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7-04-01 | 《明报》

不是备试攻略:通识试题五年考



4月刚至,又是中六学生忙于考公开试的日子。不经不觉,香港中学文凭试已来到第六年。这些年来,高中学制转变会带来什么影响,一直是社会话题。特别是现行学制下的四大核心科目之一通识教育科,其跨学科设定,一方面令人期待能帮助学生「文理兼备」,一方面也吓怕不少学生,担心课程太阔太广,备试时无从入手。

要检讨课程是否达到上述「文理兼备」的目标,文凭试试卷能否充分反映课程内容,乃至协助课程达到目标,是一个重要的参考。如今第六届文凭试的通识科开考在即,社会或许是时候「温故知新」,翻开过去五年的试卷,探究当局设立通识科的原意,是否反映在试题当中。

课程初衷:文理兼备

据课程发展议会与香港考试及评核局(考评局)联合编订的《通识教育科课程及评估指引(中四至中六)》(评估指引),高中通识教育科的课程宗旨是鼓励学生建立广阔的知识基础,以「加深对自身、社会、国家、人文世界和物质环境的理解。」[1]

通识科的课程共分六个单元,分别是「个人成长与人际关系」、「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全球化」、「公共卫生」和「能源科技与环境」。而这六个单元又各自分属三大「学习范围」,亦即「自我与个人成长」、「社会与文化」和「科学、科技与环境」。 [2]其设计并非从属於「文科」、「理科」或其他任何个别範畴,而是「联繫不同学科的知识和概念」、「扩展看事物的角度,有关角度超越单一的学科」。[3]

 

 

註:X1、X2、X3,是指三科选修科。
资料来源:通识教育科课程及评估指引(中四至中六)

以「科学、科技与环境」学习範围为例,评估指引预期学生透过「公共衞生」单元的学习「了解人们如何理解公共衞生的议题,并根据相关的科学知识和證据作出决定」;至於「能源科技与环境」单元,则旨在「分析在有关能源资源及可持续发展方面,科学与科技如何与环境产生互动」。[4]由此不难读出,评估指引期望通识科能协助「文理贯通」。

考试题目:社会为主 科学为次

如今问题是,现时的考核方式能达到「文理贯通」吗? 考评局回覆智经查询时指出,通识科一如其他科目,是由「审题委员会」负责制定试题及评卷参考,而委员的背景则包括大学教授、具丰富教学经验的中学教师和校长、课程及学科专家等。

通识科文凭试每一届都有六条考题,当中卷一的三条属必答题,卷二则只需要三选一,即考生全卷共要回答四题。智经翻阅过去五届(2012至2016年)由考评局整合出版的《考试报告及试题专辑》,对通识科所有试题进行归纳及分析後发现,通识科试题无论在问题设计,还是各单元出题分布,都较为侧重「社会与文化」的学习範围,似乎不太能凸显课程目标。

以「公共衞生」单元为例,在历届通识文凭试当中只有四题有所涉及,而当中亦只有2012年卷二第3题较接近「根据相关的科学知识和證据作出决定」的单元理念,要求学生「解释基因检测结果的使用可能引致的社会和道德问题。」[5]其他如2012年卷一第2题,作答重点在於烟草管制政策的影响[6];2013年卷一第1题是探讨全球经济发展和消费文化与「肥胖」之间的关係[7];至於2016年卷一第3题的作答重点,则在於探讨全球在应付HIV感染时所面对的困难。[8]换言之,即使在「科学、科技与环境」学习範围的题目当中,讨论「社会与文化」问题仍然占主导地位。

 

 

那麽「能源科技与环境」单元的情况又是如何? 回顾历届试题,涉及「能源科技与环境」单元的共有5题,但除了2013年卷二第1题和第3题主要从社会层面讨论都市废物收费计划[9]和可持续发展政策[10]之外,亦只有三题较符合「科学与科技如何与环境产生互动」的设计,例如2014年卷一第2题和卷二第3题是探讨可再生能源如何应用在香港[11]和夜间灯光对港人生活素质的影响[12];而2016年卷一第1题则是讨论城市农耕、绿化屋顶与港人生活素质之间的关係。[13]然而,即使把整个「科学、科技与环境」学习範畴相关的试题加起来,亦只占整体试题不足两成,更遑论当中仍然以探讨「社会与文化」为主。

透过「科学、科技与环境」部分的试题设计,可以观察到评估指引所提出的「联繫不同学科的知识和概念」,实际上仍有主次之别。考评局通识科课程委员会主席赵永佳曾以个人身份在报章撰文,指出通识教育的「课程目标为贯通文理」。[14]但依照上文就试题设计的分析,这目标恐怕不易达到。

