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7-02-21 | 《经济日报》

不是TSA,不是BCA,博物馆的教育成效能评估吗?



世界各地的博物馆,收藏瑰宝无数,透过展品背后的故事,游人每每能够增广见闻。作为珍贵的学习场所,或者有人会希望「量度」各个展览的教育成效,作为事后检讨和策划其他展览的参考。

这种想法在TSA(「评估学生能力的全港性系统评估」)和BCA(「基本能力评估研究计划」)皆触动社会无数神经的时候[1],或许会惹来不少猜疑。但无论是香港和外地,这些工作已一直进行,问题只在于如何做得更具参考价值。未来数年,香港西九龙和尖沙咀一带将有数个博物馆落成或重新开放,届时如何策划别具意义的展览,吸引本地和海外背景、要求各有不同的访客,想必成为话题。发展出一套完善的评估方法,对相关工作绝对有帮助。

现时主要做法:分析基本数据、问卷调查、召开咨询会

衡量一个展览是否成功,最简单是找来一些容易观察的数据。例如从财政预算案中,我们能看到进入博物馆以及参加馆内教育及推广活动的人数,亦可看到博物馆举办了多少展览、做了多少教育及推广活动,还有其藏品数量等。[2]本地智库团结香港基金则利用脸书的赞好数目以衡量本地博物馆在网上的知名度,另以旅游网站猫途鹰的景点排名,评估这些博物馆的吸引力。[3]

更进一步,馆方可以进行意见调查。康乐及文化事务署(下简称「康文署」)曾于2010年、2013年及2016年向博物馆参观者进行意见调查[4],其中在2013年的调查,据康文署向智经的提供的资料,有约87%受访者感到博物馆活动富教育性。

个别博物馆也会有方法收集社区对展览的意见。香港历史博物馆去年举行的咨询会,便收集了不同界别对该馆展览的意见。这些咨询会亦有探讨如何让展览内容及设施更适合伤健人士需要,而伤健团体也提出改善方法,包括提供手语解说录像或增设手语导赏员等。[5]

分析基本数据、进行意见调查和举行咨询会,都有助加深外界对博物馆的认识。然而,若想以此了解参观者的「学习成效」,作用就较为有限。举例来说,我们虽可从财政预算案知悉博物馆在2015年有约486万人进场,又举办了101项馆内展览[6],但是这上百场展览让这400多万人学会了什么,我们都难以从这类数据得知。

分门别类分析 了解不同范畴得着

当然,要评估参观者的「学习成效」,并不容易──比TSA和BCA更不容易。理由是到博物馆「学习」的人,背景不一。有人学富五车,有人全无学历;可以单独来访,也可以有「家长指引」。来访者的参观目的也各异,有人旨在查看特定资料,也有人纯粹为了打发时间。要为背景不一、目的各异的参观者评估「学习成效」,当然比为有预定教学目标、教育程度一样的学生评估困难。更何况,博物馆的「学习成效」不一定是硬梆梆的知识,也可以是态度、价值观、感情以及信念等的得着。[7]要评估这些方面的「学习成效」,就更不容易。

现时康文署会通过馆内的意见箱及留言册等不同的渠道,取得参观者的意见,亦会于部分教育活动完结后向参加者发问卷,以及从合作单位的教师取得详尽评估意见。但究竟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有系统地分析不同人在不同范畴的得着?在外地,有人尝试透过设立概念框架和研究方法,让博物馆能够收集、阐释以及展示「学习」的证据[8],以帮助筹划展览和事后评估。这类尝试,也有香港可以借镜的地方。

以英格兰艺术委员会(Arts Council England)推广的「通用学习成果」(Generic Learning Outcomes)为例[9],其评估分五个大范畴,包括「知识及理解」、「技能」、「态度及价值」、「享受、启发及创意」以及「活动、行为、进展」,各大范畴底下又可再作细分。[10]

注:以上只列出了五大范畴下的部分细项
资料来源:Arts Council England

苏格兰国立博物馆联盟(National Museums Scotland)下的苏格兰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Scotland)一个有关伊斯兰艺术的展览,便根据上述的五大范畴,预先订立了20多项学习目标,并设定问卷问题。[11]从访客的回应,馆方会评估展览有多大程度达标,例如访客参观后对伊斯兰艺术的观感是否有所转变,达到了「挑战访客先入为主看法」的学习目标。[12]

统一分析方法 有助博物馆比较

说穿了,「通用学习成果」架构未必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新创见,也存在局限,苏格兰国立博物馆联盟人员便反映,除非为访客进行测试,否则很难单凭问卷调查衡量访客学习到什么技能。[13]博物馆推动公众欣赏艺术和教育工作的成效,也需要长时间才会反映出来。[14]

