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7-04-03 | 《星岛日报》

我愿意死后捐赠器官,但家人反对,怎么办?



近来政府落力推广器官捐赠,由摆街站到在社交平台宣传,引起市民留意;本港器官捐赠登记人数,亦由过往每年2万多人,增至去年5万多人,令总登记数目升至近25万人。[1]但与此同时,本港等候器官移植的人数居高不下,去年肾、心、肺的移植宗数,更较2015年减少。[2]

现时即使市民有心捐赠,最终成功移植的手术仍可能甚少,原因之一,是并非所有器官都适合移植。另外按现行做法,即使死者身前已签署器官捐赠卡,医院仍需得到家属同意才可进行手术。[3]曾有调查显示,本港每年约有80至120名病人脑干死亡并适合捐出器官,但当中有四至五成家属拒绝捐出。[4]可见要让更多有需要的病人重获新生,鼓励市民自愿捐赠之外,与家人做好沟通至关重要。

捐赠情况改善 但轮候人数居高不下

本港现时器官捐赠情况有所改善,自卫生署于2008年设立中央器官捐赠登记名册(中央登记册)以来,自愿登记于死后捐出器官的人数增至约25万。[5]去年亦有447多宗手术,涉及肾、心、肺、眼角膜等器官或组织移植。 [6]但与此同时,等候移植病人的数目已增至2,503人,其中等候肾脏移植的数目首次超过2,000人。[7]

肾脏是需求量最大的器官,2016年有多达2,047人轮候,是同年移植手术数目(78宗)[8]的26倍。一般而言,病人换肾平均要轮候数年,有例子更要苦候32年,其间饱受洗肾之苦[9],一些不幸的病人甚至在等候期间病逝。

器官捐赠卡有冇法律效力?

病人苦等器官捐赠的同时,本港亦的确有不少善心市民自愿捐赠。现时,公众可透过中央登记册上网登记,或签署器官捐赠证,表明捐赠意愿。就这两种方式,死者家属均须签署一份同意书,确认哪些器官或组织会被用作移植用途。

当局曾表示,若死者生前未有表达其意愿,只要家属同意仍可将死者的器官或组织捐出。 [10]但如果情况倒转,死者生前已清楚表达捐赠器官的意愿,究竟家属是否有权反对?参考香港医学会的说法,器官捐赠卡具法律效力,但即使持有效法律文件,只要父母、配偶、子女等直系家属[11]反对,医生都不会进行移植手术。 [12]另据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无言老师」遗体捐赠计划简介,遗体捐赠登记并没有法律效力,而现时香港法例指出死者直系亲属拥有遗体处理权,可代先人作捐赠遗体的最终决定。[13]

就器官捐赠登记的法律效力,坊间似乎存在不同理解。卫生署器官捐赠官方网页则显示,当捐赠者去世后,需要得到家人的同意才可以进行移植手术[14],当中未有明确指出捐赠登记是否具法律效力。智经就此向中央登记册管理主任查询,并得到回覆指,按香港现行法例,遗体是属于家属的财产,即使死者生前登记捐赠,法律上家属仍可反对捐出或进行移植手术;死者生前若未登记器官捐赠,家属亦有权代死者捐出器官。

一般而言,任何签名皆具法律效力[15],市民签署器官捐赠意向后,或已具一定法律效力。但由于另有法律条文说明遗体拥有权属于家属,这令人疑惑在处理有关争议时,究竟应以哪一条法例为准。

从实际角度出发,上述争议若闹上法庭,审讯时间往往并非一时三刻;而器官移植手术的要求甚高,由器官摘取至植入期间的缺血时间愈短愈好,否则器官便难以正常功能,导致手术失败。[16]因此即使法律上并非完全「冇得拗」,事情也不会闹上公堂,家属也就自然成为器官捐赠的最终决定人。

将器官捐赠「遗嘱化」 不如著眼加强与家人沟通

事实上,若从法律角度明确承认捐赠者作为最终决定人,并非无可能。曾有立法会议员建议,将签署器官捐赠证的做法「遗嘱化」,即市民一旦签署器官捐赠,家人便不能反对捐赠者意愿。[17]参考现行《遗嘱条例》,立遗嘱人须在两名以上见证人面前,以书面订立并作出签署,才算有效。 [18]换言之,若赋予「捐赠器官证」与遗嘱同等的法律效力,家属便较难推翻捐赠人的意愿;但前提是市民愿意付出时间和可能牵涉到的法律费用,并找到两名见证人在场,以「遗嘱化」形式登记器官捐赠,否则建议或令市民觉得麻烦,减低他们捐赠的意欲。

参考海外做法,美国伊利诺州的器官捐赠机制,亦一度要求本人签署器官捐赠卡或有见证人签名,但2006年该州通过「第一人同意登记法」(Illinois First-Person Consent Registry),登记者只要表示同意死后捐出器官,离世后即使家属反对亦无效。当地机构Gift of Hope预料,新例令器官捐赠数目每年增加一成。[19]

冲破禁忌 宣传生死教育

当然,正如前文提及,倘若死者家属对器官捐赠概念甚为抗拒,立法毕竟不是解决争议的理想方法。而另一现实问题是,倘若死者生前没有告诉家人自己的意愿,一般情况下,家人并不会代死者决定捐赠器官。因此,政策上如何鼓励市民与家人加强沟通,才是关键。

