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7-01-14 | 《经济日报》

礼物遗弃等清走 宠物无朋友?



圣诞节刚过,在大家接受或交换的礼物当中,有否包括一些小生命?过时过节,部分人会将宠物当作礼物,赠予亲朋,不过若送的人没三思,收的人又没准备,宠物或会被弃养,而这些事件在香港绝非一宗半单。 [1]

流浪等被人道毁灭?

这些被弃养的宠物,不论是送到动物福利机构,还是流落街头,往往无人认领,最终遭人道毁灭。在现行做法下,政府人员捕获的流浪动物,会入住现时四个动物管理中心之一作观察。动物如有植入微型晶片,当局会尝试透过内里的记录资料找寻动物主人。当过了一段时间(有晶片动物为10至20天,无的则至少4天),假如动物仍无人认领,身体健康且被兽医评估为性情温和并适合领养的,会由渔农自然护理署(下简称渔护署)安排转交动物福利团体,由他们安排让市民领养。[2]

而不论是被补获的流浪动物,还是主人交出的动物,最终无人领回或领养的动物,都会被人道处理。[3]虽然在2015年,被人道毁灭动物数量已较2011年减少三成以上,不过仍有6,586只被迫「安乐死」,其数量更远高于被领回或获其他人领养的数目。[4]

资料来源:立法会财务委员会

生命无价,在不少人视宠物为玩伴、朋友,甚至临终前道别对象的今天[5],相信大部分人都不忍见其死,更何况人道毁灭?从动物健康和资源角度,人道毁灭乃不得已而为之的手段。政府曾指出,若不采此法,便需将未获领养的动物长期饲养,涉及财政及土地资源,亦可能鼓励不负责任的人遗弃动物,而人道毁灭亦能终止一些患病或受伤的动物的痛楚。此外,当动物管理中心挤满被捕获的动物,毕竟会增加疾病在动物间传播风险[6];因此,除非能够增加安置流浪动物空间,否则只能以不同方法减少它们的数量。而即使是动物福利团体如爱护动物协会,也不免要对接收到的动物处以人道毁灭,如该会2014/15年度处理的动物中有2,213只被人道毁灭。[7]

假如能够选择,相信更多人都会跟台湾台中市和日本熊本市的政府一样,以「零人道毁灭」[8]为目标处理流浪动物。然而此目标极难达成,熊本市收容动物设施的收容量达上限时,据报还是要无奈痛下杀手。[9]故归根究抵,要避免动物被人道毁灭,我们应尽量减少流浪动物的数量。

执法有难度 规管要修法?

部分动物流落街头,源于被主人放弃饲养。在2015年,共有1,522只动物被主人交予政府的动物管理中心[10],较2011年减少44.7%。由此看来,政府过往就爱护动物和「以负责任的态度饲养宠物」的教育工作[11],或许有一定成效。问题是,我们如何进一步减少流落街头的动物数目?

资料来源:立法会财务委员会

若从执法角度,答案恐怕得来不易。根据《狂犬病条例》,动物蓄养人如无合理解释而弃掉其动物,即属犯罪,可处罚款1万元及监禁6个月。[12]但政府在2015年回应立法会议员查询时,只提及在2013年曾成功检控一名人士,而该人被判罚款500元[13],而政府今年亦表示,能成功检控弃掉动物的个案数目不多。[14]这箇中既牵涉政府人员对条例的理解,亦涉及举证门槛高的问题。

香港大学与香港爱护动物协会在2010年联合发表的《香港保护动物权益法例全面检讨报告》〈下简称《法例报告》〉,便曾提及渔护署将该条例理解为必须证明涉事者意欲永久弃掉动物才可以成功入罪,例如当渔护署根据流浪狗身上晶片寻获其主人,只要主人此时认回动物,就不能控以弃掉动物罪。但该报告认为,法例并没有要求弃掉动物要有「永久」元素,并指只需要动物无人看管,而负责动物的人没有为动物福祉提供足够保障,即已经违反该法例。[15]