「通用学习成果」架构的最大贡献,在于为讨论博物馆的「学习成效」建立一套共通语言。有外国博物馆反映,在内部以至与其他博物馆谈起学习时,会根据「通用学习成果」架构讨论[15],甚至为不同年度和不同博物馆的「学习成效」作比较。[16]

能够方便博物馆之间沟通,互相比较「学习成效」的方法,对扩阔访客群有一定帮助。例如在香港新成立的博物馆,若要吸引特定的访客群,或要透过展览达到某些效果,自然要参考其他博物馆的经验。这时候,评估「学习成效」的共通语言,便会发挥作用。

方法日新月异 惟要避免本末倒置

除了为问卷调查建立标准,澳洲也有研究试图透过观察及记录参观博物馆人士的言行,评估他们有否主动学习,或与他人分享想法。这种尝试固然破格,研究人员也认为从访客的对话,可以获得珍贵的分析资讯。[17]但要每一位访客都接受自己的一言一行「被研究」,恐怕不易。即使访客们欣然答允,他们会否因为研究而改变行为,例如故意阅读更多介绍展品的文字,也会影响研究的准确性。

正如许多的评核机制,任何评估展览成效的方法,都有其局限。依赖其中一种,都容易只见树木,不见树林。而万一某种评核机制被视为分配资源的主要考虑,即使事实并非如此,都容易催生一些为求达标,不求实效的扭曲行为。这方面,香港人大概不乏经验。能否将经验化为资产,促进香港的文化和艺术发展,他日自有分晓。

1 「全港性系统评估:简介」。取自香港考试及评核局网站:http://www.bca.hkeaa.edu.hk/web/TSA/zh/Introduction.html,查询日期2017年1月27日;「教育局通函第20/2017号:基本能力评估研究计划」,教育局,2017年1月23日,第1页。
2 「二零一六至一七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 总目95—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财经事务及库务局,2016年2月24日,第685、686页。
3 《艺术创新研究系列(一):释放博物馆潜力 蜕变管治新模式》,团结香港基金,2016年11月,第20页。
4 「民政事务委员会2016年5月17日会议纪要」,民政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2016/15-16号文件,2016年9月1日,第12页。
5 「香港历史博物馆常设展览更新工程咨询会议内容摘要」。取自香港历史博物馆网站:http://hk.history.museum/documents/54401/5030427/Excerpt%2bof%2bMinutes%2b(TC).pdf,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5日;「常设展览更新工程:更新工程咨询会」。取自香港历史博物馆网站:http://hk.history.museum/zh_TW/web/mh/exhibition/permanent/hksrenovation/consultation_snapshot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5日。
6 同2,第686页。
7 "Measuring the Outcomes and Impact of Learning in Museums, Archives and Libraries: The Learning Impact Research Project End of Project Paper," Research Centre for Museums and Galleries, University of Leicester, May 7, 2003, pp. 6 and 7.
8 同7,第7页。
9 "Generic Learning Outcomes," Arts Council England, http://www.artscouncil.org.uk/measuring-outcomes/generic-learning-outcomes#section-1, accessed December 20, 2016
10 "Generic Learning Outcomes Checklist," Arts Council England, http://www.artscouncil.org.uk/sites/default/files/S3D1_GLO_Checklist.doc, accessed December 20, 2016; "More About The Generic Learning Outcomes," Arts Council England, http://www.artscouncil.org.uk/sites/default/files/S3D2_More_about_the_GLOs.doc, accessed December 20, 2016.
11 "'Generic Learning Outcomes' as a strategic tool for evaluating learning impact," SlideShare, http://www.slideshare.net/jennifuchs/icom-ceca-conference-2007-research-paper-j-fuchs, last modified August 18, 2010, p. 2.
12 同11,第3页。
13 同11,第5页。
14 「博物馆委员会建议报告」,民政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2042/06-07(05)号文件,2007年6月,附件第16页。
15 Jo Graham, "Evidencing the impact of the GLOs 2008 - 13," Learning Unlimited, January 2013, p. 34.
16 同15,第28页。
17 Janette Griffin, Lynda Kelly, Gillian Savage, Janelle Hatherly, "Museums Actively Researching Visitor Experiences and Learning (MARVEL): a methodological study," Open Museum Journal 7 (2005), http://pandora.nla.gov.au/pan/10293/20061031-0000/amol.org.au/craft/omjournal/volume7/docs/JGriffin-Paper.pdf, pp. 8, 9 and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