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6-12-12 | 《星岛日报》

急症收费加百二 减少轮候唔容易



踏入冬季流感高峰期,预料公立医院急症室将一如往年般「逼爆」。屋漏偏逢连夜雨,医院管理局(医管局)正委托顾问研究调整急症室收费,由现时的100元倍增至220元,以减低非紧急求诊人数。 [1]新收费未正式「扑捶」,但政府表明即使加价,目标亦不在于收回医疗服务成本,而是透过收费促进正确和合理使用公共医疗服务,并强调会考虑市民承担能力。 [2]

急症室收费自2002年底实施以来一直维持不变,医管局过去曾多次「放风」考虑调整收费至150或200元,但最后都无疾而终;相对私营医疗机构动辄200、300元「起跳」 ,急症室收费仍然相对便宜,但医管局急症室的使用率多年来有增无减,甚至开始影响服务质素。

两成半「紧急」病人要等半句钟以上

为确保急症室能够及时处理命悬一线的病人,医管局按现行分流制度下(即危殆、危急、紧急、次紧急及非紧急)订立服务目标:即时诊治所有分流为「危殆」类别的病人、15分钟内处理九成半「危急」病人,以及在30分钟内处理九成「紧急」病人。被分流为「次紧急」及「非紧急」的病人,理应向公私营诊所求医。 [3]然而,2012-13年度约218万的急症室求诊人次中,多达67%属于次紧急和非紧急,危殆及危急类别只占2.7%[ 4],反映急症室有三分之二求诊个案可能被不正确使用。

资料来源:申诉专员公署

资料来源:立法会

大量市民不正确使用急症室,在有限的医疗服务人手下,直接结果是影响有紧急需要病人的性命安危。过去五个年度,虽然医管局能够维持对危殆及危急病人的服务目标,但对紧急病人的服务承诺指标,自2012-13年度起开始下跌,至2014-15年度已跌至75%。面对人口增长及人口老化,医疗服务需求及医疗成本只会有增无减,倘若不正确使用急症室的问题未解决,其服务质量恐怕会每况愈下。

「小病」告急 或因冇得拣

然而,假如被分流为次紧急及非紧急的病人真的没必要使用急症室,何以他们明知「有排等」仍然坚持轮急症?香港急症医学期刊早年一项调查指出,次紧急及非紧急受访病人选择到急症室,而非基层医疗服务或普通科门诊,原因包括希望获得较详细的检验(56%)、感觉上急症室提供的医学意见较专业(35%)、病人正在同一医院接受持续护理(19%),及病人是被转介到急症室(11%)。 [5]

市民因「小病」入急症室,也可能是由于邻近私营诊所已经过了诊症时间,或是无法负担私营医疗服务费用。部分市民缺乏医疗知识,对于突发状况感到忧心而到急症室求医亦可以理解,我们不能随意断定他们滥用急症室服务,贸然加价反而徒添市民的医疗负担,讳疾忌医。

不过,眼前的问题是,次紧急及非紧急病人的轮候时间不断攀升,对比五年前,他们平均要多等半小时才可见医生。每逢冬、夏两季及流感高峰期,急症室情况就更形严峻,今年农历新年假期期间,威尔斯亲王医院(威院)次紧急及非紧急病人的平均轮候时间,分别长达584分钟(相当于9小时44分钟)及1,248分钟(20小时48分钟)。 [6]病人在假期为了「小病」而在急症室轮候逾20小时,不论是谁人的责任,时间之长都会令人觉得荒谬。

资料来源:医院管理局(截至2016年8月)

公立夜诊不够夜?

