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12-28 | 《经济日报》

不看你绝对后悔:假新闻背后的「真相」



「马云一句话,震惊13亿人」、「读完这篇文章,全世界都沉默了」。这些故意隐藏资讯、夸张失实的文章标题,我们或许已经习以为常,不会深究马云那句说话是否真的令13亿人震惊。然而,「北京权威消息指『双曾』不获支持参选特首」[1]这些看似引述权威人物的说话、但无法即时求证的新闻标题,读者能否一笑置之?

自有「新闻」以来就有「假新闻」存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更触发舆论对假新闻泛滥的关注,即使是出生于网络高速发展年代、与新型科技共同成长的Z世代亦难分报道真伪。美国史丹福大学Stanford History Education Group早前一项研究指出,在学年轻人判断社交媒体资讯是否可信的能力,远比他们对社交媒体的熟练程度低。他们倾向凭内容细节判断资讯的真实性,而非内容来源;他们亦习惯「有图有真相」,容易被图片误导。[2] [3]

天啊!八成初中生分不清新闻与广告内容

研究人员向全美12个州,约7,800名初中生、高中生及大学生,按他们教育程度进行不同类型的测试,发现接受测试的初中生虽然能够指出一些显而易见、含有优惠券代码的内容是广告,但对标注有「赞助商内容」的文章,逾八成初中生会误以为是真实新闻。[4]

资料来源:Stanford History Education Group

至于高中生,研究人员向接受测试的学生展示一张来自图片分享网站的截图(上图),内容是几朵外表畸形的菊花,配以标题、文字,暗示照片是从早年发生核泄漏事故的日本福岛核电站附近拍摄。当年事故引发民众担忧核辐射会导致物种基因突变,照片正好印证民众的忧虑。结果只有不足两成学生认为照片有可疑,或质疑帖子、照片的来源;另有两成半学生同样认为证据不足,但着眼点只是没有其他动植物照片佐证。相反,近四成学生认为照片已经充分反映核电厂附近的环境,可见在此情况下,学生会较难分辨资讯来源是否可信。[5]

新闻造假由来已久,并非单纯是互联网世界的「衍生产品」。早前美国大选,俄罗斯被指控透过「五毛」、大量内容农场网站(content farm)及社交网站户口,将假新闻植入美国新兴媒体,夹杂在「真新闻」之中,再利用假户口炒作,虚虚实实,令美国读者难以判断真假[6],试图左右选举结果。

香港过去也不时有人故意隐身在互联网散播谣言,结果搞出「大头佛」甚至惹上官非。较经典的要数2003年沙士肆虐期间,一名中学生散播「香港成为疫埠」的假消息,触发市民抢购米粮,直至政府公开辟谣才平息风波。[7]「香港网络大典」收集近年在网上广泛流传的假新闻、网络谣言及坊间传闻,例如「联合国决定于2008(年)废除繁体中文」[8],但网民大多视之为「潮文」一笑置之,或不时「回带」转贴旧闻。

看完后我惊呆了:内容农场点击率更胜本地传统新闻网站

时至今日,假新闻、网上造谣不再是「个别事件」,内容农场正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点击率甚至媲美本地具公信力的新闻网站。专门统计全球网站流量的Alexa列出香港流量最高的500个网站,著名内容农场「趣味新闻」Teepr.com排名第15,较高登讨论区及部分传统新闻网站更受欢迎,当中17%访客就是经Facebook进入网站[9];其他内容农场如bomb01.com及BuzzHand紧随其后,分别排名47及55。[10]号称「华语最大内容分享平台」的BuzzHand,其Facebook专页就有逾283万人「赞好」,可见其绝非小众。[11]

资料来源:Alexa (截至2016年12月19日)

我无言了…三成半港青视网上资讯最具影响力

或许有人质疑,即使内容农场、假新闻标题吸睛、点击率高,都只是满足网民消闲、八卦需要,「认真你便输了」。不过,根据政府统计处最新数字,虽然港人在接触有关公共政策或社会时事议题资讯时,电视、电台等传统渠道(75.7%)[12]仍然最具影响力,网上媒体、社交媒体等互联网渠道只占15.4%,但该比率在15至24岁群组却高达35.1%。[13]诚如史丹福的研究指出,年轻人对假新闻的「免疫力」低,以至愈来愈多成年人亦爱在WhatsApp、微信群组分享未经证实的「消息」。人们日积月累地吸收偏颇、失实的资讯,甚至无法在正常渠道得知事情真相,后果不堪设想。

资料来源:政府统计处

假新闻造成的至少四个灾难,特别是最后一个!

