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6-10-31 | 《信报》

从Live House生存空间看香港文化创意的Hidden Agenda



香港地,玩音乐,或许是件奢侈的事。位于牛头角工业大厦(工厦)的音乐展演场地Hidden Agenda(HA),今年5月收到当局警告信,指其违反工厦规管条例,再次面临结业。 [1]不过上月,其负责人表示成功筹得50万元,已另觅新址并计划12月重新开张。 [2]另外两间展演场地──位于观塘的「乐人地带」和中环Backstage,去年则不敌租金压力宣布结束营业,令外界唏嘘不已。 [3]

这些中小型live house近年由地下据点,逐渐转向获大众认知的文化消费空间,在规模上虽然比不上红馆或亚洲博览馆,却为音乐人提供基础的展演和交流平台,某程度上什至影响主流音乐的发展。

然而在牛头角道淘大工业村迷你仓发生四级火,引起公众对工厦消防安全关注后,政府积极打击工厦违契个案,令个别看来风险不高的场所,例如涉及补习、文化、艺术等用途的单位亦受到影响。 [4]在这背景下,聚居在工厦的live house,生存空间就更少。究竟本地市场和政策框架,是否仍有live house文化成长的空间?

live house文化滥觞

live house被译为音乐展演空间[5],香港也有人称之为「音乐餐厅」。 [6]这一名词源自日本,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地一些音乐人仿照「摇滚屋」── rock house的称呼,创造出「live house」一词,来形容现场音乐表演场地。 [7]live house文化其后在日本蔓延开来,并传入香港、台湾等地。

特别是近年,音乐产业急速变化,现场演出频繁[8],去live house听歌,成为不少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与一般酒吧、音乐节及其他展演空间略有不同,live house在形式、规模以及音乐类型上,是以现场音乐为主轴的中小型场地,配备专业器材和舞台,并主要让独立歌手及乐队演出。

从小众空间到音乐摇篮

从功能上来说,live house除了让音乐人自娱自乐,为乐迷提供唱片无法给予的现场感,更是作为独立音乐的生产空间。独立音乐的制作过程独立自主,从录音到出版由音乐人独立完成。 [9]这些歌手或乐队的知名度和乐迷人数未必追得上主流音乐人,容纳数十至上百人的live house,却正好为他们提供创作练习,以至发表作品的起步平台。

从live house到台北小巨蛋,台湾音乐人如陈绮贞、张悬、苏打绿,均是从live house的地下空间步入主流乐坛。 [10]台湾金曲奖过去十数届的「最佳乐团奖」得主,亦有多个属于活跃于live house的独立乐队,例如闪灵、1976。 [11]至于香港独立音乐圈内较为人熟识的tfvsjs、话梅鹿[12]等乐队,也是在乐人地带、HA及其他展演空间演出而冒起。

不同的创作型态交织,甚至能够创造全新的音乐风格。 1973年开业的美国纽约CBGB酒吧,因推崇原创音乐表演,吸引了众多独立乐队加入演出,包括几乎所有具代表性的非主流乐队[13],被认为由此促成了庞克摇滚(punk rock)的诞生。 [14]

音乐游民 工厦移徙

不过在本地,live house的生存处境似乎堪忧。这些场地容纳量小,观众数量有限,且一般不会每天都有表演售票,因此收入并不稳定,若身处旺区,难免地租昂贵。前文提及的Backstage,便因经营成本问题告别中环。 [15]

而早年,因工厦租金相对低廉,不少艺术团体进驻工厂区,独立音乐生态在观塘一带的工厦自成脉络。 live house不再只是小众流连的场所,许多独立乐队在这里成长,并为人熟知。被称为独立音乐界「红馆」的HA,便曾被Time Out杂志评为本地最佳演出场地。 [16]

2010年,政府推出活化工厦措施,原意是鼓励业主以重建和整幢改装的方式活化旧式工厦,令土地用途更加多元化,减低空置率,但活化某程度上也意味租值提升,结果不少工厦租户受到业主加租或收楼困扰,被迫迁离。 [17]政府差饷物业估价署资料显示,全港私人分层工厂大厦的空置率由2009年的8%[18]下降至2015年的5%[19],其间租金飙升75.5%。 [20]一些在工厦经营文化艺术活动的场所受到影响,HA亦是因2010年所处大厦​​被财团收购,而被迫迁出。

资料来源:差饷物业估价署

工厦规例 改还是不改?

