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3-07-26

山大斩埋有柴:群众集资



创业的其中一个难题,是筹集资金。初生之犊不畏虎,最怕有才但无财,有志难伸。潜在回报丰厚的项目,可从大水喉入手,或寄望找到独具慧眼的风险投资者。至于那些刀仔锯树仔的意念,集资难度较高,政府即将成立的「社会创新及创业发展基金」,或者民间发起的创业比赛,例如七月开始接受报名的《伴你启航》青年创业资助计划,都是一些可行的出路。若嫌申请基金或参加比赛太过被动,近年甚为盛行的「群众集资」(Crowdfunding),应该是个很好的选择。

产生及发展

其实一般的集资活动,均有群众参与,但群众集资与这些集资活动不同,因为群众集资一般也不涉及股权交易,投资者只是出资支持一个特定的想法或尚未面世的产品,集资的过程也不在传统的交易所,而是在互联网。这一概念,早在15年前已经出现,类似慈善筹款。当时英国乐团Marillion通过互联网向粉丝募集了6万美元,在美国举办巡回演唱会。之后,于2000年,第一个群众集资音乐网站Artist Share出现。去年美国女歌手Amanda Palmer在群募平台Kickstarter,更为自己的专辑成功筹得120万美元,远远高出原先10万美元的目标。[1]

过去五年,网络集资市场尤其兴旺,赞助项目五花八门,从动漫、电影到教育、运动,更有研究学者通过这种方式集资拯救濒危鲟鱼。[2]研究公司Massolution报告预测,今年透过公众集资募得的金额将达51亿美元,较去年27亿美元增长81%。[3]

要数近年群众集资的成功案例,不得不提从Kickstarter获得6.9万人支持的智慧腕表Pebble E-Paper Watch研发项目。Pebble Watch是将电话以及社交网络的部份功能与手表结合,开发者将该计划上传至集资平台,支持者最低只需付99美元,便可预购尚未推出市场的潮物手表。结果项目筹逾千万美元,超出原定目标100倍。[4]

2009年在美国推出的Kickstarter是群众集资平台的领军者,汇集电影、出版、设计等投资领域,已推动4.5万个项目,涉及450万名投资者,集资额超过7亿美元。[5]估计在2020年,集资金额可达13至20亿美元。[6]

中文群募平台

Kickstarter的成功,吸引了不少人效法,过去一两年美英澳洲等地,分别出现了Indiegogo、Crowdfunder、Pozible等群募平台。华文世界也不乏例子,例如以艺文创作和设计为主,由两名台湾年轻人创办的啧啧网。和Kickstarter类似,啧啧网同样采取「all or nothing」的商业模式,若达不到募集金额,将全数退还给出资网友,若项目成功,啧啧网会抽取集资所得的5%,作为佣金。啧啧网又与专门贩卖设计师商品和手作商品的购物平台Pinkoi合作,供项目提案人展示、售卖自己的作品。

以香港为基地的FringeBacker,则为本地的成功例子,去年筹得的资金总数比2011年升80%,预计今年增加一倍。[7]其中一项「为香港而跨过的马术障碍」的提案,短短四个月筹得48万港元,资助马术运动员Jacqueline Lai代表香港出战今年9月全运会和明年的亚运会。支持者的「回报」,则是与她见面交流或获得比赛相片等纪念品。另一项颇为有趣的提案,来自本地创作人David Wong。去年年底,他计划筹资2.5万元,用iPhone拍摄微电影《间谍故事》。所得资金将用于短片编辑、音响设计及音乐、道具、电影推广以及场地交通等。赞助满300元的投资者,可优先于网上下载欣赏该影片,赞助1,000元的,则可透过照片以特务同伴身份亮相于电影,投资5,000元的,更可客串演出。最终项目在两个月内超额筹得8.54万元。[8]

当然,浩瀚创意项目中亦不乏筹款未如理想的案例。由本地16至25岁音乐爱好者组成的香港合唱新力量本计划在三个月内筹集20万元资助演出合唱音乐剧,最终只有寥寥数十人参与,仅筹得目标约一成。尽管如此,音乐剧仍于去年年底在理工大学顺利演出。

