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6-06-24 | 《经济日报》

想港二代回流 但你知道港二代在想什么吗?



我们是否需要外来移民?这个问题无论对于镁光灯聚焦的政治家,抑或一般的普罗大众而言,似乎都是一个聚讼不休的话题。有意逐鹿美国总统的Donald Trump毫不忌讳地表达他对于外来移民的反感,而德国总理Angela Merkel则因其难民政策而遭遇严峻的政治考验。对香港青年来说,政府输入外来人才则是忧喜参半──既同意有利香港的人力资源竞争,但又担心饭碗被抢。 [1]也许正因这种矛盾复杂的感受,所以有关议题才会一直备受关注。

然而香港政府在制订有关吸引外来人才的政策时,其考虑又是什么?根据港府在2015年发表的报告,推算香港人力供应由2012至2022年平均每年上升0.4%[2],但同期本地整体需求的年均增长率却为0.9%[3],意思就是香港未来人力供应的增长速度相对于市场需求会趋于紧绌,正如一般打工仔的荷包相对于通胀亦逐渐缩水一样。政府的应对策略是刺激本地劳动潜力及生育的同时,再向外寻求「外援」──招揽外来人才以满足本地市场需求。 [4]

大部分外来人才不会长居一地

港府在2015年5月以试验计划形式推出「输入中国籍香港永久性居民第二代计划」[5](下称「港二代计划」),又在今年初宣布将无限期延长。 [6]不过计划实施至今逾一年,值得加以检讨。

港二代计划主要是面向海外出生的「港二代」,其他既有的人才政策尚有面向海外专才的「一般就业政策」、面向内地的「输入内地人才计划」,以及采用计分制吸纳优才的「优秀人才入境计划」。另外「非本地毕业生留港/回港就业安排」则可让毕业生在港逗留12个月,其间自由就业。 [7]以上林林总总的政策,到底能为香港带来多少外来人才留港贡献?

在港人担心饭碗被抢的同时,这些外来人才似乎也无意长期「争饭碗」。不论是透过「一般就业政策」的途径还是利用「输入内地人才计划」来港的人士,其留港时间的趋势都颇为一致,即不足1年时间便会渐渐离开,最后留港7年或以上的组别只占2%或9%(表1)[8] 。当然这个数字并不包括已取得香港居留权的来港人士,因此实际长居香港的人数会稍高一些。但同样根据入境处的记录,2015年透过「一般就业政策」和「输入内地人才计划」取得居港权的人数,亦分别仅为4,494人及905人[9],前者纳入计算后占8%、后者占14%,总计9%,仍然无改整体留港人数递减的趋势。

资料来源:香港审计署引述入境处的记录
附注:有关数字指截至2015年12月底根据一般就业政策及输入内地人才计划来港而其逗留期限仍然有效的人士。上述分析不包括已取得香港居留权的来港人士。

这是否代表香港已经丧失竞争力,以致无法挽留人才?未必。因为四海为家,居无定所,本来就是外来人才──特别是高技术人才──的特色。 [10]政府的吸引人才政策以高技术或专业人士作为目标,自然要「食得咸鱼抵得渴」,当时辰已到,无妨好聚好散,相忘于江湖。而且外来人口在港漂泊,他们或会有安排随行配偶、子女生活的考虑[11],或有缺少亲友、语言不通、无法忍受贵价房租等问题[12],难以期望他们长期留港生活。以内地「港漂」为例,他们会把香港当作长远理想发展地方的比例,便不足三成。 [13]

港二代计划推出逾年 首十月247宗申请

当这些「外援」都只能与香港短期合作,终究各奔前程,那么「求救」于广大海外港人同胞,他们又会否多讲究几分情面?特首在《2015年施政报告》表示,希望吸引已移居海外的中国籍香港永久性居民第二代回港发展。 [14]当局在提交立法会的文件当中,估计在1980至2013年期间,约有84万名香港居民移居海外,认为这些人的家庭与香港较有连系,或会更有意欲在港发展。 [15]

港二代计划推行至今已逾一年,根据保安局局长在今年4月提交立法会的书面发言稿,截至2月底入境处共收到约247宗申请,当中135宗获批,申请人主要来自欧美且拥有专业学位及经验。 [16]就这个数字,政府认为「反应良好」[17],亦有议员质疑效果不理想。 [18]我们又应如何衡量该项政策的成效?

