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7-06-09 | 《经济日报》

外卖app涌现 挑战舌尖上的安全



本地打工仔对午饭时间于港九商业区穿梭、颜色醒目的外卖电单车,或许已不再陌生。网上外卖平台龙头近年先后进驻香港,从德国的foodpanda、英国的Deliveroo,到美国矽谷的UberEATS[1],都为大家提供了崭新的「搵食」选择。

相比电话外卖,网上外卖平台颠覆了叫外卖离不开连锁快餐、薄饼或楼下茶餐厅的刻板印象。透过连接全港食肆,上班族、「无饭」夫妇可省却搜罗餐厅的麻烦。打开手机直接落单,平台便会安排速递员到餐厅取餐,再将食物送到府上。对传统食肆来说,这些平台亦为鸡蛋仔、雪条、生蚝以至火锅等[2]过往不容易做外卖生意的食店打开另一扇窗,他们亦乐于高举改善饮食业市道、开拓小店市场的旗帜,进军香港。

不过在大开方便之门背后,新经营模式也有复杂一面。当网上外卖平台成为食店、外卖员与食客之间的中介,送外卖的方式亦由现时常见的电单车、跑腿,发展到将来可能出现的无人机[3] ,换句话说,叫一次外卖或已涉及三、四个不同单位。此外,平日叫外卖出现迟大到、食物质素不似预期的问题,食客尚可只眼开只眼闭,但倘若食物送抵时已经变坏而导致食客食物中毒,甚至食店属无牌经营,这些安全隐患及引申的法律责任如何处理,才能确保食客「舌尖上的安全」?

法例主要规管食肆持牌经营

现行有若干条例规管食物安全及业界营运,例如《公众卫生及市政条例》规定,所有在香港出售的食物,不论是在网上或以传统的方式经营,必须适宜供人食用。[4]食物环境卫生署(食环署)去年2月起,亦规定没有实体店的网上店铺,如要售卖刺身、生蚝等受限制出售食物,需申领许可证牌照,确保食物来源、运送过程及温度的安全。[5]总的来说,任何人无牌经营食物业即属违法,最高可罚款五万元及监禁六个月;食环署亦有权查封无牌经营的食肆。[6]

这些条例似乎有效规管传统食肆,以至近年盛行在互联网、社交平台买卖食物的网店的食安风险。然而网上外卖平台引申的问题是,即使持牌食肆做好确保食物安全的本分,但若食物经外卖平台出售,并在速递员运送过程出现问题,诸如餐盒、电单车后座的外卖箱不卫生、食物运送途中被尘埃、碎屑或车辆排出的废气所污染,或同时运送生肉和熟食时引致交叉感染,最终令食客屙呕肚痛甚至食物中毒,扛下责任的应该是持牌食肆、涉事的外卖平台,还是速递员?

外卖平台应有食安责任

智经到访几个本地外卖平台的网站,发现个别平台在条款及细则中,列明不会担保第三方服务的质素或安全[7],也有平台指一切风险随食物送到顾客手上时转移到食客,甚或声言食客一旦使用该平台叫外卖,即同意平台可免除一切因进食餐厅食物而引起的责任等。[8]虽然如此,但大部分平台网站均指出,若然食客直接因平台疏忽而有人身损害或死亡,平台要付上相关责任。[9]

其中foodpanda回覆智经查询时补充,倘若是餐厅食物处理方法而导致食物品质出现问题,平台会即时向餐厅跟进;但若食物质素是因平台的车手在运送途中而有所影响,用户可直接向平台查询,平台会作出相应跟进,但foodpanda未收过相关申索个案。Deliveroo在网站表明,食物包装需就食物类别及餐厅而定,餐厅会选择最适合的餐盒,以保温及保存食物质素。[10]

食安责任谁属似乎未有统一答案。消费者委员会亦曾指出,这些平台未必会为食物质素负责,消费者或难追究责任。[11]食环署则指,服务外判商需要确保食物在运送期间符合如持牌食肆般的安全及卫生要求,否则可能违反上述《公众卫生及市政条例》的规定。[12]

内地前车之鉴 「黑外卖」充斥外卖平台

另外,如前所述,经营食物外卖生意须申领食物制造厂牌照,网店亦须申领牌照或书面准许。[13]不过,智经在数个外卖平台网站搜寻,均找不到有清楚标示,说明提供外卖的食肆是否领有相关牌照或书面许可。在卖相精致的菜式背后,这些食肆是否合法经营,消费者往往难以即时查证,只能「讲个信字」,或到食环署网站按店号等资料,查询食肆是否在持牌名单之列。[14]

