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11-03 | 《经济日报》

美国总统大选启示:数到三,选特首?



美国总统大选如箭在弦,两大政党参选人的选举新闻长期占据传媒的主要版面,但观乎民主党希拉莉卷入电邮风波、共和党特朗普涉嫌避税及性骚扰等报道,几乎全是针对二人的负面指控,政纲比拼反而被淹没,有当地传媒甚至形容二人其中一场电视辩论是「美国史上最丑陋的辩论」。 [1]

当地选民过去曾表态讨厌阵营之间的抹黑宣传,但现实是今年大选的负面报道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2]有研究提出,美国的负面宣传之所以愈演愈烈,是源于两党独大,倘若美国能够摆脱两党制,加入第三政党竞争,可有效减少政治抹黑。放诸香港,这对未来的特首选举又有何启示?

相对于参选人「卖膏药式」的正面宣传,负面广告(negative advertising)大致分为攻击(attack ads)和对比(contrast ads)两类,其中「攻击广告」的重点是透过发放对手的负面消息,例如其当选后的灾难性后果,以至纯粹的人格、政见攻击,借以挑起选民的恐惧,以操控、减低选民投票予对手的意欲;至于「对比广告」,则是透过比较参选双方在特定范畴的优劣,例如学历、从政经验或投票记录,予人两者高下立见的观感。 [3]

美国大选 负面广告占七成

与竞选相关的负面广告始于何时无从稽考,但谩骂与丑化在政治世界无处不在。 2004年美国总统选举,负面广告就占两党候选人整体宣传近七成,2010年美国中期选举的负面广告更占整体宣传的八成。 [4]至于近代最著名的负面广告,要数美国1964年大选前的「雏菊女孩」(Daisy Girl),民主党总统参选人Lyndon Johnson为回应共和党Barry Goldwater扬言考虑在越战中使用核武,而推出的一段广告片。广告透过一位边摘、边数菊花瓣的小女孩遇上突如其来的核爆画面,暗示对手将挑起核战危机,引起当时社会极大回响,是为负面宣传的经典。 [5]Lyndon Johnson后来登上总统宝座,多少也要归功于「雏菊女孩」。

然而,这些诋毁、抹黑对手的负面广告,对民主选举是福还是祸难有定论。过去有不少研究统计负面宣传的数量及对选情的影响,但鲜有探讨负面广告盛行的原因。牛津大学出版的《法律、经济学和组织期刊》,在去年刊登的一篇研究文章,便尝试找出答案。

二人对垒 抹黑成风

该篇由学者Gandhi、Iorio和Urban合作发表的文章,旨在分析美国各级选举的参选人数与负面广告数目的关系。他们分析了逾63万个2002、2004及2008年参众两院及州长选举的广告宣传[6],发现二人对垒的选举中,出现负面广告的机会,较三人或以上的选战多一倍;倘若参选人数达到五个,攻击对手的宣传则跌至接近零。 [7]同样,在二人之争下,逾半(51%)受对手攻击的参选人会以牙还牙,但三人或以上的选战,以牙还牙的比率却跌至21%。 [8]而参选人无论是否竞逐连任,对研究结果并无显著影响。

由于当地选举在民主、共和两党以外,第三人选往往胜算极低,研究因此撇除最终得票率过低、被视为边缘(fringe)的参选人,得票率跨越此门槛的,研究才会视之为有胜算(viable),界定他们为「真‧参选人」。 [9]

多人竞争 抹黑损人不利己

三名学者认为,参选人数与负面广告数目成反比,是由于参选人数多于二人时,攻击指定对手会产生溢出效应(spillover effect)[10] ;意指当一个经济行为出现,影响了其他的经济行为。 [11]以溢出效应解释有三名或以上参选人时负面选举宣传较少的现象,简而言之,就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当参选人甲攻击乙,乙的支持者不一定会转投甲,反而转为支持丙,变相丙有机会毋须付出任何成本,即可增添胜算。相反,在二人对垒、你死我亡的选战,即使甲对乙的攻击无效,最多只是维持现状,而不会倒过来打击甲自身的选情。

美国难摆脱两党制

三名学者由此得出结论,指民主、共和两党之争助长负面宣传盛行,认为倘若选举能摆脱两党之争,例如透过收紧选举开支上限,以防腰缠万贯的政党「屈机」,以及在初级选举的提名过程让更多政党竞逐,鼓励能与两党争一日之长短的第三政党加入竞争,可有效减少选举抹黑[12],将选举议题带回正轨。他们认为放弃两党制不是天方夜谭,并举例纽西兰于1996年通过公投,由简单多数投票制过渡到混合比例代表制,促成多党聯合执政,成功改善竞选气氛。 [13]

