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6-10-20 | 《星岛日报》

幸福可量度 经济增长行多步



老友聚首,惯常总会互报近况。扩展了新业务的商人,或会分享他们的「英勇事迹」,受了上司气的打工仔,可能会诉几句苦。有人会说说最近迷上的闲暇活动,有人会谈论身体状况,也有人交换凑仔经。反正话题不会单一,也不会把「钱、钱、钱」挂在口边。因为大家心里明白,有钱也不一定幸福。

放诸社会,经济发展同样不是衡量一地幸福的唯一指标。近年香港经济大致平稳,2016年上半年实质本地生产总值(GDP)按年上升1.2%;过去五年,人均GDP增幅亦达2.1%。 [1]然而身处其中的香港人,并非每个都感受到繁荣带来的幸福。根据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的最新民调,约四成受访者表示有意移民,而令市民有此打算的主要原因,包括对政府施政、居住状况和政治环境的不满。 [2]学生组织AIESEC香港总会的调查亦显示,近六成受访者对未来感到悲观,受访青年认为,人口老化、资源分配不均和社会不稳定为香港的三大逼切挑战。 [3]

GDP存局限 不完全反映福祉

GDP指一个经济体在特定时期内所生产的商品及服务的总价值,若再按人口总數平均计算,即可得出人均GDP。 [4]自经济学家Simon Kuznets于1934年提出这种量度方法,各地政府便陆续以之衡量经济发展、比拼政绩。 [5]

然而,GDP衡量的是经济表现,其增长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活得更好。首先,在人均GDP增长的同时,有人可能正面对裁员减薪,收入不升反跌。即使大家的收入都有所增加,但工作压力和满足感等主观感受,以至家庭关系、健康状况等与福祉息息相关的因素,都难以从经济数据中观出端倪。

另外,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Joseph Stiglitz曾撰文以政府开支为例,指作为GDP的构成之一,政府开支部分只反映了金额,却未能考量公共支出是否有效运用。 [6]言下之意,即使政府增加公共支出,改善交通基建,但市民对于交通服务是否满意,实难以透过GDP反映。就连「GDP之父」Simon Kuznets也承认,「一国的福祉……几乎无法用衡量全国收入的指标推算出来」。 [7]

因此,若单以提高GDP作为社会发展的目标,便会忽略与市民生活攸关的其他范畴。随着环境污染、贫富差距、医疗卫生等问题陆续浮现,各地政府亦逐渐意识到需要制订经济层面以外的发展目标。

以幸福为指标 重新定义社会发展

被誉为「世界上最快乐国家」的不丹,早于1972年制订「国民幸福总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是全球首个制订幸福指数的国家。 2008年,当地更将国民幸福总值列入宪法,以指导国家政策,确保促进国民幸福的国家目标,不会受政府更迭所影响。 [8]

及至近年,愈来愈多国家、学术机构及民间团体设计相关指数,以了解市民生活状况。而突破性发展,首先是2007年国际间就「走出GDP」倡议(Beyond GDP Initiative)达成共识,认为需要发展经济以外的社会指标,以量度福祉。 2009年,由法国总统发起创立的「量度经济表现及社会进程委员会」(简称「Stiglitz委员会」),建议将健康、教育、环境、政治参与、社会联系等,纳入客观福祉的量度范畴,并指出主观与客观福祉同样重要。 [9]不丹的人均寿命低于全球平均值、基建处于「交通基本靠走、通信基本靠吼」的状态[10]、教育水平偏低(成年人识字率64.0%,低于全球85.3%的平均水平[11]),却被认为是快乐国家。民众主观感受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Stiglitz委员会的建议对其后多个幸福指数的设立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例如促成2011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建立的「更好生活指数」(Better Life Index)。 [12]其他国际组织,如联合国则于2012年首次发表的「世界快乐报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则按人均GDP、预期健康寿命、社会支援、贪腐观感等主题,量度和分析影响快乐的因素。 [13]

加拿大政府亦参考Stiglitz委员会的福祉概念和计量方法,于2011年发布加拿大福祉指数报告《加拿大人实际上过得怎样? 》(How are Canadians Really doing?)。加拿大福祉指数涵盖生活水准、健康、环境、社区、教育、时间运用、民主参与,以及休闲及文化八大范畴。另外,每五年亦会进行个别社区的统计调查,以量度主观福祉并进行较深入的关系分析。最新数据显示,加拿大福祉指数在1994至2012年的累积升幅仅为5.7%,远逊同期实质人均GDP28.9%的升幅。 [14]

香港人幸福吗?