网上外卖平台在港发展尚在起步阶段,前文提及外卖服务卫生情况堪虞、无牌食肆专营网上外卖等疑虑或许是杞人忧天,但在网络订餐早已发展成熟的内地,这些情况却是屡见不鲜。

例如去年有内地传媒揭发,北京一个小区有逾百间专营网上外卖的食店,形成一个有近万人规模的「外卖村」,但绝大部分食店都是无牌经营。[15]更有食肆盗用连锁咖啡店星巴克的营业执照和许可证经营。[16]另外有报道指,「饿了么」和「美团外卖」等内地外卖平台推出「竞价排名」推广服务,即商家向平台付的广告费愈多,其曝光率也愈高,促使许多「黑外卖」也能在平台名列前茅[17],影响消费者决定。

无实体店禁送外卖、设食安保险、网上直播制作​​过程

内地针对网络餐饮平台的规管,近年显得积极,包括于2015年通过《食品安全法》修订案,首次明确网上外卖平台的义务及法律责任[18] ;当局亦规定只有取得许可证的实体餐饮店才能在网上接受订单,并要求外卖平台需要承担若干责任,包括要保证平台上的餐饮企业有真实许可证,确保食物在送餐过程不被污染,并且及时处理消费者投诉。[19]

在法例规管以外,为重建消费者对网络外卖的信心,前文提及的「饿了么」与保险公司合作,为因食物中毒而致病就医的消费者提供「一键申请」索偿,用户只要向平台提供索偿理据、涉事食物图片及医生证明,经审批后最快一小时即可取得赔偿结果。[20]「饿了么」并在广州约百间食肆试行网上直播外卖食品的制作过程,保证食物质素,违规食肆一旦被监管部门列入黑名单,平台可及时将其下架。[21]

网络外卖在香港的发展方兴未艾,foodpanda更正研究推出C2C(个人对个人)业务的可行性,例如妈妈在家煮饭给子女之余,更可将饭菜卖给其他小朋友[22],届时涉及的食安风险及法律责任问题势将更复杂,内地同类业务在发展中遇到的考验,值得香港深思。

1 Jasmine Siu, “Are they delivering on safety?”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February 11, 2017.
2 同1。
3 同1。
4 「立法会八题:网上销售食物」。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4/27/P20160427061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4月27日。
5 同4。
6 「立法会二十题:无牌经营食物业」。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7/08/P20150708087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7月8日。
7 「法务:UBER B.V. 条款和条件」。取自UBER网站:https://www.uber.com/legal/terms/hk,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10日。
8 "Terms and conditions," foodpanda, https://www.foodpanda.hk/contents/terms-and-conditions.htm, accessed May 25, 2017.
9 "Terms and conditions," foodpanda, https://www.foodpanda.hk/contents/terms-and-conditions.htm, accessed May 25, 2017; "Deliveroo Terms And Conditions Of Service," deliveroo, https://deliveroo.hk/zh/legal, accessed May 25, 2017.
10 「常见问题」。取自Deliveroo网站:https://deliveroo.hk/zh/faq,查询日期2017年5月25日。
11 同1。
12 同1。
13 同4。
14 「持牌食肆及工厂食堂名单」。取自食物环境卫生署网站:https://app.fehd.gov.hk/web/fehd/tc_chi/licensing/licence-foodPremises-rest.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22日。
15 「北京三无『外卖村』聚集百余黑店」。取自新京报网站: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6-08/08/content_64729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8月8日。
16 〈外卖平台擅自代购星巴克惹争议〉,《北京青年报》,2017年3月3日,A07页。
17 〈报告称2.09亿网民网上叫外卖存在黑外卖情况〉,《中国新闻社》,2017年1月22日。
18 翁淑贤,〈监管人员模拟消费者上网购买食品送到相关机构检验 神秘买家『出手』 违规电商『发抖』〉,《广州日报》,2016年8月17日,A04页。
19 「维护舌尖上的安全 食药监局零容忍食品领域犯罪」。取自香港商报网网站:http://www.hkcd.com/content/2017-02/28/content_1038498.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28日。
20 〈饿了么开通极速赔付 给吃货上保险〉,《中国新闻社》,2017年3月14日。
21 黄艳,〈外卖食品制作过程拟在平台直播〉,《信息时报》,2017年2月22日,A07页。
22 「foodpanda研港推无人机送外卖」。取自StartupBeat网站:http://startupbeat.hkej.com/?p=27306,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3月21日。