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6-11-28 | 《星岛日报》

普及化和专业化 香港义工参与的未来



在香港,不少人都有做义工的经验,据2013年的统计,每9个15岁或以上的香港人,就有1个在统计前12个月内曾参与过义工服务。 [1]在重视「其他学习经历」的教育制度下,这个城市更是不乏全家总动员做义工的例子。

这么多人愿意投身义工服务,不管背后原因,我们都应该庆幸,毕竟愈多人愿意伸出援手,便有愈多人受惠。联合国将每年12月5日订为「国际义工日」,旨在向全球义工致意,并呼吁各地政府及组织,鼓励更多人投身义工服务。 [2]在我们向香港义工致意的同时,或者可以思考,怎样鼓励更多人做义工,并让义工服务做得更好。

在此并非要吹毛求疵,香港的义工人数绝对不少,不过相较一些义工服务率均超过四至五成的已发展地区,如英国和加拿大[3],香港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另外,现今社交媒体发达,要组织义工活动,一方面可以说是比以往简单,也不用每每要靠「大台吹鸡」,但另一方面,如何确保义务工作的服务水平,也值得更多的讨论。

由民间自发到官方推动

香港较有组织的义务工作,可追溯至开埠初期,当时的外籍传教士和修女,为有需要的人提供食物、医疗和教育援助;也有热心富商提供救助服务,并创办慈善机构,如东华三院、保良局和儿童会(即现在的小童群益会)等。这些机构的工作人员,初时都是义务提供服务,后来成为受薪职员,有关机构亦逐渐发展为具规模的慈善团体。 [4]

1970年,独立机构「义务工作发展局」(义工局)成立,专责推广和发展义务工作,香港的义工活动从此成为长期性的发展工作。 [5]1998年,社会福利署(社署)亦推出「义工运动」,鼓励各界参与义务工作。 [6]

2003年沙士疫潮蔓延至本港,有民间团体和传媒机构发起义工招募,协助公众防炎教育、关怀弱势社群及为社区团体提供支援,结果一呼百应,几日内就有逾6,000名市民参与。随后三个月,陆续参与抗炎行动的义工高达45,000名。[7]互助互爱的义工精神,最终带领全城渡过难关。

每9人中约1人为义工

据社署最新统计,登记义工总数由1998年的17.3万人,增至今年9月底的126.9万,升幅高达6.3倍;义工投入的服务时数,亦由1998年的380万小时,增至去年2,425万小时。 [8]若按该服务时数、时薪中位数62.9元[9]计算,去年义工服务的人手开支便达到15.3亿元。

注:2016为截至该年9月30日数字。
资料来源:义工运动

不过,本港登记义工数目虽然在过去多年大幅增加,但实际参与义工活动的比例,仍然并不算高。政府统计处去年发表的报告显示,2013年,全港604万名15岁及以上人士中,约69万人(11.4%)在统计前一年内,曾参与机构或团体的义务工作,即每9人中约1人参加过义工活动。 [10]而在义工参与活跃的加拿大、英国和美国,相关比例分别为44%[11]、42%[12]、24.9%[13]。当然,现时市民透过社交媒体,也可轻易发起义工行动,不一定要由机构或团体带领,但相较上述国家,香港人参与义工活动的比例为何较低,始终值得探究。

青年虽为主力 参与比例仍有待提升

若要说政府不重视,似乎又不是。长期以来,政府都会将支持义务工作发展,尤其鼓励青年人积极参与,列为政府工作目标之一。 [14]在2009年实施的新高中课程中,亦要求学生拨出一定时间获取「其他学习经历」,以达致全人发展,其中一项便是社会服务。 [15]同年,义工局发起以中学生为对象的「4C青年义工领袖计划」,协助学校建立核心义工团队,以支援义工推广工作。 [16]

这些工作的成效有多大,或未可知,但至少从义工登记数字看来,青年人已成为香港义工群体的主力。以社署的义工运动为例,13至25岁义工登记数目,由1998年的78,277人持续增至2015年的547,264人,占该人口组别的比例由6.4%增至55.4%;其占全部登记义工数目的43.5%,更高于其他年龄组别。 [17]

然而,根据政府统计处2013年的调查,在所有15至24岁青年当中,只有20.6%在统计前12个月内曾参与义务工作,可见推动青年投入社会参与,仍有颇大空间。 [18]

长者有能力有热诚 将成义工生力军?

