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7-02-01 | 《星岛日报》

向性剥削智障者说不 论法改会修法咨询



为加强智障人士的法律保障,法律改革委员会(法改会)早前就涉及精神缺损人士的性罪行建议提出修例,为期三个月的公众咨询将于2月10日结束。建议包括将以诱使、威胁或欺骗手段,促使或导致与精神缺损者的性行为列为罪行;院舍人士在内的照顾者,煽惑精神缺损者作出性行为亦属犯罪等。 [1]

按现行法例,《刑事罪行条例》及《精神健康条例》均有条文保护「精神上无行为能力」的人士。 [2]但过去多年,智障人士遭性剥削的事件时有发生,去年私营残疾人士院舍「康桥之家」前院长涉性侵女院友,获律政司撤控一案,更惹来社会极大回响。法改会的建议,是否有助避免悲剧重复发生?

一年千宗性罪行 智障者更易受侵害

根据香港警务处资料,2015年强奸及非礼案共1,138宗。 [3]但这些数字可能只是反映问题的冰山一角。有调查指出,由于「怕麻烦或者唔想搞大件事」、「唔想俾人知」等原因,约六成性暴力当事人「没有报警、没有向医护人员或社工求助」。 [4]

面对性暴力,部分受害人羞于启齿,甚至对事件发生感到自责,导致情绪恶化。一些受害人更因认知及表达能力欠佳,而难以向他人求助。本地其中一间协助性暴力受害者的机构东华三院芷若园,去年4至12月收到了25宗智障人士求助个案,多于2015年[5] (17宗)的全年数字。该机构主任廖珮珊向智经表示,相比起智力健全人士,智障人士较为单纯,更容易被不法之徒利用而受到侵犯。从过往传媒报道来看,若案件涉及智障人士,即使警方落案调查,有时也因受害人难以清晰描述案情,而影响到调查和跟进。 [6]

资料来源:东华三院芷若园

 

早前引起轰动的康桥之家事件,其前院长被指性侵智障女院友,但因女事主无法出庭作供,获律政司撤控。事件发生后,有公众联署要求社会工作者注册局对涉案人展开纪律聆讯,亦有议员要求政府检讨现行司法程序对智障人士的保障。 [7]

法例保护严重智障者 但八成为轻中度智障者

要保护智障人士,现行性罪行相关法例确实值得检讨。首先,条例本应不论性别和性倾向而适用,但一些现有罪行指明性别。如男子与精神上无行为能力的人作出肛交、男子与精神上无行为能力的女子性交、男子与精神上无行为能力的男子作出严重猥亵行为等罪行,皆有违无分性别,以及避免基于性倾向而作出区别的原则。 [8]

第二,法改会在咨询文件中指出,现行条例只保护严重精神缺损人士。因为根据《刑事罪行条例》和《精神健康条例》的有关定义,「精神上无行为能力」的人,被界定为精神缺损程度较为显著的人士。 [9]然而,香港理工大学在2014年对29个康复机构共11,452名智障人士调查后发现,按智障程度划分[10],轻度、中度和严重智障人士的比例,分别为32.1%、51.1%及16.8%;换言之,超过八成智障人士实际上为轻中度智障。 [11]

现行法例倾向保护严重智障人士,因此,法改会建议修订关于精神缺损人士的定义,令新订的相关罪行适用于任何精神紊乱或弱智人士。另外,按现行条例,轻中度智障人士被侵犯的话,只可循一般性交或肛交相关法例提控[12];他们虽然有部分自理能力,但较易受骗、受哄及欺负,若被人诱使或欺骗同意发生性行为,便难以入罪。

需要保护 也要自主

事实上,法改会建议将轻中度智障者考虑在条例适用范围之内,部分也是出于顾及他们的性自主权,因为这部分人士的精神缺损程度,未严重至没有行为能力给予同意。 [13]法例一方面要尊重他们的性自主权,同时亦要保护他们免受犯罪者以种种手段取得所谓的「同意」后进行性剥削。为在两者间取得平衡,法改会建议将以诱使、威胁或欺骗手段,促致或导致与精神缺损者的性行为列为罪行。

此外,法改会性罪行检讨小组主席小组成员张达明表示,概括而言,现行法例只包括插入式性侵及猥亵侵犯两种,但在现实中,性侵方式不只两种,其伤害性绝对不会比强奸低。 [14]因此,建议中亦提出条例应涵盖插入式或非插入式的性行为。

