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6-09-30 | 《经济日报》

香港作为他乡 如何吸引港二代「回流」?



近年深圳推出一系列优厚的人才政策,吸引港青前往创业。除了税务补贴、创业资助之外,今年3月出台的《关于促进人才优先发展的若干措施》,更为符合条件的海外人才提供公寓房及租金津贴,令港青垂涎不已。以前海为例,几年间来自香港、台湾及外国的申请人数均呈倍数增长。 [1]

香港招贤纳士虽然不及深圳政府出手阔绰,却也不乏新招,其中「输入中国籍香港永久性居民第二代计划」(下称「港二代计划」),便旨在吸引那些与香港较有联系,而又拥有海外高等学历的年轻人回港发展。有效的人才政策,不但要考虑自身所需,亦要顾及人才的背景和需要。 [2]港二代的父母早年千辛万苦移居海外,这些港二代远渡重洋回到香港发展,究竟是要认祖归宗,还是视自身为旅居他方的侨民,便相当影响「港二代计划」的政策方向。

落地生根后 故乡成他乡

上世纪发展中国家的人民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纷纷移民到发达国家,这股潮流香港躬逢其盛,无论是作为移民的终点站、还是中转站,在这过程中汇聚了大量人口。本身是广东台山人的「财爷」曾俊华,曾提到海外的台山华侨,数目比国内的台山乡亲还要多,即使是他自身亦是因为父母押后移民美国,才阴差阳错成为香港人。 [3]当局估计在1980至2013年间,有84万名香港居民移居海外,当中近九成移居美国、澳洲、新西兰、加拿大和英国。 [4]

但人口流动不只是单程路,移民多年后重返故乡的,也大有人在。以早年移民德国的土耳其人为例,他们在德国习得先进技术后,便有不少回流母国创业。 [5]德国在1983年亦推出补贴政策,鼓励土裔德国人返回土耳其。

不过有学者追踪那些随父母回流的第二代土裔德国人后,发现他们与第一代存在颇大差异。他们回到土耳其后,大多仍从事与德国连系较深的工作,例如旅游局、贸易公司、翻译处、航空公司等等。 [6]

第三种文化空间 造就另类身份认同

这些从德国回流的土二代,透过混合而流动的认同,更创造出「非德亦非土」的第三种文化空间。对他们而言,在移民国土生土长,独特的成长经历决定了他们的认同方式及社交文化圈子。早年移居海外的香港人,对此相信不会陌生。在一项讲述印度裔第二代在美国生活的研究中,亦有印二代忆述儿时渴望成为金发碧眼的美国女孩,并排斥身边任何与印度相关的事物,包括宝莱坞音乐、印式食物、印地语等等;就读大学之后,仍然避免任何与印度有关的人和活动。 [7]

以上行为外界或稍嫌偏激,但少数族裔为了融入主流社会而排拒原生文化,不难理解。对于港二代而言,他们的自我认同亦一言难尽。有研究指出,大部分「回流」香港的加拿大港二代,仍维持强烈的加拿大认同,坚信加拿大才是自己的「家」。 [8]有受访者指,若在一场运动比赛中加拿大与香港对垒,他会毫无疑问地为加拿大喝采。 [9]

但如前文所言,这些长期生活在第三种文化空间的港二代,身份认同颇为独特。有港二代表示无论是对加拿大的白人,还是本土香港人,都难以真正沟通结交,前者总有些话题如农历新年、红包等是无法连系的,而后者更存在巨大的教育、文化与生活背景差异。因此无论是生活在加拿大还是香港,他们的真正朋友圈都是华裔加拿大人,多数是同学关系,或是朋友间互相辗转认识,也只有在这个圈子中,才能够就任何话题畅所欲言。 [10]

这种连系着港二代社群的朋友圈,可以极具感染力。有港二代指,回港纯粹是受到同侪影响,尤其是加拿大的高中同学,他们互相分享共同的价值、秘密及故事,当圈子中有人回香港发展,他便也跟着回港。 [11]

一名循「港二代计划」回流的华裔向智经表示,当他还在加拿大的时候,当地华人圈子和大学当中,几乎无人知晓这一政策,认为或许是港府宣传不足,或是宣传方式未能真正进入这些「朋友圈」当中。如今政府既已决定无限期推行「港二代计划」[12],宣传策略上值得多下工夫,让计划深入目标社群的「朋友圈」。

何必去父母之邦?

加强宣传之余,当然亦需了解什么可以驱使港二代离开父母之邦,远赴陌生的「故乡」,这样才有助当局推出合适的诱因。有研究解释,一些港二代离开加拿大,是因为当地缺乏升迁机会,又出现职业错配。 [13]在升迁机会方面,有曾在加拿大一间主要银行工作的港二代指,有同事在该行工作五年却仍得不到提拔,甚至有同事40多岁,工作内容仍与他相若。 [14]在职业错配方面,当地有大约五分之一的大学毕业生,从事了未能发挥其学历或资历的职业。 [15]

亦有港二代慨叹,相比起美国和亚洲,加国能提供大量工作机会的城市委实太少,导致他们放眼海外,而香港作为世界主要的金融中心,这里亦有朋友及亲戚,成为了他们选择来港的原因。 [16]这似乎印证了香港当局的政策预期,即港二代的家庭与香港有「连系」,故较有意欲回港发展。 [17]

但正如上文所述,我们不宜过份解读这种「连系」,毕竟许多港二代,并不会视香港为最重要的「家」。 [18]对于移民的第二代而言,所谓「回流」,往往不是回到自己本来的家乡,而是他们漂泊异地的开端。 [19]

