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6-10-28 | 《经济日报》

从中史课程修订建议看史学演化



教育局就修订初中中国历史科课程展开首阶段咨询,引起广泛关注,更有人质疑课程修订是否暗藏政治目的。现阶段咨询重点只在课程发展方向,要待明年4至5月的第二阶段咨询才会有具体内容[1],不难想像,有关讨论仍会持续一段时间。

然而这次咨询值得讨论的,其实远远不止于猜想修订课程是否有隐藏目的,因为建议中的修订内容,其实关乎学术界近数十年来如何看待历史的重要变化。不管参与讨论的人是否认同,也值得多加了解其内容和背后理据。

史学演化带来教学挑战

是次修订有两个明显方向,首先是从过往较为侧重王朝历史的政治更替、治乱兴衰,加入更多社会文化史的课题,例如「魏晋南北朝的科技与艺术发展」、「伊斯兰教的传播」、「基督教再度来华与明代科技成就及影响」。 [2]

至于另一方向,则是把实际划分历史时期的主干,由传统的朝代,转变为「中国古代史」、「中国近世史」、「中国近代史」和「中国现代史」,例如中一只教授由史前至隋唐的古代史,中二进入宋代以降的近世史及晚清的近代史,中三则讨论中华民国建立后的现代史。 [3]

资料来源:教育局

这些修订无疑会造成新旧架构调整之后的教学取舍问题,例如加入更多社会文化史后,难免会让传统王朝政治史的部分有所缩减;而且社会文化史的特色是整体历史和长期结构[4],不再逐个朝代详述其「治乱兴衰」经过。重视传统历史教育中鉴古知今功能的教师,自然会忧虑修订版较强调「大一统」,而少提及可让学生反省的乱世部分。 [5]

教育局的咨询文件指出,修订课程的目的之一,是希望较贴近历史教育的最新发展。 [6]究竟所谓的「最新发展」,所指的是什么;上述的取舍及矛盾,又如何从现代专业史学建立过程中的激烈变革进行解读,值得关心是次咨询的人讨论。

演化一:能鉴古知今吗?

进入讨论前,我们先要明白,人们看待历史学是会随着重要学说主张而改变。现时我们谈到历史学,亦非一门「自古以来」便存在的学科。环顾全球,史学写作也是19世纪末才与教育或学术研究挂钩;以研究历史为职业的「历史教授」,更是20世纪才出现,他们利用档案资料进行批判写作,完成史学职业化。 [7]被视为近代史学研究鼻祖的德国史学家兰克(Leopold von Ranke)[8],认为史学的责任只是呈现「真实发生的过去」[9],重点在于建立科学系统求知[10],讲究对原始史料的引用与批判[11],但研究目的不在预知将来,也不受制于任何当代的政治或哲学系统。 [12]

中国史学走进学院晚于西方,较具代表性的机构是1928年成立的历史语言研究所(史语所),其隶属于当时国家最高学术研究机构中央研究院。史语所首任所长傅斯年曾留学德国,明言要把「历史学建设得和生物学、地质学同样」,有学者认为即受到兰克「科学的历史」影响,以撰述是否具科学性作为评鉴严谨的标准,让历史研究也成了科研工作。 [13]现时具有极高史学价值的内阁大库档案,包含4000多件明代文书及30多万件清代档册,在清亡时几乎被卖为循环再用纸张[14],留学时深受重视历史档案气氛熏陶的傅斯年等人,几经奔走抢救,终保留了这些珍贵史料。 [15]

由此可见,专业化与学院化的史学,颠覆了时人对于「史料」的观念。 [16]清代遗留的研究典范是尊尚六经三史等经典,重视在文字证据中作考证与判断,而不是去尽量开发新史料。 [17]但在新的学术理解下,许多过去被弃如敝屣的材料被奉为无上珍宝。而同时,许多传统史学重视的功能,在新规范下亦难免被边缘化,如宋代司马光写《资治通鉴》的用意如书名所言,是希望让过去历史成为今天统治者的参考借镜;但如上所述,新史学明显志不在此,其目标只是冷静地观察分析人类行为,而非参与或改善世界[18],甚至不认为后者是史学所能达到的功能。

