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6-06-13 | 《星岛日报》

护理树木工作量大 公众参与齐保安全



城大绿化天台倒塌事件,令到全城关注都市绿化的安全问题,甚至蔓延出几分恐慌情绪,有学生见到绿化天台建筑都要绕道而行,避之唯恐不及。 [1]更有学者忧虑市民因事故而变成惊弓之鸟,将所有天台的植被铲走。 [2]

香港要面对的都市绿化安全问题,其实不仅仅是绿化天台,政府过去长期推动的市区植树,亦存在种种安全隐忧,在极端天气、细菌侵蚀下市区巨木若轰然倒塌,也会对行人和车辆构成威胁。现在正值雨季,此隐患更是不容轻视。

但另一方面,如果所有绿化工作因天台倒塌事件而变得「安全压倒一切」,亦非香港之福。不论是绿化天台还是市区植树,都不能说香港没有确保绿化安全的制度,有关工程亦有专业人士把关。但在专业以外,设法让公众参与建设安全的绿化环境,或许也是一条出路。

市区冧树 危害安全

政府每年平均花费二亿元进行绿化,新种植的树木、灌木及时花,每年约有1,000万棵。 [3]土木工程拓展署从2004年起,开始为市区制订和推行绿化总纲图计划[4],如今我们经过市区,例如在弥敦道近中间道行车道中央、湾仔新宁道等地[5],往往在车辆喧嚣、行人肩摩之余,还能体会到几分绿意盎然。

在车道、行人路旁绿化固然佳美,尤其在夏季异常炎热的香港街道,若能为路人提供绿树乘荫,相信亦为市民所乐见,但就驾驶人士看来却有另一层顾虑。去年10月土木工程拓展署在青山公路大榄段回旋处种植三棵树木,却被驾驶人士批评是画蛇添足,并指树木日后随年月增长,枝叶变得茂盛,会阻碍行车视线。后来署方发言人称,三棵树属于细叶榄仁树,树干笔直、枝叶稀疏,不会阻碍驾驶者视线,而其树木强韧,遇强风时不会直接受力及折断。 [6]

若单看上述个案,似乎只是市民与署方自说自话、各自表述,我们亦无从判断该名驾驶人士是否杞人忧天。然而香港栽种在市区的树木,除了或有阻碍行车视线之虞外,单计过去两年便确实已发生多宗导致严重伤亡的塌树事故。

表1四宗因树木倒塌而导致的伤亡事故,树龄都最少有20年以上,自与近年新植的绿化树木无关,但正如上述市民所忧虑者,但凡树木都如同人一般,会经历生、老、病、死,近年新植的绿化树木遍布全港各区,与市民密切交集,将来香港会人树共融,还是路人和驾驶人士望树色变,端看香港能否持续妥善管理这些都市林木。

表1

树多人少 难以管理

过去港府一直采取「综合管理方式」,即将护养政府土地上树木的责任分配予各相关部门,像上文提到的土木工程拓展署便是其中之一,另外尚有路政署、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建筑署、房屋署、水务署、渔农自然护理署、渠务署以及地政总署。 [11]他们是按照地域性质的划分,决定管理责任谁属,例如康文署负责路旁园境地点内的树木,土木工程拓展署则负责管理施工期间工地上的树木等等。 [12]因此上文提到青山公路大榄段回旋处的三棵细叶榄仁树,其「生父」虽然是土木工程拓展署,但树木日后能否健康成长,其实「养父」康文署才是关键所在。

智经去年曾撰文就「综合管理方式」的权责模糊及定义不清问题加以介绍,此处不赘。 [13]但可再补充一点,就是现行机制下每名「养父」所「领养」的树木众多,难免分身乏术。根据发展局呈报立法会的记录,截至2013年底政府相关部门所护养的树木已达160万棵之多,但是日常树木管理工作的全职或兼职人员,却只有470名。 [14]人力所限,自容易挂万漏一。在2014年2月,大埔发生塌树而导致附近一辆货车损毁,康文署在2013年7月检查该树时未有发现问题,但塌树后重新检查却发现底部树根已严重腐烂。 [15]我们难以苛求有关部门在现时人力配置下仍能做到尽善尽美,何况按现行机制,树木护理是由负责人员执行日常职务期间兼顾,例如渔护署人员便需同时执行防火巡逻及保养公园内康乐设施的任务。 [16]

有鉴于此,有立法会议员在去年12月建议政府把树木管理办事处升格为政府部门,专责处理全港树木的管理及护养工作。但发展局局长当时回应,指若把树木护养的职能分拆出去,会分散同一设施或土地的日常管理工作职责,反会造成叠床架屋,衍生更多的实际困难。 [17]

