/1929980/street- artists-bringing-life-one-hong-kongs-oldest.
10 「涂鸦新态度1:走访香港街头 (一) 」。取自有线宽频i-cable网站:http://cablenews .i-cable.com/ci/videopage/program/12236922/拉近文化/涂鸦新态度1:走访香港街头(一),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3月16日。
11 〈Vhils钻墙凿画 破坏的艺术〉,《太阳报》,2015年12月27日,E13页。
12 “Vhils: Debris” (presented at the first solo exhibition of Vhils in Hong Kong, Hong Kong, Mar 21 – Apr 4, 2016).
13 “Graffiti sites,” The Australian Capital Territory (ACT) Government (Territory and Municipal Services), http://www.tams.act.gov.au/city-services/public_areas/graffiti/graffiti_sites, March 21, 2016 .
14 「防洪墙涂鸦专区」。取自台北市政府工务局水利工程处网站:http://heo.gov.taipei/ct.asp?xItem=71804&CtNode=7326&mp=106031,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4月8日。
15 「台中新开3处『涂鸦示范区』 105年底前免申请随你画!」。取自东森新闻云网站: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725/54022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7月25日。
16 「涂鸦大师班克斯作品料50万美元成交」。取自星岛日报网站:http://www.singtaousa.com/697918/post-涂鸦大师班克斯作品料400万成交/?variant=zh-hk&fs=16,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3月30日。
17 “Banksy (defaced Hirst) Keep it Spotless,” Sotheby's, http://www.sothebys.com/en/auctions/ecatalogue/2008/auction-red-n08421/lot.34.html , accessed April 8, 2016.
18 「艺术招租」。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 index.php/zh-HK/analyses/250,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8月21日。
19 「香港佳士得拍卖结果|ASIA+/FIRST OPEN|2015年3月15日」。取自Christie's网站:http://www.christies.com /about/press-center/releases/pressrelease_Multilanguage.aspx?pressreleaseid=7771,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15日。
20 「中环 Invader 作品 260 万港元成交破纪录」。取自立场新闻网站:https://thestandnews.com/art/中环-invader-作品-260-万港元成交破纪录/,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3月16日。
21 Lauren Collins, “Banksy Was Here,” The New Yorker, May 14, 2007,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07/05/14/banksy-was-here.
22 杨佩韵,〈街头涂鸦拓艺术深度游 上环试点办画廊导赏 旅局年斥350万宣传〉,《文汇报》,2016年3月11日,A16页。
23 「后巷计划@九龙东」。取自起动九龙东网站:http://www.ekeo.gov.hk/tc/quick_wins/Back_Alley/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8月3日。
24 〈政府美化后巷 网民称「肉酸里」〉,《苹果日报》,2015年3月21日,A08页。
25 「不要后巷广告 还我真艺术」。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2616,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21日。
26 同25。
27 「观塘后巷改名搞涂鸦 关注组批离地不尊重」。取自立场新闻网站:https://thestandnews.com/art/观塘后巷改名搞涂鸦-关注组批离地不尊重/,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6日。
28 「古洞200蚊做社区艺术 VS 观塘70万请离地艺术家」。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2523,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19日。
29 同25。
30 「韩国著名壁画街(上)─首都圈」。取自韩国观光公社网站:http://big5chinese.visitkorea.or .kr/cht/SI/SI_CH_2_14.jsp?cid=1905658,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4月2日。
31 「韩国攻略|一次逛完梨花洞壁画村」。取自Pixnet网站:http: //vilily.pixnet.net/blog/post/32500913-⑥韩国攻略|一次逛完梨花洞壁画村+韩剧最,查询日期2016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