要将这些病人分流到基层医疗体系亦非容易。首先,公营诊所并非24小时候命。现时全港73间医管局普通科门诊,只有23间设有夜诊服务,并只限于星期一至五晚上六时至十时,星期日及公众假期更分别只服务至下午一时及五时。 [7]遇着「大时大节」或者更深夜静的时间,就只能倚赖提供私家夜诊服务的私家医院及医疗诊所。

资料来源:医院管理局(截至2016年8月)

借问夜诊何处有,卫生署、本地医学界组织如香港医学会、香港家庭医学学院及香港西医工会等均设立网站,收录本地注册西医的执业资料,包括其联络方法、诊症时间、有否提供紧急应诊服务及诊金等[8],方便市民接触个别医生。

智经尝试到卫生署「基层医疗指南」网站,按其功能搜寻提供夜诊服务至晚上12时的西医,发现全港只有9人,亦非每晚应诊。 [9]同时,香港医学会的医生名册却显示,平日应诊至晚上11时半的私人执业西医有30多人。 [10]何以官方与业界组织的资料,应诊时间只相差半小时,却有如此不同的结果,病人难以逐一求证。病人能否「睇夜诊」或许还是得如私家医院的门诊般,要靠病人亲自打电话查询。但即使有数十名私人执业的西医提供夜诊服务,恐怕亦是杯水车薪,不足以应付需求。

同时,私营诊所服务时间及收费均难以与公营医疗服务竞争。前文提及农历新年期间「排长龙」的威院急症室,倘若病人转往私院求诊,同区仁安医院的急症门诊中心,长公众假期夜诊收费高达700元,伤口处理、缝线等外科程序一律另计[11],难免有病人宁愿苦等20小时轮急症。

新加坡急症收费=香港六倍

反观人口较少的新加坡,除了大部分公私营医院均提供24小时急症服务,全国约有30间诊所提供24小时服务,其余诊所不少都服务至深夜。 [12]为分流非紧急病人到基层医疗服务,政府对公院急症室的资助比率只维持在五成左右,病人使用急症室服务需付115新加坡元(折合约626港元)诊金,是香港急症室的六倍。

病人即使在「闲日」求诊,自从医管局引入普通科门诊电话预约服务后,不少症状相对较轻的偶发性疾病病人,都难以预约即日或翌日的诊症时间,变相还是得到私家诊所或者急症室「叩门」。倘若急症室加价,政府需要注意在急症室服务以外,公私营医疗机构是否有足够承载力,特别是夜诊及在长假期提供医疗服务。最简单直接的方案,是在急症室外加强深宵门诊服务,但政府早年以做法不符合成本效益,并对医护人手构成进一步压力为由拒绝。 [13]事隔数年,医管局在研究急症室加价的同时,扩充及延长深宵门诊服务的问题上或许会有新方向。

手机app助分流急症病人

对于必不得已需要使用急症室服务的病人,要解燃眉之急,或可平均分流到同区其他医院。医管局可开发手机应用程式,为病人提供各间医院急症室的实时轮候情况,及附近正在应诊的诊所联络方法,分流同区病人。举例指,威院急症室的非紧急病人轮候时间平均长达173分钟,但同属新界东联网的大埔那打素医院只需轮候31分钟[14],病人出发前可以此参考,决定是否转到大埔求诊更节省时间。医管局有开发过类似程式,但只限提供威院的资讯[15],局方大可研究将程式扩展至全港医院。

在澳洲、纽西兰、丹麦及意大利等地,会有当值医护人员为有紧急需要的病人提供免费医疗咨询热线。 [16]过去香港不盛行「打电话问医生」,鼓励病人有疑问要及早求医,但倘若这些热线电话有助安抚及分流病人到基层医疗系统,或许有助减轻急症室的人满之患。

然而,除了深夜及长假期期间较难「睇医生」,香港急症科医学院院长何晓辉早前指出,急症室最繁忙的时段通常是朝11晚10[17],而大部分公私营医疗服务在这段时间都在运作中,没有急症需要的市民理应返回基层医疗服务系统。为应对不正确使用急症室服务,社会各界多年来提出过不同可行方案,并各有利弊。

为教育及鼓励市民正确使用急症室服务,有前高官建议医管局或可研究「退出」机制,已付100元急症室费用、并被分流至次紧急或非紧急的病人,可凭费用收据免费转往公营普通科门诊,甚至有建议向私家医生求诊可直接当100元「使」[18],避免病人双重缴费。

