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7-05-05 | 《信報》

若求「大和解」 为何都不大懂得努力体恤对方?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早前提议候任行政长官上任后运用权力,特赦占领运动的参与者、「七警」和退休警司朱经纬,以修补社会撕裂。[1]其建议虽然无法取得广泛认同[2],惟当中促成「大和解」的本愿,相信亦是不少香港人的盼望。近年政治争议不断,即使是非政治争议,也可以演变为建制与非建制派之间的对决,其支持者亦各自「归边」、立场先行。要游说对方接受己见、重返理性讨论似乎回天乏术。促成大和解,谈何容易?

无视他人价值观 可引发撕裂

不过,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组织行为学教授Matthew Feinberg和美国史丹福大学社会学教授Robb Willer一项见于学术期刊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的研究发现,在政治辩论中,人们掌握道德重塑(moral reframing ),亦即「换位思考」──站在对方立场思考、说话,或许较在Facebook专页自说自话、围炉取暖更易穿越回音壁,为理性交流找到共同基础(common ground)。[3]

Robb Willer指出,大部分人辩论政治议题时倾向以自己抱持的道德价值(moral values)作为理据,但不及经过重塑(reframed)的理据具说服力。[4]道理简单如在商业世界,卖家要成功售出一部车,向顾客推销车款物超所值,总比告诉顾客自己已经连续三个月「跑数」不达标容易一点。

在政治心理学上,自由派(liberals)及保守派(conservatives)素来倾向支持不同的道德价值──自由派较重视平等、公平、关怀和保护一切免受伤害等价值,保守派则倾向支持忠诚、爱国、尊重权威及道德纯洁等。研究认为这些道德价值的分歧,或许有助理解两派之间为何总是「鸡同鸭讲」。[5]

举例指,同性婚姻合法化、管制枪械及放宽难民政策,在美国多年来都是极具争议的政治议题之一。直至近年,无论是民主、共和两党,抑或自由、保守派都出现前所未有的分歧,双方甚至自我分离为不同意识形态的孤岛,只接收与自己取态相近的资讯、只结交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人。 [6]研究认为,这些信念上的差异可以是政治撕裂的根源,窒碍各方取得共识,但只要将观点与对方抱持的价值观连系起来,或可成为取得共识的桥梁。

说服别人 由拥抱对方价值开始

研究人员为此进行一系列调查,先是邀请自由派支持者写一篇短文,游说保守派人士支持同性婚姻,最具说服力的文章可得奖金。结果证实,即使以奖金作招徕,逾七成(74%)自由派人士仍然以其相信的自由派道德价值(例如平等、公平)作为理据,例如「同性恋者应与其他美国人一样享有同等权利」,只得9%会以保守派的道德价值论证。同类研究见诸于保守派撰文游说自由派支持「以英语作为美国官方语言」,亦得出类似结果。[7]

在另一个调查,研究人员重塑(reframe)支持同性婚姻的道德观点,以迎合读者根深柢固的道德价值。研究发现阅毕以爱国为理据(如「同性伴侣对国家经济及社会作出贡献,也是以国家为傲和爱国的美国人」)的文章的保守派支持者,相对阅读以平等为理据的文章的保守派支持者,会较为支持同性婚姻。类近的结果亦见于以保守派观点游说保守派接纳「奥巴马医保」计划(ObamaCare)、以自由派观点游说自由派支持提高军费开支及以英语作为美国官方语言,这些调查都显示,要说服某派人士支持一个议题,以其认同的价值观提出论点,会有较大机会成功。[8]

「投其所好」似乎是理所当然,但应用在政治辩论着实不易。现实中,人们可能相信自己信奉的观念才最正确,亦倾向拒绝为了获得别人认同而放弃自己坚信不移的信念,更何况他们可能根本不稀罕对方与自己站在同一阵线。

再者,抱持自由、平等价值的人,或许难以理解保守派对传统核心家庭的重视,甚或误以为其他人跟自己抱持相同想法,难以将两者连系起来。[9]要跨越沟通的鸿沟,方法之一是不将研究提出的道德重塑视为一次性的游说「策略」,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多站在对方角度,了解对方重视的原则,再提出以这些原则为基础的理据说服对方。换句话说,你想要说服的人并非与你对敌,他们的价值观也值得你重视。[10]

