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07-11 | 《星岛日报》

香港少数族裔从政路蹒跚



立法会选举的提名期即将展开,有指荷兰裔区议员司马文(Paul Zimmerman)考虑出战[1];若然当选,议事厅将罕有地出现白人面孔。据官方数字(表一),本港包括白人在内的非华裔人士(下称「少数族裔」)[2]约有19.2万人(撇除外籍家庭佣工,下称「外佣」),仅占总人口的2.9%[3],而获选成为公职人员的少数族裔更是凤毛麟角。少数族裔鲜有在本地政坛大展拳脚,是由于他们无意从政,还是有其他原因?

资料来源:财政司司长办公室经济分析及方便营商处、政府统计处

少数族裔议员 屈指可数

若细数近几届立法会议员,少数族裔并不算多,例如中印混血的前立法会议员夏佳理(Ronald Arculli)。而以参选人数较多的区议会选举(区选)为例[4],2015年区选共431名当选议员中,则有南区区议员司马文,以及父母为葡国人的观塘区议员毕东尼(Bux Sheik Anthony)属少数族裔。

此外,亦有曾参选惜落败的例子,例如2011年的区选,佐敦西选区有代表南方民主同盟出选的尼泊尔裔林沙云(Limbu Saran Kumar)[5],尖沙咀东(尖东)选区则同时有三名印度裔候选人,分别是代表公民党出选的盛浩文(Singh Harminder)、独立候选人加利仔(Ahuja Monesh)和Hathiramani Hiro Kishinchand。 [6]值得一提者,是加利仔的父亲老加利(Gary Ahuja)在1988年至2003年间一共当了15年区议员,至今仍然是香港唯一的民选印度裔议员。 [7]综合上述有意参选或最终当选的情况来看,本地政坛少数族裔的参与不算特别活跃。

少数族裔在港的「前世今生」

然而回顾历史,少数族裔在香港其实曾有一段叱咤风云的时期。英国国会议员及记者 Henry Norman爵士形容19世纪末的香港「满是英国人、德国人、英印混血、广东人、来自加尔各答的美国人、孟买的帕西人、巴格达的犹太人」。 [8]历史学者高马可(John M. Carroll)指出,在19世纪40年代,外国商人尤以印度人为多,接近四分之一的在港外国企业为印度人所有,在贸易中具重要影响力。 [9]而且因为种姓制度等问题,在海外谋生的印籍人士多在异地落地生根,甚少回流。 [10]

作为尖东四届区议员的老加利是在1969年从孟买来港,从事表带出口贸易,活跃于香港的工商界,进而在1988年首次当选区议员。 [11]老加利在2003年以些微票数连任失败后[12],由其子加利仔在2011年区选「代父出征」 。 [13]而同为是次区选候选人的盛浩文也是商人出身,主要关注旧楼重建及推动族裔共融等。 [14]

至于现今多聚居于佐敦一带的尼泊尔裔香港人,其父祖辈多是上世纪50年代随英军驻守香港的尼泊尔啹喀兵(Gurkha),多在警队、监狱和为驻港英军服务。 [15]港英政府在90年代中期修例,给予1984年之前在港出生的啹喀兵后代居港权,其后不少啹喀兵的家人即搬来香港和他们团聚,且相继住在军营附近,形成现今佐敦的尼泊尔人小社区。 [16]

曾在2011年参与区议会选举的林沙云便是啹喀兵后代[17],他曾在2004年联同一众南亚少数族裔,在华裔香港人龙纬汶协助下成立南方民主同盟[18],并在2011年代表该党出选区议会,争取在西九设少数族裔文化中心、长者中心,并要求改善下一代少数族裔的教育环境,以及在劳工处设传译服务等。 [19]

2011年区选的最后结果,佐敦西选区民建联陈少棠获2,063票胜出,林沙云以447票大比数落败;尖东选区则由民建联关秀玲以1,037票胜出,三名印裔候选人中加利仔以492票居次,盛浩文与Hathiramani Hiro Kishinchand分别获得251票及155票,三人合计898票,同告败选。 [20]及至去年的区选,有意参选的南亚裔人士更是寥寥无几。 [21]香港虽有数十万名少数族裔,其于2001至2011年人口平均每年增长1.8%,更远高于全港人口0.4%的增幅[22 ],但他们在区议会或立法会所占议席仍然罕有。

