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6-12-16 | 《明报》

从中史独立成科争议看中史课程



立法会早前通过一项无约束力的议案[1],促请政府规定初中中国历史独立成科及将之列为必修科目,并扩阔有关课程范围,涵盖更多中国近代历史及香港与内地的互动关系。 [2]议案的通过可能会让社会大众误以为现时香港初中生不用学习中史,但事实上,在2001年政府已把中史列为初中必修课程,而且必须占课时约5%(约每周两课)。 [3]

一直都有独立的「中国历史科」

虽然现时没有将中国历史独立成科的硬性规定,但其实自1997年,香港便一直沿用由课程发展议会编订的「中国历史科」课程[4],现时学校还可自行决定使用其他方式进行教学,例如把中史和世界历史合并,或是在「综合人文」课程内以主题模式施教中史。 [5]

所以独立的「中国历史科」,亦即将中国过去五千年历史,以治乱兴衰的政治史为主线,逐个朝代教授,再由辛亥革命教至公元2000年的学科,本来就存在。 [6]早前教育局亦就初中中史科课程进行咨询[7],提出淡化王朝分期而改以「古今并重」为叙事主干,并增加社会文化史的课题及引入香港史等。 [8]

因此,与其说立法会通过的议案是促请政府将中史独立成科,倒不如说是建议将现时以多种不同方式教授的中史课程,简化为单一模式。

其他教学模式不可取?

除了独立存在的「中国历史科」之外,教育局自2000年开始进行不同的历史教学尝试,其中的「历史与文化科」,便是一套整合中国历史与世界历史的校本课程 [9],老师可以因时、因地制宜进行教学,例如中一教香港史,中二教中国史,中三教世界史的「同心圆模式」;将同年代世界大事编为专题,对比中外历史发展的「并列模式」;或是以中国历史发展为主轴,辅以跨文化比较的「脊柱式」等。 [10]

而「综合人文科」也是由学校自行订定纲要,课程框架不外乎社区、时事、香港历史、中国历史以及世界局势,也准许学校挑选社会科学议题施教,例如「贫与富」。 [11]因此,所谓「规定初中中国历史独立成科」,难免令人疑惑是否指要「罢黜百家」,独尊「中国历史科」。

其他尝试是否全无可取?是值得商榷的。若单以立法会通过的无约束力议案为例,其所重视的中国近代史、香港历史内容[12],现行「中国历史科」架构当中,反而较难涉猎。根据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教联)去年向中学教师进行的「初中中国历史科的现况」问卷调查,高达96%初中中史科教师指在现有课时安排下,未能教完所有课题,其中44%教师略过或不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内政与外交」,而「军阀政治」及「战后国共关系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分别亦有27%及22%教师略过或不教。 [13]香港历史内容更不曾在课程大纲中出现。 [14]

相反,另外两门新尝试的「历史与文化科」及「综合人文科」,某些方面似乎更能有所突破。例如「历史与文化科」的专题研习部分,有学校率先引入香港史的内容[15],让学生实地考察香港各地渔民及农民聚落,了解本港尚存的华人传统渔民及农民聚落的特色,包括棚屋、宗教庙宇、围村以及宗祠的作用,加深学生对本土文化的认识。 [16]

已有近九成中学选用独立中史科

而「综合人文科」则因为是采用主题模式施教,避免「中国历史科」因为须顺时叙述导致愈到后期愈无时间教学的问题[17],能够就「百多年前的巨变」、「今日中国」、「走向世界的中国」、「中国历史中的香港」等主题作较深入探讨。 [18]最近教育局就初中中国历史科课程修订的咨询,其提出的方向如增加中国近代史的比例,加入香港史以及文化史的内容等[19] ,都与这些新科目的教学方向相似。如果社会肯定有关调整,是否有必要独尊「中国历史科」,而否定「历史与文化科」及「综合人文科」筚路蓝缕之功,值得各界深思。

不管中史独立成科是否唯一值得推崇的教学模式,现实中绝大部分学校均已选择在初中独立教授中国历史科,由2013年的87.7%[20],微升至今年的89%[21]。换言之,现时不采用独立中史科进行教学的中学,较2013年更少。因此,认为香港青年日渐激进化的趋势与初中中国历史教育体制缺陷有关,继而认为全港中学都应划一开设独立必修的「中国历史科」[22],恐怕是捉错用神。

课时不足 被迫弃教

当然,立法会的讨论也可让我们进一步反思「中国历史科」,以及教育局就中史科课程修订后可能产生的新问题。例如上述教联的调查,便提及初中中史课时严重不足[23],导致许多教学内容不得不被舍弃。另外根据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去年调查显示,有42.6%回覆老师的任教学校初中平均每周中史课时不足两节(70分钟)[24],低于政府规定每周最少两节的授课时数[25],更有近八成老师认同需要增加中史科课时。 [26]

曾任职历史教师的现任立法会教育界功能组别议员叶建源解释,有许多学校将原本7日的课程循环拉至10日,但给予中史的时间同样是两节,故低于规定时数;一些老师为追赶课程,可能9月开学教西周,至10月尾已教到唐朝,更难以教出趣味。 [27]

诚然,中史课时的多与少,可能还需要视乎与其他学科的协调情况,容易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是新咨询课纲的修订前提,却是基于平均每年级每周能有两节课的前提下制订[28],如果现时实际教学情况不如政府预料,恐怕会影响新课纲实施成效。

新课纲一大卖点是让历史更贴近日常生活、社会文化[29],但教联的调查却显示,当教师面对课时不足问题时,超过九成半中史科教师会「略过」或「不教」文化史,包括中一的「远古时期的文化」、「文字的起源与发展」,中二的「科技发明与重要建设」、「中外交通的发展」,以及中三的「学术思想的发展」及「宗教概说」。 [30]在现时中史教师基本上还是重视政治史的传统之下,而若然教时又不足以让教师发挥,新卖点会否成为教育局一厢情愿之下的弃子,需要注意。

资料来源: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

三成半教师为兼任 是否有能力教授新课程?

