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6-06-01 | 《经济日报》

赢在起跑线 潮学阿拉伯语?



今年4月,美国一名伊拉克籍、就读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学生,因为在飞机上以阿拉伯​​语讲电话,被乘客怀疑他是恐怖分子,最终被航空公司「赶落机」。 [1]去年巴黎恐袭后,也有台湾节目主持人在社交网站告诫同事要学习以阿拉伯语说出:「大哥,别开枪,自己人」,以求保命。 [2]

在这片面印象背后,当事人也许将阿拉伯语与恐怖分子划上等号,却忽略了阿拉伯语是全球26个国家[3]的官方语言,连同散落在全球多个地区的使用者高达2.67亿人[4],紧接华语、西班牙语及英语,成为全球第四最多人使用的语言[5],亦是联合国及国际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的官方语言之一。而在港府紧随内地积极推动的「一带一路」策略中,阿拉伯语也是14个中东及非洲沿线国家的官方语言,当中不乏有待开发的庞大经贸市场。俗语有云:「行船争解缆,买卖占前头」,谁最先扬帆出海、开拓市场,就能领先同行,要在职场「赢在起跑线」,学习阿拉伯语是否另类出路?

「一带一路」的发展构想和蓝图,以及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潜力,早见于中港两地官员的演说及各大报章,在此不赘,本文集中讨论沿线国家中,阿拉伯语的崛起,及比较部分国家在外语政策上如何看待阿拉伯语。 「一带一路」策略涉及的65个沿线国家覆盖东南亚、南亚、中亚及西亚、中东及非洲、中欧及东欧[6],要数最多人口使用的语言,阿拉伯语紧随华语之后,排行第二,印度官方语言印地语、孟加拉语及俄语分别位列第三至五。 [7]虽然各种语言使用者在全球的分布时有变动,不同机构的调查有不尽相同的结果,下表仍能粗略提供一些统计数据。

* 包括普通话及其他中国方言
资料来源: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阿拉伯语系国家英语程度低

骤眼看来,阿拉伯语与印地语的使用人口不相伯仲,假设要开发「一带一路」市场,两种外语也是学习的新选择。然而相对主要只能在印度使用的印地语,作为14个沿线国家官方语言的阿拉伯语,似乎更值得「落注」。另有语言学习机构调查指出,在12个英语能力指标程度被评为「极低」水平的中东及北非国家中[8],有9个在「一带一路」沿线。这9个国家中,除了伊朗以波斯语为官方语言,其余8个均以阿拉伯语作为官方语言。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并以阿拉伯语为官方语言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资料来源:EF EPI全球英语能力指标报告

相反,以印地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印度[9],其英语水平在过去五年间突飞猛进,由2011年被评为「低级」升至去年的「高级」 [10],与奥地利、德国、新加坡等国家看齐,反映对比英语程度较佳的印度人,居住在上述英语能力被评为「极低」水平的国家的阿拉伯语使用者似乎更难以英语沟通,港人学习阿拉伯语或许更「划算」。

阿拉伯语傍身 世界通行?

撇除在中国的语境下的「一带一路」,阿拉伯语也值得全球化社会的重视。一个反映国家经济发展指标的互联网普及率调查显示,阿拉伯语于2000至2015年间使用者增长最多的语言,升幅逾65倍。 [11]另外在2013年,英国文化协会(下简称「协会」)综合经济、文化、教育及外交等十大因素,归纳英国未来十大重要语言,阿拉伯语紧接榜首的西班牙语,排名第二,普通话仅占第四。 [12]

协会综合高盛(Goldman Sachs)及安永(Ernst & Young)的报告,罗列全球29个高增长市场,埃及、沙特阿拉伯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3个阿拉伯语国家入榜,仅次于西班牙语系国家[13],英国产业联盟(Confederation of British Industry)并将该3个国家列为「优先市场」。另外,科威特、摩洛哥、埃及、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6个阿拉伯语国家打入英国50大货物出口市场[14],2012年,英国对该6国的出口货物总值高达120亿英镑,较出口西班牙、中国或意大利的总值更高。[15]从对英国经济重要性而言,阿拉伯语亦仅次于德语、法语及西班牙语等邻近欧洲语言,与普通话并列第四重要语言。