但另一方面,渔护署检控组曾经向审计署表示,必须证明涉事者蓄意弃掉动物,才可将其定罪。[16]政府亦曾经指出,即使渔护署能找到遗弃动物的主人,但很多时主人会辩称有关动物乃走失,而在缺乏证人证据的情况下,渔护署很难超越「合理怀疑」的门槛而立案检控。在这些情况下,渔护署会就当事人未能妥善管理其狗只,容许其在公众地方游荡而对狗主采取行动。根据政府数字,由2011年至2015年,每年因此被定罪的狗主数目由246人至355人不等。[17]

针对现行法例的举证困难,《法例报告》提及在英国,任何人在离开动物时,若没有采取合理步骤满足动物的需要,即犯上弃掉动物罪。例如没有提供合适食物、环境,未有保护动物免于苦楚以及让动物自生自灭,不论时间长短,均违反谨慎责任。报告因而建议,政府要不向执法者澄清弃掉动物罪的定义,要不订立谨慎责任法例,以检控相关行为。[18]

除了检讨入罪门槛,现行条例应否扩大适用范围,也有讨论空间。现时《狂犬病条例》内所指的「动物」,其实仅限于哺乳类动物[19],未必能适应香港人饲养宠物的新趋势。近年政府的动物管理中心接收包含爬行类和雀鸟在内的「其他动物」,均有所增加,在2015年更达到5,117只,接近所接收的狗只和猫只之总和。[20]将动物遗弃罪置于以管控狂犬病为主的条例内,会否忽略了没有传播狂犬病风险的动物,实有待社会反思。

*「其他」动物包括小型哺乳类动物(兔、仓鼠、龙猫、豚鼠及鼠)、爬行类、猪、牛、家禽和雀鸟等。
资料来源:立法会财务委员会

绝育方为上策?

除了以各种手段减少弃养,为动物绝育亦有助控制流浪动物数目。虽然这种做法仍是要动物牺牲,然而现实是,若流浪动物因无处容身而最终遭人道毁灭,也不见得理想。此外,由于猫狗繁殖迅速,狗只每年平均生产一至两胎,每胎可以有十只幼犬,猫则平均年产两胎,每胎可生六只幼猫[21],若单以「捕杀」控制流浪动物数目,政府很可能需要不断「大屠杀」。即使不理会这做法是否过于残忍,也要考虑开支成本。过去五年,香港每年便为此用上130万至160万元不等。[22]

其实近年一些动物福利团体,亦建议为捕捉到的流浪动物绝育,然后放归自然。美国的一个倡议组织Target Zero甚至认为,资助低收入家庭为宠物绝育,乃防止猫狗流离失所的关键策略。[23]渔护署亦已同意协助香港爱护动物协会和保护遗弃动物协会,分别在长洲以及元朗大棠推行为期三年的「捕育、绝育、放回」试验计划,评估这方法在香港应用的成效。[24]

此试验计划在2015年初展开,暂时仍难判断成效。[25]不过一项就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捕育、绝育、放回」计划进行的研究发现,在推行计划的地区中,落入动物庇护中心的猫只数量,两年内大减66%,没推行计划的地区则只减少12%。[26]此外,在推行计划的社区,大部分居民都愿意让在猫只接受绝育后留下,并表示他们其实喜欢猫只,只是以往猫满为患,交配时又发出噪音,才令他们不胜烦扰。 [27]

当然,各处乡村各处例,这类计划是否成功,很视乎居民的想法。例如在2012年时,香港的动物福利团体亦曾建议在元朗、西贡及南丫岛试行类似的计划,却得不到区议会和地区人士支持[28],亦有当区居民认为计划用意虽好,但可能会助长遗弃狗只。[29]因此,类似的计划要在香港推行,充份的社区沟通工作,不可或缺。其实无论是否采纳「捕育、绝育、放回」模式,要减少弃养动物,也绝对需要深入社区的教育工作,至少让更多人知道佳节当前,宠物当礼物,不应变做潮流。

