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6-07-08 | 《经济日报》

社会流动逊前辈 青年毋须太心灰



又到毕业季,学生满怀欣喜踏足职场,但当中一些人也许会发现「搵份工仲难过搵老公」,或是遇到「份工基本上系无人工」。政府今年5月发表的《2015年收入流动性研究》结果,或更令时下部分青年「灰机」。

该份报告发现, 2001/02及2006/07学年毕业的大学生[1],收入均显著增长,而较早毕业的青年,收入增长更快。同样是学士学位,2001/02世代在投身职场五年后[2],收入较初出茅庐时增加126%,2006/07世代却只上升73%。 [3]

除此以外,年轻人的薪金虽然较入职时有所增加,但近年物价、楼价飞升,开支见涨,新一代的工作生活状况未必如数据反映般乐观,也令社会关于青年「真基层,假上流」的说法甚嚣尘上。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为何?政策又该如何应对?

收入普遍「向上流」

要衡量收入流动性,方法众多。上述研究报告使用的方法,是将毕业生的就业收入,由低到高分为20组,每个组别占整体收入的5%。向上流动,指毕业生随时间攀升至收入较高的组别;若收入跌落对下组别,便是向下流动;若停留在某一组别,则表示没有流动。 [4]

报告集中调查于2001/02、2006/07及2011/12学年毕业,曾接受通过入息审查资助的专上毕业生。 [5]由于须经入息审查资助计划的申请者,通常来自收入较低的家庭,该份调查主要是分析本港基层青年的收入流动情况。

结果发现,2001/02和2006/07世代的毕业生普遍向上流动。 [6]按学历划分,2001/02学士毕业生的收入中位数在十年内(即2003/04至2013/14年间),跳升8个级别,至收入最高的20%。研究生、自资和资助副学位毕业生[7]亦分别爬升3个、10个、8个级别,反映各个学历均有一定的向上流动性(图一)。 [8]

资料来源:财政司司长办公室经济分析及方便营商处

年轻世代 收入上升较慢

虽然2006/07世代学生在毕业五年间的收入均向上流动,例如有65%的研究生在其间的相对收入增加。不过对比2001/02世代的相关比例(84%),较早毕业的一代向上流动的能力,明显较2006/07世代的毕业生高,其他学历水平亦出现近似的情况(图二)。 [9]

注:副学士指学历为副学位或以下(但中学以上)
资料来源:财政司司长办公室经济分析及方便营商处

除「上流」比例有异,各个世代的平均实质收入增长,亦不尽相同。以升幅最高的自资副学士为例,2001/02毕业生的收入起点约6至7万元一年,在其后五至六年间收入增长达两倍,至近25万元。相比之下,2006/07毕业生的起薪点虽然较高,年薪约10万元,但五至六年后的升幅只有一倍,至20万元。 [10]

需要指出的是,政府报告的调查对象为来自基层的专上毕业生,其数目占所有学生约三成。因此或有人质疑,结果未必全面反映专上毕业生的情况。 [11]究竟整体而言,收入流动性是否存在世代差异?

流动性「一代不如一代」?

若参考另一份由新论坛及新青年论坛去年发表的研究(新论坛研究),或能得到一些启发。该份研究以政府统计处1993至2013年大学生的收入数据为样本,比较不同年代大学毕业生的收入差异,尝试估计大学生的向上流动能力。结果发现,年轻一代比年长的起薪点及上流速度均有下降。 [12]

例如,1969至1973年出世(69一代)的大学生的起薪点中位数按通胀调整后(下同),为每月13,158元;但及至较年轻一辈,1984至1988年出世(84一代),和1989至1993年出世(89一代)的大学生起薪点,只分别为每月11,759元和10,860元,降幅为10.6%和17.4%。 [13]

若比较毕业后五年间的收入升幅,69一代为45.6%,84一代却只有25.6%,相差足足20个百分点。可见无论是收入起点或加薪速度,年轻世代的向上流动机会可能相对欠佳。研究称,在引入楼价指数作调整后,较年轻一代大学生的增长收入更被大幅蚕食。 [14]

文科和基层学生 「上流」能力较低

综合上述两份研究,年轻一辈的收入向上流动性似乎逊于上一辈。究竟是什么因素造成流动性差异?社会一直认为,教育是有助脱贫和向上流动,但当职场门槛愈来愈高,年轻一代所需付出的教育投资也随之上升。过去十数年,专上教育急速扩展,拥有专上学历的15至24岁青年人口比例,在2001至2011年间上升近20个百分点[15],年轻世代向上流动性较低,或与学历贬值的说法不无关系。

若再细致划分,大学选科的决定,亦会影响流动能力的高低。政府报告发现,近年职场对理科毕业生的需求上升,修读理学及工程学系的毕业生的向上流动性,相对整体为高;而修读文学、语言及人文学的毕业生,其就业收入增长较平均为慢,向上流动性较低。 [16]

另一影响收入流动性的因素,是家庭背景。政府报告指,相同学历下,2006/07世代家庭收入较高的毕业生,享有较高的向上流动性,低收入家庭学生往后发展相对逊色。这是否进一步暗示成功仍须靠「父干」?

赢在「投胎前」 教育脱贫效用有限?