在欧洲,有语言学家更预言,随着大批中东移民入境北欧,预计阿拉伯语将成为瑞典及丹麦第二个最多人使用的语言,同时是法国及荷兰第三个最多人使用的语言。 [16]在德国,有教授甚至提出将阿拉伯语列为必修科,以助了解国内150万名新移民,同时令德国成为多语社会(multilingual society)[ 17],可预视一技傍身,不但能在中东及非洲国家大展拳脚,或可更容易与散落在其他地区的阿拉伯语使用者沟通。

英国、新加坡:纳入中学外语选修科

虽然阿拉伯语有潜力成为世界语言,但相当多人仍对其不感兴趣。在英国,阿拉伯语的重要性较局限于政治及经济层面,坊间开办的阿拉伯语校外课程远较其他欧洲语言少,便可能反映当地人学习阿拉伯语的兴趣不高。 [18]

事实上,英国早于2002年在综合中等教育证书(GCSE)及普通教育高级程度证书(A-level)考试,加入阿拉伯语作为评考科目之一,在GCSE报考阿拉伯语的考生,亦于10年间升逾八成,至2012年的逾3,200人,成为第八个最多人应考的语言,而在2013年时,当地已有15间大学提供阿拉伯语的学位课程。不过协会报告承认,报考阿拉伯语人数增加,或与愈来愈多外语使用者在英国生活有关。 [19]

在种族多元的新加坡,阿拉伯语亦是中学生八大第三语言选修科之一。 [20]新加坡教育部为促进新加坡成为与中东国家之间的桥梁,于2008年新增阿拉伯语及印尼语(Bahasa Indonesia)课程[21] ,合资格的中一生在必修英语及其母语或第二语言外,可以选修包括阿拉伯语、印尼语、法语、德语或日语等作为第三语言,并于剑桥普通水准会考(GCE 'O' Level )报考该科。 [22]然而,当地六间政府资助大学中,只有新加坡国立大学[23]及南洋理工大学[24]提供阿拉伯语课程,大专生是否有足够渠道进修阿拉伯语不得而知。

北大专办一带一路外语课程

在内地,「一带一路」概念可谓直接开拓了相关的外语课程,北京大学去年秋季新学期开始,陆续开办32门语言课程和8门「一带一路」文化课程,教授「一带一路」外语及文化系列公共课程项目,包括阿拉伯语、希伯来语、俄语、土耳其语、蒙古语、斯瓦希里语及孟加拉语等近20个语种,基本涵盖「一带一路」沿线区域的主要语言,并将开设「当代阿拉伯世界」、「东南亚文化」及「当代以色列研究」等相关课程。 [25]

至于香港,使用阿拉伯语及阿拉伯人口,未必很多。香港政府统计处资料显示,2011年居港少数族裔人口约45万人,主要来自印尼、菲律宾、印度及巴基斯坦等,来自中东及非洲等阿拉伯语国家的人口,与其他未被分类的少数族裔同被归类为「其他」,仅占少数族裔中的0.3%。 [26]

阿拉伯语在香港的使用情况不详,年轻人学习的渠道亦不多,受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的院校中,对比法语、德语及日语等外语课程几乎遍及所有院校,现时只有香港大学(港大)[27]、香港中文大学[28]及香港科技大学[29]提供阿拉伯语课程,其中只有港大提供阿拉伯语副修学位。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开设的六项外语科目,亦未有涵盖阿拉伯语。 [30]

港府在《施政报告》公布一系列与「一带一路」相关的教育措施,以求急起直追,包括将本地九所资助院校设立的奖学金,扩展至整个「一带一路」地区,招募学生来港就读学士学位课程,并向奖学基金注资10亿元,将「特定地区奖学金」的名额,由每年10名,分阶段增加约100名,鼓励更多「一带一路」国家的学生来港升学[31],又鼓励本地高中生修读与「一带一路」相关的语言,及参与考试及评核局举办的阿拉伯语国际试[32],但有关措施至今未见详情。

话虽如此,阿拉伯语对以英语为母语的使用者来说,与广东话、普通话、日语及韩语同样堪称最难掌握的外语[33],香港学生在学习「两文三语」的同时,是否有能力、兴趣学习阿拉伯语作为第四种语言,值得商榷。观乎香港近年吹起「韩风」,不少年轻人为「追星」及「煲韩剧」,纷纷转而学习韩语。 [34]期望港人主动学习阿拉伯语「赢在起跑线」,恐怕需要一股「阿拉伯风」。