不宜高估连系 协助港二代适应

因此我们不应被「回流」这词的字面意思所误导,而轻视港二代与本土社会文化的疏离感。有从加拿大「回港」的港二代认为,香港人在职场面对不合理的规定,会倾向因循而非挑战,而阶级分明的职场文化,以至需要经常加班的工作风气,也令他们难以适应。职场以外,香港的拥挤、嘈杂及污染的环境[20],乃至语言差异,亦构成他们寻找工作的障碍。 [21]

事实上,许多从加国「回流」的港二代,还是倾向维持加拿大式的生活习惯,例如看曲棍球比赛、读加拿大新闻、上酒吧饮酒。[22]要争取港二代长期留港贡献,还需要深化人才政策,才能完成最后一里路。上述提到的印二代研究,该受访者本来认为自己「首先是一个美国人」的印二代,按教授要求选修了一门关于印度的课程,并随班赴印游历十天,见识到「祖国」在蓬勃开放下的繁荣景象,又透过在印度实习和进修,才爱上这个不知道是他乡还是故乡的国度。 [23]

有港二代则向智经表示,希望港府可联系本地雇主提供就业支援。事实上,这类诉求亦广泛见于其他外来人才的建议当中,例如有内地「港漂」希望香港政府推出更多活动,如举办一些帮助内地人找工作的讲座,乃至推出优惠政策。 [24]审计署在今年4月亦发表报告,建议政府更积极地掌握市场的薪金、福利等资讯,例如综合本地大学最新公布的毕业生就业调查报告、信誉良好的雇主提供的薪酬福利条件,以及本地媒体(例如报章和招聘杂志)刊登的招聘广告等,以制作市场薪酬资料库。 [25]虽然其出发点是方便当局进行资格审查,但有关资料库建立后,若能开放予外来人才参考,对协助他们在港发展,也不无裨益。

此外,不论是港二代还是内地「港漂」,都曾表示语言是他们寻找工作和职场发展的障碍,根据香港集思会的报告,有三成五受访「港漂」指出,粤语不佳导致难觅合适工作,是他们离开香港的原因之一。 [26]其实撇除外来人才,香港的少数族裔也有学习粤语的需求,按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其中菲律宾人、印度人、尼泊尔人等,均只有不足五成能够把广州话作为「惯用语言/其他语言/方言」。 [27]政府长远可考虑整合各方资源,加强相关的语言教育。

现时港府推出的人才政策,不可谓不多,诸如「一般就业政策」、「输入内地人才计划」、「优秀人才入境计划」、「非本地毕业生留港/回港就业安排」以及「港二代计划」等等,已颇能面向各样背景的人才;日后若能深化政策,让外来人才更适应、享受在港生活,不论他们是否港二代,也会在这里找到情感的故乡。

资料来源:入境事务处

1 〈港青在深创业涌热潮 多层次人才政策发力〉,《香港商报》,2016年9月8日,A12页。
2 「想港二代回流但你知道港二代在想什么吗?」,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462,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24日。
3 曾俊华,〈奇遇〉,取自财政司司长网站:http://www.fso.gov .hk/chi/blog/blog100416.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4月10日。
4 「2015年施政报告保安局的政策措施」,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654/14-15(05)号文件,2015年1月,第6及7页。
5 Nilay Kilinc, “Second-Generation Turkish-Germans Return ‘Home’: Gendered Narratives of (Re-)negotiated Identities,"(Master diss., University of Surrey, 2014), p.25.
6 同5,第25页和第28页。
7 Sonali Jain, "For Love and Money: Second-Generation Indian Americans in the Indian Knowledge Economy," Working Paper No. 76, Centre on Migration, Policy and Society, University of Oxford (2010), https://www.compas.ox.ac.uk/media/WP-2010-076-Jain_Indian_Americans.pdf, p.9.
8 Miu Chung Yan, Ching Man Lam and Sean Lauer, "Return Migrant or Diaspora: An Exploratory Study of New-Generation Chinese–Canadian Youth Working in Hong Kong,"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and Integration 15 (2014), doi:10.1007/ s12134-013-0274-8, p.179;「Genie计划一直在港工作,退休后始返回加拿大。」〈港移民第二代夫妻档回流创业〉,《东方日报》,2015年10月19日,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51019/00176_031.html
9 Miu Chung Yan, Ching Man Lam and Sean Lauer, "Return Migrant or Diaspora: An Exploratory Study of New-Generation Chinese–Canadian Youth Working in Hong Kong,"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and Integration 15 (2014), doi:10.1007/ s12134-013-0274-8, p.191.
10 同9,第185页和第190页。
11 同9,第189页。
12 「无限期续推回流计划」,《大公报》,2016年1月14日,http://news.takungpao.com.hk/paper/q/2016/0114/3267559.html
13 同9,第186页。
14 同9,第186页。
15 同9,第182页。
16 同9,第187页。
17 「2015年施政报告保安局的政策措施」,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654/14-15(05)号文件,2015年2月3日,第7页。
18 同9,第191至192页。
19 同9,第181页。
20 同9,第190至191页。
21 同9,第184页。
22 同9,第189页。
23 同7,第9页。
24 「『港漂』看香港──内地来港留学及工作人士的心态及处境研究」,香港集思会,2013年11月,第37页。
25 「优秀人才、投资者及劳工入境计划」,香港审计署,2016年4月5日,第27页。
26 同24,第32页。
27 「2011人口普查主题性报告:少数族裔人士」,政府统计处,2012年12月,第5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