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6-10-22 | 《信报》

语音分析可了解情绪健康吗?



今年年初多名学生轻生[1],促使了政府成立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下称「委员会」)。预计本月底,委员会便会向教育局局长提交报告,建议预防学生自杀的措施。委员会经过多月分析,指出过去三年的中小学生自杀个案,逾95%有多于一个原因,包括精神健康问题、适应困难、人际关系及情绪困扰等。 [2]

学生的精神健康及情绪问题,早已备受关注。去年有研究指,在受访的12,518名中学生中,54%在受访前两星期至一个月,出现轻微和中度抑郁症状,严重及非常严重者占8%;同时,有12%中学生容易焦虑,5.5%情况严重,当中近半每周有几次自残或有自杀想法。 [3]

情绪困扰不易察觉

精神健康和情绪问题普遍,求助的人却不多。委员会在今年7月向教育局局长提交《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进度报告》(下称「进度报告」)[4],根据过去三年34宗本地个案的研究结果,指出约有两成个案的学生生前已被诊断为患上精神病,包括早期思觉失调、抑郁症和焦虑症等;委员会又引述全球数字指,患有精神健康疾病的年轻人当中,只有10%至15 %曾通过心理卫生服务得到支援,因此相信许多个案往往是隐藏而未被发现。 [5]

求助的前提是知道自己有精神健康和情绪问题,然而现实中,情绪病的恶化过程可能长达数年,而其间不为患者察觉。有患者在中大香港情绪健康中心的病人心声分享当中,描述他从儿时成长经历的缺陷,到预科两年期间的情绪病恶化,陷入怕事、自闭、身心疲累、失眠的恶性循环,才寻求协助。亦有曾倾向自毁的患者表示两三年前已经有情绪问题,却未曾察觉。当然,亦有许多患者在未及寻求协助时,便已经走上绝路。 [6]

朋辈、家人、老师等,固然可以协助识别有情绪困扰的学生,但进度报告指出有近九成个案面对人际关系问题,如朋辈关系、家庭关系等[7],才导致他们疏离亲朋和其他社会关系网络,考虑及此,亲朋和社会支援网络要及早帮助有需要的学生,也是困难重重。

卫生署自1995/96学年起,每年都会安排中、小学生接受一次健康普查,当中检查学生的心理健康,有需要的学生会被转介到健康评估中心、专科诊所、学校或社会福利机构接受详细评估及跟进。 [8]教育局亦有为教师提供相关培训,并透过各类出版物,协助教师处理学生的情绪问题。 [9]

以上外部监察机制及社会支援网络,有待完善,如何让患者更快地「自我发现」,亦是值得注意的新方向。例如近年曾有香港社会企业家开发手机应用程式,利用小游戏让学生自行发现情绪问题,从而让学校及家长及早提供援助,便是一个例子。 [10]

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检查情绪健康?

但是,小游戏就如同心理测验,终究需要患者另行评估,而非能够在日常生活当中就随时对身体状况进行监察。在生理方面,像Apple Watch这类随身装置就尝试提供类似功能,宣称用家佩戴时能全日持续测量心率,这些资讯有助于估算所消耗的卡路里,从而衡量个人健康状况以便作出相应调整。 [11]对于较为抽象的情绪健康,随身装置是否也有类似的监察功能?

近年,科技界开始尝试运用「语音技术」来进行情绪分析。我们比较熟知的苹果iOS系统Siri以及Amazon Echo等,都是透过机器的语音辨识装置把语音转化为指令,让软件接受语音指令。最新的语音分析技术则更进一步,可按照一些准则来对语音进行情绪分析,让用家即使如常生活,也能及早觉察自身的情绪异状。

透过语音分析可了解情绪变化?