按时段、病情收费

另有建议急症室考虑按时段、病情类别实施不同收费,例如调高基层医疗服务应诊期间(例如星期一至五朝11晚10),次紧急及非紧急病人的收费,费用甚至与私家诊所看齐;被分流为危殆、危急及紧急的病人,则可维持现有收费,甚至适度豁免诊金。例如在意大利,被分类为非紧急的病人会被界定为不正当使用急症室服务,除了轮候时间较长,并需缴付25欧元(折合约205港元)诊金。 [19]

当然,私家诊所届时也可能会按比例跟随急症室加价,抵销了预期中的分流效果。再者,病人是否有「紧急」需要,除了视乎其心跳、血压等维生指数,或多或少亦取决于病人的主观情绪,以分流类别来决定诊金多少,负责分流的医护人员可能要承受巨大压力,甚至造成争拗。

加强基层医疗服务是王道

急症室轮候时间之长,相信大部分市民如非必要都无意专诚到急症室坐冷板凳,医管局锐意检讨收费的同时,教育市民正确使用急症室、加强公私营基层医疗服务同样重要。长远而言,政府更要提高市民对基层医疗重要性及家庭医生概念的认识,毕竟基层医疗在个人和家庭的医护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为市民健康发挥把关作用。医管局「加一百,并且动全身」,方能说服市民接受新收费。

1 陈沛冰、于健民,〈急症室研加费至$220减滥用〉,《苹果日报》,2016年11月18日,A02页。
2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谈上海行程、公共医疗服务收费、墟市及寨卡病毒(只有中文)」。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11/20/P2016112000476.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20日。
3 「急症室服务指引」。取自医院管理局网站:http://www.ha .org.hk/visitor/ha_visitor_text_index.asp?Content_ID=10051&Lang=CHIB5&Dimension=1,查询日期2016年12月5日。
4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 (答覆编号:FHB(H)005)」。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4-15/chinese/fc/fc/w_q/fhb-hc.pdf,查询日期2016年12月5日,第27页。
5 Graham, CA, WO Kwok, YL Tsang, and TH Rainer. "Preferences and perceptions of patients attending emergency departments with low acuity problems in Hong Kong." Hong Kong J Emerg Med 16 (2009): 148-149.
6 「立法会十六题:长假期期间的公共医疗服务(附件)」。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603 /16/P201603160536_0536_161620.pdf,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3月16日。
7 「医院管理局 2016 年度夜间、星期日及公众假期普通科门诊服务」。取自医院管理局网站:https://www.ha.org.hk/haho/ho /hesd/2016wytra.pdf,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8月。
8 「注册医生名单」。取自香港医务委员会网站:http://www.mchk.org.hk/tc_chi/list_register/doctor_directories .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
9 「基层医疗指南」。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s://apps.pcdirectory.gov.hk/Public/Main/Main. aspx,查询日期2016年12月5日。
10 「香港医生网」。取自香港医学会网站:http://www.hkdoctors.org/chinese/,查询日期2016年12月5日。
11 「服务收费」。取自仁安医院网站:http://www.unionemc.org/union/htm/price.php,查询日期2016年12月5日。
12 “International Profiles of Health Care Systems 2015,” The Commonwealth Fund, January 2016, p. 145.
13 「立法会四题:夜间门诊服务」。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 /general/201211/07/P20121107033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2年11月7日。
14 2015-16年度数字(截至2015年12月31日)。资料来源:「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 (答覆编号:FHB(H)017)」。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5-16/chinese/fc/fc/w_q/fhb-hc.pdf,查询日期2016年12月5日,第46页。
15 「手机应用程式」。取自医院管理局网站:http://www.ha.org.hk/visitor/ha_visitor_text_index.asp?Content_ID=222264&Lang=CHIB5&Dimension=1&Ver=TEXT,查询日期2016年12月5日。
16 同12。
17 「医管局拟调急症室收费 何晓辉冀市民考虑其他设施」。取自无线新闻网站:http://news.tvb.com/local/582fb5c76db28cb16c0b56a8,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9日。
18 梁杏怡、陈柔雅、岑咏欣、钟炳然,〈急症室求诊不辨缓急 病人叫医生助挖耳垢〉,《明报》,2016年3月12日,A06页。
19 同12,第9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