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08-24 | 《信报》

选举辩论人太多 阖府统请有用么?



新一届立法会选举快将举行,多间广播机构一如既往陆续举办选举论坛,让选民深入了解各候选人的政纲以及对不同议题的立场。不过,今届五区直选战况激烈,单是新界东就有多达22张名单争夺9个议席,破历届纪录。 [1]如何在有限的广播时间内,给观众、听众一个既不流于表面、亦不违反「公平及平等对待」原则的选举论坛,对广播机构及候选人都出现前所未有的挑战。

电视选举辩论始于美国1960年总统大选,选前民望领先的尼克逊在该次辩论表现欠佳,令本来知名度不高的甘迺迪扭转逆势,最后更当选总统。 [2]16年后,电视辩论正式成为美国大选的常规项目,其后更统一由总统辩论委员会主办,章程有如选举条例般严谨。 [3]

在英国,当地要到2010年的首相大选才举行首次电视辩论。 [4]至于香港,官方选举论坛早见于1991年立法局选举,另2007年竞逐行政长官的梁家杰与在任的曾荫权亦举行了两场电视直播选举辩论;及后同年底的立法会补选和此后两届立法会选举都有电视辩论环节,成为选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各党派候选人在广大观众前当面对质、剑拔弩张、火花四溅,候选人的精彩发言和失仪表现,都会在大气电波以至网上「无限loop」,成为市民茶余饭后的热话,甚至影响选民的投票决定。由电视播出的选举论坛,其话题性及触及面之广,也是真金白银的选举广告以至候选人挨家挨户的「洗楼」无可比拟。对于政绩差劣和寂寂无闻的候选人而言,电视辩论也是一个「博翻身」的平台。

动辄历时三数小时

一场有声有色的选举辩论不单是着眼候选人的sound bite,更应让选民了解各党派,尤其是政治小众、缺乏资源作铺天盖地宣传的候选人。不过,随着候选人数目有增无减、质素亦良莠不齐,或令论坛沦为候选人互相攻击的平台。举例指,日前无线电视举行立法会新界东选举论坛,22张候选人名单各有30秒开场发言、40秒总结发言,亦获分配2分钟作主场质询,另有6张名单获抽出可发动4分半钟自由辩论,4个环节历时近3小时,对候选人、论坛主持以至观众都是一场耐力战,亦令可观性大减。论坛期间多名候选人七嘴八舌发言不时导致「叠声」,连电视字幕也无法识别候选人的发言内容,基本上是消耗论坛时间。

然而,缩短节目时间又会令候选人本来已经非常有限的发言时间更形紧绌,广播机构亦碍于立法会选举活动指引(指引)规定,须邀请同一选区所有候选人出席论坛。

参选人太多 每人分得的时间太少

根据新修订指引,广播机构须按「公平及平等对待」原则及相关指引处理任何与选举及候选人有关的节目,并确保不会优待或亏待任何候选人。倘若广播机构邀请一名候选人参加选举论坛,同区所有候选人亦应获邀,并容许每人以相等时间陈述其参选政纲,除非他们选择缺席,否则广播机构可能会被选举管理委员会公开谴责。 [5]

因此选举临近,电台、电视及纸媒只要在报道内容提及其中一名候选人,即须按指引详列同区所有候选人名单,以示公允。例如无线新闻近日一则长约3分15秒的立法会选举报道,记者在报道末段单是读出新界东选区排名单首位的候选人已经用上29秒[6] ;纸媒方面,个别报章会另辟版位,一口气列出当日报道曾提及的各选区候选人名单首位。

原则上不亏待任何候选人 现实中未必做到

当局早前解释,为了让广播机构在设计论坛节目时有较大弹性,原则上没有要求广播机构在选举论坛上给予每张候选人名单完全相等的发言时间。 [7]虽然这样已较过去的「平等时间」原则宽松,但无助广播机构因为「不会优待或亏待任何候选人」的原则,而导致辩论时间过长或候选人发言时间过短的问题。

指引原意是透过不同党派都有机会发言,不偏袒个别政党或候选人,除了保障公众利益、不干预选民的个人判断外,亦是广播机构作为公共广播媒介应有的政治中立原则。不过,早于2012年已有选举论坛主持人形容指引「刻板」,单是要听清楚谁在发言,及候选人的发言内容已经相当困难,加上受制于电视台的节目空档时间,担心候选人名单数目增加会令发言时间「摊薄」,牺牲讨论质素。甚至有学者认为,在个别选区只有两、三人有机会当选,邀请所有候选人只是浪费时间。 [8]