内容农场、假新闻网站如何营运及其赚钱方程式,传媒早已广泛报道,Facebook、Google亦一直见招拆招,这些网站对真实世界造成的负面影响,值得我们警剔。首先,社交媒体上不时出现有关养生保健的资讯,但诸如「牛奶可能致癌及糖尿病」与医学常识相悖的「冷知识」,若部分是作者对研究结果断章取义,或是接受赞助以夸大商品功效,一般市民又不求证,并信以为真,便会造成疯抢、罢买商品的风潮,例如早年的「盲抢盐」事件。[14]这些假新闻小则影响个人健康,大则引发集体恐慌,令投机分子从中图利。

另外,早年一名男童在患感冒期间通宵打机而不支送院的新闻报道[15],不但惹来大批网民嘲讽,有网民更将报道恶搞为男童纵欲等多个不同版本。事隔多年,男童当年送院检验的照片再被内容农场网站「引用」,炮制出「男童行足100公里玩Pokémon Go昏迷送院」的假新闻。报道对网民来说只是「潮文」一则,却可能对男童造成一次又一次的伤害。部分无所不用其极的内容农场,甚至会在网上借用他人照片,炮制令人不堪、具爆炸性的「新闻」,或会令不知就里的事主朋友、网民,对事主产生重大误会。

一个纯粹恶作剧的谣言,甚至会影响他人性命安危。早前网上谣传香港红十字会收集得来的血液会转运其他地区,或者输给来港做手术的内地富豪及双非孕妇,呼吁市民不要到红十字会捐血,弄得红十字会其后罕有澄清谣言。[16]撇开应否排除内地人接受输血的人道立场,这些假新闻不但加剧社会矛盾,削弱红十字会作出紧急呼吁时的号召力,更可能摧毁红十字会多年来推广捐血的工作成果。

近年右翼民粹主义抬头、种族纷争频仍的欧美等地,虚假消息更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瑞典当局早前以法例及安全理由,规管市政府在街道两旁悬挂圣诞灯饰,却被谣传是为免引起国内伊斯兰教徒不满,「消息」更在国内外被转发逾万次。[17]早前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就有人因误信假新闻,以为希拉里的竞选阵营与一间薄饼店合谋经营儿童色情集团,结果闯入该薄饼店开枪,声称要亲自调查传闻的真伪[18],可见网络上的假新闻、谣言对真实世界的「真‧影响」。

我看了三遍都不相信:假新闻或难真监管

以假乱真,后果可大可小,自不然有人希望能以法律制裁滋事份子。然而其难度在于,若法例过分严苛,往往会祸及无辜,甚至人人自危,不利资讯流通。即使是一向被视为可信性较高的传统媒体,为求斗快、斗独家,要逐一查证来自世界各地的海量资讯,也难免会偶有失手。再者,传媒不时会引述「消息人士」或者以「据了解」方式报道新闻内情,以保护消息来源,然而若传媒因「收错风」而错误报道消息,或者未及更新消息,又是否要背负报道假新闻的罪名?

当然,香港并非全无应对假消息的法例,只是在权衡言论自由、知情权等因素下,某些灰色地带,或许是「必要之恶」。身兼大律师的立法会议员杨岳桥接受智经查询相关法例时解释,在保障言论、新闻、出版等自由的大前提下,香港没有规管发布、散播假消息的专门法例,目前只能按其言论造成的影响,由政府或受害人作出相应的检控。举例指,倘若发布的假消息令某人声誉受损,可构成诽谤罪;倘若在网上发布失实言论,亦要视乎「作者」是否有意图犯罪而触犯「有犯罪或不诚实意图而取用电脑」罪。倘若只是网上一句戏言,公众在有权选择是否相信的情况下,能否入罪仍有斟酌之处。

一定要看到最后:如真?如假?如可分辨真新闻

在法例框架以外,民间尝试自行监管。本地传媒早年自行筹组香港报业评议会(报评会),制定《新闻从业员专业操守守则》作为报评会的专业守则基础,并接受公众就报刊侵犯私隐、刊登色情淫亵、不雅或煽情内容作出的投诉。[19]然而,2015年全港只有九份报章加入成为会员报章,全港销量最高的两份报章,以及近年与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网络媒体,均未有加入。[20]报评会同年亦只收到59宗投诉,创近年新低,当中有近半的被投诉媒体并非会员机构。[21]数字是否反映报章质素提升,抑或侵犯私隐、不雅及煽情和失实报道已经「融入家中」,我们不得而知。