除FringeBacker外,Dreamna和主营时装项目的ZaoZao亦相继自去年加入了本港群众集资大军。

正反思考

群众集资的兴起,无疑令一些无法通过传统方式融资的个人或企业,获取资金。而集投资者与产品用家于一身的网民,则可有助创业者将产品推出市场前,测试水温,并听取改良意见,减低失败的机会。站在小投资者的立场,群众集资也开启了一道另类投资之门,赚取回报之余,也可从投资过程学习如何发掘具潜质的项目。

当然,任何投资都有它的的风险。对创业者来说,在想法未落实之前公开计划书,意念可能会遭到抄袭,或被具有良好财政背景的公司抢先推出。[9]若以申请专利作为解决方法,对于潜在回报不高的小本投资项目,又未必合符成本效益。

至于散布在网络的小投资者,风险则在于所投资的项目,最终不一定能顺利完成。小型群募平台Fundable的创办人曾表示,透过这种方式进行商业投资的人,已逐渐意识到于项目初始阶段注资的风险。[10]宾州大学曾分析超过4.8万个群众集资项目,发现75%未能在承诺的时间内完成。[11]

法例规管

项目是否可行,固然是问题,其实项目是否真的存在,如何查证,同样值得探究。这些问题,都令人想到现存与集资相关的法例,是否适用于群众集资,又或窒碍了群众集资的发展。以新加坡为例,由于群众集资无需发行证券,集资者不受证券法例的监督。只要包装妥当,这类集资就不算是向公众收取存款,因此不受银行法令的管制。项目一旦被怀疑是诈骗,执法单位能做的,只是依据法律,以失信、做假账等罪名采取法律行动。[12]

在美国,群众集资的方式自2009年风靡以来,发挥空间一直被指受到证券法规束缚。美国国会去年四月颁布「新创企业融资法案」(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只要群众集资平台取得证交所(SEC)发牌,小型企业便可经这些平台进行股权群众集资(Equity Crowdfunding),即通过卖公司股权来集资。法例同时加强了对群众集资的监管,保护缺乏经验的投资者。[13]

至于香港,暂时还没有针对群众集资的法例,依旧按照《证券及期货条例》执法。只要投资者不占投资项目的任何股权,而是获得产品或其它赠品为回报,而项目筹得的资金,又不是用作营运公司,一般不会被视作非法集资。不过,如有小公司想籍群众投资平台招股,情况便没有那么简单。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在群众集资的市场是否能够更进一步,相关法例又有否调整的需要,值得研究。无论如何,以后将创新意念付诸实行,又少了一个担心资金不足的理由。

 

1  「群众集资始于死忠乐迷」,《联合早报(新加坡)》,2012年8月16日。
2   Researcher turns to crowdfunding to save endangered sturgeon. St. Louis Post-Dispatch. 17 June 2013.
3   2013CF The Crowdfunding Industry Report. Massolution.
4   Pebble: E-Paper Watch for iPhone and Android. Kickstarter website. Funding period: Apr 11, 2012 - May 18, 2012.
5   What is Kickstarter? Kickstarter website. Retrieved 19 July 2013.
6  「从HIT工运看群众集资」,《新报》,2013年4月24日。
7  「上载短片 群众集资平台助创业」,《文汇报》,2013年5月24日。
8   FringeBacker website.
9  「群众集资」,《Digitimes电子时报》,2011年5月13日。
10「「群众集资」发展迅速惟蜜月期将终结」,《信报》,2012年10月2日。
11 Ethan R. Mollick (2012). The Dynamics of Crowdfunding: Determinants of Success and Failure. 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 Forthcoming.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 Wharton School. 26 June 2013.
12「群众集资是创新投资途径?」,《联合早报(新加坡)》,2013年2月3日。
13「新兴集资法睇真啲」,《太阳报》,2013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