活化工厦措施于今年3月结束,然而live house要在工厦经营,仍受到土地用途的限制。现时,大部分工厦地契都订明该地段只许作「工业及/或仓库」用途,若要改变用途,除非业权人获得当局批准,否则便可能违反地契条款。 [21]

HA居于九龙东工厦七年,搬迁三次,2011年则是因违反土地使用用途被迫搬迁。当时HA的负责人表示,若找到新场地后再遇到同类情况,一定不会再经营下去。 [22]话虽如此,2012年,HA搬至另一幢工业大厦,一经营就是四年多。直至今年5月,HA再次收到地政总署警告信,指违反政府租契,若不回复至工业或货仓用途,或令业主被钉契。 [23]10月10日,HA第三代完成最后一场演出[24],告别牛头角大业街,负责人表示已筹集到公众50万元资金,希望年底重新营运。 [25]

众筹方式令HA重生,但负责人坦言,在工厦经营传统「有show睇,有酒饮」的live house并不可能,因为申请工厂食堂牌照后才能提供饮食服务,并只能供应不含酒精类饮品[26];而经营live house需要同时申请娱乐牌照及酒牌,但工厂食堂牌照并不允许申请上述两种牌照。 [27]据称,HA的最新方案,是计划申请「食物加工牌」(即「食物制造厂牌照」[28]),以外卖小食店的形式去经营live house。 [29]

HA三迁,令公众愈发关注工厦演出场地合法性的问题。月前,两场涉及工厦的大火发生后,当局更加强工厦违契执法[30],至上月底巡查了15幢高危工厦,发现92宗怀疑或违契个案,包括学习中心、娱乐及康乐场所等。类似的用途虽然谈不上高风险,但由于所处工厦的某些单位领有消防处发出的制造及贮存危险品牌照,而令有关场所变成「高危」,故此被要求纠正用途。 [31]为保障公众安全加强违契执法,合情合理,但也有工厦关注团体称,执管行动令「文艺单位成代罪羊而遭迫迁」。 [32]

虽然今年4月,发展局局长陈茂波在网志中撰文,建议放宽工厦非工业用途的限制,特别是一些不会构成楼宇及消防安全,及不会对社区造成滋扰的用途,包括准许经营「艺术工作室」。 [33]但根据城市规划委员会的定义,艺术工作室是指绘画、雕塑等创作的工作场地,以及艺术表演的排练场地,并不包括直接提供服务或货品者。 [34]换言之,经营live house之类的展演场地仍然违规。

「音乐x餐厅」vs「独立x主流」

其实,当局亦有支持本地中小型排练或展演场地,如鼓励年轻人组建乐队的「蒲窝青少年中心」;由荷李活道前已婚警察宿舍改建而成的创意中心「PMQ元创方」 ,亦不时邀请本地创作歌手演出[35];另外,上月在西九文化区举办的「自由约」活动,也有独立音乐人作现场表演。 [36]不过,民间live house的存在价值,或是在与政府和财团保持一定距离下,还原社会最真实和独立的声音,对于音乐创新和培育人才的意义,更是毋庸置疑。

面对种种经营障碍,民间有live house转向与餐厅结合的模式,音乐亦似乎不再是展演空间的唯一「主菜」。由独立乐队tfvsjs开设的「谈风: vs :再说」,便是结合音乐与饮食的工厦餐厅。而就在中环Backstage结束营业后,其创办人在湾仔新开音乐餐厅「1563 at the East」,除邀请本地和海外唱作人作现场表演,亦主打广东歌,如「吾唱广东歌」环节就有乐队即场演唱本地流行曲。 [37]

在一般非乐迷的眼中,以独立音乐为主的展演空间有些许「离地」;而以流行曲或餐厅的形式包装,或令live house文化更容易渗透到大众生活之中,拓阔生存空间。然而值得反思的是,当独立与主流音乐的分野渐趋模糊,小众空间变成大众消费,我们究竟是在鼓励还是扼杀文化创新? HA的经营模式,又会否是live house隐藏在香港的唯一「议程」?

