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6-12-19 | 《星岛日报》

大治药余



相信不少人亦遇过同类烦恼:患病吃药,痊愈后却剩下一包二包药物,心想弃之可惜,于是把其放进药箱。结果过期药物堆满药箱,最终仍是要丢进垃圾箱。

住户药物开支 十年增加一倍

在弃掉过期药物时,我们同时亦在刻薄自己荷包。根据政府统计处的消费物价数据,今年10月时药物的价格指数,较2011年同期上升11.9%,虽然低于期内综合消费物价指数的18%升幅[1],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15年度住户每月在药物上的开支,较十年前的106元多逾一倍,达217元,其占住户总开支的比率,亦由0.6%升至0.8%[2],反映人们的药物开支负担更重。

资料来源:政府统计处

不止普罗大众,医院管理局(下简称「医管局」)近年用在药物的资源亦愈来愈多,由2011/12年度的42.1亿元上升至2015/16年度的56.9亿元,升幅近35%。 [3]

资料来源:立法会财务委员会

不论药物开支上升的原因为何,未能药尽其用,都是浪费。虽然医管局未有就药物浪费涉及的开支进行评估[4],不过个别机构曾作出不同的推算。其中,香港大学的药物安全应用及研究中心在2013年推算,全港护老院舍一年间丢掉了包括1,043万粒口服固体制剂,以及4,852公升口服液体制剂,约值582万港元。 [5]另外,香港医院药剂师学会在2014年1月的访问调查,发现专科病人平均会剩余两成药物。该学会会长以不依从服药指示的病人比例及剩余药物的比例推算,估计每年被浪费的专科门诊药费逾1亿元。 [6]

非普通垃圾 弃置要小心

对于没有用或过期药物,应如何处理?方案有不少。在香港,由医院、诊所等机构所产生的废旧药物和针药,会被界定为化学废物,在贮存、收集、运送及处置方面,会受《废物处置条例》及《废物处置(化学废物) (一般)规例》规管,政府亦会将大部分运送至化学废物处理中心焚化。 [7]

以上管制并不适用于在一般家居弃置的废旧药物和针药。 [8]政府指,家居产生的剩余针药数量相对较少,与一般家居垃圾混合处理送往堆填区,亦不会导致污染或危害公众健康。 [9]在美国,当局亦指药余可如家居垃圾般处理,不过还提供指引,建议只可将特定药物弃置于洗手盘或座厕,以及把药物从原本包装取出,混合泥、咖啡渣等杂质,以减低小朋友或宠物误服的风险,并且令其他人难以从垃圾堆中辨出药物。 [10]

有组织回收 助中央处理

由此可见,剩余药物并非一般的家居垃圾。本地亦有药剂师认为,药物不应当作一般家居垃圾弃置,因为药物会在堆填区或海洋分解,释出对生物有害的化学物质,例如抗生素会令细菌产生抗药性,含激素的药物亦会影响动物的生育能力。 [11]

虽然量小不足以构成风险,但若有简单方法能收集各家各户的剩余药物,并送到化学废物处理中心处置,相信会较当作一般家居垃圾处置更佳。美国政府就认为民众处理剩余药物的最佳选项,乃将它们交给一些社区药物回收计划。 [12]

不过,社区药物回收计划在香港并不普及。虽然个别屋苑举办的药余回收活动,曾在数小时内收集了100多户的剩余药物[13],但香港药剂专科学院两年多前邀请五间社区药房及义务药剂师的回收计划,试行四个月只成功向100名市民回收药余。 [14]若香港要进一步推广药余回收,看来还得加把劲。

食得唔好嘥?

社区收集药余活动有助处置药余,不过若药物仍然有效力,焚化掉仍算是一种浪费。 [15]捐赠给他人,或许更能发挥其「剩余价值」。至2016年中为止,美国有38个州份以及关岛都落实药物捐赠及重用的法例。 [16]爱荷华州自2007年推出药物捐赠计划,至今有七万名病人受惠,捐赠的药物和用品价值累计达1,500万美元。 [17]

如何保证所捐赠的药物质素,乃关键所在,而这可从检验药物,以及规范药物的使用期限和包装等方面入手。爱荷华州的捐赠计划,要求所捐赠药物要未开封、一直按照指引保存、包装要有药物的批次号码和有效期限,而有效期限至少还有六个月才届满。该州接受18岁或以上人士捐赠药物,药物须捐给同意参与计划的医疗机构,包括医院、诊所及药房,由持牌药剂师负责检查,确认药物是安全及适合分发,并由持牌药剂师、医生以及护士,向合资格领取捐赠药物并有医疗人员处方的贫穷人士发放。 [18]

回收再用有风险 需额外资源配合

理论上,香港可参考以上做法,引入类似捐赠药物计划,但同时要克服多项挑战。例如现时我们从诊所或医院获得的药物,未必都有独立包装,难以保证其没受污染。 [19]

如何找来处理回收的资源和人手,是另一个问题。有曾经参与药物回收计划的社区药房指出,回收计划会占用药房储存空间,并增加药剂师工作量,认为没有政府政策配合,难获一般药房支持。 [20]

另外,现时大部分市民在专科诊所接受公共医疗服务时,只需就每项药物[21]缴付十元[22],因此需要倚靠药物捐赠的人,未必会有太多。最后,如何释除公众安全疑虑,减少对二手药物的负面印象,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理想方案:源头减废