人口组成、融合状况 或影响选举结果

反观海外政坛,美国现届参众两院的少数族裔议员所占比例,分别为6%和20%,英国国会目前亦有6%的议员属少数族裔[23];而今年5月以131万票成功当选伦敦市市长的Sadiq Khan[24],除了是伦敦首位穆斯林市长,更是英国政治史上获得最高支持率(57%)的个人参选者[25],其风头之劲,一时无两。从Sadiq Khan的当选,有历史学家挖掘出欧洲其他主要城市亦有穆斯林市长的案例,例如阿尔巴尼亚首都Tirana的市长Erion Veliaj、荷兰第二大城市Rotterdam市长Ahmed Aboutaleb等。 [26]

相比起外国近年不时有少数族裔出任民意代表,甚至政府重要职位,为何香港少数族裔在从政路上仍然蹒跚而行?其中,社会人口组成是一个重要背景。有分析指Sadiq Khan当选伦敦市长的原因,与伦敦约四分之一人口属非本地出生,并且八分之一人口为穆斯林族群有莫大关系。 [27]至于香港则大致为单一种族社会,约94%人口属华裔,少数族裔约45万人(6.5%),但撇除主要为东南亚裔的外佣后只有19.2万人[28];且少数族裔呈多样性分布,包括白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尼泊尔人、日本人等(表二)。 [29]因此在港少数族裔在先天上便面临分散的局面。

资料来源:财政司司长办公室经济分析及方便营商处、政府统计处

此外,少数族裔能否出选,亦要考虑他们与当地社会的融合状况。在Sadiq Khan高票当选后,有文章指出生活在伦敦的穆斯林能够融入当地社会,是Sadiq Khan胜选的一大社会背景。 [30]至于香港,亦可看出不同少数族裔融入本地社会的程度差异,或会影响其选举支持度。

如上文提及,印裔港人有大量从商的传统,曾任四届议员的老加利即从事出口贸易,其子加利仔亦能操广东话。而尼泊尔裔港人因历史因素,虽落户香港大半生,但因担任啹喀兵期间驻在军营工作而鲜与本地人接触[31],后来虽因政策因素取得居港权,但来港团聚的家人亦非在港接受教育,更难学好广东话,而与本地社会形成隔阂。

根据一份政府委托私人顾问公司进行的香港少数族裔人士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尼泊尔社群的广东话能力最弱,当中有近八成不谙广东话,而且没有人能操流利的广东话。 [32]其选举票源难免较为狭窄,要以此胜选自是相当不易。

伦敦人、香港人,与身份认同

另外,候选人在选举过程或政治生涯当中所运用的言语,是否能够展现对当地的整体认同,亦值得观察。再以Sadiq Khan的胜选为例,虽然中东的媒体,如巴基斯坦黎明报(DAWN)期望他能够成为数百万欧洲穆斯林的榜样[33],但他演说时,却会更巧妙地强调自身作为伦敦人的身份。在一个访问中,他说:「我是伦敦人、我是欧洲人、我是英国人、我是英格兰人,我是信仰伊斯兰教的,来自亚洲巴基斯坦,是一名父亲、也是一名丈夫」 。 [34]这些言行动见观瞻,为媒体所津津乐道。

更极端的例子,是在2015年当选英国首位华裔下议院议员的Alan Mak,当有记者问及他对华人社区有何感想时,他认为自己首先是代表Havant选区的选民。记者又追问他未来将如何与中国内地和香港等地合作,他仍强调现在考虑的是如何改善Havant的经济、学校和社区。在整个访问当中,Alan Mak似乎不太愿意强调其华裔背景,亦表示自己不会说中文。 [35]这案例在民族主义者看来心里或会不是滋味,但亦可从侧面看出少数族裔从政的「政治敏感」。

本地社会亦喜欢讨论有关「香港人」的定义问题,香港人不但在种族上难一概而论,而且举凡价值、语言、历史,亦大相径庭;不过我们若从这个层面来观察香港政坛不同少数族裔的差异,却会得出有趣的结果。

例如今届区议会议员司马文,虽为荷兰裔,但强调自身「比香港人更香港人」,对于本土小店、郊野公园条例等如数家珍。 [36]曾任四届区议员的老加利,任内所办活动除了象征印度族裔的排灯节(Diwali),还致力与华裔的家国情怀相呼应,例如支持北京申办奥运,以及举办钓鱼台请愿活动。加利仔亦标榜自己「土生土长」、「讲广东话」,又关注双普选、天星码头、屏风楼等问题。 [37]相较之下,林沙云希望为少数族裔争取权益固无不是之处,但就选举策略上,若与华人圈子拉近距离,或能引起更多华裔选民的共鸣。

少数族裔做特首 只是幻想?