今年二月,美国智库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经济学者亦提出类似疑问。研究人员以追踪比较的形式,分析当地过去数十年贫富学生的就业收入,结果发现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大学生收入,远低于同期毕业的富裕同学,收入差距甚至会随职业生涯而扩大。 [17]

例如同样手持学士学位,低收入家庭学生最初的收入是富裕学生的三分之二;但到职涯中期,其收入被拉远至只及富学生的一半。据学者解释,家庭资源支持、成长地区、就读大学的不同,皆可能导致贫富学生流动机会产生差异;而即使政府增加大学学额,亦无法解决收入不均的问题。 [18]

香港亦有类似的情况,立法会去年发表的报告引述香港大学在本港的一项研究,发现父母背景会影响子女的事业前途及收入流动,譬如父亲是专业人士的话,子女是专业人士的机会率为42.8%。 [19]

借职训进修 或可赢回一大步

学业成绩好坏会否主载一个人的成败?未能赢在起跑线,只要有方法定可后来居上。教育有助向上流动,但传统大学教育以外,职业教育、持续教育亦须积极推广和完善。推广职业教育专责小组去年7月发表报告,就改革职业教育提出数项建议,包括将「职业教育及培训」重塑为「职业专才教育」,涵盖达至学位程度的有关课程,以提升公众对职业教育的认知和认受,以及加强推广宣传、与雇主及商会紧密合作等。 [20]

职业教育为青年提供另类出路,搭建向上流动的阶梯,但智经曾在2014年的青年报告中指出,现时有关职业教育的法规未能与时并进。其中,《学徒制度条例》所涵盖的年龄范围及行业不够广泛,对青年和雇主的支援不足,这些问题仍然有待完善。 [21]

此外,政府于2002年成立「持续进修基金」,为市民提供持续教育和培训资助,据统计,曾获基金资助者,逾五成为18至29岁的青年(至2014年5月)。然而,每名申请人只可申领累计一万元的资助额,而这水平还是按照2002年时的课程收费水平厘定。 [22]在各课程费用有增无减的情况下,年轻人微薄的收入恐怕难以应付。不过,当局在早前回覆立法会议员质询时表示,今年会就基金包括资助上限在内等项目进行检讨[23],期望尽快会有改善。不论为打破职场天花板,或有意转行而选择在职进修,年轻人可借持续教育提升毕业后的竞争力。

当然,教育和自我增值只是提升流动能力的方式之一;收入流动性与宏观经济状况和整体劳工市场的变化亦有关系。譬如早几年工程系学士毕业生持续减少,与此同时,投放在公共基建和房屋的开支增加,导致市场对工程系毕业生的需求显著上升。 [24]另外,近年高学历人士数目增多,但新增职位却集中于较低技术类别。 [25]

立法会今年6月发表有关人力资源的研究报告指出,1994至2015年,本港新增持有学位(不包括非学位及副学位)的工作人口数目为85.4万人,但经理及行政人员、专业人员、辅助专业人员等较高技术职位只有66.6万个,换言之,这些高端职位只能够吸纳不到八成的大学生。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部分高学历青年从事工资相对较低的工作便不足为奇。 [26]要解决劳动力供需失衡,以至人力错配的问题,长远来说,必须要令经济结构更加多元化。每一串汗水换每一个成就,透过个人和社会共同努力,输在「投胎前」的年轻人,也可以是终点线上的人生赢家。

1 注﹕2001/02学年毕业的大学生称为2001/02世代,2006/07学年毕业的则称为2006/07世代。
2 注:平均实质收入(以2014年价格计算)。
3 《2015年收入流动性研究 附錄列表》,香港政府统计处,2016年5月。
4 《2015年收入流动性研究 资料文件》,财政司司长办公室经济分析及方便营商处,2016年5月。
5 研究数据来自「税务局」及「在职家庭及学生资助事务处」辖下的学生资助处。资料来源:《2015年收入流动性研究附錄列表》,香港政府统计处,2016年5月。
6 同3。
7 注:文中指的副学位毕业生包括所有中学以上及副学位或以下学历。
8 同3。
9 同3。
10 同2。
11 报告称,近三成整体专上毕业生的所占比例,仍有相当程度的代表性;另外,由于低收入家庭往往是整体人口中较弱势的一群,这目标组别亦有其自身所包含的研究意义。资料来源:《2015年收入流动性研究附錄列表》,香港政府统计处,2016年5月。
12 《香港各世代大学生收入比较研究报告》,新世纪论坛 新青年论坛,2015年7月27日,页1。
13 同11。
14 同11。
15 《激发原动力 开拓新思维 助青年 闯出一片天》,智经研究中心,2014年11月。
16 同2。
17 “A college degree is worth less if you are raised poor,” Brookings Institution, http://www.brookings.edu/blogs/social-mobility-memos/posts/2016/02/19-college-degree-worth-less-raised-poor-hershbein,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9, 2016.
18 同16.
19 「香港的社会流动」,《研究简报2014–2015年度第2期》,立法会秘书处,2015年1月。
20 《推广职业教育专责小组报告》,推广职业教育专责小组,2015年7月,页10-15。
21 同14。
22 同14。
23 「立法会二十二题:青年就业支援」。取自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6/01/P20160601048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1日。
24 同2。
25 同3。
26 「人力调整为香港带来的挑战」,《研究简报2015–2016年度第4期》,立法会秘书处,201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