1 许政,陈晓欣,〈【宠物籽】义工跪求 别将宠物当礼物〉,《苹果日报》,2015年12月18日,E08页。
2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 (答覆编号﹕FHB(FE)045)」。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5-16/chinese/fc/fc/w_q/fhb-fe-c.pdf,查询日期2016年8月3日,第108页;「立法会八题:保障和促进动物福利」。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10/28/P20151028053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0月28日;「立法会十九题:保障和促进动物福利」。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6/10/P20150610075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6月10日。
3 同2。
4 以上数据并非要反映一只动物进入动物管理中心后,其会面临的不同下场比率,而乃希望反映整体而言,进入动物管理中心的动物面临不同下场的情况。资料来源:「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答覆编号﹕FHB(FE)051)」。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5-16/chinese/fc/fc/w_q/fhb-fe-c.pdf,查询日期2016年8月3日,第109页。
5 「立法会二十题:综合纾缓治疗及护理服务」。取自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12/10/P20141210043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2月10日。
6 「立法会八题:保障和促进动物福利」。取自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10/28/P20151028053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0月28日。
7 「2015周年汇报」,爱护动物协会,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wVrTrjNGtH6TEZEVDhDMUhJdDQ,查询日期2016年8月4日,第4页。
8 「台中市动物保护政见及流浪动物零安乐死政策报告书」。取自台中市动物保护防疫处网站:http://www.animal.taichung.gov.tw/ct.asp?xItem=1381102&ctNode=21445&mp=119020,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6月17日;Kazuki Sawada, "Destroying pets at Kochi animal center pains staff," The Japan Times, May 21, 2013, http://www.japantimes.co.jp/news/2013/05/21/national/destroying-pets-at-kochi-animal-center-pains-staff/#.V6LlKtJ97cs.
9 Cara Clegg, "500 cats & dogs legally killed in Japan each day," Japan Today, http://www.japantoday.com/category/national/view/500-cats-dogs-legally-killed-in-japan-each-day, last modified August 4, 2013.
10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答覆编号﹕FHB(FE)051)」。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 legco.gov.hk/yr15-16/chinese/fc/fc/w_q/fhb-fe-c.pdf,查询日期2016年8月3日,第109页。
11 同6。
12 香港法例第421章《狂犬病条例》第22条,版本日期:2000年1月1日。
13 同6。
14 「立法会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有关动物福利及残酷对待动物事宜的小组委员会:政府当局就2016年5月9日会议上所提事项作出的回应(跟进文件)」,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有关动物福利及残酷对待动物事宜的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2)1566/15-16(01)号文件,2016年5月,第2页。
15 Amanda S Whitfort, Fiona M Woodhouse, "Review of Animal Welfare Legislation in Hong Kong," June 2010, p. 21.
16 「审计署署长第五十四号报告书〈二零一零年三月〉:第4章宠物监管」,香港审计署,2010年3月29日,第33页。
17 同14。
18 同15,第22页。
19 香港法例第421章《狂犬病条例》第2条,版本日期:2007年7月1日;香港法例第421章《狂犬病条例》附表1,版本日期:1997年6月30日。
20 同10。
21 「香港现行的措施:『先捕后杀』」。取自爱护动物协会网站:https://www.spca.org.hk/ch/animal-birth-control/tnr-trap-neuter-return/current-practice-catch-kill,查询日期2016年8月4日。
22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答覆编号﹕FHB(FE)049)」。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5-16/chinese/fc/fc/w_q/fhb-fe-c.pdf,查询日期2016年8月3日,第103页。
23 "Targeted Spay/Neuter. Targeting Help Where It's Needed Most." Target Zero, http://www.target-zero.org/subsidized-income-targeted-spay-neuter-surgeries, accessed August 4, 2016.
24 同22,第104页。
25 「立法会十三题:流浪狗的处理」。取自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10/14/P20151014054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0月14日。
26 JK Levy, NM Isaza, KC Scott, "Effect of high-impact targeted trap-neuter-return and adoption of community cats on cat intake to a shelter," The Veterinary Journal 201 (2014), pp. 269 , 273 and 274.
27 同26。
28 同22,第104页。
29 「流浪狗的“捕捉、绝育、放回”试验计划及处理动物个案」,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621/13-14(03)号文件, 2014年1月,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