新任伦敦市长Sadiq Khan当选后,国会议员David Lammy额手称庆,指哪天英国若出现有色人种首相,必将归功于Sadiq Khan现时所获得的成就。 [38]至于香港,由少数族裔担任特首似乎还在我们的想像范围之外,但将来若要有此一天,则今天仍有相当多基础工作亟待政府及社会各界共同努力。

曾担任民建联油尖旺区委任议员,属巴基斯坦裔的马力(Malik Khan Muhammad)指出,少数族裔面临许多语言、医疗及教育上的障碍,尤其在教育方面,他指无法理解何以香港的大学能够为海外学生提供就读机会,却无法提供教育机会予本地非中文使用者。 [39]以Sadiq Khan为例,即使出身基层,仍有赖在大学接受法学教育而成为人权律师,才逐渐累积声望及社会能见度。 [40]反观林沙云在2013年接受访问时,提到政府在制定政策时甚少「咨询」他们的意见,而他们这批回流的尼泊尔人因未曾学习中文,无论在就业还是日常都面对许多困难。 [41]

过去智经亦曾发表文章探讨香港的少数族裔问题,指出「与人建立关系,沟通是重点,而沟通的基本在于有共同语言」。 [42]但能够把广东话作为「惯用语言/其他语言/方言」的族群,如菲律宾、印度、尼泊尔人等社群都只有不足五成的比例[43 ],恐怕较难融入社会,更遑论在此环境下有人挺身而出,愿参选成为民意代表或公职人员。罗马非一日所能建成,长远而言,政府若能营造不同种族学生共同学习的环境,让少数族裔下一代能在共融交流的环境学习,应是林沙云这辈少数族裔港人所乐见。

