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7-01-16 | 《星島日報》

爱靓又爱命



俗语说「爱靓唔爱命」,但谈到美容,还是命仔要紧。政府近日便向立法会建议,对用于美容的医疗仪器作管制,日后部分仪器必须要有注册医生在场监督才可使用,部分则要由完成政府认可培训课程的人操作。政府认为若使用者没有接受相关培训及获取合适资格,可能对公众造成严重的伤害。[1]

近年不时有市民怀疑因接受个别美容程序死亡[2],在显示有关风险不容轻觑。特别是美容服务近年颇受青睐,本地美容业的公司和从业员数目,以至从业员占香港就业人口比率,全告上升[3],消费者委员会(下简称「消委会」)的调查显示,香港有近四成15至64岁的受访者曾使用美容服务。[4]需求如此庞大,爱靓之余又要安全,香港能否做到?

注一:根据《香港标准行业分类2.0版》,美容及美体护理的行业小类包括「理发服务」、「化妆、皮肤及面部护理服务」、「体重控制及纤体服务」以及「其他美容及美体护理」四者。由于「理发服务」似乎与大众理解的美容有所出入,故在计算美容业机构单位数目以及人员时,没将「理发服务」计算在入。此外,数字也不包括整容外科及皮肤科服务。
注二:2013年、2014年、2015年的全港就业人数分别为3,728,000人、3,749,200人及3,780,900人。
资料来源:政府统计处

由包括官方代表、医学专科、美容业以及消费者组织代表组成的「区分医疗程序和美容服务工作小组」(下简称「工作小组」),在2012至2013年探讨了35项可能有潜在安全关注的美容程序,当时成员普遍赞同个别美容程序具有高风险,应受规管,而涉及注射的程序会引致感染和并发症的风险很多,应由医生进行。[5]最后工作小组建议15项美容程序,包括注射肉毒杆菌毒素、减肥针注射、水磨嫩肤、高压氧气治疗、气压枪以及漂牙等,只应由医生或牙医施行。[6]

转眼三年过去,上述建议有否促进消费者认知,或让美容业界焕然一新,则另当别论。消委会近期研究将30项有潜在安全威胁的美容程序视为「医疗美容服务」[7],却发现这类服务使用者中,有多达八成只将它们视为一般美容程序,仅有17.8%的使用者认识到他们接受的乃医疗美容服务,具安全风险。[8]消委会认为大部分使用者可能会忽视疗程的潜在安全问题,在选择服务提供者时掉以轻心。[9]

此外,上述提及到需由医生或牙医施行的15项美容程序,消委会发现接受了这些服务的受访者中,仅有3.2%称服务是由注册医生进行。[10]这结果反映有人越俎代庖,提供只应由医生进行的美容程序的事件,不是个别例子,而是什为普遍的现象。

资料来源:卫生署

消委会建议:立法界定「医疗美容服务」

对此,消委会认为解决问题方法的重要起点,乃立法界定何谓「医疗美容服务」。[11]现时内地及台湾均有「医疗美容服务」的法律定义,而消委会建议政府应考虑以法例定义何谓「医疗美容服务」,并在参考两地以及本地业界和消费者的意见后,认为当中定义要素包括为美容而进行的医疗服务所用上的各项程序、手术类别、药物类别、医疗仪器或侵入性技术。[12]「名正」,既可让消费者以及业界对医疗美容服务有更好认知,同时也可「言顺」,能够规管相关行业,包括管理风险、控制品质以及监察有否违规,以规范医护人员和美容从业员提供医疗美容服务时的行为。[13]

然而,要为牵涉既有美容又有医疗元素的服务定义,观乎往绩,恐怕不易取得共识。四年前工作小组有区分「医药治疗」和一般美容服务的职责[14],不过该小组在讨论35种美容程序应归类为「医药治疗」或「非医药治疗」时,却无法达成共识。有小组成员强调任何令人体组织受破坏的程序,均应被视为「医药治疗」,并只应由医生进行;相反,也有成员认为既然美容程序本质是美容而非治病,就不应视为「医药治疗」,顾客也不应被视作病人。[15]

问题核心:谁人可提供医疗美容服务?

上述争端同时也显示定义不止是一个称呼,而同时也会牵涉到谁人具有资格去为消费者提供服务的问题。故「医疗美容服务」日后即使有了定义,谁人有资格去提供,才是问题核心所在。当然,正如上文提及,过往包括了医学专科和美容业代表的工作小组[16],既然能够同意15项美容程序需由医生或牙医施行,显示持份者要达成共识,并非完全不可能。

但另一方面,美容业界一直都有使用医疗仪器进行美容程序,例如激光或彩光治疗[17],而谁人有资格使用这类仪器,似乎不同持份者有不同意见。根据政府顾问向提出的建议,第3B级及第4级激光仪器,日后将需要有注册医生在场监督才可使用,而强烈脉冲光仪器(即彩光)的使用则较宽松,有医生监督或完成政府认可培训课程的人亦可操作。[18]