诚然,若把「港二代」回流的数字与其他优才计划相较,显然较少。但相对接近面向全世界的「一般就业政策」,2015年有34,198人获批;以内地十三亿人口为目标的「输入内地人才计划」,有9,229人获批;以至甄选程序较为繁复[19]的「优秀人才入境计划」有240人获批[20];84万名移居海外的香港人的第二代中,有247人循港二代计划申请来港,反应不至于太差。

谁会申请港二代计划?

再者,需要透过港二代计划才能回流香港的港二代,实际上未必如想像中多。在一般情况下,如果父母为香港永久性居民,即使孩子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出生,他们亦享居港权[21],因此对这些海外「港二代」而言,未必都需要用到这项政策,因为他们只需用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便可在港生活及寻找工作。

但是如果有一些国家是采用属地主义原则(​​如美国、加拿大)来赋予国籍,而港人父母移居之后在当地生子,使孩子一出生便拥有当地国籍,则不论父母是否已入籍,都会导致孩子无法申请中国国籍。 [22]例如在2012年一宗司法覆核案件当中,申请人(一名四岁男童)的父母在2005年移民加拿大,并获发永久居民证件,男童在2008年诞生,但因为父母双方在加拿大一直找不到工作,故在2009年决定回流,回流后想为男童申请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时却被政府所拒,司法覆核亦不成功,其原因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有关条文所施加的限制──出生时若父母已定居在外国,自身亦有外国国籍者,不得同时具有中国国籍。 [23]有关规定是1997年回归后《入境条例》附表一所作出的修订,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对中国公民概念的诠释加入法例中[24],从而结束了港英时代居港身份「世袭」的做法。 [25]

换言之,港二代计划虽然面向84万广大海外港人同胞的后代,但真正受惠对象相信是这类特殊情况下的案例,尤其是97年后出生的世代。实际上大部分「港二代」都不需要透过这项计划来港。根据保安局局长在立法会的书面答覆,自1997年回归以来,每年港人移居海外所生子女居港权申请的数目,都平稳地保持在近五万宗或以上,获批数字亦相应地保持在每年近四万宗或以上。 [26]这一大批成功申请居港权的「港二代」,无疑并不需要新措施便可如同其他港人一般,在香港生活、工作,只有当中的被拒个案才需透过新措施来港工作。

港人移居海外所生子女的居港权申请被拒,从回归以来按年反覆增加,从2005年后每年都保持在3000宗以上,他们被拒的原因应包含上文所述的国籍法限制问题,但是其数量相较于获批个案,实在是小巫见大巫(表2)[27]。因此从港二代计划的真正「客源」来看,计划甫实行八个月便有247宗申请个案,或许值得更多肯定。

资料来源:香港特别行政区保安局
附注:获批或被拒个案数目未必与申请个案完全对应

港二代渴望什么机会和生活环境?

纵然如此,要吸引更多港二代,我们仍然需要了解他们决定是否来港时的考虑。智经在今年6月访问一名透过该计划来港工作的加拿大「港二代」,他指出在加拿大港人社群当中,决定他们是否回流发展的因素,并不是港府推出哪些政策,也不是香港本身的条件如何,而是当他们在加国面临种种困境时,香港能否相应地给予他们在当地无法获得的发展机会。

在一些加拿大人眼中,当地产业结构狭窄,除非是从事教学、天然资源相关领域,否则不容易觅得一份理想工作。有报道指一名​​24岁加国「港二代」即因为亚洲在金融方面发展机会多,才透过有关计划申请回港。 [28]现时政府强调欢迎港二代回​​港「从事不同范畴的专业服务,甚至创业。」[29]但如果能够针对每个不同的海外华人社群特色,解释香港有何当地缺乏的机会,相信令港二代计划更为吸引。

在工作机会之外,生活环境都是一个重要考虑因素。以楼价为例,香港楼价高昂并不是新闻,但其实加拿大──尤其是华人聚居地的大温哥华地区(Metro Vancouver)──近年亦面临同样的困扰。今年初由Angus Reid Institute所做的一项调查当中,有七成受访者认为当地楼价已是不合理的高昂(Unreasonably high)[30],影响到当地市民组织家庭的计划,并增加交通的时间成本[31],这些因素,都成为年青人往外发展的「推力」。有效的人才政策,不但要考虑自身所需,人才的需要、异地的「国情」,都是要顾及的因素。