演化二:从军政外交进入日常生活领域

在研究方法与思维转变之后,史料的应用范畴亦扩大,近代史学在20世纪初便希望在传统政治、军事与外交之外,进一步提倡经济、社会及文化等方面的历史研究。 [19]例如法国年鉴学派史家布劳岱尔(Fernand Braudel)在1979年的著作《物质文明与资本主义》当中,颇具气魄地追寻过去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书中呈现了几个世纪衣食住行等物质生活的结构与蜕变,填补了生活世界在历史研究上的空白,包括前人的各种数据、饮食、服饰、住宅、习尚、科技、货币及城邑。 [20]

受到年鉴学派影响,美国文化史研究从1980年代开始已成为史学界主流,而且对传统偏重少数精英、政治人物和制度的政治史研究提出批判,转而将研究重点移向老百姓生活和所谓的整体历史和长期结构。 [21]

这股研究物质生活文化的风气,影响到中史已是1990年代之后,但当中国近世的城市、日常生活和明清江南的研究渐成气候之后,葬礼以至「三姑六婆」等过往被视为不入流的人物,也跻身为学院研究对象,有学者从戏曲、画报、广告等资料去探讨城市民众的生活、心态和娱乐等课题,也有利用戏曲、流行歌曲、文学作品、通俗读物、色情小说等资料,对芸芸众生的感情、情欲、情色等感官领域作「大尺度」探索。

于是不论是中古时期的椅子、茶、汤,还是明清时期的流行服饰、轿子等细微之物,都能够成为研究对象。 [22]正因过去学界所作的努力,在建议中的课程修订中,我们能够看到「唐朝妇女生活面貌与地位」这类章节,若课程修订确如咨询文件所指,希望借此让学习变得更立体、更吸引、更有趣味,支持这一学派的人,当然乐观其成。 [23]

学者在回顾史学史时,会用「新史学」一词来涵盖这一系列的演化,它不一定就与传统史学构成矛盾,但所呈现的特色不外乎从政治关怀转为对人类各项活动的关怀;从事件叙述转为结构分析;从上而下俯瞰歷史到下而上地观看历史。 [24]

演化三:重塑历史分期 更反映时代变迁

历史研究从政治领域扩大到经济、社会、文化等层面,除了贡献上述或会被视为「鸡毛蒜皮」的史料外,还能透过长期的结构分析,重塑历史分期。新课程在保留王朝历史课题的基础上,转以「中国古代史」、「中国近世史」等长期发展阶段为各级主干[25],并非无的放矢。就以「中国近世史」为例,现时新课程以隋唐为「古代史」之末,宋元为「近世史」之始[26],与传统上「唐宋」并称的习惯大相径庭,背后就有日本学者内藤湖南「唐宋变革说」的理论基础。

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说,内藤湖南指出唐宋之间无论在政治制度、社会结构、经济发展以及学术文艺等各方面的变革,都堪称中国历史上的关键性转折。 [27]举例来说,在政治方面,贵族政治在这段期间没落而让位予君主独裁制度;在社会方面,宋朝不再介入土地分配,平民有了处置土地收获的自由,私有财产权得到承认;在经济方面,宋代货币开始大量流通,货币经济盛行;在艺术方面,原来服务于贵族的彩色壁画转为屏障画,以迎合平民趣味为依归。 [28]

这说法更深远的意义,在于西方学界长期以来,有一说法认为中国在清朝以前的历史长期停滞,只有治乱兴衰的循环,但没有真正进入现代的条件;如非西力东渐带来现代文明,中国历史亦只能继续朝代循环的格局。然而「唐宋变革说」则主张宋代中国迈入了近世(早期近代),指出中国其实在宋朝之后已处于传统社会与近代社会之间的过渡时期,发展出许多如上所述的现代性(modernity)特质。 [29]这种理解中国史的方式,影响极其深远,海内外凡研究唐宋史者,几乎都难以回避此说法[30],因为它一方面挑战了停滞说,另一方面也打破了中国传统的王朝史体系。 [31]

从这个观点来说,新课程采用「近世史」之说,其实在学理上已很难与王朝史体系兼容,在取舍下或导致朝代「治乱兴衰」难完整详述。当然,对于初中生来说,理解基本历史常识有其必要,故教育局在修订之余保留过往王朝历史的基础课题[32],也可视为顾及了教师过去的教学训练以及初中学生的接受程度。至于这些调节是否足够,以及初中生会否在两套体系间顾此失彼,是教育界及家长需要关心的议题。