对此,过往有医疗界人士认为为保障病人安全,不止高能量激光仪器,连彩光仪器也只应由合资格的医生、牙医及获其授权的其他人士操作,因只有医疗专业人员才受过足够培训作出诊断、治疗和处理这些程序引起的风险和并发症。[19]

但另一方面,涉及使用例如高能量激光仪器的美容服务,乃美容业界的主要收入来源。[20]有美容业界人士认为政府的建议会封杀行业发展空间,变成需要倚靠医生才可生存,又质疑为何医生可免于相关培训。[21]

从消费者角度,或许最关注的并非何人有资格去为自己提供「医疗美容服务」,而是如何判断服务提供者的能力。这方面,2015年八个业界组织曾发起《美容专业发展约章》运动,推动业界雇主优先聘用通过考核而拥有行内公认的美容证书及资历的人士。[22]香港的资历架构机制,亦已有为美容业从业员订下能力标准说明[23],并推出「过往资历认可」机制;此机制在2014年推出,截止2015年底,由此取得资历证明书的从业员仍是百中无一[24],过去一年的数字有否显著提升,值得关注。

不论医生或美容师,全部都要考牌?

即使业界内外已有确保质素的机制,消委会认为,应为医疗美容服务提供者订下资历要求,无论其是医生或美容师,均应具备相关技能及经验,并达到医疗美容方面的认可标准,而从业员资历和经验等资料,亦应对外公开。[25]在英国,英格兰卫生教育机构(Health Education England)在2015年建议就着肉毒杆菌毒素注射、皮下填充剂注射、化学剥脱及皮肤再生、激光,强烈脉冲光及发光二极管光线疗法,以及头发再生手术,这五类美容程序订立资历要求。[26]要提供美容程序,需要学习相应的知识以及满足相应技能要求[27],而有一些程序更必须要由持牌医护人员进行。[28]

值得注意的是,这套资历要求适用于所有进行这类美容程序的从业员,包括医护人员如医生及牙医等。[29]尽管医生及牙医在个别范畴,例如医学知识以及职业道德获豁免无需学习,不过牵涉到与美容程序相关的特别知识及技能,就不获豁免,只能要求进行过往资历认可。[30]

由此可见,英格兰的做法与现时消委会建议的接近,即医护人员也需要具备医疗美容服务相关的技能,并能提供证明。在2013年,香港政府曾建议医学专科学院设立认证架构,监管医疗美容医生资历,而卫生署会协助推行证书、文凭制度,不过当时有医生反对医生要有证书、文凭才能从事医疗美容。[31]上述建议最终似乎不了了之。事隔三年,社会再有声音要规管从事美容服务的医生,但有医生认为他们已有专业训练,再被要求额外受训,或冲击专业自管,认为相关建议复杂,需从长计议[32],而香港医疗美容医生协会主席亦表示,现时政府对医生的监管非常足够,不用因应医学美容特别发牌,但对美容师的监管则不足,宜设资历认可制度。[33]

确保消费者安全,固然重要,但另一方面,美容业从业员人数近2.5万人,任何影响到他们工作机会的措施将牵连甚广。就算不计业内人士的饭碗,消费者愿意为安全付出多少,也是值得讨论的问题。消委会报告提到有一名医生建议进行的激光疗程,价格每次5,000元,但有一间医学美容中心的激光疗程,则每次仅700元,而注射肉毒杆菌毒素,根据场所以及服务提供者的不同,每个疗程价格由2,900元至10,200元不等。[34]不同服务提供者的收费差异很大,而若然日后有更多医疗美容服务只可由获资历认可的人员进行,这类服务价格预计将会上升。当获准许提供服务的人士收费太高,而又有消费者「贪平」光顾不获淮许的人士,那恐怕有违保障消费者安全的原意。

消费者责任:了解什么是不必要的医疗美容服务

或许要获得安全或保障,不论是建立并维持规管框架的成本,或是更高昂的服务费用,以至要求消费者多花精力去了解不同美容服务提供者的水准,无可避免要付出代价,差别只在于由谁人承担更多。消委会提出可以仿效台湾,要求提供医疗美容服务的人在提供特定服务前,要先得到消费者的书面同意,内容包括消费者知悉该服务有引起并发症和副作用的可能性,以及应对的补救措施。[35]

至于消费者有没有必要接受医疗美容服务,消委会在其调查及研究焦点小组中,发现有消费者在这些服务上花上不合比例的时间、心机及金钱去修补「瑕疵」,而香港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组的心理学家称,有一些医疗美容服务的消费者,过分主观或认定自己外貌有所不足,即使家人朋友不如此认为。[36]这或反映有一些消费者会寻求了不必要的医疗美容服务。

就此,服务提供者或可负起部分把关责任。前面提及的英格兰卫生教育机构的资历要求中,会要求提供医疗美容服务者,需有能力为寻求美容程序的人士提供社会心理及情绪支持,当中包括要对与外貌相关的心理学有基本了解,例如为何人们会寻求美容服务,并察觉高风险群组包括有精神问题人士、青少年及儿童、能辨别出患有身体畸形恐惧症的人士,以及具备可与寻求美容程序的人士共同作决定的沟通技巧等。[37]

