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7-04-17 | 《星岛日报》

香港要创新,制度拖後腿?



尊重制度,做事要有规有矩,不会有很多人反对。但当谈到创新,有人会埋怨所谓的「制度」和「规矩」,只是抱残守缺的代名词;甚至指责一些行之多年的法例,阻碍了新经济模式的发展。召车服务供应商Uber的发展受挫於香港法律[1],大概也反映创新活动有机会与固有规範互相衝突。候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其政纲中提出要协助创新及科技业界打破发展局限[2],是否也包括制度上的局限?

创新成果分叁类 促成因素各有不同

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系的学者关欣仪和赵志裕在2015年发表的研究文章发现,制度因素未必一定有利推动创新,人才和制度互相配合,对创新发展尤为重要。他们的研究将创新成果分为叁类,包括「生产」、「影响」和「散播」。「生产」指的是新意念、产品或服务;「影响」为创新所带动的经济利益;「散播」则属有关创新项目的环球影响力。[3]举例说,香港理工大学研发的扭妥纺纱技术,透过非独家授权转移到内地、台湾、澳洲以及东南亚地区,而以此技术生产的织品亦在欧美及日本市场销售。[4]这项创新成果,便多少符合「散播」的定义。

创新成果分为不同种类,能够影响各种创新成果的因素,也各有不同。关欣仪和赵志裕的研究试图参考36项来自不同国际机构的指标,从逾120个经济体系中,找出制度和人力资源与创新成果之间的关联。[5]依照他们运算的结果,良好制度与一地的创新成果的「影响」有正面关联,但对於其「生产」却无关係;一个地方拥有优秀的人才,创新成果的「生产」和其「影响」也较多;而一个地方要同时兼有好人才好制度,才会在创新成果的「散播」有好表现。[6]

有制度=墨守成规? 人才是突破关键

为何有上述结果呢?制度完善在某些方面有助创新,例如保障创新者的所有权、保障自由表达意见的权利等,皆有助建立互信,鼓励知识交流。[7]惟制度同时也有可能窒碍创新,因为虽然固有规範可让新的科技、产品、服务、政策、程序等的「生产」有依据可循[8],但如此一来,这些新事物大多是属固有框框内的变化,是旧酒新瓶。相反,那些突破框架的「转换」性创新,在墨守成规的风气中尤其会招致阻力。[9]

以上两位学者提出,能够影响全球的创新技术,多属「转换」性质。[10]即使一个地方有民主政制和法制,乃至成熟的市场营商制度,若欠缺丰富的人力资源,而对固有做法又喜欢奉为经典,或会抗拒创新,而对「转换」性质的创新的抗拒尤甚。不过按照他们的分析,若有高质素的人力资源,例如有精於策略领导或提倡创新的人,这种对创新的阻力是可以被克服的。[11]

香港的制度相对完善,由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美国康奈尔大学等机构发表的「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创新指数」),涵盖128个经济体,当中香港的「制度」因素全球排名第四,而市场成熟程度及营商环境更分列全球第二、第叁。不过在人才和知识散播的表现,「创新指数」显示香港仍需加把劲,例如「人力资源以及研究」範畴,香港仅列第19位,而在可反映本地创新对外地的影响的「知识扩散」方面,仅排第23位。[12]当然,若与全球其他地方相比,香港人才和知识散播的排名还是不错,但与「制度」因素的亮丽表现相比,此两者表现明显逊色。

问题未必在於创科政策

参考上文两位学者的研究,再配合「创新指数」对香港的描述,香港若要促进创新及科技行业发展,来届政府或需将更多注意力放在培育和吸纳相关的人才,以充分发挥香港在制度方面的优势。事实上,在现届政府的任期内,创新及科技谘询委员会[13]、港科院[14]、教育局[15]等,已先後为推动科学、科技、工程及数学(STEM)的教育提出建议;计划兴建的落马洲河套地区「港深创新及科技园」,亦会在园内开办学校,提供与高新科技有关的研究院及专业培训课程。[16]

然而提供教育机会,并不足够,因为香港最缺乏的未必是教育机会,而是学生的学习动机。在香港,现时有逾四成的中四学生没有选修任何科学科目。[17]近月香港大学亦因为报读人数太少,决定取消天文学和数学及物理学两个主修科;而这两科近五年的毕业生人数,按年亦只有单位数字。[18]这些事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本地学生冷待科学科目。可见香港若要培育本地科研人才,仍需在激发学生兴趣方面深耕细作。

除了自行培训,吸引外来人才也是一个重要方向。这方面或需在多个範畴下功夫。智经在2014年发表的《香港至2030年的人口及人力需求》研究报告中指出,教育、医疗、住宿成本、治安等因素都会影响香港能否吸引外来人才。[19]由此看来,要吸引创新及科技行业的外来人才,需要的不仅是一些与创新及科技产业直接相关的措施,更需要思考的,反而是如何在一些看来属一般民生的政策範畴下工夫。「民生无小事」,盛载不只一种意义。

1 〈Uber五司机载客取酬罪成 各罚款1万停牌1年 表明上诉〉,《信报》,2017年3月11日,A04页。
2《林郑月娥2017行政长官选举政纲:同行建共识 经济民生齐推进》,林郑月娥竞选办公室,2017年2月,第16页。
3 Letty Yan-Kee Kwan and Chi-Yue Chiu, "Country variations in different innovation outputs: The interactive effect of institutional support and human capital," Journal of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36(7) (2015), pp. 1,050, 1,051 and 1,055.
4「理大棉纱质量专利技术 非独家授权拓知识产权商机」。取自香港贸发局网页:http://hkmb.hktdc.com/tc/1X09V839,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11月13日。
5 同4,第1,052、1,056、1,057、1,064页。
6 同4,第1,050、1056至1,068页。
7 同4,第1,055页。
8 同4,第1,055页。
9 同4,第1,051、1,055、1,064页。
10 同4,第1,051页。.
11 同4,第1,055、1,064、1,065页。
12 "The Global Innovation Index 2016: Winning with Global innovation," SC Johnson College of Business at Cornell University, INSEAD,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2016, pp. 14 and 222.
13 《创新及科技谘询委员会报告》,创新及科技谘询委员会,2017年3月,第44、45页。
14 《科学、科技和数学教育与香港创新科技的发展》,港科院,2017年1月,第9、10页。
15 「《推动STEM教育 — 发挥创意潜能》报告摘要」。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renewal/STEM%20Education%20Report_Executive%20Summary_Chi.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2月19日。
16 「落马洲河套地区『港深创新及科技园』」,工商事务委员会、资讯科技及广播事务委员会及发展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1)624/16-17(01)号文件,2017年3月,第4页。
17 「如何改革高中科学教育?」。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568,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3月6日。
18 周婷,〈嫌学生少 港大废天文学、数学及物理主修 被轰违背多元化教育本意〉,《苹果日报》,2017年3月15日,A10页。
《香港至2030年的人口及人力需求》,智经研究中心,2014年2月,第80至82页。
19 《香港至2030年的人口及人力需求》,智经研究中心,2014年2月,第80至8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