站在候选人的立场,近年的选举论坛动辄两小时,但候选人由准备、出发到出席录影或直播的论坛却至少花上三、四小时,论坛扣除广告时段、环节简介等,每张候选人名单实际上可能只得约三、四分钟时间发言。候选人在同样的时间,可以选择落区直接跟目标选民接触,或许更符合成本效益,出席论坛只是「唔想蚀底」。再者,让每名候选人都能够「公平发言」,现实中不见得会有公平的结果。在现行制度下,同一个政党可以在同一选区分拆多张名单参选。资源丰厚的政党若明知党员辩才不佳,大可借分拆名单,使对手无法在电视辩论中「出位」。

2012年立法会选举针对选举论坛安排的投诉达38宗,远多于对上一届的3宗。投诉内容主要是論坛对候选人作不公平评論,及論坛制作或安排不公平。 [9]今届候选人增多,有关数字相信只会有增无减。政府2013年曾研究应否规限论坛的主持形式及发言时间,或给予主持机构更大自由度,例如只邀请部分候选人参与[10],但相关讨论不了了之。

英美澳加选举 电视辩论有筛选

选举论坛要达至公平、平等,不等于硬性要求每名候选人得到相等的亮相时间。过去最常被引用的例子是美国总统大选,例如今届大选单是民主、共和两党有177人报名竞逐,还未计及266名独立或第三政党候选人。 [11]由于数以百计的候选人难以在电视上频频出镜,自2000年起,当地规定候选人须在五间指定全国民调机构取得至少15%选民支持,方可参与选举辩论(见表一)[12],因此传媒向来只聚焦有胜算的候选人,选民亦可在三场辩论中,有充分时间了解候选人对不同议题的立场,而不至于一人三两句就完结的「吹水会」。

加拿大总理选举的电视辩论同样设有门槛。候选人需要其所属政党在下议院占一席位,及在民调取得至少5%民意支持才可获邀参与。英国、澳洲亦无邀请所有候选人参与选举辩论的规定。 [13]至于台湾,除了官方指定以公帑举办的政见发表会,总统、副总统选举并无硬性规定候选人参与电视辩论,即使有亦以三场为限。 [14]

资料来源:立法会秘书处(2013)、ITV News

只邀请部分候选人最直接的坏处,是知名度低、属于政治小众的候选人可能无机会出席任何辩论。广播机构亦予人筛选嫌疑,令个别候选人永无「翻身」机会。再者,香港地区直选实行比例代表制,候选人只需相当部分的票数即可入局,民意支持度又可以在数日之间出现重大变化,倘若论坛由市场主导,排除一时间支持低的候选人参与辩论,无疑是扼杀选举的其他可能性。

另外,候选人在论坛上面对对手的质询、言语上的挑衅及攻击,如何在压力下作出得体的临场反应亦考验候选人的智慧、心理质素,甚至人格,这些从政人士需要具备的条件,是选民平日与候选人在街头接触,或在社交媒体互动难以深入了解的,因为候选人单对单面对选民时,倾向展现质素最好、EQ最高的一面。

要在多方面取得平衡,有应届立法会选举候选人建议修改指引,容许广播机构举行两轮辩论,首轮邀请所有候选人参与并介绍政纲,让选民对他们有基本认识,次轮再按辩论主题、候选人支持度等准则,邀请部分候选人出席论坛,让选民各取所需。不过,他承认香港的选举期太短,当局于今届选举日前约一个月才刊宪公布获有效提名的候选人名单及编号[15],广播机构难以在一个月内为所有选区接连举办两轮选举论坛。

另外,任何合资格人士只要获得100名选民提名,并缴交5万元选举按金即可参加立法会选举[16],过去曾有立法会议员建议提高选举门槛,避免候选人数目过多,但政府称不会为迁就论坛安排而提高门槛[17];亦有建议把候选人分组,以进行更有意义的选举讨论 [18],最后亦无疾而终。

论坛以外的选战擂台

不过,时移势逆,随着Facebook、网台等新媒体兴起,选举辩论早已不再是选民了解候选人的唯一途径。在香港,几乎所有直选议员都已开设Facebook专页与支持者互动,市民亦可透过在专页留言、Facebook Live与候选人直接交流,与电视辩论只能单向接收资讯不同。台湾有民调指出,只有三成民众仍会按候选人的辩论表现作出投票决定,20至29岁年轻人更有逾九成表示不会因此改变投票立场。 [19]美国亦有学者提出电视辩论只能影响极少数游离选民的决定。 [20]