年轻人之外,其他年龄层当然也是动员对象,其中拥有丰富经验和专业才能的长者,更应该是重点推广的对象。尤其是香港正迈入高龄化社会,65岁及以上人口预计至2024年将达全港人口的23%,2034年更将进一步上升至30%。 [19]

义工局今年发表的一项调查显示,26%的年长受访者(年龄55岁或以上)于过去一年曾参与义务工作(年轻受访者为50%),平均义务工作时数为146小时(年轻受访者则为50小时)。 [20]可见相较年轻人,年长人士除非不参与义务工作,否则其投入程度,随时「连自己也感到害怕」。长者义工拥有丰富的人生经验和良好的沟通技巧。加上愈来愈多长者拥有较高教育水平,时间亦相对充裕,有望成为义工团队的宝贵资源。

投身义工活动作为非正式劳动参与,不但有助退休人士继续贡献社会,更有助他们结识新朋友,紧密联系社会。博爱医院2014年开展的「良伴计划」便是一例。该计划成立楼长义工队,由长者义工担任区内不同楼宇的组长,关顾长者。 [21]近年,政府部门及大型机构均积极推行长者义工项目,例如政府入境处[22]、中华电力[23]、香港赛马会[24],皆鼓励退休人员参与提供义工服务。

官商民合作 创造共享价值

除了增加义工的数量,如何令义务工作做得更好,达致质量并重,也是不能忽视的议题。这方面,自然少不了商界参与。因为许多的义务工作,加上商界的资源和专业技能,都能令事半功倍。简单如向基层人士派发食物,要一次过制作数十个饭盒,食肆便是理想的合作伙伴。近年待用文化兴起,不少小店推出待用咖啡券、饭券,帮助基层人士。例如由一班大专生发起的「『传餸爱』待用饭券推广计划」下,餐厅提供平台,让有心人购买待用券给他人使用;计划亦召集义工,负责统筹、运作和宣传工作。 [25]另外,长期义赠饭盒予区内基层的「深水埗明哥」,最近更与兰桂坊、7-11便利店、Android Pay等大型商业机构合作,将待用饭票活动延伸至全港,市民只要购买饭票,就可让基层免费享用膳食,而饭票会由义工转赠有需要人士。 [26]

这也与政府近来推广的「创造共享价值」(Creating shared value)的概念不谋而合。所谓共享价值,是指企业在追求利润的同时,主动满足社会需要,从而创造企业与社会价值的双赢[27],而各大小商业机构与义工活动的合作,正为实践这一理念提供契机。

除了商界,社交平台的强大渗透力,也为提高义务工作的质素提供新路径,例如让更多没有专业技能的义工,都能为一些需要专业人士参与的义务工作出力。在香港,由专业装修人士成立的Facebook群组「家居维修义工协会」,便设有家居维修课程,又教导义工维修知识,让一班非专业出身的热心人,亦有机会参与义务维修工作。 [28]

加强数据统计 促资讯流通

说起不同类型的义务工作,官方的公开资料,也需要与时并进。现时,社署提供1998年至今参与义工运动的登记义工总数,亦按服务时数、年龄、性别、机构类型等作细分,颇为详尽,然而每年实际有多少人参与义务工作,包括大型机构举办和自行发起的,则不太清楚。 [29]义工局及政府统计处虽然有统计义工参与服务的相关资料,但查阅这两个机构的网页,前者只能找到最近三年[30]的数据,后者更只有2003年和2015年[31]发表的资料。

义务工作对社会以及个人所带来的正面价值毋庸置疑,智经在早前发表的《香港人,幸福吗?智经幸福指数》报告中指出,要量度香港市民的福祉,应从多角度分析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范畴的状况,包括对义工服务进行有关统计调查。在提升义务工作质量的同时,有关调查亦应与时并进,反映市民的切身生活及真正需要。 [32]

