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3-08-02

专利世界大战



智经在早前的时事分析提到,专利权虽能保障发明者的利益,却也成为斗争手段。创意竞赛,由研发斗到律法,没有止息的意思。[1]而从全球专利申请数字连年上升看来,这场争夺专利的世界大战,更有愈演愈烈的迹象。

今年五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表新一份的专利合作条约年鉴,显示去年全球有19.44万宗专利申请,较2011年多6.6%,连续三年录得增长。[2]其实由1990年至今,除了2009年,世界各地每年的专利申请数目,均多于之前一年。在2001年之前,更是每年增加超过10%。在2011年,全球专利的申请量,累积突破200万,达214万宗。自1978年《专利合作条约》生效以来,专利申请数量经历了26年才达到100万,但第二个100万仅用了7年时间(2004-2011)。[3]

美国最强 东亚崛起

在申请专利的战场上,谁的表现最为标青?国与国比较,美国依旧稳居专利大国榜首,2012年的专利申请量为5.1万宗。紧随其后的,有分列二至五位的日本、德国、中国和南韩。美国国内专利申请数量,在1963年不到4万宗,80年代增至6万宗左右,到千禧年前后跃升至15万宗。90年代高新技术产业开始腾飞,尤其是出现了大量生物科技、计算机软件等专利的申请。1984年至1994年,全美百强大学的专利申请量增了两倍;中小型企业的研发开支也于1987至1997年间翻了一番。虽然自1990年代中,美国占全部专利申请的份额不断下跌,但去年来自该国的申请,仍达到26.3%。[4]

美国所占的份额减少,可是前五个地区加起来的申请比例,近年有所上升(2008年:69.4%;2011年73.3%;2012年:74.2%),原因是过去二十年东亚地区异军突起。在2003年前,德国保持了多年榜眼位置,但其后被日本超越,一直至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预计,其探花位置今年亦可能被中国取代。

中国模式

过去五年,可说是中国专利申请的光辉岁月。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SIPO)继2010年超过日本特许厅后,在2011年又超越美国专利商标局,成为全球收到最多申请的专利局。2009至2011年,全球专利申请增加29.4万宗,SIPO占当中72%。[5]2012年,SIPO的申请数量增长14.1%,幅度较2010年61%和2011年35%有所放缓,但也是由于较早几年中国申请专利数量的飞速猛涨令基数庞大。[6]虽然中国知识产权局已成为专利申请的佼佼者,但专利授权量方面,日本特许厅的专利授权量最多,其后是美国专商局。[7]

提出申请最多的企业,同样来自中国。去年排名前五位的申请人中,有两家是中国企业。其中中国电信巨头中兴通讯在2012年有3,906宗申请,压过日本的松下电器(2,951),连续两年占据榜首。另一间通信公司华为技术则以1,801宗申请,位列第四,次于第三位的夏普株式会社(2,001)。[8]

在申请领域方面,2006至2010年间,数码通信的专利申请年均增加8.1%,乃近年增幅最大的范畴。与之相反,跟医药有关的申请,自2007年一直减少。至于提交申请最多的领域,则为电脑技术(12.7万宗)。[9] 

含金量跌 吸金力升

或许有人会问,中国的专利申请量突飞猛进,过去两年全球申请最多专利的企业又在中国,那是否代表中国这些年有许多惊人发明?暂时没有这方面资料,难以评估,但正如早前的智经时评所说,企业申请专利,有时不只是为了保护新技术,也是要防止他人控告自己侵权。

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专利涵盖的范畴愈来愈阔,保障也愈来愈大,使一些「含金量」不高的技术,也能透过申请专利,获取较以往更大的利益。以美国为例,过去二十年已经历了多次专利制度改革,从基因工程菌到网购商城亚马逊的「一键购买」功能,都能得到专利保护。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又特别设立处理专利侵权诉讼的部门。另外,美国修订了专利法,将1995年前申请并授权的专利期限,由专利授权日起17年,修订为申请日起20年。[10]

促进创新?

筑起更高更阔的专利护城墙,对成功申请专利的人来说,当然有利,但是否真的能促进创新?未必。

学界中一直有人质疑专利权与推动创新的关系。学者Joshua Lerner在研究过去150年、60多个国家的177项专利政策后,就认为将专利保护门槛降低,更能鼓励创新;门槛较高,反而有负作用。[11] Nancy T. Gallini的研究则指出,除了医药、化学、医疗器械等小部份领域,保密措施(secrecy)及「Lead Time」模式[12],都比申请专利更能保障发明者利益。[13]

另一学者Petra Moser回顾历史后也发现,在设有专利法的国家中,大部份的发明创造其实都是来自专利体系外,且较具水准。瑞士和丹麦的第一部专利法分别诞生于1888年和1874年。在此之前,两国并没有专利保护法律体系。但Moser的分析发现,1851年,瑞士和丹麦每一百万人有110项发明贡献,高于全球平均数(55项)及中位数(36项)。同年,瑞士新发明中的43%获得奖项,同样高于全球的平均数(35%)和中位数(33%)。[14]就算是专利立法不久的地区,如十九世纪中的美国,大部份发明家也选择避免申请专利,并采取其他保密方式。[15]

将这些发现置于今天专利大战的场景,其实颇为有趣。因为,假如提升专利保障无法鼓励创新,各国政府加强专利保障的努力,岂不是白干?而那些连年增加的专利申请数字,如果不是反映人类创意日益澎湃,那又反映了甚么?

今年年初,香港知识产权署发表报告,建议检讨本港专利制度并设立「原授专利」。以往专利申请人需自行支付8至10万元,先向欧洲或英国等地申请专利,获批之后才可在港申请专利注册。在建议中的新制度下,申请者可在港取得专利保护。[16]可能会有人认为,单是这些改革,不足以提升香港的专利保障水平,但如果以上学者的推论正确,这种「不足」,未必是坏事。

 

 

1  「专利诱罪」,智经研究中心,2013年7月19日。
2   2013 PCT Yearly Review.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3   2012 PCT Yearly Review.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4   Gallini, Nancy (2002). The Economics of Patents: Lessons from Recent U.S. Patent Reform.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Volume 16, Number 2.
5   Global IP Filings Continue to Grow, China Tops Global Patent Filings.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11 December 2012.
6   同2.
7   同5.
8   同2.
9   同5.
10 同4.
11 Lerner, Joshua. (2001) 150 Years of Patent Protection.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Working Paper.
12 即为买方于购买专利后的前几年享有专属性,而在一定的时效过后该协议就转为非专属性契约。(http://www.uipex.com/monpub_show.aspx?ID=MP10081814222184)
13 同4.
14 Moser, Petra. (2013). Patents and Innovation: Evidence from Economic History.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Volume 27, Number 1.
15 同14.
16「专利制度落后 窒碍创意发展」,《东方日报》,2010年9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