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6-06-29 | 《信报》

外佣「姐姐」以外的选择-互惠生(au pair)



暑假将至,不少在职家长忙于帮子女报读兴趣班,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之余,另一目的是希望避免将儿童独留家中,无人照顾。除了「投奔」暑期班,在香港,照顾孩子生活起居的「外判」对象,主要还是(外)祖父母、亲戚、外籍家庭佣工(下简称「外佣」),以及公私营机构提供的托儿服务。但现时本地幼儿照顾服务资助名额不足,外佣主要来源国──菲律宾及印尼,近年亦不时传出计划停止输出家庭佣工到海外。对于「儿童独居」的忧虑,成为不少家长投入职场的绊脚石。

如何能令在职父母及单亲家长后顾无忧,安心工作?在欧洲以至美国等地流行的au pair(下简称「互惠生」)形式,让在职父母聘请来自海外的年轻人寄住在他们家中,肩负照顾孩子的责任,港爸、港妈甚至港府或可作为参考。

来自外国的「家人」:照顾幼儿 交流文化

互惠生来自法文「au pair」,原意是平等、互惠[1],概念源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过去聘请家佣的中产阶级和上流社会无力再负担这些开支。同时来自这些家庭的女生亦要赚取外快帮补家计,着重与雇主关系平等互惠的互惠生应运而生。后来演变成年轻人透过与他乡的寄宿家庭一起生活,在受保护的环境下学习当地语言及文化的交流计划[2],同时帮轻寄宿家庭照顾孩子的重担。

互惠生的工作性质与家佣相似,例如照顾孩子、协助打理家务等,但更重要的是,互惠生与寄宿家庭居住同一屋檐下,他们并非以「仆人」自居,更会参与寄宿家庭的活动。寄宿家庭会视互惠生为家庭的一分子,除了要为他们提供独立房间,亦要付上一笔作为平等交换的报酬。 [3]

美国设专门签证

互惠生在欧美等地是不少家庭在聘请家佣以外的选择。实质操作如何,可以参考拥有较完善制度保障寄宿家庭及互惠生的美国。美国政府为合资格的互惠生提供专门的J-1签证[4],容许寄宿家庭及互惠生透过指定中介机构办理签证事宜。除了北韩国民,任何人介乎18至26岁、能操流利英语、中学毕业,通过英语面试及学校、家庭及就业背景审查等程序[5],即可申请赴美成为互惠生,并获安排到当地寄宿家庭生活最少一年,其间每日工作最多10小时、或每星期45小时,签证到期后可申请延期,最多12个月。

为确保互惠生具有照顾孩子的能力,他们在入住寄宿家庭前,需接受最少32小时的儿童照顾训练,若寄宿家庭育有两岁以下的婴儿,互惠生更要额外接受200小时的训练。作为回馈,寄宿家庭需要向互惠生提供合乎最低工资、每周约196美元的报酬、1.5日假期及不高于500美元的学费,让他们在当地院校修读自选课程(表一)。 [6]

资料来源:Au Pair Program, US Department of State

互惠生以欧美为主导

2014年,逾1.6万名来自欧洲、拉丁美洲及亚洲的年轻人跑到美国当互惠生,体验文化交流及学习英语。 [7]因应当地学习普通话的风气,更令来自中国的互惠生成为美国家庭的新宠儿。 [8]

全球方面,根据大型互惠生中介网站AuPairWorld的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已在该网站上登记的寄宿家庭数目达4.9万个,较2006年增加约六成;仅2012年上半年而言,逾87%的寄宿家庭来自英国、法国、西班牙及德国等欧洲地区,澳洲及新西兰亦占约7.3%。 [9]

希望成为互惠生的年轻人更多,2011年时有16.2万人登记成为互惠生,较2006年升逾一倍。在2012年上半年,78%已登记的互惠生来自欧洲,依次主要来自西班牙、法国、德国、意大利及英国,7.8%来自北美,独立国家联合体区(CIS)及格鲁吉亚等东欧地区的互惠生亦占3.8%。 [10]可见互惠生在欧美地区互有需求。