除此之外,在教协调查当中,有高达35.4%的回覆中史老师为兼教,当中有近八成大学时并非主修历史相关学科。 [31]换言之,由他科老师兼任初中历史教师的情况在香港并不罕见,亦有中学中文科老师向智经表示,在其任教的中学当中,中文科老师可以兼教中史,而中史老师则不可兼教中文。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问题存在已久,在教育界早非新鲜事,但是却会对教育局推行新中史课纲构成障碍。例如1997年版本的中史课纲,课程骨干主要由「甲部课程」中国朝代政治史组成[32],即使是兼任教师,所需掌握的知识范围亦较窄。

然而在新修订课纲下,教育局明确把课程分割为「政治演变」、「文化特色」与「香港发展」三个范畴[33],对教师的知识要求相应提高;而且教育局亦希望课程能够配合历史教育和学校课程的最新发展[34],在现时存在不少初中中史老师由他科兼任的情况下,他日真正落实时候恐怕会未如理想。

智经早前撰文肯定新课纲颇具前瞻性,能大胆采用学界一些较新的研究成果,其进步意义不容忽视。 [35]但是,理想终究还是需要在现实中实践,要如何真正推动中史教育,未来还有漫漫长路。

1 〈立会通过 促初中必修中史科〉,《香港经济日报》,2016年11月17日,A33页。
2 「立法会会议(会议议程)2016年11月16日」。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 .hk/yr16-17/chinese/counmtg/agenda/cm20161116.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6日。
3 「立法会:教育局局长就『规定初中中国历史独立成科』议案总结发言」,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11/16/P2016111600952.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6日;「香港的中国历史教育」,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4)457/14-15(02)号文件,2015年2月9日,第10页。
4 「(一)课程简介」,《中学课程纲要:中国历史科(中一至中三)》,香港课程发展议会,1997年;「中国历史(中一至中三)修订课程第一次咨询稿」 ,课程发展议会个人、社会及人文教育委员会,2016年9月,第1页。
5 「立法会一题:中学教授中国历史科」。取自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 /general/201307/03/P20130703031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7月3日。
6 「立法会一题:中学教授中国历史科」。取自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07/03/P20130703031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7月3日;「(三)课程大纲」,《中学课程纲要:中国历史科(中一至中三)》,香港课程发展议会,1997年,第9页。
7 「中国历史(中一至中三)修订课程第一次咨询稿」,课程发展议会个人、社会及人文教育委员会,2016年9月。
8 「中国历史(中一至中三)修订课程第一次咨询稿」,课程发展议会个人、社会及人文教育委员会,2016年9月,第2页;「从中史课程修订建议看史学演化」。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511,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28日。
9 「历史与文化科(中一至中三):背景」。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pshe/references-and-resources/history-and-culture-s1-s3/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0年1月26日。
10 「本校推行『历史与文化科』的理念与实践」。取自沙田循道卫理中学网站:http://www.stmc.edu.hk/20th/acadpublish.php?doc=b5,查询日期2016年11月24日。
11 「汇基书院课程大纲」。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pshe/references-and-resources/integrated-humanities/sb-curriculum.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2年3月1日。
12 同2。
13 「『初中中国历史科的现况』问卷调查」。取自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网站:https://hkfew.org.hk/UPFILE/ArticleFile/201542117383214. pdf,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2月17日。
14 「(三)课程大纲」,《中学课程纲要:中国历史科(中一至中三)》,香港课程发展议会,1997年,第9页。
15 同9。
16 「【示例一】中一年级专题研习 《香港历史,齐来考察》(宣道会陈朱素华纪念中学)」。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pshe/references-and-resources/history-and-culture-s1-s3/06_project_learning_3.pdf,最后更新日期2010年1月26日。
17 同13,第4页。
18 「中二」。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pshe/references-and-resources/integrated-humanities/secondary-two/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09年7月3日。
19 同7,第2页。
20 同5。
21 「立法会:教育局局长就『规定初中中国历史独立成科』议案总结发言」,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11/16/P2016111600952.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6日。
22 「民建联关于『市民对初中中国历史科的看法』调查结果」。取自民建联网站:http://www.dab.org.hk/news_detail.php?nid=2892&mid=5,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17日。
23 同13,第1页。
24 「『中国历史科问卷调查』结果」。取自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网站:https://www.hkptu.org/11516,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4月15日;「附件:详情数据」。取自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网站:https://www2.hkptu.org/press/2015/0415chistory/150415-tables.pdf,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4月15日。
25 同7,第6页。
26 「附件:详情数据」。取自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网站:https://www2.hkptu.org/press/2015 /0415chistory/150415-tables.pdf,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4月15日。
27 「立法会会议(2016年11月16日)」。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网站:http://webcast.legco.gov.hk/public/zh-hk/SearchResult,查询日期2016年11月24日。
28 同7,第6页。
29 「从中史课程修订建议看史学演化」。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511,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28日。
30 同13,第3页。
31 同26。
32 「(三)课程大纲」,《中学课程纲要:中国历史科(中一至中三)》,香港课程发展议会,1997年,第9页。
33 同7,第6页。
34 同7,第2页。
35 同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