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7-03-27 | 《星岛日报》

保障你我健康 「Q唛」认证帮到忙?



早前有传媒揭发,有自称「资深教育心理学家」收取数千元为一名化名为「心心」的学童作学障评估,但评估报告却被教育局退回,并称其误将IQ76(有限智能)的心心,评为IQ 100(智力正常),结果令学童延迟求助,学业受到影响。该名专家又被指,其宣传时提及的学术背景部分失实。[1]

现时发展迟缓或有特殊教学需要(SEN)的学童,虽然可以轮候教育局专家评估,但排期需时,一些家长不得不如心心的家长般,寻求其他评估途径,让子女及早得到相关支援及治疗。但香港并没有就心理学家资历设立法定的注册制度,家长在拣选合资格专家时,可能不知以何标准作出选择。

教育心理学家的工作包括为个别学生提供评估和辅导服务,因此部分具医护性质。卫生署去年底推出「认可医疗专业注册先导计划」(先导计划),向包括教育心理学家在内的15个医疗专业[2]推出自愿注册制度。[3]按先导计划,各个界别的专业团体可向卫生署提出申请,获认可后可使用「认可标志」,以便公众识别合格的从业员。这种医疗界的「Q唛」认证,是否真的能够有效监管,保障市民健康?

「专家」评估出错 影响女童学业

现时,医生、护士、药剂师等13类医疗专业[4],须经法定注册才能在本港执业。近年,医疗专业分工​​愈来愈细,部分具医护性质的专业逐渐为人熟识,例如心理学家、营养师、配药员等。公众对于这些专业寄予信心,期望亦愈来愈高。当部分从业员出现失当行为,社会亦更为关注。

前文提到心心的遭遇,便是一例。由于轮候教育局评估需时,心心的母亲几年前找到私人执业的「教育心理学家」,为当时就读小二的心心作学障评估。据该名专家的评估报告,心心智力正常,IQ 100分。然而之后该份报告却被教育局退回,直至女童就读四年班时,教育局教育心理学家将其评定为「有限智能」。[5]

一般而言[6],IQ 90至109分属智力正常,80至89分为中下智能,70至79分则属有限智能。[7]换言之,获76分的心心,与「专家」作出的评估结果(100分),相差两个等级。发展迟缓的学童未能如其他同学般正常学习,可及早求助,与学校做好沟通,但如报告出错,家长捉错用神,便可能影响学童的学业,家长也饱受身心压力。[8]

事件早前经传媒报道,该名专家更被揭发背景资历有不少失实之处,例如在宣传时自称为「香港心理学会副院士」,但香港心理学会澄清指其已退会,与学会并无关系。[9]

部分专业「无王管」? 市民易「中招」

不只是教育心理学家,所有具医疗性质的专业若欠缺质素保证,都会对市民的健康构成风险。举例说,不少听障人士要佩戴助听器才能与外界沟通,而在购买助听器前,市民必须进行准确的听力测试,这项工作一般交由听力学家或听力学技术员负责。但若遇到不合资格从业员,购入不合适的仪器,可能引发头晕、耳鸣,甚至听力不增反减。曾有报道指,由于缺乏监管,部分听力中心由非专业人士为客户进行听力测试,导致配错助听器。[10]

现时除教育心理学家之外,亦有一些医疗专业人员并非在法定监管的范围内,较为市民熟悉的,例如临床心理学家、营养师、言语治疗师等。在现行机制下,这些专业大多由业界自行规管,即业界自行组织学会或职工会登记资料,供市民查阅;部分亦会制订专业守则、设立纪律机制。然而,各个学会的自我规管方式并不一致,例如香港足病诊疗师协会的网站上并没有列出会员名单[11],香港牙医技术员学会亦无设立网页,公众在寻求相关医疗服务时,或难以得到充分资讯作参考。 [12]

就算学会网页罗列出会员名单,同一专业中不同学会的入会门槛,亦可能各异,一般市民或较难从会员所修课程、执业经验及其他资历,从而判断从业员是否合乎资格。此外,由于登记制度不具法律效力,不在会员名单上的人士亦可执业,若不幸出现操作失当或惹来投诉,涉事从业员退会便可避开相关学会的审查或惩罚;市民或须另循民事诉讼途径提出申诉或索偿。

医疗界推「Q唛」 团体自愿注册

去年底,卫生署向15个医疗专业推出自愿注册制度,即医疗界的「Q唛」认证,希望有助维持相关专业的质素水平,以便公众在选择医疗服务时,识别合格的从业员。根据卫生署2014年调查,该15个专业共有9,036人从事本港公私营机构,并以牙科手术助理员和配药员人数最多,分别有3,272人和2,201人[13];另有不少属私人执业。

由于计划以「一个专业、一个专业团体、一份名册」为原则,意味着每个专业只会由一个符合认证标准的团体,负责管理有关专业的名册。据卫生署所述,认证标准包括该团体的管治架构、运作成效、注册标准、教育和培训要求等,以确保其管治水平和会员的专业水准,保障公众健康。[14]

然而,部分专业现时存在不同学会,就如何订立规管标准,业界未必有统一意见。以临床心理学为例,就有香港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组(临床心理学组)和香港临床心理学博士协会(博士协会)两个专业学会,两者原本打算就行业注册标准、课程和培训要求等达成共识后,联合提出申请,但却因未能就课程和培训要求达成共识,最终唯有分别申请注册。[15]

临床心理学组指,该会在申请参与先导计划时得悉,若一个专业有多于一个团体申请,当局将基于专业自主原则而不予仲裁,而该专业有可能被视为「尚未预备充足」,而不获考虑。[16]如情况属实,临床心理学界便不会在自愿注册制度下受监管。

