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7-05-13 | 《经济日报》

母亲的烦恼──寻找现代奶妈



妈妈唔易做,由怀胎十月到子女出世,已经要为孩子作出大大小小的抉择。单是决定给孩子喂食奶粉,还是喂哺母乳,已不知困扰了多少天下慈母。在提倡母乳喂养的今天,不少妈妈认同箇中益处,但部分仍会因奶量不足,或是工作场所不便泵奶,而无法喂哺。

现时不少海外地区都设有母乳交易平台,邻国新加坡亦正计划筹建首间母乳库,由非牟利机构与医院合作,让妇女捐出母乳,提供给有急切需要的婴儿。[1]这些方案,是否也能为香港的孩子们找到理想的现代版奶妈?

香港母乳喂哺率持续提升 仍有改善空间

有说母乳喂哺好处多,据卫生署介绍,其所含的天然抗体、生长因子及活细胞等成分,皆具抗病功效,市面上大部分配方奶粉虽然尝试模仿,并添加各种营养素,但无论在构造、功能、吸收各方面,均与母乳的营养素有很大差别。[2]

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婴儿首六个月应以全母乳喂哺,然后逐渐引入适当的固体食物,以母乳辅助喂养直至两岁以上。[3]香港社会也逐渐认同母乳喂哺的益处,母乳喂哺率在过去20年持续上升。爱婴医院香港协会的调查显示,母亲出院时的母乳喂哺率,由1992年的约19%,大幅提高至2015年的逾88%。[4]然而据卫生署2015年调查,2014年出生的婴儿,于半岁时以纯母乳喂哺的比率仅为1.2%。[5]换言之,香港母乳喂哺比率仍有颇大改善空间。

两大断奶原因:奶量不足、重返工作场所

母乳有利婴儿健康,为何不少妈妈会停止喂哺呢?一项本地调查发现,母亲奶量不足、重返工作岗位,是不再喂哺母乳的主要原因,两项因素分别占34.5%和31.4%。[6]现时,香港不少在职女性生产后一个多月已重返工作岗位,碍于时间和空间限制,可能无法储存人奶,唯有选择放弃母乳喂哺。久而久之,即使其后有时间或空间泵奶,在职妈妈亦可能因长时间无泵奶,而变为无奶可泵。

近年,政府已鼓励公私营机构增设育婴室,又推行喂哺友善工作间的相关政策,例如建议企业设授乳时段(在8小时上班时间内约有两节30分钟授乳时段),容许产后妈妈在此期间挤奶,为期不少于一年,其后若员工仍有需要,可作弹性安排。另外,政府又建议企业提供私隐空间,并设置舒适的座椅、可连接奶泵的电插座、可妥善存放母乳的冷藏设施等[7],方便在职妈妈泵奶和储存母乳。

然而卫生署在访问1,063名在职人士后指出,只有极少(18.6%)被访者表示他们的雇主实施一项或以上的母乳喂哺友善措施,设有授乳时段(15.4%)、授乳的空间(12.6%),以及存放母乳的设备(14.2%)的工作场所,分别只有一成多,而三项措施皆有实施的,更仅有9%。[8]

无疑,香港企业以中小型为主,人数不多,空间细小,要另辟空间作友善喂哺安排,并不容易。此外,共同工作空间近年流行,由于租金较低,吸引了不少个人工作者、初创甚至跨国企业进驻。[9]在制定母乳喂哺友善措施方面,这些「劏房」办公室比起传统办公室,更难为在职妈妈提供泵奶或授乳空间。

现代版「奶妈」:由共享母乳到母乳买卖

在职妈妈喂奶难,除以奶粉替代外,接受由别人捐出的母乳,是一种折衷办法。而过去本港也曾有潮妈在Facebook群组上表示可免费提供母乳。[10]只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当事潮妈其后称,捐赠讯息收到不少回应,但无人真正要奶。[11]这其实不难理解,在虚拟的网络空间,捐受双方素未谋面,母乳的品质和安全没有保证,试问有多少妈妈愿意让孩子承担这些健康风险?