1 〈港输入「外援」 青年忧喜参半〉,《文汇报》,2015年12月23日,http://paper.wenweipo.com/2015/12/23/HK1512230038.htm
2 「2022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5年4月,页i。
3 同2,页iv。
4 「人口政策:策略与措施」,政务司司长办公室,2015年1月,页26。
5 「优秀人才、投资者及劳工入境计划」,香港审计署,2016年4月5日,页6。
6 〈无限期续推回流计划〉,《大公报》,2016年1月14日,http://news.takungpao.com.hk/paper/q/2016/0114/3267559.html
7 香港与移民有关的政策尚有「单程证制度」,但因为其目的主要是让内地居民有秩序地来港与家人团聚,并非从外地输入人才,故暂不列入讨论。可参考:「立法会四题:单程证制度」。取自香港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www.info.gov.hk/ gia/general/201401/22/P201401220517.htm,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月22日。
8 同5,页57。
9 同5,页56。
10 〈吸引外来人才:新游牧时代人才这么近那么远〉,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291,查询日期2015年1月21日。
11 〈吸引外来人才系列二:随行配偶需要你要知〉,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297,查询日期2015年2月7日。
12 「『港漂』看香港──内地来港留学及工作人士的心态及处境研究」,香港集思会,2013年11月,页32。
13 同12,页29。
14 「二零一五年施政报告」。取自施政报告网站:http://www.policyaddress.gov.hk/2015/chi/p138. 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月14日。
15 「2015年施政报告保安局的政策措施」,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654/14-15(05)号文件,2015年2月3日,页6-7。
16 「保安局局长提交予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特别会议介绍保安工作范畴的书面发言稿全文」。取自香港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www.info.gov.hk/ gia/general/201604/08/P20160408039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4月8日。
17 同16。
18 〈港人第二代回流未见成效〉,《苹果日报》,2015年12月5日,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1205/19400509
19 同5,页24。
20 同5,页5。
21 「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取自基本法网站:http://www.basiclaw.gov.hk/tc/basiclawtext/chapter_3.html ,最后更新日期2012年7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第五条,「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中国公民,本人出生在外国,具有中国国籍。」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入境事务处网站:http://www.immd.gov.hk/hkt/ residents/immigration/chinese/law.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23日。
22 「居留权」,问10。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入境事务处网站:http://www.immd.gov.hk/hkt/ faq/faqroa.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9月24日。
23 "In the High Cour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Constitutional and Administrative Law List No 103 of 2011," Legal Reference System, http://legalref.judiciary.gov.hk/lrs/common/search/search_result_detail_frame.jsp ?DIS=85039&QS=(hcal|103/2011)&TP=JU, accessed June 2, 2016.
24 「入境条例」。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律政司网站:http://www.legislation. gov.hk/blis_pdf.nsf/6799165D2FEE3FA94825755E0033E532/B89E3526ED5BFD29482575EE003DAFA4/$FILE/CAP_115_c_b5.pdf,查询日期2016年6月2日。
25 〈特区吸纳香港移民第二代港英「遗制」完蛋了〉,《明报》,2015年5月8日,http://www.mingpaocanada.com/tor/htm/News/20150508/tbi1_r.htm
26 「立法会十题附表二」,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网站:http: //gia.info.gov.hk/general/201202/29/P201202290458_0458_90787.pdf,查询日期2016年6月2日。
27 同26。
28 〈港移民二代回流争上游政府吸人才首5月批80申请〉,《晴报》,2015年11月2日,http://lifestyle.etnet.com.hk/column/index.php/newsandentertainment/news/35497
29 〈林郑向澳洲港二代招手〉,《文汇报》,2015年9月18日,http ://paper.wenweipo.com/2015/09/18/HK1509180030.htm
30 "Housing prices a concern across Canada, not just Vancouver, new survey shows," The Province, http://www.theprovince.com/business/housing prices concern across canada just vancouver survey shows/11745383/story.html,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6, 2016.
31 "Vancouver's housing market pushes young workers into long commutes," The Globe and Mail, http://www.theglobeandmail.com/life/home-and-garden/vancouvers-housing-market-pushes-young-workers-into-long-commutes/article28814903 /,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9,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