1 《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56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5年7月。
2 「民政事务局局长出席国际义工日嘉许礼2015致辞全文(只有中文)」。取自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12/06/P20151204036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6日。
3 ”Volunteering rates and overview,“ UK Civil Society Almanac, https://data.ncvo.org. uk/a/almanac16/volunteer-overview/, last modified March 3, 2016; ” Volunteering in Canada, 2004 to 2013,” Statistics Canada, http://www.statcan.gc.ca/pub/89-652-x/89-652-x2015003-eng .htm#a1, last modified November 13, 2015.
4 「香港义务工作的发展历程」。取自义工资讯网网站:http://www.volunteerlink.net/Publication/CB/25-44.pdf,查询日期2016年11月16日,第29页。
5 「义务工作发展史」。取自义工资讯网网站:http://www.volunteerlink.net/newsletters/20100301/20100301.htm,查询日期2016年11月16日。
6 「义务工作统筹课」。取自社会福利署网站:http://www.swd.gov.hk/tc/index/site_pubsvc/page_supportser/sub_centraloff/,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30日。
7 同4,第33页。
8 「统计数字」。取自义工运动网站:http://www.volunteering-hk.org/tc/aboutvs/vs_intro/vs_stat,查询日期2016年11月16日。
9 2015年5月至6月整体每小时工资中位数。资料来源:「表E013:整体每小时工资分布」。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210_tc.jsp?productCode=D5250018,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3月18日。
10 同1。
11 2013年,15岁及以上。资料来源:” Volunteering in Canada, 2004 to 2013,” Statistics Canada, http://www.statcan.gc.ca/pub/89-652-x/89-652-x2015003-eng.htm#a1, last modified November 13, 2015.
12 2014/15年度,16岁及以上。资料来源:”Volunteering rates and overview,“ UK Civil Society Almanac, https://data.ncvo. org.uk/a/almanac16/volunteer-overview/, last modified March 3, 2016.
13 2015年,16岁及以上。资料来源:”Volunteer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2015,” 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February 25, 2016.
14 同2。
15 「教育局通函第 163/2008 号 新高中课程的『其他学习经歷』及『学生学习概览』」,教育局,2008年10月30日。
16 「4C青年义工领袖计划」。取自义务工作发展局网站:http://www.avs.org.hk/tc/4C_Brief,查询日期2016年11月17日。
17 《二零一五年香港青年统计资料概览数据趋势分析》,青年事务委员会,2016年11月,第359至361页。
18 同1。
19 「香港人口推算2015-2064」。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censtatd.gov.hk/press_release/pressReleaseDetail.jsp?pressRID=3799&charsetID=2,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9月25日。
20 「积极乐颐年」。取自义工资讯网网站:http://www.volunteerlink.net/newsletters/Jun2016/Jun2016.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
21 同20。
22 「义工服务 嘉惠社群」。取自公务员通讯第八十五期网站:http://www.csb.gov .hk/hkgcsb/csn/csn85/85c/personalities_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2年11月28日。
23 「中电义工队获『2013-14最佳企业义工计划比赛』冠军」,中华电力有限公司,2014年10月24日。
24 「马会义工活动」。取自香港赛马会网站:http://charities.hkjc.com/charities/chinese/connect-and-join/staff-volunteer-activities.aspx,查询日期2016年11月17日。
25 「『传餸爱』待用饭券推广计划」。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hksuspendedmeal/photos/a.735735846483872.1073741828.712571328800324/973346079389513/?type=3&theater,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0月14日。
26 「北河同行」。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peihocounterparts/,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8日;「蔡澜x派饭明哥杀出中环开Pop-up Store」。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1108/55886527,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8日。
27 「商业2.0:谈『创造共享价值』」。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 zh-HK/analyses/497,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19日。
28 「家居维修义工协会 Repair Fairy」。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pg/repairfairy/about/?ref=page_internal,查询日期2016年11月17日;〈【专题籽】子华效应麻甩变男神装修佬授徒帮基层〉,《苹果日报》,2015年10月14日,E01页。
29 同8。
30 「2014-15服务年报」。取自义务工作发展局网站: http://www.avs.org.hk/annual1415/images/Service_Statistics.pdf,查询日期2016年11月17日;「2013-14服务年报」。取自义务工作发展局网站:http://www.avs.org.hk/annual1314/images/service_statistics.pdf,查询日期2016年11月17日;「2012-13服务年报」。取自义务工作发展局网站:http://www.avs.org.hk/annual1213/images/service_statistics.pdf,查询日期2016年11月17日。
31 《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14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03年9月;《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56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5年7月。
32 《香港人,幸福吗?智经幸福指数》,智经研究中心,2016年10月,第10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