其实母乳捐赠并不是新鲜事,一些海外地区更兴起网购母乳,成为热门生意。在美国,2009年成立[12]的网站onlythebreast.com售卖的母乳大多每盎司1至4美元不等,提供母乳的妈妈们会列出姓名、住址、家庭、健康状况、饮食习惯等个人讯息[13],若以1个月大的新生儿平均每日食用25盎司计算[14],每人每日便可赚取25至100美元。2015年时有报道指,该网站已有4.9万名登记会员,包括买卖母乳人士及捐赠者,总奶量达6,500盎司。[15]

但跟香港潮妈捐出母乳一样,一买一卖的人奶是否有安全保证,也令一些人有所顾虑。德国也曾出现母乳交易的网络平台,不过德国营养协会(The Nutrition Commission)批评,不受监管的母乳交易可能引致细菌、病毒传播,甚至严重传染病。[16]医学期刊《The Journal of Pediatrics》于2013年发表一项研究亦显示,某两个热门网站供应的母乳经常受到较高水平的细菌污染,包括沙门氏菌;而部分母乳样本中发现的细菌含量,足以导致幼童患病。[17]

除卫生考虑外,在柬埔寨,母乳交易更掀起「母乳商品化」的道德争议。过去两年,当地有数十名女性将自己的母乳,透过一家叫Ambrosia Labs的公司卖到美国。不过今年3月,柬埔寨政府突然下令禁止母乳出口。当局虽无解释原因,但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说法,该种交易透过剥削贫穷的母亲来取得商业利益,令柬埔寨婴儿更为营养不良。[18]

建立母乳库 减安全和道德忧虑

母乳弥足珍贵,造就了利润可观的交易市场,但母乳商品化带来的安全和道德争议,不能置之不理。若由官方或非牟利机构建立完善机制,方便妈妈们进行捐赠或交易,是否能减轻上述担忧?

据报道,新加坡慈善组织淡马锡关怀基金(Temasek Foundation Cares)正计划与当地最大的母婴医院(KK Women's and Children's Hospital)设立首间母乳库。[19]而据国际母乳库倡议组织(International Milk Banking Initiative)统计,全球已有37国建立母乳库,包括美国、加拿大、部分欧洲国家等。[20]参考这些地方的母乳库,一般均由非牟利机构与诊所或医院合作,捐赠母乳的妈妈须符合一系列健康要求,母乳会经过测试及消毒,再给予有需要的婴儿。

以北美母乳库协会(HMBANA)的规定为例,捐赠母乳的妈妈必须身体健康,没有定期服药、吸烟、滥药、酗酒等习惯;愿意接受血液检查;以及捐赠至少100盎司的母乳。[21]工作人员会混合3至5名捐赠者的母乳,再分批进行巴士德消毒,过程中会抽样进行细菌检验,然后冷藏,再分发予医院或有需要家庭。[22]美国和加拿大的26间母乳银行,均以此为准则。 [23]另外,以机构形式成立的母乳库,通常会将所得母乳优先供给病婴和早产婴儿。

母乳「贵族化」 富BB赢在起跑线

当然,成立了母乳库,并不保证人人皆能获得母乳。有报道指,2011年,北美母乳库协会分发了215万盎司的母乳,仅能满足少于四分之一的需求量(900万盎司)。此外,母乳库的母乳价格不菲,每盎司高达6美元[24],高于母乳交易网站的售价(每盎司1至4美元),更是当地奶粉价格(2美元)的三倍。[25]母乳库的母乳价格高昂,不免令人担忧母乳沦为「富人恩物」;但若退而求其次网购母乳,又得面对较大的卫生风险。母亲的烦恼,由此可见一斑。

诚然,透过以上方式寻找现代版「奶妈」,始终不如亲身喂哺般令天下母亲安心。如上文所述,不少在职妈妈因受工作环境所限,难以储存人奶,唯有放弃母乳喂哺。在此情况下,鼓励雇主、雇员增强沟通,在有限工作空间作出友善安排,甚至由办公大楼的业主统一加设育婴间,共同建立母乳喂哺友善的工作环境,也许会更切合在职妈妈的需要。

