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6-08-01 | 《星岛日报》

你想不想运动 跟城市设计有什么关系?



奥运开锣,适逢政府再次举行「全民运动日」,让市民免费使用部分康体设施[1],本地的体育气氛可谓如夏季般炽热。其实全民运动不限于一时三刻,因为只要城市设计得宜,即使没有体育盛事,也可为人们提供多做运动的空间与动力。

多项因素鼓励市民多行几步

一项在今年4月发表、横跨包括香港在内14个城市的研究,发现一个城市的住宅密度、街道交汇处密度、公共交通站数量,以及步行距离内的公众公园数目,与市民的体能活动量成正比。 [2]

以上因素为何与市民的运动量有关?研究人员解释,高住宅密度往往代表居所附近设有商店和服务设施,可吸引居民步行前往光顾[3];街道交汇处多,则反映街道四通八达,方便人们步行前往各处;至于公共交通站多,可鼓励市民多步行往返车站;而步行距离内有愈多公众公园,则意味有愈多空间让人做体能活动。 [4]研究人员认为良好的城市设计,能推动人们多做运动,并指出住在设计最好地区的成年人,其每周体能活动时间较住在设计最差者多68至89分钟。 [5]

参与上述研究的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客座教授Ester Cerin指出,香港人平均每天有44分钟中等至剧烈程度的体能活动量,主要来自步行,高于研究内14个城市的平均每天37分钟。 Ester Cerin认为,除了高住宅密度、服务和公共交通便利,治安良好也让香港人安心在任何时间在街上踱步。 [6]

绿化理念不同 运动意欲不同

除了上述因素,规划者如何看待绿化概念,也会左右城市人的运动意欲。谈及以绿化鼓励人们多做运动,我们可能会想到多建公园或大型草地,不过在香港大学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15,354名英国伦敦居民的步行数据,以及其居所一公里街道网络内的树木密度(即每平方公里树木数量)等因素,发现街道树木多寡,与人们决定是否步行以及走多少路有正面关系。 [7]负责该次研究的学者认为,研究结果可能改变固有的都市绿化理念,即与公园、大型草地等相比,应将更多注意力重放在绿化前往这些地方的路径之上。 [8]

为政府在规划过程提供基本指引的《香港规划标准与准则》(下简称《准则》)[9],亦有提及如何透过设计,从实用性以及美观角度,吸引市民更多在街上步行,例如街道地面宜美丽悦目和富吸引力。 《准则》又指出当行人不惬意,尤其遇上酷热潮湿天气或者下雨天,往往不欲步行,故宜在行人通道制造遮荫效果,例如沿街道、主要运输走廊和行人通道种植树木,而必要时或须选择既粗壮又可抵得住交通废气的品种。 [10]

资料来源: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规划署

要改变空间 前提是有空间改变

除了实用和美观,一些小型设施或许能帮上一把。美国纽约市政府在2010年发表的一份指引,建议在建筑物、车站以及主要路口设标示,附上地图以及最近或下一个车站的距离,说明前往的路径、所需时间以及步行所能燃烧的卡路里,以鼓励市民步行。 [11]

要在街上增建各类设施,免不了受空间限制。 《准则》提到行人路应有足够宽度以容纳人流和街道装置,还须为公用事业设施,以及树木和环境美化设施额外预留空间。这些要求,就为空间不足的旧区带来不少挑战。 [12]以政府现正发展的九龙东新商贸区为例,根据规划署建议,商业用途土地行人地带应最少阔4.5米。 [13]但有曾到观塘区实地考察的人士指出,由观塘道至成业街一段的开源道行人路,仅阔3.7米,而工厂区的一段骏业街以及裕民坊附近的一段辅仁街,阔度更分别仅为2.27米及2.47米。 [14]要在现成空间扩阔行人路,难免会同时影响附近的建筑物和马路,工程殊不简单。

要鼓励人们步行运动,单是扩阔行人路并不足够,还要与其他街道配合,组成网络。再以观塘为例,有意见指乳酸里一带缺乏横街窄巷必备的网络性,行人进入后只能一走到尾,难以吸引人流。 [15]前述的纽约市指引便建议在过长的街区,每200至300英呎加设行人通道,以增加街与街的联系。 [16]

除建立街道网络之外,休憩空间的设计亦须注意。纽约市的指引提到,在发展新项目时,应将空旷地方整合为一片空间,而非多个七零八落的细小空间,并且尽量让住户步行十分钟便可到空旷地方。 [17]在香港,人均休憩空间固然远低于上海(4平方米)、新加坡(7.5平方米)、纽约(29平方米)等大城市,每名市民实际能享用的休憩空间[18],亦可能连2平方米也不到,低于《准则》所订的标准[19],其中一个主要理由,是休憩用地未必会开放给公众。 [20]事实上,《准则》亦没有规定休憩用地必须开放给所有公众人士[21],另有报道指现时休憩用地的用途千奇百怪,油麻地果栏一段供栏贩使用、停放货车的空地,还有当区玉器小贩市场的一部分,都被划作及计算为休憩用地。 [22]

规划初期宜多考虑健康元素

在已经开发的旧区,改动自然困难,这更加说明了规划阶段的重要。政府就湾仔北及北角海滨城市设计的研究中,从公众的意见以及当局回应,可以见到社会对规划是否便利行人的重视,例如改善内区与海滨的联系,建造方便步行的环境,包括加入合适的园景和遮荫设施,以及设立指示和路牌等。 [23]