的确,对比受制于选举活动指引的电视辩论,候选人可以利用互联网,在不受形式、时间限制下接触目标选民,深入讨论相对冷门的议题。近年不少民间组织亦积极在社区举办小型选举论坛,就他们关注的议题邀请候选人表达看法。由于指引对广播机构以外的选举论坛规管较宽松,候选人及选民都可按论坛的主题、辩论形式决定是否参与,是了解候选人的另一途径。

不过,有本地学者​​指出,目前主要使用报纸、电台和电视等传统媒体的人口仍占逾六成[21],因此传统选举辩论仍然是重要的资讯渠道,不可忽视。而候选人即使是主攻年轻人票源亦应重视其他年龄层选民的需要,例如先出席传统选举论坛,再转场与网民在社媒「赛后检讨」。广播机构亦可考虑仿效澳洲大选,将传统选举辩论与社媒二合为一,举行当地史上首场线上选举辩论,由Facebook及当地大型新闻集团转播,选民可透过记者在辩论期间提出问题,较传统选举辩论更互动。 [22]日后香港的选举辩论,是否也有更多跨媒体合作的可能?

1 「2016年立法会换届选举新界东地方选区获有效提名的人士」。取自2016年立法会选举网站:http://www.elections.gov.hk/legco2016/pdf/LC5_Valid_c.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8月5日。
2 「甘迺迪借电视辩论 反胜尼克逊」。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00416/13934441,最后更新日期2010年4月16日。
3 沉旭晖,〈台选举辩论效颦美国〉,《明报》,2004年2月21日,B16页。
4 “Televised Debates in Parliamentary Democracies,” LSE Media Policy Project, January 2015, p.5.
5 「第十一章 竞选广播、传媒报道及选举论坛」。取自选举管理委员会网站:http://www.eac.gov.hk/pdf/legco/2016lc_guide/ch/chapter_11.pdf,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27日,第206至207页。
6 「梁天琦参选资格被取消 选举主任指不信其改变立场」。取自无线新闻网站:http://news.tvb.com/local/57a0c47d6db28ce736c94eda/,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8月3日。
7 「2016年3月21日政制事务委员会会议纪要」,立法会政制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666/15-16号文件,2016年6月6日,第9页。
8 〈名单多平等指引考起传媒〉,《明报》,2012年8月1日,A06页。
9 「立法会选举:选举論坛」,立法会政制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938/12-13(04)号文件,2013年4月,第5页。
10 同9。
11 Philip Bump, “Yes, a ton of people are running for president. It's still not the record, though.” The Washington Post, July 2, 2015,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fix/wp/2015/07/02/since-1980-nearly-2500-people-have-run-for-president/.
12 「资料摘要 选定地方的选举辩论」,立法会IN17/12-13号文件,立法会秘书处,2013年4月11日,第15页。
13 同12。
14 「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新 84.08.09 制定)」。取自全国法规资料库网站: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D0020053&FLNO=45,查询日期2016年8月5日。
15 「立法会选举289名候选人提名有效」。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8/05/P2016080500307.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8月5日。
16 「立法会换届选举明日起接受提名」。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7/15/P201607150053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7月15日。
17 郑治祖,〈白鸽要求提高立会参选门槛〉,《文汇报》,2013年4月16日,A23页。
18 「2012年12月17日政制事务委员会会议纪要」,立法会政制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041/12-13号文件,2013年5月2日,第17页。
19 吴晓沛,「观察:电视辩论对台湾总统选情的影响」。取自BBC中文网网站: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6/01/160102_taiwan_tvdebate_polls,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月2日。
20 John Sides, “Do Presidential Debates Really Matter?” Washington Monthly, September/October 2012, http://washingtonmonthly.com/magazine/septoct-2012/do-presidential-debates-really-matter/.
21 苏钥机,〈社交媒体成为第四影响势力〉,《明报》,2014年11月20日,A40页。
22 “news.com.au Leaders' Debate will be 'different to any you've seen before',” news.com.au, June 17, 2016, http://www.news.com.au/national/federal-election/newscomau-leaders-debate-will-be-different-to-any-youve-seen-before/news-story/5e482f3109a9506782233f91f74e9d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