1 〈司马文加入港岛混战 泛民9张名单势揽炒〉,《苹果日报》,2016年6月20日,A11页。
2 据官方定义,由于香港人口以华人为主,「少数族裔人士」泛指非华裔人士。资料来源:《香港2011年人口普查主题性报告:少数族裔人士》,政府统计处,2012年12月;《2014年香港少数族裔人士贫穷情况报告》,财政司司长办公室经济分析及方便营商处、政府统计处,2015年12月。
3 《2014年香港少数族裔人士贫穷情况报告》,财政司司长办公室经济分析及方便营商处、政府统计处,2015年12月。
4 「431名当选区议员名单」。取自香港政府新闻公报: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11/23/P201511230156.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1月23日。
5 「南方民主同盟分析佐敦西战果」。取自信报论坛网站:https://forum.hkej.com/node/76028,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11月7日。
6 「候选人简介」。取自选举事务处网站:http://www.elections.gov.hk/dc2011/chi/intro_to_cane .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10月17日。
7 「印度・印象」。取自香港大学图书馆网站:http://sunzi.lib.hku.hk/ER/detail/hkul/4377491,最后查询日期2016年5月12日。
8 「计划介绍与少数族裔来港」。取自香港少数族裔墓园研究及考察计划网站:http://www.rtedu.hk/minorityhistory/html/home_3.html#1,最后查询日期2016年5月12日。
9 高马可(John M. Carroll),《香港简史──从殖民地至特别行政区》(香港:中华书局,2013年),页48。
10 丁新豹、卢淑樱,《非我族裔:战前香港的外籍族群》(香港:三联书店,2014年),页149。
11 "Celebrating 40 Years with the Chamber," The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https://www.chamber.org.hk/en/membership/profile_detail.aspx?profile_id=115, last accessed May 12, 2016.
12 「二零零三年区议会选举结果」。取自选举管理委员会网站:http://www.eac.gov.hk/pdf/distco/ch/2003dc_report/appendix4_c.pdf,最后查询日期2016年5月12日。
13 「AHUJA MONESH政纲」。取自选举事务处网站:http://www.elections.gov.hk/dc2011/pdf/E17_03.pdf,最后查询日期2016年5月12日。
14 「盛浩文政纲」。取自选举事务处网站:http://www.elections.gov.hk/dc2011/pdf/E17_05.pdf,最后查询日期2016年5月12日。
15 注:现时九龙公园的前身是威菲路军营(Whitfield Barracks),位处佐敦和尖沙咀交界,即是啹喀兵驻守的军营之一;而元朗新田的尼泊尔军人坟场亦埋葬了五百多位当年为港捐躯的啹喀兵。资料来源:丁新豹、卢淑樱,《非我族裔:战前香港的外籍族群》(香港:三联书店,2014年),页149。
16 「英军到新『香港人』──佐敦小尼泊尔社区」。取自新报人面书:https://www.facebook.com/Sanpoyanpage/posts/341996389334657,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月2日。
17 「退休啹喀少校想做议员──访问南方民主同盟的林保与龙纬汶」。取自文化交游网站:http://www.culturaloutings.org/#!退休啹喀少校想做议员-–-访问南方民主同盟的林保与龙纬汶/ck7v/55baea400cf285bbf3014c84,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9月16日。
18 同17。
19 刘一一,〈林沙云退役啹喀 坚持服务人民〉,《香港经济日报》,2012年3月12日,C08页。
20 「选举结果」。取自选举事务处网站:http://www.elections.gov.hk/dc2011/chi/results_yau_tsim_mong.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11月7日。
21 「候选人简介」。取自2015年区议会选举网站:http://www.elections.gov.hk/dc2015/chi/intro_to_can.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1月24日。
22 《2014年香港少数族裔人士贫穷情况报告》,财政司司长办公室经济分析及方便营商处、政府统计处,2015年12月。
23 “Ethnic Minorities in Politics and Government,” House of Commons Library (UK Parliament), June 28, 2016.
24 "Sadiq Khan sworn in as new London mayor," BBC, May 7, 2016, http://www.bbc.com/news/uk-england-london-36235828.
25 「伦敦史上首位穆斯林市长 公车司机之子汉恩」。取自风传媒网站:http://www.storm.mg/article/115166,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8日。
26 Juan Cole, "London's Muslim Mayor is nothing New: 1300 yrs of Muslims who Ran Major European Cities," Informed Comment, May 7, 2016, http://www.juancole.com/2016/05/londons-nothing-european.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facebook .
27 "Sadiq Khan Elected in London, Becoming Its First Muslim Mayor," The New York Times, May 6, 2016, http://www.nytimes.com/2016/05/07/world/europe/britain-election-results.html?ref=world&_r =0.
28 同22。
29 「人口统计:少数​​族裔」。取自民政事务总署种族关系组网站:http://www.had.gov.hk /rru/tc_chi/info/info_dem.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7月30日。
30 同27。
31 同19。
32 「有关香港少数族裔人士特征的抽样调查:主要调查结果」。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00-01/chinese/panels/ha/papers/590c01.pdf,最后查询日期2016年5月13日。
33 "Sadiq Khan: Global figures and media rea​​ct to London mayoral victory," BBC, May 7, 2016, http:/ /www.bbc.com/news/uk-politics-36233379.
34 同27。
35 「英国大选:英国首位华裔议会下议院议员产生」。取自BBC中文网网站: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uk/2015/05/150508_uk_election_alan_mak,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5月8日。
36 「家品够晒人情味 司马文爱蒲西贡Harrods」。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special/art/20160505/19597746,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5日。
37 同13。
38 "Sadiq Khan sworn in as new London mayor," BBC, May 7, 2016, http://www.bbc.com/news/uk-england-london-36235828.
39 Ada Lee, "For Muslims, a lack of ro​​om to worship,"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January 3, 2013.
40 「英国工党候选人当选伦敦首位穆斯林市长」,取自BBC中文网网站: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uk/2016/05/160506_uk_london_khan,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7日。
41 同17。
42 「咩颜色,真系重要」。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19,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4月6日。
43 「2011人口普查主题性报告:少数族裔人士」,政府统计处,2012年12月,第5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