演化四:除了大一统及民族融和之说 也有多民族国家论述

由于新课程较少讲述「治乱兴衰」,由此延伸出一个讨论是,修订安排是否刻意向学生灌输中国大一统及民族融和的观念。 [33]但众所周知,过去中国历史课程的论述一向是以汉人为中心的民族融和说,例如「北魏孝文帝的汉代措施」[34],可见大一统和民族融和之说,非今次课程修订首见。

反而咨询文件的「中二级课程大纲」中,提及清朝的定位是「统一多民族国家」,又特别描述「清朝与不同民族的关系」[35],恰好与批评的意见相反,是对过往以汉人为中心的民族融和说的突破,存在另一讨论方向。 [36]根据美国新清史学派的研究成果,清代统治者自视为普世君主,而非儒家统治者,意识到治下统一着不同历史文化传统的各族臣民,而汉人只是其中之一。 [37]有学者亦发现由雍正皇帝委托制作的画册当中,清帝被描绘成担当着众多不同文化角色的人:中国文人、蒙古贵族、西藏喇嘛。不只是儒家统治者,清代诸帝还披着多层文化的外衣,这些反映出他们将自我形象定位为多民族统治者。 [38]

透过以上论述可知,是次课程修订其实颇具前瞻性,大胆采用学界一些较新的研究成果,其中不乏与传统架构互相冲突的部分,要如何调和箇中矛盾,需要更多讨论。但总的来说,在中国历史部分,若能平衡政治与社会文化史的分布,并引入日常生活题材吸引学生兴趣,同时参考研究成果以更新知识概念,其进步意义实不容忽视。

1 「修订中史科 提高学生兴趣」。取自香港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school_work/html/2016/09/20160928_220206.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28日。
2 「中国历史(中一至中三)修订课程第一次咨询稿」,课程发展议会个人、社会及人文教育委员会,2016年9月,第2页和第7至10页。
3 同2,第7至10页。
4 李孝悌,〈序──明清文化史研究的一些新课题〉,收于《中国的城市生活》(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2005年),第ii页。
5 「教师叹授课时间不足」,取自东方日报网站: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60930/00176_05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30日。
6 同2,第2页。
7 汪荣祖,〈回顾近代史学之父兰克的史学〉,《史学九章》(北京:三联,2006年),第33页。
8 同7,第22页。
9 同7,第24页。
10 同7,第28页。
11 同7,第25页。
12 同7,第24页。
13 同7,第28页。
14 「内阁大库档案」,取自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网站: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mctkm2/index.html,查询日期2016年10月6日。
15 王泛森,〈什么可以成为历史证据──近代中国新旧史料观点的冲突〉,《近代中国的史家与史学》(上海:复旦大学,2010年),第116页。
16 同15,第111页。
17 同15,第106至107页。
18 黄俊杰,《儒家思想与中国历史思维》(台北:国立台湾大学,2014年),第257页。
19 汪荣祖,〈布罗代尔与法国安娜学派〉,《史学九章》(北京:三联,2006年),第67页。
20 同19,第74至75页。
21 同4,第ii页。
22 同4,第iv至v页。
23 同2,第2页和第8页。
24 「序論新史学的过去与未來」,取自教科书文本与和平教育网站:http://tpestudygroup.naer.edu.tw/images/2013/bookreading_03/201303ref1.pdf,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5月4日。
25 同2,第2页。
26 同2,第8至9页。
27 张广达,〈内藤湖南的唐宋变革说及其影响〉,《史家、史学与现代学术》(桂林:广西师范大学,2008年),第57页。
28 同27,第66至67页。
29 同27,第63页。
30 同27,第61页。
31 同27,第57页。
32 同2,第2页。
33 「教师斥中史修订强调中国盛世」,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930/19786440,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30日。
34 同2,第8页。
35 同2,第9至10页。
36 「清代是多民族统一国家重要构建期」。取自中国社会科学网网站:http://sub.cssn.cn/lsx/slcz/201507/t20150729_2098180.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7月29日。
37 罗友枝(Evelyn Rawski),〈清的形成与早期现代〉,收于司徒琳主编,《世界时间与东亚时间中的明清变迁(下卷)》(北京:三联,2009年),第271页。
38 Hung Wu, “Emperor's Masquerade: Costume Portraits of Yongzheng and Qianlong”, Orientations, 26, no7, pp.2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