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7-04-22 | 《信报》

如果香港实行两级制利得税…



候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政纲中提到引入两级制利得税,让利润低于某个水平的企业可以享有较低的税率,减轻其税务负担。今年财政预算案中,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亦表示会成立税务政策组,检视本港现有税制。[1]新一届政府会提出何种两级以至多级税制方案,预计会成为未来五年的社会焦点。究竟两级税的概念是否可行?对于企业来说,效用会有多大?另外,利得税占政府总收入超过三成[2],推行新税制对公共财政又会否带来显著影响?这些问题都有待解答。

生意愈大 缴税责任愈大

香港奉行简单低税制,对所有企业征收利得税的税率划一为16.5%。但为减轻企业负担,政府不时推出税务寛减,例如今年预算案宣布扣减企业75%的利得税,以及设两万元宽减上限。[3]

两级制利得税的概念,则按企业规模、利润、所属行业或性质等,分两级征收税款。林郑月娥在政纲中提到引入两级税,企业的首200万元利润缴付10%的税率,其后税率维持在16.5%,预计可为企业减少近四成利得税负担。[4]她在特首竞选中的其中一名对手曾俊华,也建议引入累进式利得税,减轻中小微企的税务负担。[5]

将利得税税率划分多个层级,在坊间有一定支持。其中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在今年预算案公布前夕,提出将年度营业额少于1,000万元的企业,首50万元或以下的税率由16.5%减至10%;初创企业的税率降至8.25%。[6]香港税务学会亦建议年度营业额少于2,000万元、净应课利润少于200万元及非属集团公司旗下的中小企,可以10%的利率缴纳利得税。[7]

以90万元划线 逾七成缴税企业受惠

各方提出的建议大同小异,都旨在协助营业额或利润相对较少的中小企或初创企业减轻税务负担。官方数字显示,2016/17年度,香港共有122万间注册公司,当中九成无须缴付利得税,另外须纳税的13.2万间公司及非法团业务中,应评税利润高于90万元的只占28%。[8]换言之,那些本来需要交税的公司,绝大部分的应评税利润均低于200万元。因此若以200万元为界设立不同税率,香港几乎所有公司都无须按较高税阶缴税。即使将标准收紧至90万元,2016/17年度香港亦有9.5万间可以只按低税阶缴税,占同期13.2万间要缴税的公司逾七成。

 

 

如此说来,分级征税会对公共财政造成重大影响吗?利得税为政府最大收入来源,所占比重由2013/14年度的26.5%逐年上升至2015/16年度的31.2%[9];今年财政预算案发表后,有报道引述政府消息人士称,若实行利得税两级制,政府每年可能少收50亿元税款。[10]政府未有解释如何得出50亿元,但以2015/16年度为计,相等于利得税税收(1,402亿元)约3.6%。[11]

对于分级征税的建议,政府曾表示,若将现时要缴税的一成企业以不同税率再划分,会令税制变得复杂,亦不会令原本已无须缴税的中小企受惠;若采取累进式利得税,则有可能将税收集中于极少数企业,容易造成税收不稳。[12]

澳洲公司税率与营业额挂钩

然而放眼海外,现时有不少地区也会按企业盈利水平,分两级税率征税,包括澳洲(30%、27.5%)、加拿大(26.8%、10.5%)、日本(29.97%、 15%)、美国(38.92%、15%)等地,均以较低税率向小​​型企业征收相当于香港利得税的公司税(corporate income tax)。[13]

以澳洲为例,当地政府2015年时将公司税税率由划一的30%,改为两级制度,让每年营业额低于200万澳元的企业按28.5%缴付税款(小型企业税),其他则维持30%的公司税税率。[14]

去年,当地政府宣布再次调整公司税税率,将2016/17年度的小型企业税降至27.5%,门槛亦由年营业额200万澳元放宽至1,000万澳元;年营业额超过1,000万元的企业,则仍以30%的税率缴税。以2013/14年度的税务数字为参考,受惠于小型企业税的企业预计达79.2万间,占当地公司总数约九成,而其所缴税款占2013/14年度公司税总税款的22%。[15]

澳洲政府将税率与企业营业额挂钩,令有关税制改革能够集中支援小型企业,但也不乏争议。例如当两间公司的营业额分别为1,000万澳元和100万澳元,边际利率分别为1%和10%,即利润同为10万澳元。但在两级税制下,前者须缴纳3万澳元税款,后者则缴税2.75万元。有经济学者质疑做法是否合理,因为即使企业利润不算特别多,但却可能因营业额较高,而须以较高税率纳税。[16]

伪「炒散」 真「悭」税?