资料来源:香港报业评议会

不过,经报评会处理的投诉多以「投诉超出该会处理范畴,无法处理」、「个案表面理据不成立」作结;即使投诉个案表面理据成立,报评会亦能只去信劝喻有关报馆日后在类似报道上需多加留意[22],对涉事报章难以起警惕作用,可见本地新闻质素仍然倚赖业界自律。

被外界批评充斥假新闻,甚至影响美国大选结果的Facebook最近亦引入新措施「打假」,包括在网页的「报告功能」中,加入「这是虚假新闻」的选项并附解释;又引入「具争议性报道」的标签,由第三方机构验证,用户转发时会有提醒字句等。[23]不过,在人人都可以在网上发挥影响力、当上KOL(Key Opinion Leader)的世代,Google、Facebook在打击假新闻的「钱途」时,社会该如何应对一个KOL甚至普通人在网上发布的虚假留言,或者网民「正话反说」以达到讽刺目的的帖文,或许更值得我们反思。

1 「北京权威消息指曾俊华及曾钰成不获支持参选特首」。取自无线新闻网站:http://news.tvb.com/local/584a87f16db28c8739278f11/,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9日。
2 “Evaluating Information: The Cornerstone of Civic Online Reasoning,”Stanford History Education Group, November 2016, p.3.
3 “Stanford researchers find students have trouble judging the credibility of information online,” 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https://ed.stanford.edu/news/stanford-researchers-find-students-have-trouble-judging-credibility-information-online,last modified November 22, 2016.
4 同2,第10页。
5 同2,第16至17页。
6 〈俄网络宣传机器发功 假新闻左右美大选〉,《苹果日报》,2016年11月26日,A22页。
7 〈散播疫埠谣言 少年判监管〉,《苹果日报》,2003年8月5日,A14页。
8 「联合国决定于2008废除繁体中文」。取自香港网络大典网站:http://evchk.wikia.com/wiki/联合国决定于2008废除繁体中文 ,查询日期2016年12月19日。
9 “teepr.com Traffic Statistics,”Alexa,http://www.alexa.com/siteinfo/teepr.com,accessed December 19, 2016.
10 “Top Sites in Hong Kong,”Alexa,http://www.alexa.com/topsites/countries/HK,accessed December 19, 2016.
11 “BuzzHand,”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g/BuzzHandCom/likes/?ref=page_internal,accessed December 19, 2016.
12 传统渠道包括电视、收费报章、免费报章及电台及其网上版(如适用);互联网渠道包括网上媒体、社交媒体、即时通讯平台及网上论坛。资料来源:「《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61号报告书》出版」。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censtatd.gov.hk/press_release/pressReleaseDetail.jsp?pressRID=4133&charsetID=2,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日。
13 「新媒体的使用情况」,《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61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6年11月,第65页。
14 〈抢盐「蜚声国际」日人讥文化水平低〉,《明报》,2011年3月19日,A12页。
15 〈感冒童通宵打机晕倒〉,《苹果日报》,2009年2月6日,A14页。
16 「频吁捐血为服务私院内地人?红十字会辟谣」。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1117/55927285,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7日。
17 “Fact checking onlin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ever,”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yjpu-NWYm8,last modified November 11, 2016.
18 〈假新闻惹祸美枪汉查希拉里「薄饼门」〉,《明报》,2016年12月6日,A17页。
19 「成立背景」。取自香港报业评议会网站:http://www.presscouncil.org.hk/ch/web_council.php?p=1,查询日期2016年12月19日。
20 「2015年度会员报刊」。取自香港报业评议会网站:http://www.presscouncil.org.hk/ch/web_council.php?p=5,查询日期2016年12月19日。
21 「2015投诉方法分布统计及图表」。取自香港报业评议会网站:http://www.presscouncil.org.hk/ch/web_info.php?db=stat&id=11,查询日期2016年12月19日。
22 「个案处理」。取自香港报业评议会网站:http://www.presscouncil.org.hk/ch/web_info.php?p=5,查询日期2016年12月19日。
23 「Facebook新措施打击虚报讯息及捏造新闻」。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302662-20161216.htm?spTabChangeable=0,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