上述一系列修例建议若能落实,相信将加强保障智障人士权益;但会否带来负面影响,亦值得留意。例如法改会建议将院舍人士在内的照顾者,煽惑精神缺损者作出性行为列为犯罪,但会否导致极端情况,即照顾者为避免惹上官非,而不敢照顾该名精神缺损人士? [15]由于智障人士社交圈子以至生活空间的限制,部分人易对照顾者产生情感投射,主动示爱甚至作出不恰当的身体接触,为照顾者带来挑战。香港家庭计划指导会教育主任陈洁凌指,若处理不宜,易引发性骚扰甚至性侵犯的危机。 [16]

加强性教育 完善环境配套

就上述担忧,除加强院舍前线人员、照顾者的培训,以及智障人士性教育之外,法改会在咨询文件中亦建议订立两项例外情况,令照顾者不必承担法律责任,一是照顾者与精神缺损人士已有婚姻关系,二是「在某人开始向一名精神缺损人士提供照顾、协助或服务之前的一段合理时间,两人已存在合法的性关系」[17] ,但就后者而言,何谓「一段合理时间之内」,或许存在争拗。

若按法律条文最严谨的理解,智障人士或要结婚后才能进行合法的性行为,但现实却是,智障人士要结婚并不容易,结婚人士更是寥寥可数。根据政府统计处2013年进行的调查,共7,900名住院智障人士当中,95.2%从未结婚;另外26,600名居住于社区的智障人士中,该比例则为95.7%。 [18]

对于住院智障人士,目前残疾人士院舍采取男女区隔的管理模式,并没有针对结婚夫妇而设的院舍。 2003年,曾有机构尝试为智障人士提供至少三年的家庭式住宿院舍,但由于未有收到足够的住宿申请,计划于2005年中止。 [19]当局立法保护精神缺损人士免受侵犯的同时,他们的情感需要是否得到足够的尊重,同样值得关注。

1 《涉及儿童及精神缺损人士的性罪行咨询文件》,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 性罪行检讨小组委员会,2016年11月。
2 精神上无行为能力的人,指《精神健康条例》(第136章)所指的精神紊乱的人或弱智人士,而其精神紊乱或弱智(视属何情况而定)的性质或程度令他没有能力独立生活或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免受他人严重利用,或将会令他在到达应独立生活或保护自己免受他人严重利用的年龄时没有能力如此行事。资料来源:《涉及儿童及精神缺损人士的性罪行咨询文件》,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性罪行检讨小组委员会,2016年11月,第119页;《刑事罪行条例》(第200章)第117(1 )条。
3 《警方统计数字2015》,香港警务处,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第3页。
4 「香港人遇性暴力的求助行为调查报告」。取自关注妇女性暴力协会网站:http://www.rainlily.org.hk/%E5%87%BA%E7%89%88%E5%88%8A%E7%89%A9/reports/?p_id=7168&lang=zh,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8月12日。
5 该年4月至翌年3月的数字。
6 〈「荡妇」游行抗议康桥性侵案撤控〉,《苹果日报》,2016年10月31日,A06页。
7 「香港护理院长性交智障女案被撤诉惹众怒」。取自BBC中文网: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6/10/161018_hongkong_mentally_disabled_abuse,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18日。
8 同1,第121页、158页。
9 同1,第121页、155页。
10「儿童发展障碍」。取自卫生署儿童体能智力测验服务网站:http://www.dhcas.gov.hk/tc_chi/health_pro/develop_dis_mr.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2年12月21日。
11 「『智障人士老龄化趋势』研究报告」,香港理工大学康复治疗科学系彭耀宗教授,2014年,第17页。
12 〈涉儿童及智障人士 扩保护网防性罪行〉,《信报》,2016年11月2日,A14页。
13 同1,第155页。
14 「法改会倡修例保护智障人士」。取自大公网网站:http://www.takungpao.com.hk/hongkong/text/2016/1102/3496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2日。
15 同1,第136页。
16 陈洁凌,〈智障人士性教育的挑战〉,《信报》,2016年12月14日,C02页。
17 同1,第135至137、151至152页。
18 《从综合住户统计调查搜集所得的社会资料 第62号专题报告书 残疾人士及长期病患者》,政府统计处,2014年12月,第234页、242页。
19「康桥性侵案后,如何直面智障人士的性与爱?」。取自端传媒网站: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028-hongkong-sexandloveofmentaldisabled/,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