资源不足 恐影响计划成效

此外,先导计划以自负盈亏模式运作,监管费用由谁人负责、人手及资源是否足以处理投诉等问题,亦须考虑。言语治疗师协会负责人称,除了管理注册事宜,认可团体还要处理会员被投诉的纪律聆讯,经费不足的话或须大幅增加会费,担忧影响入会人数及团体长远营运。[17]而现时部分学会的管理者,大多另有正职在​​身,若学会的工作属义务性质[18],到时这些管理者是否有足够时间和精力处理注册、投诉等事宜,亦是疑问。

就上述顾虑,若各学会能够做好沟通,又能够解决钱从何来的问题,理论上并非无法解决。例如学会之间若因认证标准出现分歧,可商讨如何为具备一定资历,但未达注册要求的从业员增补课程或实习机会,让更多人士加入行业。[19]

若推高收费 注册制或帮「倒」忙

不过如前文所述,会员增加的费用若是转嫁予市民身上,「Q唛」专家的收费将较以往昂贵,负担不起的市民,或许会选择名册以外的从业员,加上部分专业人手短缺,急不及待的病人,难保不会向名册以外的从业员求助。届时「Q唛」制度便难发挥真正作用。例如,就言语治疗师而言,有业界人士称,现时有沟通障碍的学童一般会被转介到公立医院接受评估及治疗,但排期或需长达半年,若不能及时得到治疗,或阻碍学童成长,于是私营言语治疗机构开始冒起,言语治疗师需求愈来愈大。[20]

听力师业界亦表示,全港通过正规课程毕业的听力师只有100多人,根本不足以应付数十万听障人士需求。[21]由于过往缺乏监管,导致私营市场有人冒充或伪称专职医疗人员,提供非专业服务,或为市民带来健康风险。

近年,政府提倡加强基层医疗,以跨专业方式由不同医护专业人员组成团队共同合作,听力学家、心理学家、言语治疗师的专业角色举足轻重,但人手不足却是问题症结。「Q唛」认证未必是万能药方,但在一定程度上为业界树立规范,或有助吸引更多人入行,亦让市民能够透过更充分的资讯,拣选合适的医护专业人员。其效果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1「『教育心理学家』评估出错 累学童迟求医」。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7221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1日;「心理学家资历不尽不实 专家斥政府零监管肇祸」。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7223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1日。
2 包括听力学家、听力学技术员、足病诊疗师、临床心理学家、牙科手术助理员、牙科技术员/技师、牙科治疗师、营养师、配药员、教育心理学家、制模实验室技术员、视觉矫正师、义肢矫形师、科学主任(医务)及言语治疗师。
3 「卫生署推行认可医疗专业注册先导计划」。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12/29/P201612290024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29日。
4 包括中医、脊医、牙齿卫生员、牙医、医务化验师、医生、助产士、护士、药剂师、职业治疗师、视光师、物理治疗师和放射技师。
5 「有限智能学童 不获教局SEN津贴 家长求助无门」。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73123,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2日。
6 香港一般采用的智力测验有「韦氏儿童智力量表─第四版」(The Wechsler Intelligence Scale for Children–IV)、「史丹福─比奈智力量表」(Stanford-Binet Intelligence Scale)等。以「韦氏儿童智能量表─第四版」为例,适合6岁至16岁的学童测试,评估结果除了得出儿童的总智商外,还提供四个范畴的指数:言语理解、知觉推理、工作记忆,以及处理速度,以测试儿童的不同能力。资料来源:「[资料库] 家长电子专递」。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tc/student-parents/parents-related/ebulletin-for-parents/2011-2012/20120622.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2年6月25日。
7 「香港韦氏儿童智力量表剖象﹕智商等级」。取自香港资优儿童家长会网站:http://gifted.org.hk/know_2_main2d.htm,查询日期2017年3月16日。
8 同1。
9 「严正声明」。取自香港心理学会网站:http://www.hkps.org.hk/index.php,查询日期2017年3月7日。
10 「立法会五题:向有听力问题长者提供的医疗服务」。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2/24/P20160224067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2月24日;张婕舒,〈医疗专业促立法管从业员〉,《大公报》,2013年11月11日,A14页;〈听力测试非认可人士操刀 助听器销售 良莠不齐 拆帐食水深〉,《头条日报》,2015年12月29日,P27页。
11 「寻找足病诊疗师」。取自香港足病诊疗师协会网站:http://www.hkpoda.org/associationinfo.php,查询日期2017年3月8日。
12 「主动调查报告摘要 政府当局如何监管不受法定规管的医护专业」,申诉专员公署,2013年10月,第4页。
13  「2014年医疗卫生服务人力统计调查」,卫生署,2016年3月1日。
14 同3。
15 「香港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组就认可医疗专业注册先导计划提交的意见书」,立法会CB(2)887/16-17(01)号文件,2017年2月23日;「香港临床心理学博士协会就为现时不受法定规管的医疗人员设立自愿认可注册计划提交的意见书」,立法会CB(2)1526/15-16(02)号文件,2016年5月16日。
16 「香港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组就认可医疗专业注册先导计划提交的意见书」,立法会CB(2)887/16-17(01)号文件,2017年2月23日。
17 〈医疗专业注册 忧沦半桶水〉,《东方日报》,2017年2月19日,A27页。
18 「过程繁复 揭SEN、「有限生」欠保障 家长路更难」。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73528,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2日。
19 同16。
20 李彦炜,〈言语治疗师渴市 公私营机构齐抢人〉,《香港经济日报》,2017年2月20日,A36页。
21 〈听力测试非认可人士操刀 助听器销售 良莠不齐 拆帐食水深〉,《头条日报》,2015年12月29日,P2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