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3-07-09

银发族需要什么?



根据政府统计处的临时数字,香港65岁以上的人口在2012年底突破100万,占全港人口超过14%。[1]按照学者 Florian Coulmas 的定义[2],这个人口比例,已令香港由高龄化社会(aging society)过渡至高龄社会(aged society)。[3]

不管学者如何命名,高龄人口比例增加,都为社会带来挑战与机遇。挑战是社会生产力可能下降,令政府税收减少,公共福利开支也有机会增加。另一方面,高龄人口累积多年的工作经验和人生阅历,其实有助提升社会质素;他们的日常需求,也可能是消费市场的新商机。

市场空间大

高龄人口对消费市场的重要性,可从日本近年的变化探知一二。该国的高龄人口比例,近年已经超越23%,进入超高龄社会(hyper-aged society)阶段。[4]大量的高龄人口,改变了当地的消费市场。连锁超市大荣(Daiei Inc.),现时已改用较为轻巧,方便长者使用的购物车;亦有便利店推出65岁老人专属的签帐卡,提供5%的折扣优惠;品牌Unicharm出产的成人尿布,销量在2011年更首度超越婴儿尿布。[5]

在台湾,类似的情况同样出现。一家科技公司生产的电动代步车,十几年前的主要使用者为残障人士,占了80%,年长人士仅占20%;如今完全相反,80%的用家为银发族。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一早开始研发银发产品,例如智慧型手杖和随身即时低密度胆固醇检定器。[6]

在香港,由银发族带动的私人消费市场变化,可能不及日本那么明显。较为人知的产品,有平安钟、长者手提电话及长者刊物等。但只要看看政府为长者而设,收费亦不低的服务,也能察觉银发市场的发展潜力不止于此。以标榜优质退休社区的「隽逸生活」计划为例,选址北角丹拿道和天水围湿地公园路,配合一站式健康护理、家居、社交服务,提供约1,600个住屋单位。负责项目的房协估计,日后一间500呎的单位「租住权费」约为300万元,最快可于2015年入住。这个价钱绝对不低,但尚未推出市面,房协已收到七百个查询,当中包括九七时移民外国,如今想回香港安享晚年的退休人士。[7]

房协在2003年推出,针对中等收入长者的「长者屋」计划,反应同样踊跃。该批分别位于将军澳和牛头角的长者屋,设有576个单位及100个护老院舍床位。只要年满60岁,支付一笔过约29万至71万元不等的「租住权费」,便可居住终老。长者屋推出后甚受欢迎,不但全部租出,轮候期更长达4至5年。[8]项目原本由福利机构灵实及圣公会福利协会管理,预计房协会在今年底接管。不过有住户担心,房协人员未必具备专业的护理知识和护老经验,做不来打针、插喉等工作。[9]由此可见,为高龄人口而设的产品和服务,在本地有颇大的需求,要担心的反而是供应不足,以及欠缺相关人才。

香港有需求

随着全球高龄人口持续上升,银发族的消费需求只会更大。日本产经省估计,2025年全球高龄产业市场规模将达37兆美元。[10]高龄人口比例仍在增加的香港,更可能是银发经济将来的亮点。专为银发族商机提供咨询的顾问公司Ageing Asia,今年4月发表报告,指2017年亚太区的银发经济将达3兆美元。在15个亚太地区中,根据60岁以上长者的存款、老年人口、寿命等计算的银发商机指数,本港压倒澳洲、新加坡及日本,排行第一。[11]

银发市场摆在眼前,不过跟其他有发展潜力的市场一样,大家都知道有需求,但确切需要甚么,需要时间摸索。智经曾在2010年就提出「终生租约式」单位,让拥有自置物业的长者,可以先将物业抵押贷款,直到单位售出时(一般在贷款人去世或自愿搬出单位后),才一并归还。[12]香港按揭证券有限公司于2011年推出的「安老按揭计划」,正正合符「终生租约式」单位的理念。该计划让长者以自住物业作为抵押品,向银行申请按揭贷款。贷款后,借款人仍是业主,可以继续安居于该抵押物业,直至百年归老。另外,借款人可以终生或于某固定年期内每月取得年金,亦可选择提取一笔过贷款。计划初推出时,反应未见热烈。智经去年的调查显示,60岁以上的长者,竟无一人对计划感到兴趣。40至49岁及50至59岁的年龄组别,亦分别有38%和50%对计划毫无兴趣。

但按揭证券公司去年底推出三项改善措施后,情况有所改变。三项改善措施包括,将用作计算年金的楼价上限由800万港元调升至1,500万港元; 将借款人的最低年龄由60岁降至55岁;以及将一笔过贷款的金额上限由安老按揭贷款的50%年金现值,提高至90%。结果,这些放寛申请资格和提高货款上限的措施推出半年后,一共批出了103宗申请,较对上6个月(去年6月至11月的58宗)增加78%,其中年龄介乎55至60岁的申请人约占四分之一。至今年5月,计划累计申请401宗。[13]

