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7-03-31 | 《信报》

你侮辱我 我挑衅你 可以怎样处理?



「七警案」判决引起社会热议,先有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去信特首,要求立法保障公职人员执行职务时免受侮辱,立法会议员梁美芬亦将以私人修订条例草案的方式订立辱警罪,并针对《公安条例》第17B条作修订,保障执法人员免受挑衅。 [1]另一边厢,争议延伸至有建制派区议员在其Facebook专页提出:「点解批评法官系蔑视法庭,但系批评政府首长或者立法会机关又得呢?」[2]

舆论就应否引入辱警罪以至藐视法庭的立法原意不时掀起争议,在此不赘,惟问题核心之一离不开在保障言论自由的大前提下,何以唯独不能向警察、法官「炒虾拆蟹」?同样饱受语言暴力伤害的其他前线纪律部队人员、公务员及服务业同业,以至普通市民,面对一声声「问候」时,是否有足够法律保障,还是只能莫生气?

「公众地方内扰乱秩序行为」定罪门槛高

事实上,在新闻报道不时听闻的「公众地方内扰乱秩序行为」(《公安条例》第17B条)就涵盖身处公众地方的你和我,条例列明任何人在公众地方「使用恐吓性、辱骂性或侮辱性的言词」,意图激使他人破坏社会安宁或相当可能会导致社会安宁破坏,即属犯罪。[3]

当然,一般人在大庭广众「妈妈叉叉」几句,要达致「意图激使他人破坏社会安宁」或「相当可能会导致社会安宁破坏」,定罪门槛不低。至于公职人员,公务员事务局早年表示,纯粹辱骂或侮辱公职人员通常难以构成罪行,但认为现行法例已为公职人员提供足够保障,无须另行立法禁止侮辱公职人员。[4]翻查香港法例,除了各级法院法官和司法人员,目前只有少数公职人员受法例明文保障免受辱骂或对其使用粗言秽语,例如生死登记官员、《公众卫生及市政条例》及《食物安全条例》下的执法人员等。[5]

爆粗唔使睇人面色 但要睇场地

同时,免受侮辱的法例除了以职权划分,亦视乎「爆粗」场所而定。同一句粗言秽语若见于港铁、昂坪360、公立医院,以至嘉道理农场,亦可能违法,惟不同场所不同价位,电车上爆粗「盛惠」100元,换转在巴士上失言,却可能收监6个月。部分法例更是久未更新,例如《防止滋扰和规管乘车规则》中,在电车上「不得咒骂,或使用淫亵性或令人反感的语言」的罚则,自1947年以来一直维持100元。

当「顾客永远是对的」 爆粗条例难贯彻

针对公共交通工具、旅游景点及主题公园的粗口禁令,可以追溯至早年的启德机场。其中一个说法是源于当年只有达官贵人、绅士富豪才有机会坐飞机,港英政府为顾及来港营商的英国富豪的感受,于上世纪50年代引入不得在机场范围内讲粗口的条例,以凸显乘客的尊贵身份。相关条例一直沿用至今,并扩展到其他公共交通工具。[6]

当年立法是否为了保障达官贵人耳根清静,不得而知。然而,何谓挑衅、侮辱,以至粗言秽语尚且难以界定,而粗口可能是部分阶层朋辈之间的共同语言,甚至已经融入艺术、流行文化。倘若法例定义含糊不清,人人都几乎会误堕法网,甚或被人诬告,这些条例便难言合时。当然,上述条例或许有助保障在该等场所工作的人免受言语侮辱,但若然员工、雇主抱着「顾客永远是对的」的心态,不敢得失部分客人,宁可受辱,那么条例最终要不形同虚设,要不选择性实施,造成矛盾。

台湾:公然侮辱人或被监禁

台湾在这方面的法例相对严谨,其中《中华民国刑法》第309条列明:「公然侮辱人者,处拘役或300元以下罚金」[7],即在任何地方乱讲粗口抑或让人觉得受侮辱,就可能违法,可判处短期监禁。公职人员及政府机关,以至死人都有法例保障免受言语侮辱,其中前者的刑罚更重。

当地有网民根据法官过去的判刑,整理「台湾骂人价目表」,罗列骂人字眼以及罚款金额,一句「更年期到了」也索价2,000新台币。当然,除了用词字眼,法官会依照当事人的社经地位及出言不逊的程度,以及侮辱言论是否涉及「意图散布于众」的诽谤罪等而判刑,从无罪至罚款100万新台币不等,部分更要赔偿对受害人的精神损失。[8]法国亦有类似罪行,曾有员工因在公司工会的Facebook批评老板是「烂老板」(crap bosses),被裁定公然侮辱罪成立,判处缓刑及罚款500欧元,并向其公司及直属上司象征式赔偿1欧元。[9]

在一些采用君主立宪制的国家,例如泰国、波兰、荷兰、西班牙、瑞士及沙特阿拉伯等,更有保障皇室或国家元首免受侮辱的法例,统称为《大不敬罪》(Lèse-majesté )[10],即任何人发表被当局认为是有辱皇室或国家元首的言论,即属违法。同样的「炒虾拆蟹」,各处乡村各处例。

人人有「娘亲」 全民皆立法?