1 Monica Kotwani, “Temasek Foundation Cares, KKH working on project to run first milk bank in Singapore.” Channel NewsAsia, March 28, 2017,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temasek-foundation-cares-kkh-working-on-project-to-run-first/3630580.html.
2 「喂哺配方奶粉有甚么健康风险?」。取自卫生署家庭健康服务网站:http://www.fhs.gov.hk/tc_chi/health_info/faq/breastfeeding/BFQA002.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8月8日。
3 「雇主指引─实施『母乳喂哺友善工作间』」,卫生署家庭健康服务,2016年4月。
4 「『国际母乳哺育周2016」庆祝活动(附图』。取自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7/30/P201607290058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7月30日;「二零一六年八月一至七日国际母乳喂哺周主题:母乳喂哺-持续发展之钥匙周年问卷调查」》,母婴医院香港协会,2016年。
5 “Breastfeeding Survey 2015,” 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http://www.fhs.gov.hk/english/reports/files/BF_survey_2015.pdf, accessed April 5, 2017.
6 「母乳喂哺知多少」。取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http://www.sayyestobreastfeeding.hk/factsonbreastfeeding/,查询日期2017年4月7日。
7 「卫生署母乳喂哺政策」,卫生署家庭健康服务,2017年1月。
8 「公众对母乳喂哺的观感和意见调查 2015 – 调查报告」,卫生署,2016年。
9 「共同工作空间还是初创梦工场吗?」。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521,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23日。
10 廖婉薇,〈囝囝食唔晒 75包储雪柜 80后潮妈赠母乳〉,《苹果日报》,2013年1月30日,A06页。
11 〈百种方法催谷奶水 潮妈赠母乳 乏人问津〉,《苹果日报》,2013年2月4日,A08页。
12 “Glenn Snow,” International Milk Bank, http://www.internationalmilkbank.com/team/glenn-snow/?team_cpt=IMT_PAGE_TEMPLATE, accessed April 6, 2017.
13 “Selling Breast Milk,” Only The Breast, http://www.onlythebreast.com/breast-milk-classifieds/browse-categories/?category_id=3&a=browsecat&offset=0&results=100, accessed April 6, 2017.
14 「细菌污染难防止,母乳分享风险高」。取自纽约时报国际生活网站:https://cn.nytstyle.com/health/20131021/t21milk/dual/,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10月21日。
15 Associated Press and Julian Robinson, “400 times the price of crude oil: Breast milk is now big business but mothers warn against moves to stop them giving it away to those who need it,” Daily Mail Online, July 7, 2015.
16 “Germany's new online breast milk marketplace,” DW, Aug 8, 2014, http://www.dw.com/en/germanys-new-online-breast-milk-marketplace/a-17838956.
17 同14。
18 “Sale of Cambodian breast milk to mothers in US criticised by UN,” the Guardian, March 22,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7/mar/22/unicef-condemns-sale-cambodian-breast-milk-us-mothers-firm-ambrosia-labs.
19 同1。
20 ”World Banks,” International Milk Banking Initiative, http://www.internationalmilkbanking.org/index/worldbanks/, accessed April 6, 2017.
21 “Donate Milk,” Human Milk Banking Association of North America, https://www.hmbana.org/donate-milk, accessed April 6, 2017.
22 “Donor Human Milk Processing,” Human Milk Banking Association of North America, https://www.hmbana.org/milk-processing, accessed April, 2017.
23 “HMBANA Active Milk Banks,” Human Milk Banking Association of North America, https://goo.gl/NxrRbF, accessed April 6, 2017.
24 同14。
25 “Baby Formula : Birth to 3 Months : Newborn : ‘milk formula/’,” Amazon, https://www.amazon.com/s/ref=sr_nr_p_n_location_browse-_3?fst=as%3Aoff&rh=n%3A16323121%2Ck%3Amilk+formula%2Cp_n_age_range%3A6524792011%2Cp_n_location_browse-bin%3A2697851011&keywords=milk+formula&ie=UTF8&qid=1491559684&rnid=2697832011, accessed April 7,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