同声同气不保证再无分歧 但至少有偈可倾

若将概念应用在同样纷乱的香港,各党派在讨论政改方案、单程证审批权或全民退休保障等争议时,或许可以有新的讨论方向。以全民退保计划为例,支持计划的论点大多是批判目前的强积金制度及社会保障不足,推出全民退保可让长者有尊严地生活,又认为退休保障是公民应享权利,而政府有能力和条件为全部年长市民提供基本生活保障。不过,极力反对任何形式的全民退保计划的意见则认为这是「福利主义」,反对的理由包括政府在财政上无法长远承担、损害香港经济发展、加重雇主责任,亦削弱传统上子女供养父母的美德;更有意见认为这是向「民粹主义」屈服。[11]

若根据Feinberg和Willer的研究,一个有助拉近全民退保计划支持及反对双方距离,甚至赢得对方认同的方法,乃用对方重视的原则去提出理据。这个做法其实在全民退保计划的讨论中曾经出现:反对者重视财政纪律原则,支持者就说他们的方案在财政上是切实可行,例如指出由学者提出惠及全民的养老金方案是可行和可持续。[12]

当然,即使双方以「同一种语言」沟通,但如果对作出某些决策的结果有截然不同的估算,共识也是难以达成的。例如周永新教授的研究团队曾经推算争取全民退休保障联席的全民划一金额、免审查方案在2041年仍有达1,270亿元的结余[13],不过在扶贫委员会推出的咨询文件中,这个方案在2041年的结余被指仅得376亿元,并且在2044年计划开始出现赤字,到2064年赤字更达到5,000多亿元。[14]有支持全民退休保障的人士就因而批评政府利用统计数字,误导公众,制造方案「爆煲」假象。[15]

姑勿论各项数字推算是否合理,这件事情反映即使支持和反对全民退保双方用「财政可持续」原则来讨论问题,也可以因为不同意各自财政推算,而说服不了对方。同样道理,在政改一事上,中央关注让与中央对抗的人选上当行政长官,这是有国家安全和利益的考虑[16],另一方人士亦有从这角度出发,提出普选不见得会选出一个对抗中央的行政长官。[17]然而,中央始终有忧虑,认为若这个情况出现,香港是难以承受后果,中央不能承受这个风险。[18]

将心比己,说他人语言,也未必能保证大家寻到共识。不过,大家以同一角度讨论,能够达到共识的机会,始终较各执一词来得高。认真聆听、理解对方坚持的信念,才谈得上能够「投其所好」,真正修补社会的裂痕,大前提是我们的同理心和尊重:对自己的主张念念不忘,其他人未必有回响;想修补社会撕裂,同行connect,懂得切身处地,作出妥协,可能才是关键所在。

1 〈泛民抛大和解 倡赦占中者七警〉,《明报》,2017年4月18日,A01页。
2 〈胡志伟道歉 收回特赦论〉,《明报》,2017年4月19日,A01页。
3 Feinberg, Matthew, and Robb Willer. "From Gulf to Bridge When Do Moral Arguments Facilitate Political Influence?"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41, no. 12 (2015): 1665-1681.
4 Clifton B. Parker, “New research shows how to make effective political arguments, Stanford sociologist says,” Stanford News, October 12, 2015, http://news.stanford.edu/2015/10/12/framing-persuasive-messages-101215/.
5 同3。
6 “How to have better political conversations,” TED, https://www.ted.com/talks/robb_willer_how_to_have_better_political_conversations, accessed March 30, 2017.
7 同3。
8 Feinberg, Matthew, and Robb Willer. "From Gulf to Bridge When Do Moral Arguments Facilitate Political Influence?"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41, no. 12 (2015): 1665-1681; Robb Willer and Matthew Feinberg, “The Key to Political Persuasion”, The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13, 2015, https://www.nytimes.com/2015/11/15/opinion/sunday/the-key-to-political-persuasion.html?_r=0.
9 Robb Willer and Matthew Feinberg, “The Key to Political Persuasion”, The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13, 2015, https://www.nytimes.com/2015/11/15/opinion/sunday/the-key-to-political-persuasion.html?_r=0.
10 同9。
11 「香港退休保障的未来发展研究报告 行政摘要」,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2014年8月,第4至6页。
12 「20多名学者批评政府就退保预设立场 表明不参与咨询」。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231445-20151223.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23日。
13 同11,第17页。
14 《退休保障 前路共建 咨询文件》,扶贫委员会,2015年12月,第83、84页。
15 争取全民退休保障联席,「政府如何制造全民退保爆煲假象」。取自立场新闻网站: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政府如何制造全民退保爆煲假象,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26日。
16 「乔晓阳在香港立法会部分议员座谈会上的讲话」。取自行政长官普选办法网站:http://www.2017.gov.hk/filemanager/template/tc/doc/20130324.pdf,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3月24日,第3页。
17 陈健民,〈如何能选出不对抗中央的特首?〉,《明报》,2013年3月27日,A28页。
18 同16,第3、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