回到香港,早前辱警罪的争议中,有人质疑倘若公仆、容易受辱的职业便要立法保障,推演下去,服务业以至各行各业是否都可提出相同要求?例如大律师基于不得拒聘的原则,当为一些被视为不受欢迎或不得人心的当事人出庭时,若受到批评、语言暴力和接近人身攻击的谩骂,是否也要有专属法例保障?最近甚至有人指出,新闻传媒作为第四种政治权力,负有报导社会真相、揭露滥权和不公义的功能,却经常受到挑衅及侮辱,建议设「辱记者罪」保障权益云云。[11]推演下去,普通市民又何尝没有「娘亲」,香港应否仿效台湾订立类似公然侮辱罪的「辱民罪」?[12]

英部门设指引 列明有权拒绝服务

语言暴力未必涉及威胁、恐吓以至身体袭击,却相当令人厌恶及烦扰,而根据美国职业安全及健康研究所早年的定义,对人粗言秽语、电话滋扰等语言暴力行为,更与殴打、伤人及强暴等肢体暴力同被视为「工作间暴力」。[13]然而,动辄立法又是否唯一保障办法?在立法以外,英国认为互相尊重是提供服务的根基。例如当地内政部辖下的护照署就「申请人行为」发出指引,列明工作人员无责任面对申请人作出的威胁、侮辱或暴力行为,包括具歧视、恐吓、侵略性的言语或肢体动作,否则有权拒绝提供服务。[14]

至于香港,效率促进组于2009年就政府部门处理公众投诉和查询发出指引,列明倘若投诉人使用粗言秽语或语带羞辱,「员工可有礼地警告投诉人,若不停止这些行为,将会终止该对话或会面」,并建议部门在相关指引中订明,若投诉人在收到最多两次警告后,仍不约束自己的言行,员工可终止对话,情况严重甚至可向主管、保安人员及警员求助。[15]不过,香港政府华员会去年出版的《华员报》批评,政府过去公布的指引「软弱无力」,完全起不了保障公务员的实际作用。[16]

在台湾,诸如餐厅等服务业近年掀起「尊严服务」运动,老板相信从事服务业的员工也有尊严,会强调与顾客之间的对等关系,既不会对不合理的要求照单全收,亦不会把「不好意思」挂在嘴边,甚至希望顾客将选择权交还予专业,例如店主会为餐厅定下用餐规则,宁可拒绝「有钱,就是任性」的蛮横客人。[17]

香港在个别场地以法例禁止「出口伤人」,或许有其争议。但公职人员以至各行各业的从业员,也不见得活该任人唾骂。现在「侮辱」、「粗口」的定义尚未清晰、哪种职业、指定人士,还是全民被出言侮辱均受法例保障未有共识,以至如何立法才不会窒碍言论自由、加剧社会分化,也需要从长计议。矛盾当前,某些法例固然有助避免过火行为,但认真聆听双方争论的理据,而非坚持要求对方「跪低」,才是化解矛盾的开端。

1 李大炜,「建制派撑立法禁止辱警 梁美芬欲提私人草案 民主派质疑如何执法」。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73869,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23日。
2 「李梓敬Dominic Lee」。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leetszking/photos/a.240438049315038.76589.171938629498314/1720299297995565/?type=3&theater,查询日期2017年3月13日。
3 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条例》第17B条,版本日期:2013年4月25日。
4 「立法会九题:立法禁止侮辱执勤中的公职人员」。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12/11/P201312110318.htm,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12月11日。
5 香港法例第174章《生死登记条例》第21条,版本日期:1997年6月30日;香港法例第132章《公众卫生及市政条例》第139条,版本日期:2011年8月1日;香港法例第612章《食物安全条例》第54条,版本日期:2011年8月1日。
6 「条例起源 机场禁令为英富豪而设」。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070529/7151982,最后更新日期2007年5月29日。
7 以新台币为单位。中华民国刑法第309条,  修正日期:民国105年11月30日。
8 「骂人代价大不同!网友整理「台湾骂人价目表」 最贵的是这句…」。取自风传媒网站:http://www.storm.mg/article/136575,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30日。
9 “French man found guilty of public insult over 'c**p bosses' Facebook comment,” news.com.au, January 18, 2012, http://www.news.com.au/technology/french-man-found-guilty-of-insulting-crap-bosses-on-facebook/news-story/8a2365ec0915f8173e33a882b33d74dc.
10 Joanna Gill, “Beyond a Joke: Seven Countries Where it's a Criminal Offence to Insult a Head of State,” euronews, April 15, 2016, http://www.euronews.com/2016/04/15/beyond-a-joke-7-countries-where-is-it-a-criminal-offence-to-insult-a-head-of.
11 「建议设立辱记者罪」。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5777554545130&set=a.10150310035940130.418643.718895129&type=3&theater,查询日期2017年3月13日。
12 「【七警入狱】涂谨申:只立辱警罪唔立辱民罪 市民咪更加㷫?」。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226/56355518,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26日。
13 「预防工作间暴力实用手册」,职业安全健康局,2008年6月,第6页。
14 “Customer conduct,” GOV.UK, 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customer-conduct, last modified January 13, 2012.
15 「处理公众投诉及查询指引」,效率促进组,2009年8月,第20页。
16 「重读:《华员报》社评、旧文,质疑:当局『慢板』还要唱下去?」,华员报(第225期),2016年9月,第7页。
17 吴思旻,「拒绝客人,凭什么!?」。取自30杂志网站:https://www.30.com.tw/article_content_29422.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