本港的利得税以公司利润计算,似乎能够避免澳洲小型企业税出现的忧虑。不过另有意见认为,累进税或「两级制」的方案,会诱使本港更多打工仔开设公司或转为自雇人士「悭」税。尤其是未婚年轻人在计算个人入息税时,可扣减的本来就不多,当利得税税率明显低于薪俸税税率时,便可能出现有打工仔开设公司,将与工作有关的支出以公司支出处理,从而「悭」税。[17]

上述情况若放诸极高收入阶层身上,并非无可能发生。以一名月入16万元的单身受雇人士为例,年入息额为192万元,扣除强积金供款之后,应缴付的薪俸税(按标准税率15%计算)金额为28.53万元。[18]但若以两级制(如首200万元利润缴付10%的税率)计算,须缴税款为19.2万元,较薪俸税减少了9.33万元。当然,以上只是极为简化的计算方式,现实情况可能更为复杂,但可见受惠于两级制利得税的,不会只限于企业,还可能包括部分高薪一族。

此外,两级税虽能减轻本港中小企负担,但他们面对的问题,未必能全数透过改变税制解决。根据「渣打香港中小企领先营商指数」2017第一季的调查,综合营商指数(41.9)较去年同期(42.8)下跌0.9点,尤其是「营业状况」、「盈利表现」及「环球经济」方面均出现下跌。有关指数更是连续两年处于50分界线以下,反映中小企的营商信心持续偏软。[19]香港作为外向型经济,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升温的形势下,如何让中小企发挥竞争力,以及继续吸引外来投资,需要更多税制改革以外的讨论。

1 「二零一七至一八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财政司司长陈茂波,2017年2月22日。
2 「政府收入(一般收入账目及各基金)」,政府统计处,2016年10月20日。
3 同1。
4 「与你同行:政纲『第二步』 教育新资源、税务新方向、置业新希望」。取自林郑月娥竞选办公室网站:https://www.carrielam2017.hk/pr_0213_b/,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13日。
5 「曾俊华: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候选人竞选政纲」。取自香港 GOOD SHOW网站:https://www.johntsang2017.hk/upload/platform/JohnTsang2017_election_platform_tc.pdf,查询日期2017年2月21日,第31页。
6 「预算案前瞻会计界指政府应进行税制改革 可考虑利得税双轨制」。取自新城财经台财经网网站:http://www.metroradio.com.hk/news/default.aspx?NewsID=2017021706310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17日。
7  「财政预算案本月22日公布 税务学会倡利得税分两级扶助中小企」。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206/s00001/1486364377950,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6日。
8 「二零一七至一八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 补编」,财政司司长陈茂波,2017年2月22日,第(4)页。
9 同2。
10 〈税制全面检讨 冀引创科来港 设税务政策组 迎战国际竞争〉,《信报》,2017年2月23日,A02页。
11 同2。
12 「二零一三至一四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财政司司长曾俊华,2013年2月27日,第39页;「立法会三题:帮助微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的措施」。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205/30/P20120530029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2年5月30日。
13 “Table II.2. Targeted corporate income tax rates,”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 http://stats.oecd.org//Index.aspx?QueryId=58204, accessed 23 February 2017.
14 “Budget 2015-16: Budget Measures Budget Paper No. 2 2015-16,”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May 12, 2015, p.20.
15 “Small business company tax rate changes,” Parliament of Australia, http://www.aph.gov.au/About_Parliament/Parliamentary_Departments/Parliamentary_Library/pubs/rp/BudgetReview201617/Smallbusiness#_ftn8, last modified May 2016.
16 Frank Chung, “Two-tiered corporate tax rate ‘a mess’,” news.com.au, May 15, 2015, http://www.news.com.au/finance/economy/federal-budget/twotiered-corporate-tax-rate-a-mess/news-story/2281d71a3256f4f0d00b1865f98670d9.
17 徐家健,〈公共理财的离地哲学〉,《信报》,2017年2月21日,B12页。
18 「估计薪俸税税款计算表 2017/2018课税年度」。取自税务局网站:http://www.ird.gov.hk/chi/ese/st_comp_2017_18_budget/cstcfrm.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22日。
19 「渣打香港中小企领先营商指数 2017年第一季」,香港生产力促进局,2017年1月24日,第3至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