1 Liam Stack, “College Student Is Removed From Flight After Speaking Arabic on Plane,” The New York Times, April 17, 2016, http://www.nytimes.com/2016/04/17/us/student-speaking-arabic-removed-southwest-airlines-plane.html?_r=0.
2 「《文茜周报》脸书教保命阿拉伯语 学生:拼音文法都错」。取自ETtoday生活新闻网站: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1123/602013.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1月23日。
3 “Countries and Languages”, One World Nations Online, http://www.nationsonline.org/oneworld/countries_by_languages.htm#Arabic, accessed May 6, 2016.
4 “Summary by language size,” 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http://www.ethnologue.com/statistics/size, accessed May 6, 2016.
5 同4。
6 「一带一路:国家概况」。取自香港贸易发展局经贸研究网站: http://china-trade-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article/一帶一路/一帶一路:國家概況/obor/tc/1/1X000000/1X0A36I0.htm,查询日期2016年5月6日。
7 同4。
8 「EF英语能力指标2015」。取自EF EPI网站:http://www.ef.com.hk/epi/,查询日期2016年5月6日。
9 “Profile,” National Portal of India, https://india.gov.in/india-glance/profile, accessed May 19, 2016.
10 「EF英语能力指标2015 - 印度」。取自EF EPI网站:http://www.ef.com.hk/epi/regions/asia /india/,查询日期2016年5月6日。
11 “Top Ten Languages​​ Used in the Web” Internet World Stats, http://www.internetworldstats.com/stats7.htm, last modified November 30, 2015.
12 Teresa Tinsley and Kathryn Board of Alcantara Communications, "Languages for the Future" British Council, 2014, https://www.britishcouncil.org/sites/default/files/languages-for-the-future-report-v3.pdf, p. 3.
13 同12,p. 13。
14 “UK Trade, June 2013,” 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 UK, August 2013.
15 同12,p. 22。
16 Adam Taylor, “Finnish was the second language of Sweden for centuries. Now Arabic is overtaking it.” The Washington Post, April 7, 2016,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worldviews/wp/2016/04/07/finnish-was-the-second-language-of-sweden-for-centuries-now-arabic-is-overtaking-it/.
17 Oliver Lane and Chris Tomlinson, “German Students Should Take Compulsory Arabic Lessons Says Leading Professor,” Breitbart News, Feb 4, 2016, http://www.breitbart.com/london/2016/02/04/german-students-should-take-compulsory-arabic-lessons-says-leading-professor/.
18 同12,p. 14。
19 同18。
20 “Language Programmes in Secondary School” College Board,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Singapore, https://www. moe.gov.sg/education/secondary/language-programmes,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016.
21 “Preparing Students for a Global Future Enhancing Language Learning”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Singapore, March 7, 2007, https://www.moe.gov.sg/media/press/2007/pr20070307_print.htm.
22 同20.
23 “Language Modules - Arabic”, The Centre for Language Studies,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http://www.fas.nus.edu.sg/cls/courses/language-modules/arabic.htm,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7, 2015.
24 “Arabic”, Centre for Modern Languages​​,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http://cml. hss.ntu.edu.sg/Programmes/Arabic/Pages/Home.aspx, last modified July 2, 2015.
25 「北大将开设40门『一带一路』语言文化课程」。取自人民网网站:http://edu.people.com.cn/n/ 2015/0915/c1053-275883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9月15日。
26 「2001 年、2006 年及 2011 年按种族划分的少数族裔人士数目」,《香港2011年人口普查主题性报告:少数族裔人士》,香港政府统计处,2013年6月。
27 “Arabic Programme”, School of Modern Languages​​ and Culture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ttp:/ /www.smlc.hku.hk/programmes/program.php?lang=1, accessed May 6, 2016.
28 “Course descriptions ”, Department of Linguistics and Modern Languages​​,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ttp:// www.cuhk.edu.hk/lin/new/en_prog_ml_arab_desc.html, accessed May 6, 2016.
29 “Arabic”, Center for Language Education,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http://cle.ust. hk/ug/languages​​/arabic/, accessed May 6, 2016.
30 「香港特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进度​​报告」,策略发展委员会,2016年3月21日。
31 「二零一六年施政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6年1月。
32 〈注资10亿奖学基金 吸沿线学生来港升学〉,《明报》,2016年1月14日,A03页。
33 “Language Difficulty Ranking”, Effective Language Learning, http://www.effectivelanguagelearning.com/language-guide/language -difficulty, accessed May 6, 2016.
34 翟秀娟、谭琦恩,〈80后豪花12万 赴韩读韩文 韩剧风靡 兴趣变搵工优势〉,《晴报》,2014年8月1日,P4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