填补本港幼儿照顾的不足 为家庭提供外语氛围

互惠生离乡别井,为了体验当地生活及文化而来,乐意与寄宿家庭的成员互动、交流和沟通,并承担起幼儿照顾的责任。但这一概念在香港不流行,本地的托儿照顾服务,仍然依赖亲属、外佣,以及私营幼儿活动班或托管小组、幼儿中心、保姆及学校等帮忙。然而智经早前发现,政府资助的幼儿服务,特别是两岁以下的幼儿中心服务名额长期供不应求,社区保姆亦未能发挥填补托儿服务不足的作用。 [11]

外佣方面,最近就有传因应印尼佣工在外地经常遭到虐待,印尼当局计划明年起逐步停止输出佣工[12],虽然港府其后澄清,有关安排不影响香港,呼吁市民毋须担心,但观乎香港逾33万名外佣中,来自菲律宾及印尼的占逾九成半[13],倘若两国他日真的「煞停」对香港输出佣工,数以万计将照顾孩子和生活起居重任交托到外佣手上的家庭定必「心荒荒」(表二)。

*居港外佣的假期视乎外佣年资及须与雇主商议。具体说,佣工为同一雇主每工作满12个月后,便有权享有有薪年假。年假日数会按佣工的受雇年资由7天递增至最多14天。年假日期则由雇主与佣工经商议后指定。
资料来源:居港外佣-香港政府一站通;外籍家庭佣工及其雇主须知-劳工处;美国互惠生-Au Pair Program, U.S. Department of State

与此同时,「好外佣」也许可遇不可求。消费者委员会去年就接获234宗有关聘请外佣的投诉,当中包括怀疑外佣故意降低服务水准「博炒跳槽」,并获得解雇赔偿。 [14]另有调查指出,聘请外佣的香港家长忧虑外佣英语文法不正确、发音不标准、学历较低及知识不足等,或会影响孩子的成长和英语水平。 [15]

当然,上述担忧出于家长的主观判断,未必完全反映现实状况,本地外佣也有不少达专上教育程度。 [16]相对而言,为培养子女的语言能力,寄宿家庭可以拣选适合的互惠生。例如选择来自英、美等地、以英语为母语的互惠生照顾孩子,提供全天候的英语生活环境。对于正为孩子铺路、让其长大后到海外升学的父母来说,孩子足不出户就可与不同国籍的「哥哥」、「姐姐」建立亦师亦友的关系,应有相当的吸引力。

香港未有专门签证

互惠生可充当孩子的语言导师,但寄宿家庭花在互惠生身上的钱亦不少。在中国内地,近年愈来愈多中产、富裕家庭透过聘请互惠生照顾孩子,提升他们的英语水平。但有报道亦指出,内地寄宿家庭除了每月要给互惠生1,000元人民币零用钱外,每年亦要向中介公司支付8.68万元人民币[17],对基层家庭是重大负担。再者,在寸土尺金的香港,寄宿家庭要为互惠生提供独立房间,更可能是一般家庭也难以应付的问题。

另外,互惠生始终是西方的「产物」,港府现时未有为互惠生提供专门的工作签证。互惠生性质有别于一般外佣,虽然他们可以透过一般就业政策[18]申请工作签证来港,但寄宿家庭只是「个体户」,难以应签证要求,递交诸如商业登记证影印本、公司财政报告、利得税报税表等一般企业的证明文件。 [19]再者,互惠生无论持有旅游签证抑或来港就读签证,均不得在港从事任何形式的雇佣工作(除非获政府入境处的额外批准[20]),寄宿家庭若为贪一时方便,而要互惠生背负「黑工」罪名,自己更要负刑事责任,实在没此必要。

放宽限制 引入托儿服务新选择?

至于港府近年积极推动的工作假期计划,年龄要求为18至30岁,与互惠生的条件接近,但目前只有十个国家与香港达成双边协议[21] ,每年来港的限额为8,950人;另外在工作时限方面,除奥地利和英国的累计工作期,分别不得超过6个月和12个月之外,其余地区均不得为同一雇主工作超过3至6个月[22],计划似乎无法与通常逗留至少一年的互惠生接轨。再者,以美国的互惠生签证限制为例,互惠生一般最长逗留两年,对于在职家庭来说,雇用能够长期留港工作的外佣或许更能免却频频换人的麻烦。

要令互惠生在香港成为另一个代为照顾孩子的选择,最简单是参考同样推动工作假期计划的日本。日本外务省没有限制持有相关签证的申请人,为同一雇主工作的期限。 [23]港府若能放宽限制,或为互惠生发出专门签证,相信不少在职家庭,或者望子成龙的父母都会考虑,让孩子尝试与外国人生活、过一个「外语暑假」。