需求未满足

从以上例子可见,纵使银发市场大有可为,要开发受欢迎的产品,仍需要小心研究目标市场的特征。未来香港银发市场的特征之一,是拥有为数不少的小富消费者。根据花旗银行年初的调查推算,本港百万富翁人数突破60万,平均资产净值为1,310万。其中50至59岁的百万富翁人数最多,有三成一,另有三成年龄介乎40至49岁。[14]这批40至59岁的百万富翁,在未来廿多年相继加入高龄大军。他们日后对高端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值得好好研究。

另一方面,占高龄人口比例更重的基层人士,其日常消费需求,同样值得关注。智经曾就高龄人口的日常消费模式进行初步研究,根据当时整理的统计数据,发现大部分的高龄人口,并非上述调查提到的百万富翁。在2009年,60岁以上长者每月收入中位数是3,300元(2004年为3,000元)。其中61.2%有子女经济支援,12.9%有就业收入,50.9%有资格领取高龄津贴[15],10.4%为综援长者。60岁以上长者每月消费中位数,在2008年为2,500元。同一年,47.3%的60岁以上人士表示没有特别的理财计划,较2004的55%少。

究竟这些收入和消费不多的高龄人口,消费时会有甚么需要?据智经的初步研究,单身及低收入长者日常消费面对的一大问题,是产品的供应量往往无法切合他们的需求。由于单身长者的消耗量不大,买得少,别人未必愿意卖,买多了,特别是不可以摆放太久的新鲜食品,自己又用不完。这些单身长者,在香港为数不少,有近12万人,60岁以上独居长者的比例,亦由1981年的6.5%增加至2011年的12.9%,到2021年更预计会增至17.9%。[16]日后商户能否迎合这些单身长者的需要,将是银发经济发展的一大挑战。

除了生活必需品,坊间为长者市场而设的休闲活动,部分也可能出现供求错配。一些旅行社曾推出专为长者设计的旅行团,全程有医护人员陪同,却惹来争议。据智经的初部研究,有人表示参加旅行团的前提是身体健康,因此不太关心有没有医疗人员;全团都是老人家,也显得缺乏活力,吸引力不如有年轻人的旅行团。

至于高龄人士的教育市场,香港算是发展不俗,不少机构推出了各类兴趣班,英文班、音乐班、太极班一应俱全,甚至有学习使用facebook、ipad的「潮」科。如要进一步开拓高龄人士的教育市场,现存的公共政策或可配合,有「中产」长者在智经初部研究的访问中,提议政府放宽持续进修基金的申请资格,接受65岁以上的申请者;智经亦就《2013年度施政报告》及《2013/14年度财政预算案》建议当局为长者增设每年上限5,000元的个人进修开支扣税项目。以上建议,不但有助发展高龄人口的教育市场,对加强长者人口工作技能,提升他们的劳动参与率,也有裨益。

总括而言,以现时香港的高龄人口比例,银发经济已有相当发展空间,关键是能否正视长者的生活需求,以仍他们能为社会作出的贡献。需要照顾的人,能够开发的市场,往往就在身边。

 

 

1 「人口估计:按年龄组别及性别划分的人口」,香港统计处。
2  Florian Coulmas (2007). “Population Decline and Ageing in Japan: The Social Consequences”. Routledge.
3  Florian Coulmas 指,在高龄化社会(ageing society), 有7%至14%的人口超过65岁;在高龄社会(aged society),有14%至21%人口超过65岁;当21%以上的人口超过65岁,则可称为超高龄社会(hyper-aged society)。
4 「银发族银弹充沛」,《台湾工商时报》,2012年7月1日。
5  同上。
6 「银发•钱潮•新商机」,《今周刊541期(台湾)》,2007年5月。
7 「富贵长者屋400万入场」,《东方日报》,2012年2月8日。
8 「活到老 豪到老」,《第106期大学线》,2012年5月3日。
9 「房协收回长者屋管理惹忧虑家属:懂为长者插喉吗?」,《明报》,2013年6月17日。
10「银发市场: 商机何在?」,香港贸发局,日期不详。
11 Asia Pacific Silver Economy Business Opportunities Report 2013. Ageing Asia. 16 April 2013.
12「长者住屋新思维」,智经研究中心,2010年4月。
13「安老按揭再优化」,《信报》,2013年6月18日。
14「60万港人膺百万富翁」,东方日报,2013年3月20日。
15 高龄津贴(生果金)金额为每月1,135港元,无须申请人接受经济状况调查。另政府今年4月正式推出长者生活津贴,即在现行高龄津贴计划的基础上,增设一项特惠生果金,为有需要的长者,经入息及资产申报后,每月提供约2,200港元的津贴 。
16「至2041年的香港家庭住户推算」,《香港统计月刊专题文章》,2013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