公众参与 社区监察

无止境地增加人手不切实际,要做好树木管理,公众参与监察,或许是一种可行的办法。树木办从2010年7月开始设立网上「树木登记册」,并在去年9月开始以电子地图显示最新树木资讯,提供搜索功能和统计摘要[18],以促进社区参与树木风险管理。然而,登记在名册上的树木却从最初的1,154棵,减少至最新统计(2016年5月)的911棵。 [19]其原因可能在于「树木登记册」网站只提供「查询」而不包括「通报」功能。现行通报机制多由市民致电投诉,再转介至负责部门,树木是否获登记在名册上,视乎署方判定的复原情况,若状况良好或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缓解,则多不予登记。 [20]

署方若能持续跟进那些潜在的「病树」,登记与否当然不会构成安全隐患,但如果相关「病树」的资料能为外界所知,将更能充分发挥社区参与的精神。引入公众参与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就现时绿化安全的死角位──私人土地──稍加弥补。表1提及半山罗便臣道一宗导致孕妇死亡的塌树个案,便是发生在私人地方的斜坡。现时政府并不能强制业主定期护养和检查其土地上的树木,即使找出有问题树木,多数亦只能经地政总署劝谕,并无可据以采取执法行动的法例。 [21]长远而言,社会或需考虑是否要透过立法解决这个问题。 [22]

但在立法之外,若能在社区参与绿化活动中强化安全教育,推动市民主动进行监察,并利用现有机制如「树木登记册」使资讯透明化,相信亦能鼓励业主多加留意自家树木,最少亦能让市民自行「趋吉避凶」,深化安全意识。现时「树木登记册」所列仅限政府土地树木,或土地未批租前已被列入者[23],日后是否能有其他更多形式的树木资讯登记流通,促进社区参与,值得期待。

1 〈绿化天台变负累詹志勇十年心血被「压碎」:恐惧来自无知〉,《香港01》,2016年5月28日, http://www.hk01.com/港聞/23170/綠化天台變負累-詹志勇十年心血被-壓碎-恐懼來自無知
2 〈学者盼勿变惊弓鸟铲天台植被〉,《香港经济日报》,2016年5月23日,http://topick.hket.com/article/1431556/學者盼勿變驚弓鳥 剷天台植被
3 「政府加强树木安全的工作」,《审计署署长报告书〈第六十三号报告书〉》,香港特别行政区审计署,2014年10月,页1。
4 「绿化总纲图小册子」,《绿化总纲图》,香港特别行政区土木工程拓展署,2012年7月,页2-3。
5 同4,页22-23; 34-35。
6 〈屯门:回旋处种树阻视线恐酿车祸〉,《东方日报》,2015年10月3日,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51003/00196_002.html
7 〈旧政总斜坡塌大树压伤女工2月曾检查根部大面积染真菌〉,《明报》,2015年7月21日,http://news.mingpao.com/pns/舊政總斜坡塌大樹壓傷女工 2月曾檢查 根部大面積染真菌/web_tc/article/20150721/s00002/1437413961147
8 〈浅水湾塌10米树重创途人事主全身抽搐同行妇慌问「认唔认得我」〉,《苹果日报》,2015年7月12日,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712/19216947
9 〈港大树10米长树枝突坠落压伤7人一女子伤势严重〉,《中国新闻网》,2014年10月5日,http://dailynews.sina.com/bg/chn/chnpolitics/chinanews/20141005/21206137241.html
10 〈半山塌树压死孕妇医生剖腹取胎38周男婴命危〉,《苹果日报》,2014年8月15日,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815/18832929
11 同3,頁66。
12 同3,頁1-2。
13 「古树断魂 树木管理政策有错吗?」。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61,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8月28日。
14 同3,页66。
15 同3,页30。
16 「立法会二十三题:树木管理及护养工作」。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发展局网站:http://www.devb.gov.hk/tc/sdev/press/index_id_8869.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16日。
17 同16。
18 「树木登记册」。取自发展局绿化、园境及树木管理组网站:https://www.greening.gov.hk/tc/community_outreach/tree_register.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4月6日。
19 「树木登记册」。取自发展局绿化、园境及树木管理组网站:http://trees.gov.hk/treeregister/map/treeIndex.aspx,查询日期2016年5月30日。
20 同3,页49。
21 同3,页64。
22 「护树有法」。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65,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9月7日。
23 同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