运输署在1999年公布的「第三次整体运输研究」,确认「步行是一种重要的交通模式」,并指「行人设施必须纳入运输及土地用途规划内」,又提出若能把人口及就业集中在铁路站附近,可减少市民对私家车的倚赖。 [24]这是否给予「步行」充分重视,见仁见智。因为也有人认为,政府落实交通规划时,行人权往往被置于行车权之后。 [25]

无论现况如何,若香港要加强步行在运输规划中的地位,可考虑订立明确目标。加拿大温哥华2014年推出一套健康城市策略,提出至2020年时,每名当地居民步行五分钟即可到达公园、园林路或其他绿色空间,以及超过一半的行程以步行、踏单车或公共交通工具进行。 [26]

2014年,香港约有三成人口患有慢性疾病[27],其中恶性肿瘤、心脏病和脑血管病等慢性疾病,是2015年香港的头号、第三及第四疾病死因。 [28]每日步行、快步走这类会令人呼吸和心跳稍为加快及轻微流汗,但不觉辛苦的体能活动,有助预防慢性疾病。 [29]透过都市设计推动人们多步行,多运动,未必可以为香港赢取​​更多奥运奖牌,却有望换来更多健康人生。

1 「全民运动日2016:目的」。取自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网站:​​http://www.lcsd.gov.hk/tc/sfad/2016 ,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6日。
2 James F Sallis, "Physical activity in relation to urban environments in 14 cities worldwide: a cross-sectional study," Lancet 387 (2016), pp. 2207, 2208 and 2210.
3 同2,第2214页。
4 同2,第2208、2214至2215页。
5 同2,第2208页。
6 "Study on Environment and Physical Activity published by HKU scholar in The Lance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http://sph.hku.hk/en/news/press-releases/press-releases-2016/the-lancet, last modified April 5, 2016.
7 Chinmoy Sarkar et al., "Exploring associations between urban green, street design and walking: Results from the Greater London boroughs,"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143 (2015), pp. 112, 114, 121 and 122.
8 同7,第123页。
9 「香港规划标准与准则—第一章:绪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规划署,2015年11月,第2页。
10 「香港规划标准与准则—第十一章:城市设计指引」,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规划署,2015年11月,第18至22页。
11 "Active Design Guidelines: Promoting Physical Activity And Health In Design," New York City, 2010, p. 28.
12 同10,第20页。
13 「表9:建议行人路/行人道的最低阔度标准」。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规划署网站:http://www.pland.gov.hk/pland_tc/tech_doc/hkpsg/full/ch8/ch8_tbl_9_s.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28日。
14 龙子维,「行人路『好走』 改善交通挤塞」,《经济日报》,2015年7月23日,http://paper.hket.com/article/652562/行人路「好走」改善交通挤塞
15 龙子维,「市区重建消灭行人」,独立媒体,2015年6月1日,http://www.inmediahk. net/node/1034755
16 同11,第37页。
17 同11,第30页。
18 「不公空间:探讨香港休憩用地的政策漏洞」。取自思汇网站:http://www.civic-exchange.org/tc/publications/6782988,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4月5日。
19 「香港规划标准与准则—第四章:康乐、休憩用地及绿化」,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规划署,2015年10月,第9页。
20 同18。
21 同18。
22 冯普贤,「揭规划发水你不可不知的七个奇怪『休憩』用地」,香港01,2016年5月28日,http://www.hk01.com/港闻/23153/揭规划发水-你不可不知的七个奇怪-休憩-用地-
23 「湾仔北及北角海滨城市设计研究:第一阶段公众参与报告」,规划署,AECOM,香港大学嘉道理研究所,2016年4月,第39及40页。
24 「第三次整体运输研究 : 研究报告 *免费刊物只可在此网页下载」。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运输署网站:http://www.td.gov.hk/tc/publications_and_press_releases/publications/free_publications/the_third_comprehensive_transport_study/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2月17日;「第三次整体运输研究: 研究报告*免费刊物只可在此网页下载> 3. 指导原则」。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运输署网站:http://www. td.gov.hk/tc/publications_and_press_releases/publications/free_publications/the_third_comprehensive_transport_study/3_guiding_principles/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2月17日。
25 健康空气行动,「消失的行」,独立媒体,2015年5月13日,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4235
26 "Healthy City Strategy: our goals," City of Vancouver, http://vancouver.ca/people-programs/healthy-city-strategy.aspx, accessed June 28, 2016; "A Healthy City for All: Vancouver's Healthy City Strategy 2014-2025 (Phase I)," City of Vancouver, October 2014, p. 14 .
27 「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58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5年10月,第1、23及27页。
28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五年主要死因的死亡人数」。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网站:http://www .chp.gov.hk/tc/data/4/10/27/380.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3月29日;「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58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5年10月,第11页。
29 「为健康 多步行」。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卫生署网站:http://www.change4health.gov.hk/ tc/whats_new/health_watch/index_id_9.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11月28日;「认识你的体能活动量」。取自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网站:http://www.lcsd.gov.hk/en/sportforall/common/pdf/leaflet_c.pdf,查询日期2016年6月24日,第2、9及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