「社会与文化」占试题逾七成

事实上,过去五届通识文凭试当中,与「社会与文化」相关的试题,比例高达71.4%。而「社会与文化」当中,又以「今日香港」的单元占比最高,达到57%。当中最极端的2012年,卷一的三条必答题全部可以归入「今日香港」单元,卷二亦有一条包含「今日香港」元素。因此以该届的情况来说,考生只需独沽一味专攻「今日香港」部分,基本上便足以应付考试。

用更多发生在香港身边的切身议题激发学生思考及兴趣,自是无可厚非,但这是否符合通识教育课程的定位,也是值得社会思考。其实在2012年後,历届已较少这类极端情况,然而「今日香港」单元仍然是重中之重,例如必然最少会有一题出现在延伸回应题部分;而除了2015年之外,亦最少会有两题或以上出现在资料回应题的部分。通识科考试「贯通文理」、「根据相关的科学知识和證据作出决定」的色彩,是否能透过试题凸显出来,值得进一步的探究。

该调整课程框架,还是调整考核内容?

事实上,在高中通识科实施前,就有不少中学在初中开设综合人文科,将历史、地理、经济及公共事务等科的内容整合,用以培养通识科教师。甚至有些学校是直接将原有「综合人文科」改头换面成为「通识教育科」。[15]若此为普遍现象,通识科侧重探讨社会与文化,更是不足为奇。

或许有人觉得不利学生「贯通文理」,需要拨乱反正,但也有人认为可以顺势而行,让通识科的教学内容更为聚焦,不必涉猎太多领域。赵永佳亦曾在报章撰文透露,在2015年通识科进行中期检讨时,曾有成员建议重组「今日香港」单元,甚至有删除「全球化」或「能源科技与环境」的激进方案。[16]虽然这些建议最终未能成为主流意见,但也能反映现时通识教育科内部,已有一派声音认为应把学科所牵涉的知识範围压缩。

究竟未来通识科应该「打正旗号」纯走人文路线,还是坚持现时框架逐步调整得更符合课程理念,端视乎教育界如何取捨。当然,要检讨通识科的考试内容并不能只看题目分布,考评局对考生的评述亦至关重要,智经将另文探讨。但在现时的考核模式下,曾有一名兼教通识科的理科老师慨叹,如果不理解紫外綫、二氧化硫等的作用,又如何理解中国雾霾为何如此严重? 如果社会认为通识科作为「核心科目」仍有其价值,那麽下一个五年,要如何真正打通文、理之间的「任督二脉」,相信是亟待处理的「核心」课题。

1「通识教育科课程及评估指引(中四至中六)」,课程发展议会与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4年1月,第3至4页。
2「通识教育科课程及评估指引(中四至中六)」,课程发展议会与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4年1月,第13至39页。
3「通识教育科课程及评估指引(中四至中六)」,课程发展议会与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4年1月,第2页。
4「通识教育科课程及评估指引(中四至中六)」,课程发展议会与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4年1月,第4页。
5「香港中学文凭考试:通识教育2012考试报告及试题专辑(附评卷参考)」,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2年,第47页。
6「香港中学文凭考试:通识教育2012考试报告及试题专辑(附评卷参考)」,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2年,第35至36页。
7「香港中学文凭考试:通识教育2013考试报告及试题专辑(附评卷参考)」,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3年,第26至27页。
8「香港中学文凭考试:通识教育2016试题专辑(附评卷参考及考生表现评论)」,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6年,第33至34页。
9「香港中学文凭考试:通识教育2013考试报告及试题专辑(附评卷参考)」,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3年,第33至34页。
10「香港中学文凭考试:通识教育2013考试报告及试题专辑(附评卷参考)」,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3年,第37至38页。
11「香港中学文凭考试:通识教育2014考试报告及试题专辑(附评卷参考)」,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4年,第30至33页。
12「香港中学文凭考试:通识教育2014考试报告及试题专辑(附评卷参考)」,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4年,第44至45页。
13「香港中学文凭考试:通识教育2016试题专辑(附评卷参考及考生表现评论)」,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6年,第27至29页。
14 赵永佳、许承恩,〈通识科中期检讨,检了些什麽?〉,《明报》,2015年3月31日,A25页。
15「谈初中综合人文科的设计及推行」。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sbss/2006_04_24_03.pdf,最後更新日期2006年4月24日。
16 赵永佳、许承恩,〈通识科中期检讨,检了些什麽?〉,《明报》,2015年3月31日,A2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