随着香港人口持续老龄化,释放家长劳动力是维持本港竞争力的关键之一,如何在维持竞争力的同时,保障在职家庭的生活起居及其子女获得妥善照顾是港府需要解决的课题。互惠生在本质上或许不如外佣般能够长期居港工作、发挥全面照顾家庭的作用,但他们能够为孩子提供良好的外语氛围,并与寄宿家庭作文化交流,正与本地家长每年豪花万元,力谷孩子出国游学以迈向「国际」[24],过一个「外语暑假」的愿望不谋而合。政府三月推出「为祖父母而设的幼儿照顾训练课程试验计划」[25],训练祖父母协助照顾初生至六岁以下的孙儿,若亦研究引入互惠生来港合法工作,相信可为不少未与祖父母同住,而需要「外援」帮忙照顾孩子的在职家庭,提供另类选择。

1 “What Is an Au Pair?” Au Pair in America, http ://www.aupairinamerica.com/aupairs/, accessed May 25, 2016.
2 同1。
3 同1。
4 “Au Pair Program,” US Department of State, http://j1visa.state.gov/programs/au-pair /, accessed May 25, 2016.
5 同4。
6 同4。
7 “Participant and Sponsor Totals,” US Department of State, http://j1visa.state.gov/basics/facts-and-figures/participant-and-sponsor-totals/?program=Au Pair&state=& x=16&y=13, accessed May 25, 2016.
8 “A closer look at the international au pair landscape”, ICEF, http://monitor.icef.com/2014/02/a-closer-look-at-the-international-au-pair-landscape/, last modified Feb 11, 2014.
9 “Facts and Figures – The Au Pair Sector,” Aupair World, https://www.aupairworld.com/inc/images/press/Facts and Figures – Au pairing at Aupair World.pdf, accessed May 25, 2016.
10 同9。
11 「支援家长育儿及就业:全方位发展幼儿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5年4月。
12 「张建宗:印尼停输外佣非针对本港」。取自now新闻网站: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 179611,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20日。
13 「按国籍及性别划分的外籍家庭佣工数目」,《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统计数字2015年版》,香港政府统计处,2015年7月。
14 「聘请外佣惹来一肚气」,《〈选择〉月刊 474 期》,消费者委员会,2016年4月14日。
15 杜洁心,〈外佣照顾子女 家长8大顾虑〉,《香港经济日报》,2015年04月23日,A26页。
16 「长者安老 外佣可成生力军」。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 zh-HK/analyses/104,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2月24日。
17 彭晓玲,〈一年近10万,请个留学生做家务 国际互惠生每月拿1000元零花钱,每周工作25小时〉,《新闻晨报》,2014年4月30日,A09页。
18 「一般就业政策」。取自香港入境事务处网站:http://www.immd.gov.hk/hkt/ services/visas/GEP.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0月15日。
19 「一般就业政策」。取自香港入境事务处网站:http://www.immd.gov.hk/ hkt/services/visas/GEP.html#secondTab,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0月15日。
20 「就读」。取自香港入境事务处网站:http://www.immd.gov. hk/hkt/faq/imm-policy-study.html#q20,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11日。
21 十个国家包括澳洲、奥地利、加拿大、法国、德国、爱尔兰、日本、韩国、新西兰及英国。 「工作假期计划」。资料来源:「工作假期计划」。取自香港劳工处网站:http://www.labour.gov.hk/tc/plan/whs .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5日。
22 「工作假期计划」。取自香港入境事务处网站:http://www.immd.gov.hk/hkt/ services/visas/working_holiday_scheme.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01月01日。
23 “The Working Holiday Programmes in Japa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http://www .mofa.go.jp/j_info/visit/w_holiday/index.html, last modified October 16, 2015.
24 彭美芳,〈10万元游学团 赴加驾飞机 中产家长:太奢华,恐子女炫耀〉,《苹果日报》,2015年5月18日,A02页。
25 「『为祖父母而设的幼儿照顾训练课程试验计划』」。取自社会福利署网站:http://www.swd.gov.hk/ tc/index/site_pubsvc/page_family/sub_listofserv/id_projectcct/,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