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7-03-20 | 《星岛日报》

教小朋友做运动 家长先要「再教育」



适量运动对孩子健康有益,是显浅道理,但能否付诸实行,却又另一回事。香港的小孩,有的长期缺乏运动,有的却为求入读家长心仪的学校,被催谷成为运动健将。两种现象,对孩子,对社会,都不见得很健康。

或许有人觉得,除了小孩要上体育课,家长也需要学习如何引导子女课余时做适量运动。然而那些会为子女安排「特训」的家长,不少都具备一定的经济条件,自觉懂得为孩子做最好选择。另外近期有研究指出,本地父母教育水平愈高,学童课余运动的时间便愈少。 [1]怎样「教育」这些懂得选择和饱读诗书的家长,他们又是否「受教」,是一大难题。

本地研究:爸妈愈有学识 孩子愈少运动

今年,香港教育大学助理教授张佩仪于一篇学术文章中发表上述研究结果。她研究了663名本地10至13岁学童及其家长,分析学童每日下午三时至七时所进行的活动,发现教育水平为专上、中学及小学或以下的父亲,其子女在这四小时内进行课余体育类型活动的平均时间分别为21、31及35分钟;至于母亲,按照教育高中低水平,子女进行体育的平均时间为22、31及37分钟。[2]

这项发现与一些海外研究正好相反。例如在塞尔维亚,便有研究发现当地父母的教育水平愈高,其子女便愈多做运动。其中父亲只有小学程度的学生,学生参与体育活动的比率为17%,至于父亲持有大学学位的群组,相关比率就升至55.1%;而母亲只有小学教育程度的学生,参与体育活动的比率为8.8%,母亲持大学学位群组,相关比率则为53.3%。[3]

要疏理学业与运动的矛盾

香港的状况有所不同,可能有不同原因。其中张佩仪提出的解释是,香港社会价值普遍接受学业「行先」,而体育及体能活动则被视为浪费时间或拖累学业的活动。教育水平愈高的家长,其家庭氛围便愈讲求促进子女学业成就,例如会让儿女参加更多私人补习活动,限制儿童课余参加体育活动的时间。[4]撇除张佩仪的解释,值得思考的是上述研究结果只基于儿童下课后四小时内的活动。现实中,可能有以学业为先的家长,要求子女先完成家课,到晚间才做运动。若将儿童晚间的运动时间也纳入研究当中,或许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

要改变现况,张佩仪认为一方面需要教育家长,让他们知道课余时间让子女多做运动的好处。另一方面也要回应他们的关注,例如只要课余的体育活动不影响子女的学习时数,相信家长是会愿意让子女参加的。[5]

教育家长的工作,一些政府部门已有推行,其中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康文署)会为家长举办健康讲座及运动资讯展览,让他们认识及关注子女健康状况,例如学懂以「身高别体重」图表评估子女的身体状况。[6]卫生署亦有就幼儿体能活动的好处、适合的体能活动量,以及应进行哪类型的活动,向家长作出建议。[7]

这类知识,当然有其需要,但怎样令家长放下对子女「输在起跑线」的担忧更为重要。这固然需要父母们自省,但学校也可以踏出一步。例如透过讲座、家长会、个别倾谈等,改变家长想法,又或邀请家长一起参与校内的体育活动,鼓励他们欣赏和支持子女参与运动项目。据称圣公会圣约瑟小学便是透过以上安排,令参与校内恒常课后活动的学生,由2006/07年度的不足全校四成,升至2012/13年度的七成。[8]

过犹不及忌催谷

学童太少运动,社会要予以关注,但也有批家长为让孩子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催谷子女参加体育活动。运动相关的课外活动,现时已成为学校取录学生面试的一个考量点。[9]在十多年前,已经有小学校长指家长很悉心培育子女的运动发展,日夜接载他们往返学校和训练场地,于周六日陪伴子女到内地接受专门的乒乓球及羽毛球训练。[10]

获父母悉心栽培,固然可喜,然而过于专注单一体育项目,以至过早催谷子女成运动精英的心态,却有可能弄巧反拙。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在2016年发表的报告指出,儿童太早专攻一门运动而忽略其他运动,年中无休地训练,或有害其身心发展。例如因过度重覆同一动作而造成损伤、与同辈隔绝、心力耗尽、焦虑和抑郁等。该学会指对大部分运动而言,15、16岁才予以专攻,能够减少上述风险,而且有更大机会在竞赛方面取得成就。[11]