三位学者的主张骤听吸引,然而美国两党以外的总统参选人支持度长期低迷,主办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的总统辩论委员会(The Commission on Presidential Debates,CPD),更要求参选人需获得15%或以上民意支持方可参与辩论,对自由党、绿党等少数政党无疑是遥不可及的数字[14],更遑论与两党正面交锋。再者,多只香炉多只鬼,期望习惯了楚河汉界的两党容许三分天下,甚至多党联合执政,恐怕需要美国社会出现重大的变化,才能迫使坐拥既得利益的两党不得不交出部分权力。

香港特首选举 入闸人数向来少

放诸香港,回顾历年五届特首,其中两届(2002及2005年)分别由董建华及曾荫权自动当选;而「有得拣」的三届(1996、2007及2012年)中,则有两届(1996及2007年)看来「冇得争」;称得上「有得拣」而且「有得争」的,相信只有2012年,名义上是梁振英、唐英年及何俊仁三人之争,但实质上的梁、唐对垒。该次二人对决,选情前所未有般激烈,针对二人的负面新闻接踵而至。二人在互相攻击时,也比对何俊仁发动的「攻势」猛烈得多。上述关于美国选举的研究结果,似乎也适用于描述香港特首选举的战况。

*为当选人

距离明年特首选举尚有数月,特首提名期明年2月才开始,但各路「疑似」候选人已经磨拳擦掌。有传媒率先为多名「潜在候选人」了解其民望,发现多达四人的支持度均逾一成[15],有望一战。假如最终「入闸」人数达三人或以上,是否就能减少竞选期间传出各参选人的负面消息?

明年特首选举沿用2012年的选举办法,即由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委会)选出新一任特首,候选人须得到选委会八分之一、即150名委员支持,方可「入闸」成为参选人。姑勿论选举往绩如何,在此「门槛」下,按道理最多可容纳八人同时竞逐特首。故此多人「入闸」的局面,至少在制度上可行。

当然,特首产生办法并非一成不变。倘若多年后香港采用类似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16]的方案,故事便可能不一样。 「831决定」表明,候选人数目限定在二至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支持方可「入闸」,并规定要由「爱国爱港」人士出任特首。 [17]在这选举办法下,「数到三,选特首」,仍然属制度容许。不过,要以上述研究预测其时的特首竞选策略,还要考虑一点港美的差异。

根据今年立法会地区直选的得票率,泛民(35.5%)、建制(40.6%)及前途自决(19.1%)阵营有望三足鼎立的形势下[18],泛民及前途自决支持者已占逾半数。假如日后香港一人一票选特首,这些非建制派的支持者,究竟会对「爱国爱港」参选人的互相攻击有何反应,恐怕不易预测。较为确定的,是相信没有多少人会希望「史上最丑陋的辩论」,会出现在未来的香港选举。

1 Shane Goldmacher, “Ugliest Debate Ever,” POLITICO, October 10, 2016, 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6/10/2016-presidential-debate-donald-trump-hillary-clinton.
2 “2016 Campaign: Strong Interest, Widespread Dissatisfaction,” Pew Research Center, July 2016, pp.13-15.
3 Gandhi, Amit, Daniela Iorio, and Carly Urban. "Negative Advertising and Political Competition," Journal of Law, Economics, and Organization (2015): ewv028, p.441.
4 同3,第433至434页。
5 “Top 10 Campaign Ads,” TIME, September 22, 2008, http ://content.time.com/time/specials/packages/article/0,28804,1842516_1842514_1842649,00.html.
6 同3,第440页。
7 同3,第443至444页。
8 同3,第456页。
9 同3,第438页。
10 同3,第434页。
11 「经济上的溢出效应」。取自YAHOO!财经网站:https://hk.finance.yahoo.com/blogs/raymond- so/经济上的溢出效应-00191168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5月28日。
12 同3,第458页。
13 同3,第457页。
14 “CPD Invites Hillary Clinton and Donald J. Trump to Debate,” The Commission on Presidential Debates, http://debates.org/index.php?mact=News,cntnt01,detail,0&cntnt01articleid=70&cntnt01origid=27&cntnt01detailtemplate=newspage&cntnt01returnid=80, last modified October 4, 2016.
15「独家港大民调 最新战报 幕后拆局」。取自香港01网站:http://www.hk01.com/issue/178/-专页-特首选举2017-独家港大民调-最新战报-幕后拆局,查询日期2016年10月17日。
16「831决定」全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 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
17「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 2016 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取自行政长官普选办法公众咨询网站:http://www.2017.gov.hk/filemanager/template/tc/doc/20140831a.pdf,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8月31日。
18「二营对立变三分天下 本土和自决派夺两成票」。取自香港01网站:http://www.hk01.com/立法会选举/41285/-立会选战-数据-二营对立变三分天下-本土和自决派夺两成票,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