根据卫生署于2015年进行的调查,绝大部分(96.4%)被访者表示,如果家人愿意在死后捐赠器官,他们也不会反对。然而,愿意在死后捐赠器官的被访者中,却有超过四成没有向家人表达自己的意愿。[20]

家人间有充分沟通和理解,才不会辜负先人的良好意愿。政府曾多次提出与家人讨论捐赠器官意愿的重要性,并表示会确保每名已登记器官捐赠的市民,均会通知其家人。[21]器官捐赠的官方网页亦提醒捐赠者,可善用一些日常生活中的机会,例如看见有关器官捐赠的新闻或宣传片时,与家人展开讨论。[22]

在澳洲,当地政府更推出具体措施,鼓励市民与家人就器官捐赠作沟通。自2010年,澳洲器官和组织管理局推出一项分两阶段进行的宣传活动,透过电视、户外广告、社交平台等途径,鼓励市民与家人讨论,并了解他们对器官的意愿。当局又制作了「家庭讨论指南」(Family Discussion Kit),教导如何在日常生活寻找合适时机跟家人打开话匣子,例如听闻有人成为捐赠者、有朋友或家人去世后、购买人寿保险时等日常情景,与家人讨论捐赠决定。[23]

回到香港,正如前文提及,除较难找到合适的器官移植外,取得捐赠者家人的同意,是提升本港捐赠率的一大障碍,尤其是「死后要留全尸」、对死亡忌讳等观念在华人社会存在已久,难以一时三刻改变。卫生署2015年的调查显示,部分人仍会基于离世后要保留全尸的观念,或是家人反对,而不愿意或未决定是否捐赠器官;而年轻人认为情况不切身,以及年长者认为其器官不适合捐赠,也是捐赠率低的原因之一。[24]澳洲政府就曾集中向当地青年宣传认识器官捐赠及其意义,包括制作适合他们学习的教育资源。[25]由此可见,改变观念、消除误解,以至鼓励有意捐赠者与家人多作沟通,都是需要加强的工作。希望遗爱人间的人,也要明白某些事并非单单的个人意愿,还需顾及身边人的想法。

1 李咏希,〈等换肾人数首破2,000〉,《苹果日报》,2017年3月20日,A09页。
2 「器官捐赠 - 统计数字」。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www.organdonation.gov.hk/tc/statistic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17日。
3 「器官捐赠 一键之遥」。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502,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3日。
4 「香港遗体器官捐赠初探」,香港集思会,2015年12月,第12页。
5 同2。
6 可捐赠的器官包括肾脏、肝脏、心脏、肺/心肺;可捐赠的组织包括眼角膜、骨骼和皮肤。数据源:「认识器官捐赠(可作移植用途的遗体器官和组织)」。取自卫生署器官捐赠网站:http://www.organdonation.gov.hk/tc/introduction.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24日。
7 同2。
8 包括遗体和活体捐赠。
9 同4,第7至8页。
10 「立法会秘书处为2016年2月15日会议拟备的背景资料简介器官捐赠」,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836/15-16(08)号文件,2016年2月5日。
11 同4,第37页。
12 「器官捐赠常见问答」。取自香港医学会网站:http://www.hkma.org/chinese/care/bfaqdonaset.htm,查询日期2017年3月22日。
13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无言老师』遗体捐赠计划」。取自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无言老师』遗体捐赠计划网站:http://www.sbs.cuhk.edu.hk/bd/Body%20Donation%20Form_chi.pdf,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
14 「常见问题」。取自卫生署器官捐赠网站:http://www.organdonation.gov.hk/tc/faq.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24日。
15 〈特稿 任何签名皆具法律效力〉,《苹果日报》,2012年5月12日,A10页。
16 「你真的懂器官移植吗(李伯璋)」。取自苹果日报(台湾)网站: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1112/36202835/,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1月12日。
17  同10。
18 「第30章《遗嘱条例》第5条 遗嘱的签署及见证」。取自电子版香港法例网站:https://www.elegislation.gov.hk/hk/cap30!zh-Hant-HK@1997-06-30T00:00:00/s5?clpid=84212,最后更新日期1997年6月30日。
19 “Illinois Donor Consent for Organ/Tissue Donation: The Basics and Background,” Gift of Hope, https://www.giftofhope.org/for_professionals/hospital_professionals/pdf/Donor-Consent-Fact-Sheet--08.pdf, accessed March 22, 2017;「如何提高器官捐赠率?看看美国伊利诺伊州怎么做」。取自Read for Joy网站:http://readforjoy.blogspot.hk/2011/03/blog-post.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3月1日。
20 「行为风险因素调查 - 二零一五年四月」,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监测及流行病学处,2016年2月,第39至40页。
21 同10。
22 同14。
23 “Annual Report 2010–11: National Reform Agenda summary of progress,” Australian Organ and Tissue Donation and Transplantation Authority, http://www.donatelife.gov.au/sites/default/files/annualreports/2010-11/4.Part2c.pdf, accessed March 23, 2017, p. 74; “Family Discussion Kit,” Organ and Tissue Authority, Australian Government, http://www.donatelife.gov.au/family-discussion-kit, accessed March 23, 2017; 「香港的器官捐赠情况」,《研究简报2015–2016年度 第5期》,立法会秘书处,2016年7月,第10页。
24 同10。
25 「香港的器官捐赠情况」,《研究简报2015–2016年度 第5期》,立法会秘书处,2016年7月,第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