加拿大亦有教练组织提出类似论调,指出6至9岁男童和6至8岁女童的家长,应鼓励子女参加较广泛的体育活动,并明确指出太早专注于一项运动绝非好事。该教练组织认为,孩子多试不同运动,有助孩子训练其敏捷、平衡、协调及速度。待男童9至12岁、女童8至11岁,家长仍应鼓励子女玩至少三种他们喜欢的运动,直到男童12至16岁、女童11至15岁,才是开始专攻一门运动的时机。[12]

 

 

正所谓各师各法,在香港,却有小学觉得学生较早接受一门运动训练是好事。例如前文提及的圣公会圣约瑟小学,会重点发展壁球运动。其校内老师提出,那些认为子女只有小学初年级,未有能力和技术应付公开比赛的家长,是存有误解,又认为家长只让子女在高年级才参加壁球训练,错失不少学习良机。[13]

哪一种说法较可信,家长们可自行判断。不过,家长应留意孩子是否真的适宜自幼专精一门运动,以及如何避免他们在培训时身心受损。

港孩体能活动数据,有待更新

无论如何,要讨论香港学童的运动量究竟是过多还是太少,以至制订合适的应对措施,前提之一是对学童的运动习惯有充份了解。香港政府对上一次公开有关香港儿童以及青少年的体能活动情况的详细研究结果,由康文署统筹,在2011至2012年展开的「社区体质测试计划」(体测计划)。当时结果显示,62.9%有儿童的家庭,未有定期一家人共同参与体育活动,亦有77%的青少年没有定期与家人一起参与体育活动。[14]近期香港中文大学发表香港首个「儿童及青少年体力活动报告卡」,部分评级也是建基于五年前的数据。[15]

究竟这些年来,「港孩」的运动习惯有否改善?家长、学校,以至社会,又有否合力创造一个让孩子更健康成长的环境?除了靠成年人抚心自问,或许也需要一些具规模的统计调查,看清真象。

1 Peggy PY Cheung, "Children's after-school physical activity participation in Hong Kong: Does family socioeconomic status matter?" Health Education Journal 76(2) (2017), pp. 224-227.
2 同1。
3 Nemanja Cvetković et al., "The Socio-Economic Status of Parents And Their Children's Sports Engagement," Physical Education and Sport 12(2) (2014), pp. 179 and 184.
4 同1,第226页。
5 同1,第228页。
6 「『学校体育巡礼-我智Fit』活动报告」,小区体育事务委员会,2014年8月29日,附录第2页。
7 「二至六岁幼儿体能活动指南」,卫生署,2014年7月,第3、6页。
8 「行政长官卓越教学奖荟萃2013/2014」。取自行政长官卓越教学奖网站:http://www.ate.gov.hk/2013_14ate/tchinese/docs/CEATE1314_Compendium.pdf#page=1,查询日期2017年2月23日,第153至156页。
9 香港教育城,「升中预备及面试注意事项:访林日丰校长」。取自香港教育城网站:https://www.hkedcity.net/parent_2013/furtherstudies/schoolselection/page_54b8943e316e83b505000000,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月20日。
10 「香港学界体育发展」。取自家庭与学校合作事宜委员会网站:http://www.chsc.hk/show_content.php?lang_id=2&c_id=493&category_id=40,查询日期2017年2月23日;「家家有教」。取自家庭与学校合作事宜委员会网站:http://www.chsc.hk/k_40.php?category_id=40&lang_id=2&page=8,查询日期2017年2月23日。
11 Joel S. Brenner, "Sports Specialization and Intensive Training in Young Athletes," Pediatrics 138(3) (2016), pp. e1, e3 and e5.
12 "Long-Term Athlete Development Information For Parents," Sport for Life Organization, http://canadiansportforlife.ca/sites/default/files/resources/CAC%20LTAD%20for%20Parents.pdf, accessed February 23, 2017, pp. 4-6.
13 同8,第154至155页。
14 儿童方面,有高达62.9%的家庭在过去一年内的周末或假日未曾定期 (每星期至少一次) 安排家人一同参与体育活动;青少年方面,有高达77.0%的青少年在过去一年内的周末或假日未曾定期 (每月至少一次) 与家人一同参与体育活动。资料来源:「普及健体运动 – 小区体质测试计划 研究报告撮要」,康乐及文化事务署,2012年11月,第1、16及24页。
15 "2016 Active Healthy Kids: Hong Kong Report Card on Physical Activity for Children and Youth," Active Healthy Kids Hong Kong, October 12, 2016, p. 16; Wendy Yajun Huang et al., "Results From Hong Kong's 2016 Report Card on Physical Activity for Children and Youth," Journal of Physical Activity and Health 13(Suppl 2) (2016), pp. S171, S173 and S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