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6-04-27 | 《经济日报》

论弹性工时的劳资成本



劳动节即将到来,相信不少打工仔都能够休息一天,或在家独自「放空」,或跟亲朋相聚,从平时工作重担中舒舒气。不过一年中假期有限,在要上班的日子,打工仔是否仍然有空间忙里偷闲?现时人们越发着重生活平衡,各式灵活工作安排也出现在职场上,例如弹性上班时间、在家工作等等。劳工处亦有推广弹性上班时间,认为可以协助员工兼顾工作和家庭责任。 [1]

说完一些美好愿景,就要考虑执行问题及一点现实的限制。美国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学者Claudia Goldin在2014年发表的一篇学术文章,提出不同工种和公司在提供灵活工作安排,成本各有不同,雇员要追求工作弹性,则可能要犠牲收入,而这也可能是男女工资出现差距的原因。 [2]

独力完工或多人轮更 需考虑交接成本

简而言之,Claudia Goldin理论的关键点在于,将某项工作从一名员工交给另一名员工负责的成本,即其「替代代价」的高低,会影响一间公司能否为该项工作提供灵活工作安排。例如一项需要跟进客户的工作,若负责的员工不在其岗位,其他同事将难以接替,要雇主就这些工作提供灵活安排,他们未必愿意付出原有的薪金;同理,对于需要从工作会议获取工作资讯的工作,若然员工希望以不出席会议换取工作弹性,就可能要接受较低的薪酬,当中的差额,则取决于公司因此付出的额外成本。 [3]

若依Claudia Goldin的理论去推论,能否作出灵活工作安排,并不完全与工作量有关。因为只要员工之间的「替代代价」低,由一人或是由多人分更完成,雇主需要付出的额外成本不会太多。反之,若然工作的「替代代价」高,雇主则可能倾向聘请能独力「硬啃」该项工作的员工。会计行业或许乃箇中写照。会计行业雇员在旺季超时工作至凌晨三、四时不是奇怪事。 [4]究其原因,会计业界需要迁就客户的要求而调整工作时间,甚至要等待客户提供相关资料后才能展开工作。 [5]此外,原本由会计师独立跟进的工作,也难以交给其他同事分担。有会计业管理人员指,税务等工作范畴需要固定的会计师长时间专注工作,亦有会计师公会指出,基于需要确保服务质素及与客户维持稳定关系等考虑,机构不能过度依赖兼职雇员提供专业服务。 [6]

工时愈长 平均时薪更高

据Claudia Goldin的见解,一些要面对「死线」、要跟从已定下时间表的工作、或者是要与他人建立人际关系的工作,工作弹性的「薪酬罚则」较高。 [7]从事这类工作的打工仔,若要追求弹性工作,便要面对较低的收入。 [8]举例说,同样手持法律学位,有人选择在大型律师行做合伙人,透过「日以继夜」工作换取优厚回报;有人选择做法律顾问,爱其工作时数相对较少及有弹性;也有人选择在工作弹性「薪酬罚则」轻微的小型律师行任职。 [9]根据Claudia Goldin的硏究,一名在律师行任职的律师工作时数愈长,其工时中用于替一名如《财富》500强(Fortune 500)公司服务的比率便愈高。换言之,律师的总工作时数愈高,其平均每小时收取费用也会随之上升。据Claudia Goldin研究,获得法律博士学位(Juris Doctor)的人在毕业15年后,如果每周平均工作25小时,其每小时所得会低于250美元;每周工作45小时,时薪升至300多美元;当每周工时达60,每小时所得则接近350美元。 [10]

Claudia Goldin认为,这种「多劳多得」的运作机制,也是导致男女工资差距的原因之一。他指出,在这类「多劳多得」的行业,追求弹性工时或是较短工时的人,包括要生儿育女的女性,牺牲的不止是总收入,还包括其每小时的身价。 [11]由此引伸,要消除男女工作所得的不平等,就需要设法令到公司减低弹性工时的成本,当中包括令到雇员之间的工作可以顺利交接,而客户亦对此接受和放心。 [12]

说是简单,而Claudia Goldin也承认,一些需要一周七天「On Call 24 小时」的职位如行政总裁、从事合并收购的「宾架」、外科医生、美国国务卿等等,会一直存在。 [13]另一方面,香港也有作灵活工作安排的例子,例如从事电子贸易的贸易通公司,将上午9时至下午5时半订立为一段雇员必须在工作岗位当值的核心工作时间,部门之间的联络及会议安排就在核心时段进行;原定于上午8时半上班及6时下班的员工,就可以因应需要,在上午8时至9时上班,以及在5时半至6时半之间下班。 [14]诚然,在以上例子中,员工实际的弹性时间颇为有限,但也可以提供启发──例如将会议安排在核心时段,就可以减少Claudia Goldin提及员工不在岗位而无法接收工作资讯的问题。

灵活的工作安排,可让雇员获益,协助雇主挽留人才,以至收窄男女的薪酬不平等。将不同工作的「替代代价」降低,相信亦会是企业提升竞争力的重要指标。

1 「弹性上班时间」。取自劳工处网页:http://www.labour .gov.hk/tc/public/pdf/wcp/Flexitime.pdf,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4月15日。
2 Claudia Goldin, "A Grand Gender Convergence: Its Last Chapter,"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4(4) (2014), pp. 1091-1119.
3 同2,pp. 1104-1108.
4 「标准工时委员会工时议题公众参与及咨询报告」,思网络有限公司,2015年8月,第235及244页。
5 同4。
6 同4,第168及245页。
7 Francine D, Blau and Lawrence M. Kahn, "The Gender Wage Gap: Extent, Trends, and Explanation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January 2016, http://www.nber.org/papers/w21913.pdf, p. 20.
8 Claudia Goldin, "A Grand Gender Convergence: Its Last Chapter,"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4(4) (2014), pp. 1104-1106; Francine D, Blau and Lawrence M. Kahn, "The Gender Wage Gap: Extent, Trends, and Explanation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January 2016, http://www. nber.org/papers/w21913.pdf, pp. 19-20.
9 同2,p. 1106.
10 同2,pp. 1113 and 1114.
11 同2,p. 1117.
12 同2,p. 1117.
13 同2,p. 1118.
14 「良好人事管理及家庭友善雇佣措施」,劳工处,2009年2月,http://www.labour.gov.hk/tc/public/wcp/FamilyCasebook.pdf,第2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