当然,无论是回收还是捐赠药余,都只算是补救措施,最理想的无疑是「源头减废」。但要付诸实行,当局可能要先掌握药余的规模,审计署长早前发表的报告,便建议医管局定期评估局内药物的浪费程度。 [23]前文提及的民间研究只能较粗疏地作出推断,例如从一间护老院舍数个月内的药物浪费程度推断全港护老院舍一年的浪费程度。 [24]要作出更具规模的统计,所需的开支恐怕不是一般民间机构所能负担。

至于减少药余的方法,社会需要提倡减少不必要的治疗。在英国的一项试验计划中,药剂师会为入住护理中心的人士进行详细用药覆检,看看哪些药物并无必要,然后与护士及医生等商量结果,并与住客及其家人商讨应停止服用、改变或需要服用哪些药物。计划在12个月内共覆检422个护理中心住客的用药,作出1,346项介入,当中逾半的介入乃停止用药。 [25]

医管局最近亦表示,会在选定的专科门诊试行补充配药服务,把日数长的药单分多次配予病人;局方并会为特定病人在每次补充配药之间提供药物辅导。当局认为这些措施有助评估和减少药物浪费,也有助加强病人护理,若试验效果理想,会正式推出这些服务。 [26]当药余能够减少,我们不但可以节省金钱,还能减少药余对环境造成的副作用。

1 《消费物价指数月报:2016年10月》,政府统计处,2016年11月,第6、29页;《消费物价指数月报: 2015年10月》,政府统计处,2015年11月,第5、28页;《消费物价指数月报:2014年10月》,政府统计处,2014年11月,第5、27页;《消费物价指数月报:2013年10月》,政府统计处,2013年11月,第5、27页;《消费物价指数月报:2012年10月》,政府统计处,2012年11月,第5、26页。
2 资料来源:《二零零四至零五年住户开支统计调查及重订消费物价指数基期》,政府统计处,2006年6月,第99页;《二零零九至一零年住户开支统计调查及重订消费物价指数基期》,政府统计处,2011年4月,第101页,《2014/15年住户开支统计调查及重订消费物价指数基期》,2016年4月,第105页。
3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答覆编号﹕FHB(H)019」。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5-16/chinese/fc/fc/w_q/fhb-h-c.pdf,查询日期2016年11月29日,第61页。
4 「《审计署署长报告书第六十七号报告书》第5章『医院管理局的药物管理』」,审计署,2016年10月28日,第41页。
5 「香港护老院舍浪费药物情况」,香港药学会,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药物安全应用及研究中心,2013年3月25日,第2、3页;「香港药学会及港大发现本港护老院舍出现浪费药物情况」。取自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网站:http://www.med.hku.hk/tc/news/press/the-pharmaceutical- society-and-hku-unveil-the-situation-of-drug-wastage-among-the-elderly-living-at-old-age-homes-in-hong-kong#!,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3月25日。
6 〈25%专科病人违指示服药 忘服用自行停药 推算每年浪费逾亿〉,《明报》,2014年11月19日,A15页。
7 「立法会八题:医疗废物」。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06/19/P201306190388.htm,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6月19日。
8 同7。
9 同7。
10 "How to Dispose of Unused Medicines," U.S.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June 2015.
11 「病后食剩的药应如何处理?」。取自商业电台网站: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_featuredetail.aspx?itemid=816527&csid=901_3842,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8月13日。
12 同10。
13 「采颐花园支持药余回收:防止剩余药物污染香港」。取自富城集团网站:http://www.urban.com.hk/chi/news/15014PRC.pdf,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9月10日。
14 〈探射灯:民间团体自发回收计划〉,《东方日报》,2014年6月18日,A04页。
15 "Collecting and Disposing of Unwanted Medicines," 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https://www.epa.gov/hwgenerators/collecting-and-disposing-unwanted-medicines, last modified April 25, 2016.
16 "State Prescription Drug Return, Reuse And Recycling Laws," National Conference of State Legislatures, http://www.ncsl.org/research/health/state-prescription-drug-return-reuse-and-recycling.aspx, last modified October 1, 2016.
17 "Drug Donation Repository," SafeNetRX, http://safenetrx.org/drug-donation, accessed December 1, 2016; "State Prescription Drug Return, Reuse And Recycling Laws," National Conference of State Legislatures, http://www.ncsl.org/research/health/state-prescription-drug-return-reuse-and-recycling.aspx, last modified October 1, 2016.
18 "Iowa Administrative Code Chapter 109: Prescription Drug Donation Repository Program," The Iowa Legislature, https://idph.iowa.gov/Portals/1/Files/RuralHealthPrimaryCare/iowa_code_641-109.pdf, accessed December 1, 2016.
19 「医管局未定期评估药物有否浪费 遭审计署批评」。取自无线新闻网站:http://news.tvb.com/local/583573556db28ce91a13e4a1,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23日。
20 同14。
21 以16星期为限。
22 同4,第7、38页。
23 同4。
24 「香港护老院舍浪费药物情况」,香港药学会,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药物安全应用及研究中心,2013年3月25日。
25 "Pharmaceutical waste reduction in the NHS," National Health Service England, June 2015, p. 16.
26 同4,第4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