1 「仲和许」。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07720817310744&set=a.1454994007150.2060953.1002306220&type=3&theater,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30日。
2 「Hidden Agenda」。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hiddenagendahk/posts/1164494363610253,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12日;「【继续独立】Hidden Agenda宣布重开!十日众筹50万」。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60910/55622867,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10日。
3 「【艺文告急牌】乐人地带筹款不足下月或成最后音乐会。取自立场新闻网站:https://www.thestandnews.com/culture/乐人地带筹款不足-下月或成最后音乐会/,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0月7日。
4 「地政总署继续对工厦违契用途个案采取执管行动」。取自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9/29/P2016092900830.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29日;「工厦迷你仓大火文艺单位成代罪羊遭迫迁」。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4918a,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30日。
5 朱元辉,《Live House的空间演绎─以台北市公馆地区为例》(嘉义:南华大学建筑与景观学系环境艺术硕士班硕士学位论文,2013年),页4。
6 「Stagéjàvu Festival: A Farewell Series of Gigs for BACKSTAGE」。取自音乐蜂网站:https://musicbee.cc/backstage-stagejavu-festival,查询日期2016年9月30日。
7 李婷侬,《「艺文」空间的经营实践:Live house转向Live café的历程》(台北: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大众传播研究所硕士论文,2015年),页6-7;朱元辉,《Live House的空间演绎─以台北市公馆地区为例》(嘉义:南华大学建筑与景观学系环境艺术硕士班硕士学位论文,2013年),页4。
8 “An explosion in global music consumption supported by multiple platforms,” IFPI, http://www.ifpi.org/facts-and-stats.php, accessed September 30, 2016.
9 同5,页6。
10 同5,页58-59。
11 「历届得奖入围名单」。取自台湾文化部影视及流行音乐产业局网站:http://www.bamid.gov.tw/files/11-1000-138-1.php,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30日。
12 「【文化籽】乐队话梅鹿慨叹 媒体不报道Live House」。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10829392/20150825/54124439,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08月25日。
13 2006年,由于租金问题,CBGB结束了30年的经营。资料来源:朱元辉,《Live House的空间演绎─以台北市公馆地区为例》(嘉义:南华大学建筑与景观学系环境艺术硕士班硕士学位论文,2013年),页28;李婷侬,《「艺文」空间的经营实践:Live house转向Live café的历程》(台北: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大众传播研究所硕士论文,2015年),页5-6。
14 “Debunking CBGB Myths: An Interview with Dana Kristal,” Tiny Mix Tapes, http://www.tinymixtapes.com/features/debunking-cbgb-myths-interview-dana-kristal,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1, 2007.
15 Vivienne Chow, “Hong Kong's rent squeeze forces music venue Backstage Live to clos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eptember 4, 2015, http://www.scmp.com/news/hong-kong/education-community/article/1844604/hong-kongs-rent-squeeze-forces-music-venue.
16 「由工业大厦到创意工业聚落」。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132,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6月20日。
17 「立法会四题:活化工业大厦措施对文化、创意和艺术工作者的影响」。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3/16/P20160316058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3月16日。
18 《香港物业报告2014》,差饷物业估价署,2014年4月,第57页。
19 《香港物业报告2016》,差饷物业估价署,2014年4月,第57页。
20 「私人分层工厂大厦─租金及售价指数(自1978年起)」。取自差饷物业估价署网站:http://www.rvd.gov.hk/mobile/tc/property_market_statistics/,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30日。
21 「局长随笔 防患未然 加强执法」。取自发展局网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187.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7月17日。
22 「Hidden Agenda - The Moive Part 1」。取自Youtube网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8GtZiY6DC4,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2月3日。
23 Lorraine,〈本地独立 音乐标志 Hidden Agenda〉,《Metropop》,2016年9月15日,P028-033页。
24 「Hidden Agenda」。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hiddenagendahk/posts/1177774288948927,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27日。
25 「【继续独立】Hidden Agenda宣布重开!十日众筹50万」。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60910/55622867,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10日。
26 「工厂食堂牌照申请指南」,食物环境卫生署,2012 年3月。
27 「独立音乐红馆Hidden Agenda十月中结业 歌迷感惋惜」。取自香港01网站:http://www.hk01.com/港闻/39333/独立音乐红馆Hidden-Agenda十月中结业-歌迷感惋惜,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8月25日。
28 「食物制造厂牌照申请指南」,食物环境卫生署,2014 年3月。
29 同25。
30 同21。
31 「地政总署继续对工厦违契用途个案采取执管行动」。取自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 hk/gia/general/201609/29/P2016092900830.htm?fontSize=1,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29日。
32 「工厦迷你仓大火 文艺单位成代罪羊遭迫迁」。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4918a,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30日。
33 「局长随笔 文化、创意和艺术活动的空间」。取自发展局网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172.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4月3日。
34 《城市规划条例(第131章)柴湾分区计划大纲核准图编号 S/H20/21 的修订》,城市规划委员会,2016年9月23日;「词汇释义(经修订的版本)」。取自城市规划委员会网站:http://www.info.gov.hk/tpb/tc/forms/dot_revised_index_ptoz.html#art,最后更新日期2012年4月24日。
35 「现场音乐表演」取自PMQ原创方网站:http://www.pmq.org.hk/event/live-music-performance/?lang=ch,查询日期2016年10月4日。
36 「自由约 (11.9.2016) 」。取自西九文化区网站:http://www.westkowloon.hk/tc/whats-on/current-forthcoming/freespace-happening-11-9-2016/chapter/music-1129#gre,查询日期2016年10月4日。
37 〈冯颖琪╳邓小巧 打造香港Live House文化〉,《香港经济日报》,2016年9月6日,C0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