「金钱买不到快乐」这句话,在加拿大得到印证,香港的情况又如何?前文提及的联合国「世界快乐报告」,亦有就香港人的生活幸福感进行评分。今年3月公布的最新排名中,香港在全球逾150个地区中位列第75名。 [15]不过需留意的是,国际机构的指数,并非因应香港的社会经济特色而制订,因此未必适用于本港。例如经合组织的更好生活指数中,以住宅厕所有冲水系统的住户百分比反映住屋情况,便不适合量度住屋基础设施较为完善的香港。 [16]

国际机构的指数未能适用于本港,却为建立一套客观而全面的香港福祉指数,提供了扎实的理论框架。智经以此为基础,选取11个与香港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主题,包括收入及收入再分配、房屋、工作、健康、安全、教育、环境、文娱休闲、家庭、政府管治及公民社会,以及交通,建构「智经幸福指数」,从多角度了解香港市民福祉。 [17]

「智经幸福指数」以2000年为基准年,分析显示,过去15年,香港经济大幅增长,实质人均GDP累积增加了56.9%;但「智经幸福指数」仅上升了0.4%,几乎原地踏步。尤其值得警惕的是,2015年,楼价与收入比率、租金与收入比率、公共交通服务投诉率、新闻自由满意度等个别指标,较2000年时显著下跌超过15%。 [18]

从收集数据开始 将福祉概念落实至公共政策

「智经幸福指数」反映市民在不同范畴的生活状况,为政策制订者提供参考,以改善市民生活质素。但由于现有的官方数据中,与福祉概念相关的不多,亦未有涵盖市民的主观感受,相关统计调查仍有待完善。参考海外经验,长远而言,当局可从统计调查、研究分析及政策制订三大方向着手,将福祉概念落实至公共政策。例如建立香港福祉统计系统,透过现有或新增的统计调查,收集与市民福祉有关的数据等。 [19]

钱不是万能,没钱却万万不能,GDP仍是社会发展的重要指标。福祉指数在考虑经济因素的同时,能够兼顾社会多个发展层面,促进各界关注不同的民生范畴,较单单参考GDP更值得重视。再进一步,若政府能将福祉概念及分析纳入决策考量,更是有助公共政策体现「以民为本」。具体上如何落实,智经将另文再谈。

1 《二零一六年半年经济报告》,财政司司长办公室 经济分析及方便营商处 经济分析部,2016年8月,第2页、111页。
2 「中大香港亚太研究所民调:四成人如有机会希望移民 付诸行动者不足半成」,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2016年10月11日,第3页、5页。
3 刘洁伶,〈近六成受访青年 对港未来不乐观 梦想难实践 缺乏自信〉,《星岛日报》,2016年10月11日,A06页。
4 《2015年本地生产总值》,政府统计处,2016年2月,第7至8页;「生活素质的定义」。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pshe/references-and-resources/life-and-society/Section_1_D1.pdf,查询日期2016年10月13日。
5 《香港人,幸福吗?智经幸福指数》,智经研究中心,2016年10月,第4页。
6 “GDP Fetishism,” Project Syndicate, 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gdp-fetishism ,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7, 2009.
7 「幸福指数取代GDP 人民过得更好?」。取自天下杂志网站: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 action?id=5075829,最新更新日期2016年4月17日。
8 “Good Governance,” GNH Centre Bhutan, http:/ /www.gnhcentrebhutan.org/what-is-gnh/four-pillars-and-nine-domains/good-governance/, accessed October 14, 2016; “FAQs on GNH,” 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Commission, Bhutan , http://www. gnhc.gov.bt/wp-content/uploads/2013/04/GNH-FAQs-pdf.pdf, accessed October 13, 2016.
9 同5,第5至8页。
10 「尼泊尔和不丹的幸福假象」。取自联合新闻网网站:http://udn.com/news/story/6846/996125,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6月16日。
11 2015年,不丹成年人识字率64.0%;2014年全球平均水平为85.3%。资料来源:“UNESCO eAtlas of Literacy,” UNESCO Institute for Statistics, http://tellmaps.com/uis /literacy/#!/tellmap/-1003531175, accessed October 14, 2016; “50th Anniversary of International Literacy Day: Literacy rates are on the rise but millions remain illiterate,” UNESCO Institute for Statistics, September 2016.
12 同5,第5至8页。
13 同5,第9页。
14 同5,第126至130页。
15 ”World Happiness Report 2016 Update”, World Happiness Report, http:/ /worldhappiness.report/wp-content/uploads/sites/2/2016/03/HR-V1_web.pdf, last modified March, 2016, pp. 22-24.
16 同5,第13页。
17 同5,第16页。
18 同5,第18页、22页、25页。
19 同5,第10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