最近获一家香港上市公司投资的Beyond Verbal便提出愿景,宣称能够把语音按照脾气、价值评价以及警觉性进行评估。以脾气为例,语音可在该项目当中量化为0至100的尺度,分为大、中、小三种类别。大脾气是指愤怒、仇恨、敌意、傲慢等;小脾气是指悲伤、痛苦、自卑、后悔、恐惧、焦虑等情绪。但中脾气则指一些正面情绪如积极、同情、友善、亲情、爱情、冷静,以及没有明显情绪征象的语音。 [12]另外价值评价以及警觉性都是基于同样的量化方式,得出个人对于事物负面、中性或正面的价值评价,以及个人在特定环境之下的警觉性。 [13]

该项语音技术宣称可以利用行动装置在日常生活中收集语音材料,可得出432种组合情绪,并全部可归类在11种情绪类型当中(见下表)。 [14]当然,这些情绪分类隐含价值判断,对于性格较为强势的人或会得出较为负面的结论,而且有些标准未必容易分辨。

资料来源:Beyond Verbal

全方位应对

上述的语音分析技术,成效仍有待验证。其启示在于,要应对颇为普遍的精神健康问题,社会不能只依赖个别专业人士。在医管局精神科专科接受各种治疗的病患者,近年逐步增加,从2012/13年度的197,600人增至2013/14年度的208,100人及2014/15年度的217,400人。 [15]接受治疗的患者,当然不只是学生,但数字的上升,却更反映社会需要增添资源,全方位处理精神健康问题。

新增的资源并不限于精神专科,事实上,医管局早年已参考国际趋势,把精神健康患者的治疗模式由住院转为社区照顾。例如在1994年成立社区精神科小组,每个小组由一名精神科医生带领,成员为来自不同专科的专业人士,为精神病康复者进行外展探访,以监察其康复进度,以及为照顾者提供意见,并在有需要时提供危机介入服务。 [16]另一方面,为政府在2010至2013年进行全港性的精神健康调查的学者,亦建议要加强家庭医生在处理精神健康问题的角色。 [17]

不论是学生或者成人,并非所有问题都能单凭数人之力解决。彼此关注,互相支援,不止适用于受情绪困扰的人,也适用于无数的你我他。

1 「分析:香港为何学生自杀事件不断」。取自BBC中文网网站: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6/03/160318_ana_hong_kong_youth_suicide,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3月18日。
2 「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讨论各工作小组提交的建议」。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10/04/P2016100400662.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4日。
3 「研究显示中学生焦虑及抑郁情绪与其个人、家庭及学校有着密切关系」。取自基督教家庭服务中心网站:http://www.cfsc.org.hk/cmsimg/doc/20150325 YM Press Con Press Release - Alt Text.pdf,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25日。
4 「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向教育局提交进度报告」。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7/22/P2016072200416.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7月22日。
5 「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进度报告」,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2016年7月,第4页。
6 「心声分享」。取自香港健康情绪中心网站:http://www.cuhk.edu.hk/med/hmdc/main.html,查询日期2016年9月14日。
7 同5,第5页。
8 「立法会十二题:学生的精神健康问题」。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5/25/P20160525062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25日。
9 「学生自杀问题」,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4)740/15-16(01)号文件,2016年3月21日。
10 「心理学家开发App 筛选抑郁学生」。取自Topick网站:http://topick.hket.com/article/1387244/心理学家开发App 筛选抑郁学生,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3月11日。
11 「您的心率。何谓心率,以及可以在 Apple Watch 的何处找到心率」。取自Apple网站:https://support.apple.com/zh-tw/HT204666,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8日。
12 "Emotions Analytics API Outputs Definitions," Beyond Verbal, http://www.beyondverbal.com/emotions-analytics-api-outputs-definitions/, last modified December 23, 2015.
13 同12。
14 同12。
15 「立法会十一题附件」,取自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511/11/P201511110682_0682_154967.pdf,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1月11日。
16 「选定地方的精神健康服务」,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研究部,2011年3月9日,第5页。
17 Vivian Chiu, “Train GPs to spot problems early, says Hong Kong mental health survey.”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June 26,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