不止是服务提供者,接受服务者的人同样需要多走一步。消委会的研究显示,有75.8%接受医疗美容服务的受访者,表示事前曾咨询朋友的意见,但曾咨询医生的仅得4.9%。[38]现时卫生署在网页上已有就着常见美容程序的简介,包括相关风险和并发症,以及程序应由什么人施行等的资讯[39],供市民参考。消费者「要靓又要命」,除了端视服务提供者的资格及能力,也需要寻求专业意见,作明智选择。

1 「规管医疗仪器的立法建议」,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545/16-17(01)号文件,2017年1月,第2、8页。
2 「研究报告:选定地方对美容作业的规管」,立法会秘书处资讯服务部资料研究组,立法会RP01/14-15号文件,2014年11月28日,第4页;〈医学美容事故续现家属斥调查缓慢〉,《明报》,2014年10月14日,A15页。
3 根据政府统计处的《香港标准行业分类2.0版》,美容及美体护理的行业小类包括「理发服务」、「化妆、皮肤及面部护理服务」、「体重控制及纤体服务」以及「其他美容及美体护理」四者。唯由于「理发服务」乃指理发店、护发服务及理发,似乎与大众理解的美容有所出入,故本文在计算美容业机构单位数目以及人员时,均没将「理发服务」计算在入。此外,数字也不包括整容外科及皮肤科服务。另外,2013年、2014年、2015年的全港就业人数分别为3,728,000人、3,749,200人及3,780,900人。
资料来源:「表E011:按行业小分类划分的机构单位数目、就业人数及职位空缺数目(公务员除外)」。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censtatd.gov.hk/fd.jsp?file=D525000815C2015AN15C.xls&product_id=D5250008&lang=2,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4月15日;《香港标准行业分类2.0版》,政府统计处,2009年7月17日,第361、362页;「表015:按统计前7天内的工作时数及性别划分的就业人数」。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 .censtatd.gov.hk/hkstat/sub/sp200_tc.jsp?tableID=015&ID=0&productType=8,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7日。
4 "Consumer Protection of Medical Beauty Services: A New Regulatory Regime," Consumer Council, December 2016, pp. 19 and 20.
5 《区分医疗程序和美容服务工作小组报告》,卫生署,2013年,第4至6页
6 《区分医疗程序和美容服务工作小组报告》,卫生署,2013年,第6、22页;「研究报告:选定地方对美容作业的规管」,立法会秘书处资讯服务部资料研究组,立法会RP01/14-15号文件,2014年11月28日,第4、41、42页;「提供美容程序须知(供美容服务提供者参阅)」,卫生署,2013年11月。
7 消委会视为「医疗美容服务」的美容程序乃参考区分医疗程序和美容服务工作小组在2013年曾探讨可能有潜在安全关注的美容程序,从其中35项中选取了30项。资料来源:"Consumer Protection of Medical Beauty Services: A New Regulatory Regime," Consumer Council, December 2016, p. 15.
8 同4,第48、49页。
9 同4,第50页。
10 同4,第51至53页。
11 同4,第74页。
12 同4,第75页。
13 同4,第74、75页。
14 同5,第1、2页。
15 同5,第5、6页。
16 同5,第1、2页。
17 「研究报告:选定地方对美容作业的规管」,立法会秘书处资讯服务部资料研究组,立法会RP01/14-15号文件,2014年11月28日,第6页。
18 同1,第4、8页及附件V。
19 同17,第6、7页。
20 同17,第6、7页。
21 伍雅谦,〈规管美容仪器 部份拟须医生监督〉,《苹果日报》,2017年1月6日,A09页。
22 「美容业界发起《美容专业发展约章》」,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786/15-16(01)号文件,2016年1月28日。
23 「美容业从业员 - 能力表」。取自资历架构网站:https://www.hkqf.gov.hk/bh/tc/scs/introduction/uoc_beauty/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8日。
24 「立法会十七题:资历架构的推行情况 附件三 透过『过往资历认可』机制取得资历证明书的从业员人数及有关资历证明书数目(截至2015年12月底)」。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60 /17/P201602170467_0467_160228.pdf,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2月17日。
25 同4,第76页。
26 "Health Education England Cosmetic publication Part One: Qualification requirements for delivery of cosmetic procedures: Non-surgical cosmetic interventions and hair restoration surgery," Health Education England, November 2015, pp. 8 and 10.
27 同26,第10页。
28 同26,第11页。
29 同26,第9页。
30 同26,第16至18、38页。
31 谈诵言,〈确立架构设定培训内容 医专拟办美容医生认证〉,《明报》,2013年12月29日,A08页。
32 〈规管有价 消费者愿付出多少? 〉,《经济日报》,2016年12月13日,A26页。
33 何欣,〈消委会提九大建议 发牌规管医疗美容 订明法律定义 设立资历标准〉,《星岛日报》,2016年12月13日,A07页。
34 同4,第44页。
35 同4,第79页。
36 同4,第78页。
37 同30第15、17页。
38 同4,第27页。
39 「常见美容程序:简介及须知」,卫生署,201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